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課 導師,來的正是時候

 

第七惡魔葉戊是所有王級惡魔中最厭惡魔法師的惡魔,也因此,牠對與魔法師結下契約的惡魔相當不屑,甚至與之為敵、獵殺牠們。

不過,這還是樂天第一次看見葉戊如此執著地針對特定魔法師。

她因為有著能夠對付葉戊的辦法,所以才大膽地闖進來,但葉戊就這樣無視她衝出去──真的讓她措手不及。

但這樣也好,至少讓她省下跟葉戊戰鬥的麻煩,畢竟她也沒時間浪費了。

只是,她仍有些好奇,葉戊和桑克斯間到底有什麼過節。

「……算了,現在不是追根究柢的時候。」樂天從長槍上跳下來,踏在如鏡的玻璃地面上,環視這安靜無聲,完全沒有任何氣息的空蕩殿堂。

她抬起手,張開紫色魔法陣,輕聲喚道:「夏滿。」

「是。」夏滿從魔法陣當中鑽出來,游到她身邊,眨眼說道:「小天,妳早就知道葉戊與那個男人之間有問題,所以才大膽地闖進來嗎?」

「不,只是湊巧。」樂天無奈地說著,將插入地面的銀白長槍拔出,往殿堂深處走。「……我想,這應該是以約亞導師設計的吧。」

桑克斯是以約亞導師的學生,如果以約亞猜出她的行動、知道她會再來十九殿堂,那麼命令桑克斯跟著她,就是為了協助她順利進入。

這麼想的話,一切就都說得通,但以約亞究竟知道多少?

「不愧是十聖。」最後,樂天也只能佩服的輕聲低語。

由夏滿帶路,樂天緊緊跟隨在牠身後前往比比所在的地方。

路上除了難纏的小惡魔之外,沒有遇見其他等級較高的惡魔,這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王級惡魔底下應該有幾名比較高等的惡魔,但是葉戊帶來十三殿堂裡的全都是小嘍,只能說她運氣太好。

現在可不是把時間浪費在戰鬥上的時候,要是無法阻止魔法陣擴張,維托就沒有時間解除這個魔法陣。

她必須在這之前想到辦法才行,不只因為她是維托的學生,同時也是魔法學院的學生,她有阻止提爾納諾伊毀滅的義務。

再說,她才剛來到提爾納諾伊沒多久,連美好的校園生活都還沒開始體驗,怎麼能夠就這樣讓學校毀滅!

維托說過,會讓她得到美好又快樂的學院生活的!

走過前方的轉角後,夏滿在她面前靜止不動,樂天因此跟著停下腳步,站在碩大又空蕩的房間之中。

她回頭看著這個地方,皺眉道:「葉戊果然改變了殿堂裡的構造。」

王級惡魔所居住的殿堂都是由意識建造而成,它能夠隨主人的意思改變構造,所以每次出現的模樣都不同,也因此很少有人願意進入王級惡魔的城堡,因為這裡沒有正確的地圖。

一旦迷路,將永遠無法離開──這就是十九殿堂最可怕的地方。

看著位於房間正中央地板上散發出淡淡白光的魔法陣,樂天知道她來對地方了,於是快步走過去,果然看見了記憶中的那個逆文字魔法陣。

「就是這個!」樂天趴下去仔細檢查魔法陣上的文字,她記得沒錯,這就是當時阿利多身下的逆文字魔法陣。

因為葉戊待在十三殿堂裡的關係,就算其他魔法師再有能耐,也沒辦法在惡魔的眼皮底下闖入,那群魔法師大概是利用了這點,在不用收服王級惡魔的情況下,讓王級惡魔替他們保護這裡。

雖然眼前的情況十分順利,但樂天還是覺得有點不太安心。

「比比大人。」

「是夏滿啊。」站在柱子上的白色松鼠跳了下來,快速來到樂天與夏滿面前。

比比見樂天認真地盯著逆文字魔法陣,就知道她根本忘了自己的存在,忍不住癟著嘴碎唸:「受不了,我可是冒著生命危險潛入這裡耶。」

「依比比大人的能力,要潛入這裡並不困難吧?」

「別拆我臺,夏滿!」

「是。」

樂天無視兩隻使魔在旁邊聊天,召喚出白色粉筆,放下銀白長槍,急忙將牽制魔法寫到魔法陣旁。

見逆文字魔法陣的光芒漸漸消失,樂天這才鬆了口氣,癱坐在地上。

「這樣就可以了,希望阿利多他們那邊也這麼順利。」

「嚴格來說,他們那邊才是真正棘手的。」比比跳上樂天肩膀,拍著她的臉頰說道:「那裡和十九殿堂的狀況不同,如果魔法師想要阻止你們對逆文字魔法陣出手的話,埋伏在另外兩個魔法陣那附近,比較輕鬆。」

「的確是這樣沒錯,畢竟誰都不想和十九殿堂的王級惡魔扯上關係。」

將白色粉筆收回魔法陣之後,樂天轉頭環視帶有陰霾氣氛的殿堂,總覺得心裡不太舒服。

十三惡魔死亡,原本留下來的殿堂,散發著淡淡的憂傷感,就像是在替原主人悲泣。

殿堂會依照王級惡魔的意識而改變,那十三惡魔留下來的殿堂,是不是也藏著牠殘留下來的悲傷?

被魔法師利用,甚至丟了性命──

她伸手輕撫比比柔軟的尾巴,垂下眼眸,低聲說道:「……比比,你感覺到了嗎?」

比比睜大雙眼,看著樂天若有所思的側臉,輕嘆口氣。

「要去看看嗎?十三惡魔殘存下來的意志。」

「嗯,或許這樣就可以知道為什麼愛莉西蒂會變成那樣了。」

「好吧。」比比從樂天肩膀上跳下,迅速跑回柱子上面、跳向漆黑的房間角落。

一轉身,雪白的尾巴重擊──伴隨著清脆的玻璃聲,角落慢慢裂開,從隙縫中發出白色的光芒。

夏滿游向那陣光芒,長長的魚鰭輕輕抓住裂縫處,將它左右扒開。

白色的光芒化作光球從隙縫裡飄出來,與這房間完全不搭的溫柔光輝,讓樂天看傻了眼。

雖然她能夠感覺到惡魔的氣息,但看見惡魔的意志實體化──這還是頭一遭。

比比跳回柱子,甩動自己那像是棉花糖的尾巴,將飄出來的光芒捏成球狀體,放在尾巴裡。

最後,牠回到樂天面前,將爪子探進尾巴裡,拿出透明的糖果。

「想知道的話,就把它吃下去吧。我整理過了,裡面的資訊不會再讓妳像之前那樣頭昏。」

樂天從比比手中接下糖果,苦笑道:「哈……哈哈,原來你知道啊。」

「我可是妳的使魔,怎麼可能會不知道。」

比比挺起胸膛,自信滿滿的說著。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