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課 導師,咄咄逼人有點可怕

 

白色與黑色的影子在空中來回穿梭,撞擊在一起時擦出的並不是火花,而是如碎屑般的東西。在碰觸到地面之前,這些碎屑就已經消失不見,彷彿從不存在。

夏滿安靜無聲地看著那黑白雙影,完全置身事外,雖然待在充滿惡魔氣息的空間裡,但牠卻完全不畏懼。

牠沒有什麼戰鬥能力,要是葉戊手下的小惡魔攻擊,牠肯定沒辦法還手,不過牠有辦法能夠確保自己的性命安全。

抬起黑溜溜的眼眸,那些小惡魔果然拍著翅膀,看起來飢腸轆轆地朝牠飛過來。

夏滿搖搖身上的魚鰭,在身邊張開十公尺寬的結界魔法。

想要攻擊牠的小惡魔趴在結界魔法上面,露出尖銳的牙齒、發出難聽的聲音,不斷拍打結界邊緣。

而夏滿只是冷冷地看著牠們貪吃的模樣,低聲道:「葉戊手下的惡魔,不但沒有品味,還很醜陋……」

葉戊好戰,不只有惡魔們知道,居住於魔界的魔獸們也都聽說過,所以牠們向來避免和第七惡魔扯上關係。

而第七惡魔手下的這些小惡魔們,全都是來挑戰牠、卻被牠打敗的惡魔,因此訂下契約,神智由第七惡魔操控,所以就算受傷了,也不會停止攻擊,可以說是最好的棋子。

葉戊的做法在王級惡魔之中還算好的,更冷血、無人性的王級惡魔,多的是。

黑白兩色身影,身上各自纏繞著氣團,無法看見的魔力值,如今就像是燃燒的火焰般,清楚的具現出來。

比起這些吵鬧、沒有自我意識的小惡魔,夏滿更在意那邊的戰鬥情況。

王級惡魔很少會互打,因為牠們之間的戰鬥能夠震撼整個十九殿堂。

從比比和葉戊開始戰鬥的那瞬間,這股殺氣恐怕早就被其他王級惡魔察覺了。

牠擔心和葉戊戰鬥太久,會讓比比的處境更加危險。

「比比大人……」夏滿看向脹起身體,四肢趴在地上,豎起背上的白毛,與葉戊對立的比比,擔心的說道:「請注意自身安全,不然小天會擔心的。」

聽見夏滿說的話,比比不禁苦笑。「和第七惡魔戰鬥,怎麼可能全身而退?」

「我倒不認為這樣,只要你想,隨時都能夠結束這場戰鬥吧。」夏滿將頭轉回來,看著咬牙切齒的葉戊。「小天還需要我們幫忙,比比大人,請不要在這裡浪費太多時間。」

夏滿說的話聽起來十分恭敬,但語氣中卻參雜著命令的感覺。

比比朝牠看了眼,甩著尾巴,將圍繞在結界魔法上的小惡魔掃開。

柔軟的尾巴比牠的身體還要大上好幾十倍,就像是雲朵,而與尾巴連接而的嬌小身軀上,出現了一條條青筋。

左手臂往旁邊地面壓,地面瞬間龜裂,脹起的肌肉上能夠清楚看見青筋的痕跡,與牠原本可愛的模樣完全不搭。

在還未轉化之際,葉戊仰天嘶吼,張開翅膀,快速朝比比的方向衝。

眼見情況不妙,夏滿趕緊離開比比,但葉戊的爪子用力壓了下來,將比比完全踩在腳底。

揚起的塵埃讓人看不清楚爪下的情況,但葉戊臉上卻出現錯愕的表情,等牠注意到的時候,身後已閃過雪白的身影,強而有力的爪子按在葉戊頭上。

瞬間,重力讓葉戊整個人無法動彈。

抓著地面的爪子慢慢向下凹陷,強大的力量令牠難以穩住身體,明明強而有力、體型巨大,卻抵不過頭上那隻爪子的力量。

