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人靜的路上,他一步步走著,應該只有他一個人在的這個時間,身後卻傳來黏膩的腳步聲。

那聲音聽起來不太像是在走路,貼切點說,像是沾溼的毛巾用力拍打地面,不過,這聲音卻非常有規律。

他不禁毛了起來,想起了早上聽前輩提起過,這裡曾有人溺斃的事,更加害怕了。

心裡知道自己不該回頭看,但不曉得為什麼、從哪裡冒出來的勇氣,讓他把頭轉了過去。

結果──

 

「哇!」

「呀啊啊啊啊──」

突如其來的喝聲,把兩個女孩子嚇得掉出淚來,緊緊抱在一起,旁邊幾個男生的臉色也不太好,在微弱的燭火底下,顯得蒼白許多。

但那出聲嚇人的卻開心的抱著肚子,哈哈大笑起來。

「哈哈哈,你們的樣子也太好笑了,哈哈哈……哎唷!」

仰頭笑著的動作沒有維持太久,很快的他就被人從旁邊巴了一掌,讓他不禁微微一愣,摸著發紅的臉頰,回頭看向雙眼含淚,狠狠瞪著他看的女孩,說不出話來。

「你這人最討厭了!哼!」

女孩生氣的說完後,就跺著腳跑出房間。

這個舉動,似乎讓房間內的氣氛緩和了下來,抱在一起的兩個女孩子仍然哭著,但另外兩個男生也只是慢慢回過神,互看一眼,面面相覷。

最後,反而是說故事的那個人輕嘆一口氣,無奈地對被人摑了一巴掌的男生說:「韋司,是你太超過了,不是說過,在別人說鬼故事的時候別隨便出聲嚇人嗎?這話還是你一開始就說的。」

他冷靜的對楊韋司說著,然後拍拍他的肩膀。「快點追出去吧!現在都午夜了,一個女孩子跑出去外面是很危險的。」

「知、知道了啦。」楊韋司緊張的從地上站起來,跟著那女孩跑了出去,可以聽得見漸漸遠去的急促腳步聲。

這下子應該得暫停了,剛才把鬼故事說到一半的人不禁嘆口氣,抬起眼來看著收起哭泣表情,冷靜下來的兩個女生,眨了下眼。

「你們還要繼續聽下去嗎?」

四個人聽見他這麼問,趕緊猛力搖頭。

於是他只好摸著發痠的後頸,起身走向自己的床,倒頭就睡。

「既然這樣,大家就先睡吧,晚安。」

沒想到他竟然毫不在乎房間裡的緊張氣氛……

外面漆黑,加上剛才聽了不少鬼故事的關係,讓他們現在都沒了膽,就連男生也都不想離開這個房間,大家緊張得互相對視,很有默契的同時盯著房門看。

就算是多心也好,不知道為什麼,他們就是覺得這房間比外面要安全得多。

「晚上聚在一起說鬼故事果然不是什麼好主意。」其中一個女孩子害怕的說。「都怪韋司啦!說什麼出來外面玩,就是應該通宵說鬼故事。」

「可、可是不是有傳聞說……百物語是不能中途停止的嗎?我們這、這樣有沒有關係啊?」

另一個女孩擔心地問,其他人卻只能沉默,畢竟他們也不知道傳說是否真實。

過了許久,旁邊一個穿著灰色V領衣的男生才乾笑著回答她:「哈哈……我、我們這個應該不算是在說百物語吧?百物語不是都要點著蠟燭然後大家圍在一起,照順序說故事的嗎?可是我們都只是隨便講講,既沒有蠟燭,也沒有照順序,所以不算啦,不算!」

「是這樣啊……」

聽見他這麼說,女孩這才放心下來,輕輕鬆了口氣。

接下來,這些人為了轉移恐怖的氣氛開始聊天,不過具體內容是什麼,床上的男孩都沒有仔細聽。

現在,他只想窩在床上,舒服的睡一覺。



 

 

卷之一:白澤

 

