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過夏滿打開的通道後,樂天與桑克斯來到了學院某棟大樓樓頂,巨大的逆文字魔法陣仍然存在,但擴張速度明顯比剛才還要緩慢許多。

或許是因為受到十九殿堂裡的逆文字魔法陣的影響,魔法陣擴張的速度才會減慢。看見自己想的辦法起了作用,樂天頓時安了心。

「照這樣子來看,我的想法是正確的。」

「如果不正確,以約亞導師就不會派我跟著妳了。」桑克斯的態度仍舊很隨意,將雙手枕在後腦杓上,吹著口哨。「接下來妳打算怎麼做?親愛的,我可是很期待我們等會兒要去哪玩喔。」

「我先聯繫阿利多和楊少,看看他們那邊的情況。」樂天無視他的發言,拿出手機翻找兩人的電話號碼。

她那邊簡單,不代表他們那邊也能夠如此輕鬆。

就在她好不容易找到楊少的號碼,正打算打給他的時候,突然冒出的閃光,讓她驚恐的抬起頭來。

桑克斯擋在她面前,以手中短刀將直逼而來的光束砍成兩半。

一分為二的光束向左右兩側轉了個圈,落在大樓角落的扶手上面──像是金童玉女打扮的兩隻老鼠出現,以恭敬的姿態向他們鞠躬。

瞇成黑線的雙眸注視他們,根本看不出牠們現在是什麼表情。

「不能讓妳過去吱!」

「妳必須留在這裡吱!」

兩隻老鼠用尖銳的聲音喊,從牠們身上的魔力值,感覺得出牠們是某位魔法師的使魔,但以牠們的能力根本無法阻止他們離開。

桑克斯和樂天互相交換眼神,不明白這兩隻老鼠到底是誰派來的,唯一可以確定的是,牠們特意來這裡阻止他們離開,肯定是與另外兩處的逆文字魔法陣有關係。

他們很快的將武器對準兩隻老鼠──即使對方看起來弱不經風,但他們卻不敢大意。

「阿利多和楊少沒事吧……」

「以這情況看來,很難判斷他們是不是遇上了麻煩。最快的方式就是把這兩隻小老鼠趕走。」

「這點我同意。」

兩人得到共識後,就迅速拿著手中的武器,朝老鼠橫砍過去。

老鼠甩出尾巴,擋在刀刃之前,看起來雖然像是直接用尾巴擋下刀刃,實際上卻是有某種力量逼迫他們停下了動作。

還沒理解原因,強大的後座力已將他們向後推。

桑克斯翻了個身,踏著魔法陣,反手握住暗綠色短刀,不服輸的再次朝老鼠砍,動作俐落到讓人無法用眼睛捕捉,但是老鼠卻動也不動的站在他面前,抬起前爪指向他。

強大的力量將桑克斯向後推,在即將撞擊到對面大樓的牆壁時,樂天先行抱住他的身體,張開白色羽翼,及時停了下來。

「呼……你沒事吧?」樂天鬆了口氣,問懷裡的桑克斯。

桑克斯笑嘻嘻地將頭向後仰,開心的說:「這可是妳第一次主動抱住我呢。」

「都什麼時候了,別開玩……糟糕!」

還沒斯說完話,樂天就看見兩道閃光朝他們的方向俯衝,顧不得男孩說了些什麼,她立刻帶著他急速往上升高。

可是兩道閃光緊追在他們之後。

閃光之中,隱約能夠看見兩隻老鼠面無表情的緊緊追著,恐怖到不行。

打不掉、甩不開,樂天只能先帶著桑克斯飛。

不知道該躲去什麼地方,樂天猶豫著不知所措,而懷裡的桑克斯倒是十分冷靜地指著魔法陣旁道:「到那邊去!」

「什──」

「別管啦,過去就對了!」

沒有其他辦法,樂天只能照著桑克斯的要求掉頭。

在靠近魔法陣之後,桑克斯便推開了樂天、跳下去。

桑克斯單膝著地,勾起嘴角,對那邊的男人說道:「喂,幫個忙吧。你應該不想看到你最最最優秀的學生遇到危險吧?」

男人冷眼看向他,注意到停滯在半空中的樂天,以及直逼而來的兩道閃光,頓時不快的嘖了聲,張開手掌。

紅色、紫色的魔法陣相疊,兩道光芒交叉著從魔法陣裡射出,從樂天的左右兩側飛過去,分別擊中那兩隻老鼠。

打扮成金童玉女的老鼠發出慘叫聲,化成紫色光點,消失不見。

危機總算解除,樂天拍拍胸口,在男人身旁降落。

「謝謝你,以約亞導師。」樂天看著那張冷漠的臉龐,內心充滿感激。

原來桑克斯是看到以約亞,才要她過來這裡的啊……

以約亞面無表情地很快將視線收回,兩手交叉放在身後,無視桑克斯的存在,說道:「你們已經順利把十九殿堂裡的逆文字魔法陣解決了嗎?」

「當然啦!不然這魔法陣的速度也不會變慢吧。」

「早在之前魔法陣的速度就減緩了。阿利多可是在你們之前處理完了一個逆文字魔法陣,現在只剩下最後一個地方,你們兩個要是沒事的話,就過去幫忙。」

