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天打開糖果紙,將白色糖果吃下去,眨了眨眼,原本十分有精神的雙眸,漸漸垂下,她盯著手中的糖果紙,連夏滿回到她身邊都沒有察覺。

夏滿朝比比道:「比比大人,時間不多了。外面那個男人就算了,得快點讓小天離開這裡才行。」

「桑克斯也要帶走。」樂天拿起旁邊的銀白長槍,站起身,露出異常認真的表情說道:「我還有事情要問他。」

比比很清楚樂天是因為什麼而露出這種表情。

在整理十三惡魔留下的資訊時,他已經先看過了。

完全不明白情況的夏滿,慌張的來回看著他們兩個。

但樂天快步走出房間,沒有解釋的意思。

「小天,等等我們。」

「請別離開我太遠!不然我的結界魔法會失效的。」

牠們慌慌張張地追上樂天的腳步,卻很有默契地沒開口向樂天提問。

終於,樂天停下腳步,牠們也跟著停下,兩隻寵物緊靠著彼此,面露驚恐地看著樂天將長槍插入地面,在玻璃上張開深紅色的結界,幾乎要覆蓋住殿堂。

看她的動作就知道她現在非常氣憤。

「小──」

「燃燒吧。」

比比才剛開口,樂天就已低沉地對著地板上的紅色魔法陣下達命令,瞬間,整個殿堂陷入紅色的大火,紫黑色的陰暗世界被燃亮。

在外面與桑克斯戰鬥的葉戊抖了抖耳朵,在聽見樂天話聲的當下立刻轉過頭去,看著出現在眼前的火焰,以及從中慢慢出來的纖細身影。

葉戊從鼻子裡吐出氣息,而原本被牠視為敵人、和牠戰鬥的桑克斯,則是在看見十三殿堂陷入火海後,欣賞的吹了聲口哨。

「真不愧是我看上眼的女朋友。」

葉戊十分不屑,卻不可否認,樂天的力量出乎牠的意料。

雖然牠聽說過樂天這個魔法師的事,卻是第一次親眼看見本人。

「惡魔之女,魔法師樂天。」牠緩慢地走向從火海裡走出來的樂天,高傲地抬起頭,牙縫中纏繞著黑色的火焰,「妳的實力就如同第一惡魔說的那般強大,能夠燒毀王級惡魔宮殿的魔法師,在這世上可沒有幾個。」

「那是因為,最初指導我魔法的,就是你口中的第一惡魔。」

走出火焰的樂天緊握手中的銀白長槍,半垂的眼眸中失去了原本的那份溫柔,現在她的心裡滿是怒火。

她沒想到,這個對魔法師厭惡至極的第七惡魔,竟然會與魔法師聯手陷害十三惡魔!

十三惡魔殘存下來的意志,讓她明白了愛莉西蒂瘋狂的原因。

她想知道,為什麼惡魔會與魔法師聯手?

那些魔法師不是因為第七惡魔在這裡才放棄這個地方,而是因為葉戊跟他們是同夥。

「告訴我,你為什麼和魔法師聯手,陷害自己的同伴!」

面對樂天的厲聲質問,葉戊只是冷冷地笑著。

牠毫不在乎地甩動那條嘶嘶叫的蛇尾,眼瞳中映照出樂天氣憤的面孔。

在牠心裡,樂天不過是螻蟻般的存在,根本不足為懼。

比比擔心主人會因為怒火而失去理智,遂快速跳上樂天的肩膀,抬起頭朝葉戊喊:「葉戊,我沒想到會是你。」

「這聲音……是你啊。」直到聽見聲音,葉戊才發現牠的存在,牠恍然大悟。「是你把事情告訴這個魔法師的嗎?」

「我早就對王級惡魔之間的紛爭失去興趣,是十三惡魔殘存下來的意志,讓她知道了真相。」

「意志?原來那傢伙還沒煙消雲散。」

「你沒回答我的問題,葉戊!」比比厲聲吼,牠不允許葉戊無視自己的提問,但對方卻轉動金色眼珠,用漆黑的菱形瞳孔看著牠。

「你是在命令我嗎?」

「我就是在命令你。」

面對第七惡魔,比比不曾示弱,甚至完全沒有表現出畏懼之意,牠只是傷心,從什麼時候開始,惡魔之間也失去了和平……

牠始終以為王級惡魔的存在,能夠讓十九殿堂變得更有秩序;牠們雖被魔法師稱為「惡魔」,但牠們可不如魔法師所想得那般邪惡。

聽了比比說的話,樂天心中的怒火漸漸平息,她看向站在肩膀上的松鼠,想起了與比比初次見面時發生的事。

比比會這般生氣,不是沒有原因的。

「比比……」

「妳先回去吧,小天。」比比從她的肩膀上跳下,站在她面前,以嬌小的身軀,面對這如房子般巨大的軀體。

「妳不能在這邊待太久,讓我來對付牠。」

「可、可是……」

「別在這裡礙事,再說,妳還有其他事要去做吧?」

樂天張開嘴想說些什麼,但比比身上散發出的魔力值氣息,卻已經明顯表現出牠的決心。

她很清楚比比說的話是正確的,現在的確不是挑釁葉戊的時候,就算有深仇大恨,也得等逆文字魔法陣被順利解決才行。

於是她只好咬著牙,快步走向桑克斯,拉住他的手腕。

桑克斯對比比和葉戊之間的戰鬥很有興趣,不太願意離開,遂站著不動,卻馬上被樂天狠瞪,他只好搔著頭苦笑,乖乖跟著她離開。

「妳就這樣把妳的使魔丟在那裡啊?對手可是第七惡魔喔。」

「你不也毫髮無傷嗎?」

「那是因為我很強啊。」桑克斯笑嘻嘻地,隨後忍不住問道:「妳果然知道葉戊和我互看不順眼。」

「才不知道。」樂天沒好氣地說:「你沒注意到嗎?你是被以約亞導師設計了,他知道葉戊和你有仇,才會派你跟著我來到十九殿堂。」

聽見樂天的解釋,桑克斯愣了半晌才好不容易回過神來,用力拍著額頭笑道:「原來如此!這真是不好意思,原來我誤會妳了。」

「你知道就好。」桑克斯爽快接受的態度讓樂天覺得這個人未免單純過頭,但現在她並不想再和對方多說什麼,便朝身旁喊道:「夏滿!」

「是。」夏滿迅速游到她身邊,在兩人面前打開通道。

樂天仍有點擔心地朝比比與葉戊在的方向看,雖說她信任比比的實力,可是比比剛才的態度,表示牠心裡的怒火不比她小。

她剛剛因為太過生氣,想直接去和葉戊做個了斷──即使她知道自己根本打不過葉戊,但她還是想為十三惡魔出口氣。

但如果對手換成了比比……那他們就得在戰鬥波及到這邊之前,趕緊離開才行。

她可不想捲入惡魔的戰鬥中。

「你先過去。」樂天將桑克斯往通道推,強迫他離開後,才對繞著她游來游去的夏滿說道:「……幫我看著比比,別讓牠做得太過火。」

「比比大人應該不至於殺了葉戊,王級惡魔之間的平衡已經夠糟糕的了。」

「嗯……說得也是。那你自己小心點,別被捲進戰鬥裡去。」

「我明白了,妳也要注意安全。」夏滿望著通道,嘆氣道:「或許妳們那邊的情況,比這邊還要糟糕。」

「會有什麼事情比王級惡魔之間的戰鬥還要糟糕的?」

聽見夏滿這麼說,樂天忍不住笑出聲來,邊說,邊跨入通道中。

 

待續~

, ,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