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閒午後,清靜得很,當然這不是因為偷懶的關係,而是張騏好不容易,終於能脫離一天只睡一個小時的地獄。

原因當然是──他終於把工作交出去了。

「太好了!我的床啊!我好想你!」

張騏整個人虛脫癱倒在床上,只要給他三秒鐘的時間,馬上就可以打鼾,進入夢鄉。

不走運的,那幾隻最愛吵他的烏鴉,竟然飛下來,用又粗又硬的鳥嘴猛啄他的頭。

當下別說睡覺,沒被嚇得摔下床就不錯。

「你們、你們又來做什麼!我不是把窗戶關起來了嗎?你們到底是從哪裡進──」

話還沒說完,他就滾下床。

讓他顏面重擊地板的罪魁禍首,並不是這幾隻調皮的烏鴉,而是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床邊的蘇瑞堯。

正是他在張騏的屁股上狠狠踢了一腳,害他摔下去。

他收回腿,嘴裡叼著巧克力棒,那幾隻攻擊張騏的烏鴉,乖巧又聽話的站在他的肩膀兩側。

啊啊叫著的聲音,彷彿在嘲笑張騏的拙樣。

「大叔,給我起床,我接了個工作。」

「我才剛躺下!」因為臉痛,張騏的瞌睡蟲早就已經跑個精光,氣急敗壞地跳起來,指著蘇瑞堯的鼻子說:「還有,你接工作跟我說做什麼!我又不是你的老闆,用不著跟我報備。」

「因為你也要跟我一起去。」

「你是專家,我這個路人跟去做什麼?」

蘇瑞堯是個神祕的驅鬼專家,雖然不知道他到底是什麼人,但是,他的驅鬼除靈能力,真的不是普通厲害。

要不是因為自己親眼見識過,他也不敢相信。

他不信鬼神之說,可是,對這種事情沒輒。

「難不成你要待在這裡,讓烏鴉盡情攻擊你?」

「那些烏鴉應該沒那麼機車,趁你不在的時候偷襲我吧。」

「這我可不知道。」

蘇瑞堯無所謂的態度,讓張騏的心涼了一半。

他偷偷看蘇瑞堯肩上的烏鴉,彷彿可以見到牠正在偷笑。

「還、還是不要,反正你以前出去工作的時候,這幾隻烏鴉都沒攻擊我,應該沒什麼問題才對。」

「那是因為我之前都是早上出去,下午回來。這次我可是要去個三天兩夜,短時間之內不會回來,再說,從我來這裡跟你同居後,你晚上就沒一個人待在這房子裡過,難道不怕嗎?」

張騏知道自己這棟房子是凶宅,卻還是仗著僅有的勇氣,碎碎唸道:「你是出去玩吧,絕對是出去玩……」

「我是去工作,不是去玩。」蘇瑞堯一本正經地回答。

「那你把烏鴉帶去。」

「……我才懶得帶牠們走,礙手礙腳。」

「你帶我去才礙手礙腳吧!」

「至少你還可以當我的錢包,這些烏鴉連儲備糧食都當不成。」

「喂!我可不是你的金主!」

「是這樣嗎?」蘇瑞堯摸著下巴,把吃完的包裝紙扔進垃圾桶裡,拿起第二盒,「我還以為我是你養的小白臉。」

這話讓張騏無言以對。

蘇瑞堯還真的打算吃定他不走啊……

「喂,錢包。你不去的話我就沒錢住飯店了啊。」

「那你就不要住啊!還有,別這麼一臉正經的要求別人花錢!」

「反正你賺了錢都沒在用。」

「我、有、在、用!」

「那你能一個人在這房間裡睡覺嗎?」蘇瑞堯指著張騏剛才顏面重擊的地板,說道:「你剛才親的地板,可是陳屍的地方。」

原本氣勢還很強的張騏,一聽見蘇瑞堯這麼說,臉都綠了。

他看也不敢看地板,連跳帶爬的朝蘇瑞堯撲過去。

蘇瑞堯抓住他的臉,阻止他接近自己,肩上的烏鴉笑得更是開心。

「既然你不要跟我一起走,那我就自己去好了──帶著你的信用卡。」

「你、你別丟下我!我、我、我去!我去啦!」

眼看張騏終於肯乖乖跟著自己走,蘇瑞堯勾起嘴角,一副「詭計得逞」的表情,但是張騏根本無心去注意這些事,只想著要趕快離開房間。

原本不知道什麼陳屍地點,他還住得下去。

現在被蘇瑞堯指出來之後,他真的已經沒辦法待在這裡了啦!

「我要退租……我現在立刻就去跟房東退租……」

張騏急匆匆拿起手機,快速撥打電話和房東聯繫。

跟著他走出房間的蘇瑞堯,悠哉地吃著自己的巧克力棒,然而,他卻回頭朝房間看了一眼。

在張騏關上房門的瞬間,床邊出現清晰的人影,低著頭、披頭散髮,注視著他們離開。

但在發現蘇瑞堯的視線後,那個人影便消失不見。

「……嗯,以後可能會接到這間房子的委託。」蘇瑞堯自顧自地說著,「那就等有錢拿的時候,再來除靈吧。」

說完,他便裝作沒看見這件事,回到講電話的張騏身邊。

 

-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