這恐怕是他這輩子跑最快的一次。

仲夏衍拉著白澤,不顧一切地往前飛奔,一直到覺得自己快要跑不動了,才把腳步放慢。

他清楚地聽見身後傳來喘息聲。

仲夏衍愣了一下,慢半拍的想起有個女孩被他拉著跑,趕緊回頭查看白澤的狀況。

才剛回頭,拳頭就迅速朝他的臉揮過來;他還沒來得及發問,就只能先縮起脖子,閃開攻擊。

這一閃,害他沒踩穩,就這樣屁股著地,跌坐在地上。

可是他跌倒的時候完全忘了要放開手,就這樣拉著白澤一起跌下去……

「痛!」屁股先著地的仲夏衍忍不住悶哼一聲,白澤則是整個人撲倒在他懷中。

仲夏衍沒擔心自己的屁股,而是先問白澤:「妳沒事吧?」

原本趴在他懷中,想好好責備他一頓的白澤,聽見他的問題後,反而愣住。

眨眨眼之後,女孩忍不住笑了出來。

「什麼啊?你這人還真有趣。」

這下白澤連罵他的心情都沒了,剩下的只有無奈。

等到想起身的時候,她才發現,原來仲夏衍的手還緊緊抓著她沒放開。

「喂,你的手。」

「咦?啊……抱、抱歉!」

根本沒注意到這件事的仲夏衍,面紅耳赤地放手,那純情的慌張模樣,讓白澤笑得更開心了。

當作懲罰,白澤在他額頭上輕輕彈了一下。

「算了,雖然動作很粗魯,不過逃跑速度倒是挺快的。」

「什、什麼……」仲夏衍摸著被她彈紅的額頭,皺起眉。

聽白澤的口氣,好像是在指責他不該逃跑,可是像剛剛那種狀況,怎麼想都應該要先逃再說。

他癟著嘴,抬眼道:「我剛才可是救了妳一命耶!」

「你是指什麼?」

「什麼……就是剛剛那個女孩子啊。」

「那個女孩子不是什麼都沒做嗎?」白澤輕嘆口氣,無奈的從他身上站起來,拍拍衣服上的灰塵,恢復成之前那張冷酷的表情,推了一下眼鏡。「真是的,天大的好機會都被你白白浪費掉了,還害我連飲料都沒買到。」

「機會?妳在說什麼啊!那個女孩子不是鬼……鬼嗎?」

「鬼會挑在大白天出現嗎?」

白澤指著高高掛在天空上的大太陽反問,仲夏衍愣住,完全無法回答。

是啊,如果那個女孩子是鬼的話,會在大白天出現嗎?

「妳這麼說也對……可是那個女孩子身上有種很可怕的感覺,我還以為是鬼……加上妳的表情也很嚴肅,所以我才會轉身逃跑的。」

仲夏衍盤腿坐在地上,懊惱的搔著頭髮,充滿歉意的對白澤解釋,但白澤卻高高在上的兩手環抱胸前,用冰冷的視線看他。

最後,仲夏衍也只能無奈地垂下肩膀。

「唉!真是拿你沒轍。」

「可能我被昨天晚上的氣氛影響了吧,再加上妳剛才又跟我說了什麼妖怪的事,害我看什麼都往那方面想。」

「你傻啊?都什麼年代了,你還相信這世界上有妖怪存在。」

「什、什麼話!是妳自己說妳是妖怪的耶!」

聽見白澤忽然嘲笑他傻,仲夏衍忍不住跳起來與她對峙。

明明之前在房間裡的時候說了那樣子的話,又提到鬼故事,還有什麼妖怪之類的……他不想歪都不行啊!

不過白澤倒是完全不怕他那凶狠的表情,往前朝他靠近一步,將手搭在腰上,勾起嘴角笑嘻嘻地問:「我說我是妖怪你就相信了?」

見到白澤的笑容,不知道為什麼,仲夏衍只覺得心裡的怒火頓時消失了不少,臉頰還有些躁熱。

「因為我昨天明明就沒有見到妳,可是韋司他們都記得妳的存在,還說我們昨天有一起出去玩……」

一個大男人因為一個比自己還要弱小的女孩而顯得有些畏縮,這樣的景象看起來怎麼樣都很不搭。

仲夏衍自己也不明白為什麼就是拿白澤沒轍、一直被她壓得死死的。

話先說在前面,以前,他可是女孩子看到就會嚇得落淚的類型,因為時常打架的關係,其他人看到他通常不是先閃就是嚇得逃跑,根本沒有人能夠跟他搭上幾句話。

久而久之,他在不知不覺中成了人人口中的「流氓學生」,甚至還流出一大堆他聽都沒聽過的傳奇故事,讓他的存在更引人注目,也因為這樣而成了老師們的眼中釘。

有時候,他真的覺得這樣很累,無奈卻怎麼樣也擺脫不掉這個成見。

男生之中,只有楊韋司願意跟他成為朋友,甚至還帶著他跟其他人出來旅行。他知道楊韋司是為了讓自己人際關係好一些,所以他也很盡力的不要在其他人面前露出這種表情,但是著急起來的話,還是會忍不住。