「夏衍、夏衍!」

睡夢中,他似乎聽見有人在叫他的名字,不過,眼皮實在太過沉重,讓他完全把這聲呼喚當成了耳邊風,繼續睡著。

直到一雙手抓住他的肩膀,猛力地搖著他,他才驚醒。

「仲夏衍!」

「……啊?」

仲夏衍困惑地看著楊韋司,被人從睡夢中吵醒的感覺,讓他心情糟糕到了極點,不禁皺起眉頭。

他敷衍地打著哈欠,這才發現天已經亮了。

「你這麼早把我挖起來做什麼?沒看到我睡得正舒服?」

「你還在說什麼夢話?我們是出來玩的,不是來房間窩著睡覺的!」

見仲夏衍還在半夢半睡,楊韋司氣得把他推回床上,強行翻開他的棉被,說什麼也不讓他繼續賴床。

仲夏衍很不開心的給了眼前的人一記白眼,抱怨道:「幹麼啦?就算出來玩也不用這麼拚吧!我還想睡……」

「仲夏衍,你給我起床!少了你的話我們人數就不夠啦!難道你打算讓女孩子騎機車嗎?別忘了我們一開始就說好了,一男載一女。」

「……我才想問你在說什麼咧,不是有個女孩子臨時不能來,所以就讓我自己一個人騎嗎?既然我不用當司機,那麼今天我想做什麼都沒關係吧。」

「喂喂,你還沒清醒啊?我們這次四男四女的旅行全員到齊好嗎,大家都有來,你後座那個女孩子當然也在。昨天明明就一起玩了一整天,你怎麼還故意裝傻。」

「你才在說笑,我明明就沒載人。」

「蛤?醒醒吧!你這笨蛋,就算對方不是你的菜,你也得給我忍著!別忘了那份英文筆記還在我手上,要是沒有它,我看你的英文小考怎麼辦。」

楊韋司很不開心,畢竟他是主辦人,為了這場旅行,他可是花費不少心血策劃。

原本仲夏衍是因為少一個男生,而被他用筆記要脅來湊人數的,但對方這懶散的態度還是讓他覺得火大。

要不是為了英文筆記,仲夏衍根本不可能乖乖聽他的話。

再說,他也很想利用這次機會,讓仲夏衍和其他人打好關係,不然以他這種態度跟天生的黑道臉,根本就沒有人願意接近他。

都已經高三了,但仲夏衍除了他之外,完全沒有交到其他朋友。

身為他「唯一」的朋友,楊韋司非常非常擔心啊!

他忍不住嘆口氣,指了指放在旁邊桌子上面的早餐。「快點起床刷牙洗臉吃早餐,大家已經都在樓下等了。你後座的女孩子說願意等你帶她過去,所以等你吃完後,記得和她一起過來親水公園跟我們會合。」

昨晚楊韋司為了炒熱氣氛故意嚇了大家,但他只是開個玩笑,而且他也為這件事情付出了代價──今天的早餐,就是他花錢請大家吃的。

因為請得很豐盛,所以其他人自然而然也就不再對昨晚的事計較太多,再說,只是說說鬼故事,其實無傷大雅。

仲夏衍抬起眼眸,看著旁邊小桌子上面的漢堡,搔著頭髮說道:「嘖,知道了啦。」

雖然覺得楊韋司說的話有點奇怪,不過仲夏衍終究沒有開口提問。

可能是原本坐他後座的女孩子,早上臨時跑來了吧?昨天他並沒有全程跟楊韋司他們一起行動,所以很自然地就往「楊韋司記錯」這個方向去想。

懶得計較的仲夏衍,很快的離開床,沒有形象的把手伸進衣服裡面搔著肚皮、頂著亂糟糟的頭髮走進廁所裡。

確定仲夏衍乖乖照著他的要求起床後,楊韋司這才放下心。

「那我先走嘍,那女生在隔壁房間等你,記得等等過去跟她打聲招呼。」

「知道了、知道了。」仲夏衍很無奈地朝他揮揮手,催促他離開。

楊韋司急著離開,但還是忍不住再次叮嚀他。

仲夏衍的態度雖然懶散,卻不是個隨便的人,所以確定他答應之後,楊韋司才離開房間。

叼著牙刷的仲夏衍,疲倦地邊打瞌睡邊刷牙,像是站著睡覺。

當他差點嘴裡含著泡沫、打起呼來的時候,門外傳來腳步聲,他瞬間清醒,以為是楊韋司又回來嘮叨,便把頭探出去碎唸:

「唉,你到底煩不煩啊?我就說我起床……了……」

出現在房間裡的,不是楊韋司,而是留著一頭短髮、戴著紅框眼鏡的女孩。

她模樣雖然可愛,臉上卻帶著冷酷的表情,沉默不語地環伺亂糟糟的房間,最後,將目光落在嘴裡叼著牙刷的仲夏衍身上。

女生眨了下眼,仲夏衍也跟著眨了一下。

視線交錯的瞬間,不知道為什麼,他覺得自己像是被猛獸盯上,忍不住縮起肩膀,差點沒把口中的泡沫吞進肚子裡去。

更沒想到的是,女孩居然開口對他說:「把嘴裡的東西吐掉,我有話要對你說。」

那是──腦袋裡的瞌睡蟲瞬間跑光,仲夏衍馬上轉身躲進廁所,把門反鎖,後退到洗手檯邊。

嘴裡的牙刷因為他粗唐突的動作而掉在地上,但他無心理會,兩眼直盯著門。

雖然只有短短幾秒鐘,但他非常確信自己沒看錯。

那個女孩的眼睛跟野獸一樣,瞳孔呈現菱形,直盯著他看的模樣,簡直就像是恐怖小說裡才有的角色──

他慌張地打開水龍頭,隨手接來一口水,草草將嘴裡的泡沫沖乾淨,拿了毛巾過來猛擦嘴巴,試圖讓心平靜。

沒理由、沒理由讓他一大早的就看見不乾淨的東西啊!

「……喂。」敲門聲傳來,還有那個女孩的聲音。「你突然把自己反鎖在廁所裡做什麼?」

仲夏衍僵住身體,看著那扇緊閉的門,不知道該不該出聲回答。

他雖然是個大男人,打架也百戰百勝,可是……基本上他對付的都是「人」,從來沒有遇過這種狀況啊!

難道是因為昨晚說鬼故事的關係,所以有不乾淨的東西冒出來了嗎?

胡思亂想的腦袋讓仲夏衍更加不安,說是一回事,但見到又是另一回事,昨晚他會這麼冷靜,無非是單純想睡覺,再說,他們只是說故事,又不是真的要去靈異地點見鬼還是怎樣──

可是這大白天的,怎麼就讓他給遇上了啦!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