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著楊韋司的「命令」,仲夏衍載著自稱是妖怪的白澤,來到了親水公園。

將機車停在停車場,仲夏衍帶著一臉興奮模樣的白澤來到了人聲鼎沸的廣場前,這裡早就有一堆年輕人玩著從地面噴出的水柱、玩得不亦樂乎,不過這群人之中,並沒有他熟悉的身影。

仲夏衍對身旁的白澤道:「他們好像不在這裡,我們去別的地方找找吧。」

「不急,既然我們晚到了,自己逛也是可以的吧?再說,之後看我們沒有跟上去的話,你朋友應該會打電話才對。」

「這麼說是沒錯啦……」

仲夏衍搔著頭,想不出任何能夠反駁她的話,只好就這樣乖乖跟著她走。

白澤一股腦的朝廣場的水柱衝過去,不管會被噴得溼答答的,開心地在那裡玩樂。

看她這麼開心,仲夏衍也不好去阻止,只遠遠的注視白澤的身影,看到她竟然還有辦法用水柱跟別人打水仗,忍不住笑了出來。

忽然,他發覺,這個時候正是偷偷離開白澤的好時機!但不知道為什麼,現在的白澤跟剛才在房裡的時候不同,他完全沒有想要遠離的念頭,甚至還想盯著她笑。

這種突如其來的變化,讓他不解的搔著頭,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去聽從一個讓他害怕的人,更何況那傢伙還說自己是妖怪。

「……妖怪嗎?」仲夏衍自言自語。

白澤介紹自己時露出的表情以及反應,看起來都很認真,可到現在,除了那雙眼睛之外,她都沒有做出像是「妖怪」的事來。

說白了,在這種繁榮社會中還相信妖怪的存在,根本就是個笑話。

連他都開始覺得相信白澤的他有點搞笑了。

「你一個人站在這裡傻笑什麼?」不知道什麼時候回到面前來的白澤,用力擰著溼答答的衣服,不解的問:「天氣這麼熱,難道你不想去沖個涼嗎?」

仲夏衍抿著雙脣,眼睛不知道該往哪裡看。

女孩身上的衣服被水噴溼,明顯到能看見她的內衣。

就算眼前這女孩有多麼潑辣、個性討人厭,但沒有男人在看見女孩子這副模樣後還能夠繼續保持冷靜。

可惜白澤本人並不懂他在顧慮什麼,只覺得他在敷衍自己,便把他的衣服抓過去,當成毛巾擦臉。

仲夏衍一時慌了手腳,向後縮起身體,滿臉通紅的看著白澤把自己當毛巾用。

「白白白……」

「幹麼?」擦乾臉的白澤鬆開了手,抬起頭來,不耐煩地問:「你晒暈啦?臉這麼紅。」

「妳好歹……也注意一下自己的行為啊!」

「我的行為?」白澤困惑的歪著頭。

仲夏衍無奈的長嘆一聲,扶著額頭,有氣無力地將身上的外套脫下來,披在女孩身上。

「既然穿著白色的衣服,就不要隨便跑去玩水,都看得一清二楚了……」

聽他這麼說,白澤只是眨了眨眼,隨即勾起嘴角,將手搭在腰上,笑吟吟地說:「怎麼樣,身材不錯吧?」

「重點根本不是這個好嗎!」

「我知道,只是覺得你的反應滿有趣的。」

白澤將仲夏衍的外套穿上,回頭看著旁邊還在繞著噴水池玩耍的小孩們,臉上露出了溫柔的表情。

不知道是不是看走眼,仲夏衍總覺得白澤剛才的表情,似乎有點孤單。

「妳還想玩嗎?」

他忍不住脫口而出,但白澤卻搖了搖頭。

「不了,要是再弄溼的話,又會被你碎碎唸吧?」

「我、我才不會……」

「其實我是第一次到這種地方來。」

「咦?」仲夏衍微微一愣,沒多思考便直接反問:「第一次來?難道妳沒有出來玩過?」

「這個嘛……」白澤輕笑道:「應該說沒有這麼輕鬆的玩過吧,再說我本來就不是很喜歡這種人多的地方。」

「所以妳才會露出那種孤單的表情……唔!」

注意到自己不小心把剛才的想法說出口,仲夏衍趕緊用手捂著嘴巴,尷尬地笑了笑。

露出吃驚表情的白澤,花了好一段時間,才收拾好心中複雜的感覺,刻意轉移話題:

「我有點口渴,先去旁邊的販賣機買瓶飲料來喝……你在這裡等我一下。」

或許是想掩飾心虛,白澤的語氣很低沉、很小聲,恢復成冷冰冰的模樣,不想要被任何人察覺出真正的自己。

她沒等仲夏衍回答,就快步朝著販賣機的方向跑,而看著她的背影,仲夏衍也只能尷尬地搔著頭,不耐的砸舌。

「嘖,真是麻煩。」

那表情讓他難以忘記,感覺好像是他的錯,可是……他又不知道該怎麼安慰白澤才好。

話說回來,他為什麼要花費心思去安慰一個身分不明、自稱是妖怪的女孩子啊!