「是嗎?太好了。」聽見阿利多沒事,樂天也放下心中的大石頭,這樣看來,楊少應該也平安無事才對。

不過,她真沒想到會在這裡遇見以約亞。

以約亞看樂天困惑,緊皺起眉頭,不太高興地說道:「我倒是想問妳,為什麼你們兩個會被別人的使魔追著跑。」

「誰曉得啊,那兩隻老鼠突然冒出來……」

「我不是在問你,桑克斯。」以約亞瞪著桑克斯,男孩只能摸摸鼻子,乖乖閉上嘴巴。

見以約亞這麼簡單就讓桑克斯安靜,樂天覺得很有趣,但對方接著就重新將那恐怖的眼神放到了她身上,她只好輕咳兩聲,裝作沒看見。

「回答呢?」

「……那兩隻使魔似乎是想要牽制我。」

「是嗎。」以約亞沒有多問,垂下眼眸來到樂天身邊,低聲說道:「我有話要和妳說,跟我來。」

樂天抬起頭,不明白他想做什麼,卻還是乖乖跟著他走。

桑克斯也想要跟,卻被旁邊的學生拉住肩膀。

樂天有點擔心地回頭看了眼,但以約亞卻淡淡地對桑克斯說:「你保護她的任務到這裡為止。現在去執行我給你的第二個任務。」

聽出他已經做好決定,桑克斯也屏棄了輕浮的態度,站直身體,低頭應聲:「我明白了。」

以約亞的學生們同時點了點頭,隨即便跟著桑克斯離開,留下氣氛有些微妙的樂天和以約亞兩人。

雖然身邊有著十聖,樂天不太擔心自己會再遇到剛才那兩隻難纏的老鼠,但以約亞剛才說的話,卻讓她察覺到事情的嚴重性。

以約亞不發一語地往前走,樂天也只能加快腳步追上,免得被他丟下。

「以、以約亞導師?」

「剛才那兩隻使魔,應該是和凱希為伍的魔法師派來的。」

「果然……」樂天也有猜到,只是不敢確信。但是,為什麼那些魔法師要派使魔來阻止她?而且那兩隻使魔明明能力不強,為什麼她和桑克斯卻拿牠們沒轍?

從未遇過這種事情,讓樂天腦袋裡充滿了問號。她從來沒有在魔法書裡見過這個例子,魔法師傷不了使魔?不可能啊。

「我知道妳有很多問題想問,但現在我沒有時間一一向妳解釋。」

聽見以約亞這麼說,樂天反而有點不太好意思。

「嗯,沒關係。我之後再問維托導師就好,現在我們應該將注意力放在這個逆文字魔法陣上面,對吧?」

「不完全正確。」

「……咦?」

沒想到會被以約亞打槍,樂天驚訝地睜大雙眼,趕緊小跑步來到以約亞身邊,側頭問道:「以約亞導師,剛才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妳的理解力什麼時候變得那麼差?」

「不、不是……」樂天困惑地皺著眉。「您說重點不是逆文字魔法陣……可是吞噬提爾納諾伊的魔法陣,難道不是現在最大的危機嗎?」

「妳所想出的牽制魔法,的確能夠阻止逆文字魔法陣擴大,而那些人的目的就如妳所想的,是要毀滅提爾納諾伊,但身為魔法導師的我,在乎的只有我的學生。」

聽見以約亞這麼說,樂天當下想到的只有一個人,立刻回答:「是……愛莉西蒂嗎?」

以約亞停下腳步,回頭看她。

樂天這才注意到以約亞帶她來的地方,是他專屬的研究院,也就是……最開始「魔獸的吐息」溢出的中心點。

「愛莉西蒂會召喚失敗、學院裡存在內鬼的事,我早就在事情發生之前就知道,只是……來不及阻止。」

樂天驚愕地瞪大雙眼。

以約亞看著她的眼眸仍舊冰冷,但臉上卻隱約露出痛苦。

樂天緊抿雙脣,嚥下口水。「以、以約亞導師?」

「怎麼,妳以為內鬼是我?」以約亞很快的收起表情,看向眼前這僅僅十六歲,卻總能馬上吸引住他目光的小女生。

從他的臉仍看不出真正的心思,可是越是看著以約亞冷若寒霜的眼眸,樂天就越覺得,自己似乎能夠看見他隱藏在面具之後的真正表情。

於是她壓低雙眸,十分肯定的開口:「絕對不會,以約亞導師絕對不會是內鬼。我相信你。」

樂天的回答,讓以約亞勾起嘴角,許久沒有露出笑容的他,覺得嘴角有點僵硬,笑起來可能不是很好看,但他的確被樂天逗笑了。

「把妳讓給維托,實在是太浪費。真希望最先遇見妳的人是我,而不是他。」以約亞用手抹著嘴角,轉身面向研究院大門,低聲道:「進來吧,在那個逆文字魔法陣暴走之前,妳有必須知道的事。」

「暴……走?」

以約亞說的話,總是讓人難以猜測。

樂天只能帶著滿腦袋的問號,快步跟上,進入眼前的大門。

 

待續~

, ,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