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不是。」桑克斯側頭看她,瞇起雙眸,賊笑道:「妳覺得以以約亞導師的聰明才智,會派個笨蛋來跟妳嗎?」

他的話令樂天忍不住笑出聲來,這不就是她剛才心裡想的事嗎?

桑克斯掃去她被時間壓力壓迫的緊張,樂天理解的回答:「你說的沒錯,以約亞導師確實不會這麼做。」

「那不就對了。」桑克斯再次彈指,將頭轉回去。「那麼接下來我們該做什麼呢?親愛的。」

看著桑克斯的背影,樂天忍不住想去相信這個男人,既然是以約亞導師特意派過來的,應該能夠信任……吧?

她向前走到桑克斯身邊,抬頭看著被黑色氣體壟罩的城堡。

「想辦法找到那個逆文字魔法陣的位置,並且寫上牽制魔法文字,只有這樣才能阻止那個逆文字魔法陣繼續擴張。」

「聽起來挺簡單的嘛。」桑克斯游刃有餘的笑著,不覺得有多困難,但是,忽然從城堡內傳來的強大魔力氣息,卻吹亂了兩人的頭髮。

感覺到這股魔力,樂天才想起比比說過的話,嘴角僵硬的苦笑起來。

「哈、哈哈,差點忘了這裡已經被第七惡魔占領了……」

「所以,剛才是牠在威嚇我們嗎?」

就算聽見裡面有王級惡魔在,桑克斯臉上的表情卻仍舊沒有任何改變。

那輕鬆的態度讓樂天稍微安心下來,不知道為什麼,這個人似乎天不怕地不怕,她漸漸有了信心。

但現在占領十三惡魔殿堂的第七惡魔可不是什麼省油的燈。

「第七惡魔最討厭魔法師,原本以為有牠在這裡,那個魔法師就不會再回到這裡做壞事,不過現在我們必須想辦法闖進去才行。」

雖然這樣能夠確保在十三惡魔殿堂裡的逆文字魔法陣,沒有遭到其他魔法師破壞,可是想要阻止提爾納諾伊被吞噬,還是得進去裡面。

她看了眼游到身旁來的夏滿,低聲問道:「比比進去了嗎?」

「是,目前正在十三殿堂的正下方。」

夏滿閃動著黑色眼珠,利用牠的能力,很容易就能找出比比的位置,而且從氣息來看,第七惡魔並沒有察覺到比比侵入。

但是夏滿卻很快開了口:「看樣子第七惡魔很不歡迎我們,小天。」

「是非常不歡迎。」桑克斯同意地抬起頭。「對方已經派了不少手下過來迎接我們嘍,親愛的。」

幾乎要壓過整片天空的黑色生物,如潮水般向他們襲來,雖然看不清楚那些生物的模樣,但樂天早已從氣息中知道牠們是誰。

「只是小嘍囉而已,沒有什麼好畏懼的。」她張開掌心,召喚出銀色長槍,桑克斯與夏滿也同樣地擺出戰鬥姿態,做好迎戰的準備。

「真是讓人心癢難耐,才剛來到這裡就,受到如此盛大的歡迎……和妳的初次約會真讓我感到興奮啊。」

「……小天,這個男人究竟是誰?」

聽見桑克斯說的話,夏滿有些不是很高興地回頭瞪著他看,但是桑克斯卻完全無視牠的存在,甚至把牠剛才提出的問題當成耳邊風。

完全不想開口解釋的樂天,只能長嘆口氣。

「就當作是我簽下的短期使魔吧。」樂天看那些小惡魔越來越靠近他,便壓低身體,準備去對付他們。

但是桑克斯卻突然將手放在她面前,阻止她行動,還笑嘻嘻地說:「別激動,親愛的。這個時候應該要讓男人來才對。」

帶著雷電的暗綠色短刀在桑克斯的手中俐落地轉動著,接著他勾起嘴角,將短刀甩入空中。短刀迅速自轉,雷電在四周散落,在地上留下無數道龜裂痕跡。

桑克斯舉起手,放在揚起的嘴角旁,輕輕彈指,暗綠色的短刀頓時停止旋轉,刀身上的雷電迅速鑽入了小惡魔群之中,彷彿瞬間被黑暗吞噬。

接著桑克斯將手握緊成拳頭,雷光形成的魔法陣從小惡魔群裡散開,雷電閃過,將小惡魔燃燒殆盡。

樂天眨眨眼,將手裡的銀白長槍直立於身旁,側頭說道:「真有趣,是附體魔法。」

桑克斯所使用的魔法與剛才和她戰鬥的時候完全不同,雖然都是屬於雷屬性的自然系魔法,但現在使出的才是桑克斯真正的實力。

附體魔法是讓魔法依附在物體上面,進行遠距離操控,通常是不擅於近身攻擊的魔法師在用,但是桑克斯不只是遠距離攻擊,就連近身戰也毫不遜色。

不過,附體魔法需要魔法師的強大專注力與穩定性,要是注意力不集中,很容易失控。

樂天很難想像像桑克斯這樣的人,竟然能夠如此自如的使用附體魔法。