他越想越不明白了。

「夏衍同學。」

「……咦?」

聽見呼喚自己的聲音,仲夏衍過回頭,這才發現有個陌生女孩站在他身邊,親暱地對他笑。

女孩子穿著很可愛的細肩帶洋裝,搭著五分袖的牛仔外套,看起來很陽光、可愛,柔軟的波浪捲髮向右綁起,放在胸前,給人一種氣質高雅的感覺。

說也奇怪,他的目光竟緊緊黏在這個女孩身上,無法移開。

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被女孩子搭訕,但是大多數女孩都是迷上他打架時認真的模樣,很少有人直接在路上叫住他。

更奇怪的是,這個女孩知道他的名字,可是……他卻不認識對方。

詭異的感覺在他心中蔓延開來,仲夏衍困惑的皺起眉,開口問道:「妳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

「你在說什麼啊?我們不是從昨天開始,就一直在一起玩嗎?」

「……昨天?」

「昨天我們跟著韋司同學他們一起去了好多地方,還吃了冰廠的冰,也有一起合照不是嗎?」

女孩像是對意猶未盡,一直滔滔不絕的說著。

仲夏衍原本完全沒有記憶,但不知道為什麼,漸漸的,他對女孩說的話開始有了印象,最後甚至點頭認同。

「昨天……昨天啊……好像真的有這麼一回事。真抱歉,我竟然忘了。」

他對女孩賠笑道歉,但女孩卻只是輕搖著頭,伸出手來拉住他的手臂。「沒關係,你來了就好,我們繼續吧!大家都在觀景臺那裡等我們喔。」

「喔喔,原來在觀景臺啊。」

仲夏衍對於女孩說的話完全不覺得奇怪,更沒去思考她說的是真是假,只是傻傻地聽她說,彷彿她說的話就是對的。

女孩拉著仲夏衍的手往旁邊走,打算慢慢地帶他遠離噴水池。

但是,他們沒走幾步路,身後便傳來一聲冰冷的問候──

「把人帶走也不說一聲,這樣瞞著我私奔,是不是有點太不夠朋友了?」

聽見這個熟悉的聲音,仲夏衍頓時驚醒過來,睜大了眼。

見到自己的手被眼前陌生的女孩子拉住,他馬上就停下腳步來,想把手抽回,但那女孩的力氣卻異常強大,讓他怎麼樣也沒辦法把手收回來。

他傻眼的看著眼前這柔弱的女孩。

白澤慢慢走到他身旁,緊張不已的仲夏衍轉頭看著白澤,但白澤沒看他,只是一直盯著女孩,兩手交叉放在胸前,高傲的抬起了下巴。

「這、這是怎麼一回事啊?白澤!」

「我不過離開你三分鐘而已,你就傻傻的被帶走。」白澤無奈地嘆口氣,看著仲夏衍對她投來的求救眼神。「你比我想像中還要讓人頭疼。」

白澤說的話,頓時讓仲夏衍微微一愣。

然而在他們兩個人對話的時候,拉住仲夏衍的那個女孩,卻發出了銀鈴般的笑聲,嘻嘻笑著抖動肩膀。

這聲音讓仲夏衍背脊發毛,這種感覺在看到白澤的時候完全不同,下意識的讓他內心裡響起危險訊號,可他的手卻還是被女孩牢牢抓住不放。

比起他慘白的恐懼表情,站在他身旁的白澤倒是很冷靜。

她走過去直接抓住仲夏衍的手腕,不知道為什麼,仲夏衍忽然覺得力氣都回來了,趕緊趁著這時候把手抽回。

他不知道白澤做了什麼,可是他很感謝白澤。

在奪回身體的控制權之後,求生的念頭讓仲夏衍當下只剩一種反應──

「你站著別動,我來……哇啊!仲夏衍?」

他沒有聽白澤說什麼,只下意識地拉住她的手,拔腿就跑!

天殺的他現在只想趕快離開這裡啊啊啊──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