軟綿綿的尾巴輕輕捲動,嬌小的身軀和布滿肌肉的爪子看起來完全不成正比。

那銳利的眼眸,透露著冰冷的氣息,與無言的威嚇。

比比面無表情,用冷淡的口氣說道:「葉戊,以前不管你做什麼,我都不想管,但是陷害同為王級惡魔的十三惡魔,已表示你想打亂王級惡魔之間的平衡。」

「……哼,我知道你是什麼意思。」雖然身軀微微顫抖著,但葉戊的聲音卻聽起來十分平淡,讓人不清楚這沉重的重力究竟有沒有對牠造成影響。

突如其來的異樣感讓比比睜大了雙眼,當下毅然決然地收回爪子。

葉戊抬起頭朝天空大吼,纏繞於身體上的黑色魔力值形成了無數條鎖鍊,牢牢綑綁住比比的身軀與四肢。

比比驚愕地瞪大眼眸,看著葉戊的蟒蛇尾巴朝牠張開嘴,針般的牙齒刺進雪白的皮毛中。

比比很快脹起尾巴,從鎖鍊的束縛中掙脫,並旋轉身體向後拉開距離。

那隻充滿肌肉的爪子變回原來的樣子,但牠的前臂仍然能清楚地看見被蟒蛇咬過的痕跡。

「就算你與我同樣身為王級惡魔,實力卻遠不如我,真不明白為什麼德薩多恩會如此懼怕、敬畏你。」

比比勾起嘴角回答:「我也不懂,德薩多恩怎麼沒把你這傢伙處理掉。」

「哼!早已拋棄王級惡魔之名的你,口氣怎還能如此狂妄?不論是你還是德薩多恩,都不足以構成對我的威脅,總有一天,我會成為統治十九殿堂的惡魔之首!」

「原來這就是你的目的。」

才剛開口,葉戊便吐出黑色火焰,將比比的身體完全壟罩在其中,燃燒著冰冷火焰的黑暗裡看不見任何一絲白,完全無法判斷比比是否還存在。

葉戊閉上嘴,看著黑色火焰,抖了抖耳朵,垂下雙眼,拍動翅膀飛入空中。

牠才剛離開,原本站的地面就龜裂開來,白色的尾巴綿延不絕的冒出,直逼葉戊的腳掌。

齒縫中,出現零散的黑色火花,葉戊張開口,朝底下的白尾吐出火焰,但是白色尾巴卻靈敏的閃開焰,捲上了葉戊與牠噴火的嘴巴。

比比嬌小的身體從軟綿綿的白色尾巴中鑽出來,瞪著葉戊的眼睛,隨即從牠的齒縫中鑽進去。

葉戊瞪大雙眼,開始掙扎,蟒蛇頭狀的尾巴繞過來,想要將口中的比比拔出,但白色的尾巴卻漸漸膨脹,將葉戊的身體吞噬。

巨大的身軀完全被毛茸茸的白色尾巴包覆,最後,比比從白色的絨毛中鑽了出來,抖抖身體,跳下去。

原本將自己包圍的小惡魔一個個地離開了,夏滿明白,戰鬥已經結束,便收起結界魔法,迅速游到比比身邊。

「比比大人!」

比比的尾巴漸漸縮成原來的大小,虛弱的身軀慢慢向前倒。

夏滿伸出魚鰭,接住比比。

牠臉上流滿汗水,表情痛苦地喘息著。

葉戊巨大的身軀消失在比比的尾巴裡,像是變魔術似的。

相當清楚比比實力的夏滿,知道葉戊的身體已被吸收,從十九殿堂完全消滅了。

結果到最後,比比仍使用了惡魔的力量去戰鬥。

黑滾滾的眼珠子落在牠身上留下的兩個齒洞上,從裡面透出的魔力氣息,讓牠不知該如何是好。

「比比大人,為什麼這麼堅持不以原來的姿態和葉戊戰鬥?你明明能夠輕易贏過牠的,這樣的話,也不用受這種傷。」

比比受傷的虛弱令夏滿百思不解,但比比卻慢慢張開眼睛,勾起嘴角說道:「我現在是魔獸,不是惡魔……」