既然對方已經展現出實力,那她也不能遜於他。

樂天勾起嘴角,將手中的銀白長槍擲入天空。

看見長槍劃過自己的暗綠色短刀,桑克斯嚇了一跳,看向身旁的樂天,卻只看見她露出笑容。

「我可不會讓你專美於前,再說,我們現在也沒有時間和這些小惡魔纏鬥。」

說完,樂天閃身消失,等桑克斯注意到的時候,她已經來到空中,雙腳踏在銀色長槍長柄上面,抬起右手面對十三惡魔殿堂。

紅色的魔法陣出現,三層魔法陣各自以不同方向轉動,中心點出現紅色的圓點,她壓下眉,用左手抓住右手手臂,紅色圓點如同子彈般迅速拉出一條紅線,筆直的射向殿堂。

紅光照耀在殿堂上方,眨眼便貫穿了建築。

眼見家園被毀,小惡魔們亂了分寸,卻仍被桑克斯的雷電所困,分身乏術。

樂天踩住長槍頭,稍稍壓低身體,朝紅光貫穿之處進入了十三殿堂之中。被遺留下來的桑克斯有點不是滋味,卻仍十分感興趣的思索著樂天闖入的方式。

「雖然有點粗魯,但我喜歡,真不錯。」他摸著下巴,滿意的說著,卻遭來夏滿的冷眼。

桑克斯笑嘻嘻地回頭,搔著頭髮說道:「你別擔心,我可是很紳士的,不會欺負你的主人。」

夏滿太想和桑克斯說話,但是當他看見從十三殿堂裡慢慢爬出的身影時,卻往後退了幾步,半垂著雙眼。

「看樣子,我的主人留了份大禮給你啊。」看見眼前出現的身影,夏滿這才明白樂天為什麼如此放心地衝入。在那片黑影完全壟罩住牠之前,牠就已經先行游離。

桑克斯直到注意到自己被黑影壟罩,才將頭抬起;看著那幾乎能將整片天空遮掩的龐大身軀,勾起嘴角。

「哎呀呀,這份大禮還真是豐厚,我就當作是紀念初次約會的禮物,心懷感激的收下牠吧。」

話才剛說完,黑色的火焰便從頭上灌下,他連離開的機會也沒有。

黑色火焰讓附近的土地陷入火海,沒有地方可以逃,也沒有地方是安全的。

而那些因為騷動而跑出來的小惡魔,也都紛紛在這個巨大身影出現後,各自逃竄,沒有誰想再繼續待在這個地方。

黑色身影停止吐火,慢慢闔上嘴巴,閃動著金色光芒的眼眸,注視著被黑火壟罩的大地,注視漂浮在牠面前的雷電球體。

才剛看見它的存在,球體頓時散發出許多雷電,如同鐵鍊般纏繞住牠的身體與四肢,讓牠動彈不得。

而那原本應該被黑色火焰燃燒殆盡的人,卻輕輕踏著腳下的魔法陣,來到牠的金色眼眸前方,勾起嘴角,將手中的暗綠色短刀指向牠,說道:「唷,葉戊。」

「這令人反胃的氣息……果然是你,桑克斯。」

低沉可怕的嗓音,彷彿能將空間凍結,讓人忍不住發自內心顫抖,但是這對桑克斯來說,完全不構成任何影響。

他游刃有餘的笑著,不在乎葉戊散發出的敵意。

不過,樂天怎麼會知道他和葉戊之間有過過節?

「那個女孩子果然不是什麼普通新人,非但不畏懼十九殿堂、大膽的闖了進去,甚至還知道占領這個地方的惡魔是你──葉戊,你知道為什麼嗎?」

葉戊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不想回答他的問題,長聲低吼,鼓起身體,將雷電束縛解除,張開帶著黑色火焰的血盆大口,將桑克斯吞下。

可是,從他齒縫中鑽出的雷電,卻瞬間將牠的頭部炸毀,桑克斯盤腿飄浮在半空中,用小指摳著耳朵,不耐煩地對著失去頭部的葉戊道:「就叫你別這麼著急了啊,先回答我的問題再開打也沒關係嘛,我會好好陪你的。」

「我與你無話可說。」葉戊的聲音迴盪在空氣中,接著頸部慢慢脹起如腫瘤的東西,慢慢凝聚成頭部。

牠甩著頭,張開蝙蝠翅膀,全身披蓋著黑色鋼鐵的身軀光滑閃亮,如同穿著鎧甲,唯獨頸上的棕毛柔軟如毛髮、隨風飄揚。

高傲的牠站在十三殿堂上方,高聲嘶吼,威嚇站在地面看著牠的桑克斯。

獅子的外表、有著蛇頭的尾巴……只出現在傳說中的怪物,正以王者的姿態,出現在他面前。

牠用鼻子冷冷地吹了口氣,跳下來,巨大的身軀對比得桑克斯小如螞蟻,但男孩卻絲毫不畏懼,仍舊輕鬆地微笑著。

「咱們來算舊帳吧,桑克斯。」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