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認識十三惡魔?」樂天驚訝的張大雙眼。「這怎麼可能,十三惡魔和第七惡魔都很討厭魔法師,不可能讓魔法師接近。」

「……妳果然很瞭解十九殿堂的惡魔。」以約亞看著樂天,淡淡地說著,不過卻沒有追究的意思,繼續解釋:「愛莉西蒂以前曾經被王級惡魔救過一次命,因為想要再見到那個惡魔,才會私下學習召喚惡魔的魔法,而凱希也知道這件事,便故意以指導她的藉口,讓她引發上次那場混亂。」

「原來……愛莉西蒂是被利用了……」

她雖然與愛莉西蒂不熟、只見過幾次,完全說不上是朋友,但愛莉西蒂的確不像是壞人,要是她真的與凱希他們同陣線,就不會坦承自己的錯誤,回到學院來。

「所以她後來會跑去虛無之間,也是被凱希慫恿嗎。」

「恐怕是凱希把事實跟她說了,才讓她變成那樣。」以約亞搖搖頭,回頭對上維托擔憂的視線,說道:「我對於自己學生的過去,會稍微做個調查,所以我知道與愛莉西蒂有過接觸的那個王級惡魔是誰。後來維托向我問起這件事的時候,我就直接告訴他了。」

「就是十三惡魔吧。」

從以約亞說的話,以及她所遇到的事情推測,不難猜出那隻王級惡魔是,

總算是明白了愛莉西蒂的行為,但她仍因為對方被當成棋子利用而覺得氣憤。

「難怪剛開始她感覺好像不認識十三惡魔,但到最後卻又為了錯方的死,而甘願被魔獸的吐息侵蝕、墮落為惡魔。」

一般來說,魔法師吸入「魔獸的吐息」後最糟糕的情況是死亡,但也有部分魔法師為了得到與惡魔相等的強大魔力,甘願冒險嘗試。

凱希恐怕也是看準了這點,才故意讓愛莉西蒂這麼做。

這才是他們看上愛莉西蒂的主要原因……嗎?

「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為什麼這麼憎恨提爾納諾伊的存在……這樣愛莉西蒂不是很可憐嗎!因為他們的計畫而被當成棋子,愛莉西蒂要是知道的話──」

樂天皺起眉頭,內心充滿了怒火,她向來就不喜歡這種自私地無視大多數人性命的做法。

以約亞搖搖頭。「愛莉西蒂永遠都不會知道的,身為她的魔法導師,我有保護她的義務;身為凱希的魔法導師,我也必須阻止她繼續錯下去。」

「可是,你既然知道愛莉西蒂被他們利用,為什麼不阻止她?這樣的話,或許事情也不會──」

「他們早就在我察覺之前就開始行動,我所能做的只有彌補。雖然我名為十聖,卻不是全知全能,當我想阻止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所以只好將計就計。」

「將……什麼?」

樂天還以為自己聽錯,明明以約亞才說要保護愛莉西蒂,現在卻又與那些魔法師一樣,想利用她?

她混亂得快要搞不清楚什麼是對、什麼才是錯了!

將視線投向旁邊的維托,她卻從他的臉上,看出了猶豫。

「你查到學院裡的內鬼是誰了?」

她忽然之間的提問,讓以約亞頓時說不出話來。

停頓幾秒鐘之後,他才開口道:「就是因為知道,才沒辦法出手。」

「這是什麼意思?」樂天聽不明白,既然查出了內鬼是誰,就表示有線索能夠阻止那些魔法師繼續毀滅提爾納諾伊,可是以約亞……似乎有所保留。

她再次看向維托,發現他與以約亞同樣為難。

「樂天同學,有些事情妳不該知道。」

「如果我不該知道,那你們把我帶來這裡做什麼?」

「妳只要知道妳應該知道的就好,那就是真相。」維托站起身,難得用身為魔法導師的態度,對樂天下令:「現在我們先將注意力放在解除逆文字魔法上面,等阿利多他們在最後一個魔法陣上面寫好牽制魔法,順利停止擴散後,我們就要開始解除逆文字魔法陣。」

「這個魔法陣將由我們魔法導師負責召喚,你們學生就待在導師身邊,盡全力保護自己的導師。」

樂天張開口想要插嘴,但以約亞卻不讓。

她只能帶著怒光看著這兩個人,緊抿雙脣,甩過頭就要從走出去。

以約亞不但沒有阻止她,反而還在她離開之前出聲提醒:「當逆文字魔法陣停止之後,所有學生就必須回到導師身邊,沒有例外,聽見了嗎?」

樂天將手放在門邊,用完全沒有笑容的表情說道:「放心吧,我再怎麼固執,也會遵守我對維托導師的承諾。」

說完,她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看見樂天離去時露出的表情,維托不禁有些擔心。

「以約亞導師,這樣會不會太──」

「你要相信你的學生,維托。」以約亞不在乎的轉身,來到他的電腦螢幕前,低聲道:「她從來就沒有讓你失望過,不是嗎?」

 

 第四集試閱結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