聽見牠的回答,夏滿頓時說不出話來,只能搖搖頭,低聲說著:「比比大人,這份堅持總有天會害死你的。」

「反正我到最後還是解決了牠,不是嗎?」

「但是第七惡魔在你身體裡留下的毒素……」

「這點毒對惡魔來說不算什麼,讓我休息一下就好。」

「你這份固執簡直和小天有得比。」夏滿無奈地說著,拿牠沒轍。「不就是因為知道這毒素不妙,你才會突然使用惡魔的魔力去吞噬第七惡魔的嗎?」

「我……我可沒有把牠吃了……」比比僵硬的別開眼,裝作什麼都沒聽到,但冒著冷汗的臉卻已完全表現出牠的心虛。

夏滿不知道該生氣還是擔心。

「請說實話,比比大人。我不認為你會繼續破壞十九殿堂的平衡。」夏滿抬高起頭來,看不出任何表情的魚臉與瞪大的圓圓眼珠,看起來格外恐怖。

雖說夏滿總是尊稱比比為「大人」,但不表示牠們之間存在著上下之分。

見到夏滿那帶有威嚇的表情,比比頭上冒出的汗水更多了。

「我我、我可沒有說謊騙你,我沒有殺了葉戊。」為了讓夏滿相信,比比趕緊舉起尾巴,從尾巴裡拿出一顆透明的糖果。

夏滿看見這顆糖果,才放下心來。

「好吧,既然如此,我們就把牠帶回去讓小天處理。」

照道理,第七惡魔應該要交給王級惡魔之首處理會比較妥當,畢竟這其中還牽涉到了十三惡魔的死因,但魔法師那邊也同樣需要第七惡魔的情報,才能知道主謀者究竟是誰。

「要是不趕快揪出在背後搞鬼的魔法師,小天就危險了。」

比比將糖果重新塞回尾巴裡,有氣無力的說著。

身上的毒素不會致命,卻讓牠全身虛弱。

夏滿有些困惑,開口問道:「這是什麼意思?比比大人。」

「德薩多恩說了,在十三惡魔的殿堂裡寫下逆文字魔法陣的人,是與惡魔締結契約的魔法師,也就是說──」

「王級惡魔也有參與。」夏滿明白的將話接下去說完,語氣低沉而沙啞。「是與王級惡魔締結契約的魔法師嗎?」

「嗯。我雖然很不爽德薩多恩,但牠的情報正確率有九成,第七惡魔也是受到那個魔法師的誘惑,才會利用原本關係要好的十三惡魔,並且占據牠的地盤。反正第七惡魔那傢伙滿腦袋都是稱王,而十三惡魔只是想要清淨過日子而已。」

「可以的話,我也不想讓牠再和小天見面……」

「不會的。」比比眨眨眼,看起來病懨懨,但口氣卻十分肯定。「有我在,那傢伙休想再碰小天一根手指!」

這宣言令夏滿嘴角上揚,心也漸漸安定。

比比只要是說出口的話,就絕對會做到。

但如果真的發生了必須與第一惡魔的德薩多恩對峙的情況,比比還能夠繼續堅持以魔獸的型態來保護樂天嗎?

夏滿很清楚比比不願以惡魔姿態戰鬥的理由,可是面對第七惡魔,刻意壓抑魔力,反而會陷入性命危險之中。

牠知道,自己無法說服下定決心的比比,也就不再多說,只是溫柔的用魚鰭捲起牠的身軀。

「好了,我們回去吧。」

「不能等我恢復之後再回去嗎?我可不想讓她擔心……」比比邊說邊睏倦的揉著眼睛。「小天生起氣來,超級恐怖的……」

「既然這麼怕她生氣,下次就別再這麼固執。」

聽見牠這麼說,比比只露出苦笑,接著便閉上雙眼,沉沉睡去。

 

待續~

, ,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