他並不算是沒有女人緣的那種類型,但是每個靠近他的女孩子,不是愛撒嬌、裝可愛,就是時常使出眼淚攻擊的做作女,久而久之,他也就漸漸不太想與人相處、交往。

白澤是繼楊韋司之後,第二個能夠正常與他交談的人。

「那是記憶搞的鬼。」白澤收起笑容,抬起眼眸,對上仲夏衍緊張的表情。「昨天你的確沒有見過我,因為我是搭今天早上的高鐵下來的。」

「記憶搞的鬼?這是什麼意思?該不會是妳跟韋司串通好、故意嚇我的吧?」

「如果是他故意嚇你的話,那給他兩拳就好了,只可惜不是這樣。」白澤轉過身,往前踏了幾步之後,從草地上隨手撿來一根樹枝,回過頭來揮了揮。

仲夏衍困惑的皺起眉頭,不瞭解她打算做什麼,但還是走了過去。

女孩蹲在地上,用樹枝在地上畫圖,他跟著蹲下,盯著那張圖看。

她很簡單的畫了幾個火柴人,從人數上來判斷,應該是昨天一起出去玩的人,但白澤卻在火柴人的頭上寫上了與人數不符的數字。

「這是什麼?」

「這邊這個是昨天的日期跟人數,右邊這個則是今天的日期跟人數。」

「昨天是十三號,今天怎麼說也是十四號吧?」

白澤在地上寫出來的數字分別是十三跟十五,中間很明顯的漏掉了十四這個數字,就算再糊塗,也不可能會遲鈍到把這種東西寫錯。

但是白澤卻用樹枝指著那兩個數字說道:「我沒寫錯喔,今天的確是十五號,如果你覺得我說錯了,那你大可問人,或者上網查一下。」

「什、什麼?難道是我記錯?」

「你也沒記錯,你的確是沒有十四號那天的記憶。」

「……妳又在耍我了對吧。」

仲夏衍不相信白澤說的話,但她認真的表情,卻完全不像是在說謊。

白澤不快的說:「你不相信就算了,反正抽空搭高鐵下來找你們的我是白痴!」

「抱、抱歉啦!我不是那個意思。」感覺到白澤的怒火,仲夏衍趕緊改口道歉。「只是妳的解釋要讓我相信真的有點……」

「別擔心,你只是單純的失去那一天的記憶而已,剛見到你的時候我就檢查過了,你很安全,沒有生命危險。」

不知道為什麼,白澤居然很快就收起怒氣,還不好意思的紅著臉低頭推了推眼鏡。

更奇怪的是,他竟然覺得這樣的白澤有些可愛……

為了化解兩人間尷尬的氣氛,仲夏衍輕咳兩聲,搔著頭髮問道:「妳好像是特意來幫我忙的……是嗎?」

「沒辦法,因為昨天你們整整失聯一天,亞紀很擔心啊。」白澤雖然語氣不耐,但臉上卻微微露出笑容,看起來一點也不像是嫌麻煩的樣子。

從白澤口中說出來的名字,仲夏衍熟悉到不行,那個女孩,正是突然有事沒辦法參加旅行的那位。

「妳認識亞紀?」

「當然認識,她是我朋友。」

「所以妳今天一大早搭高鐵下來,是因為亞紀的關係?」

「她很擔心的打電話給我,跟我說你們昨天一整天都沒有打卡,也沒有打電話給她,楊韋司那傢伙好像在出發之前答應過亞紀,會每天晚上跟她視訊,讓她即使沒有一起跟來,也像是在跟你們旅行一樣。」

從仲夏衍吃驚的表情,白澤可以確定,楊韋司完全沒有跟他們提過這件事。

不過她也不覺得訝異,因為她很早就知道亞紀對楊韋司有意思,光只是昨天一天沒有通電話而已,亞紀就緊張到請她下來找他們──有人會因為這樣而拜託朋友的嗎?

其實,要不是因為她聽見名單中有仲夏衍的名字,她也不會蹚這趟渾水。

不過她很慶幸自己有過來。

 

待續~

, , ,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