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桑克斯是以約亞特意派到她身邊來的,就表示他不是凱希的同夥;現在只要知道這點就足夠了,畢竟此刻不是增加敵人的時候。

心裡雖然這麼想,但樂天仍然沒辦法完全相信桑克斯的話,開口問道:「既然是以約亞導師派你過來的,那你幹麼把事情搞得這麼複雜?」

「對妳有興趣的,可不只有魔法導師而已。」桑克斯笑得很開心,將兩手放入口袋裡,低下頭,靠近樂天耳際。「妳果然沒辜負我的期待,證實了以約亞導師的想法是正確的。」

話才剛說完,桑克斯便縮身閃過朝他揮過來的拳頭。

楊少火大的將樂天拉到身後,不想再讓這個奇怪的男人靠近樂天,可是樂天卻很在意對方剛才說的那句話。

她眨眨眼看著桑克斯,轉而對楊少說:「你去幫阿利多吧。我們說好要利用牽制魔法來阻止這個魔法陣繼續擴大。」

「魔法導師們早就試過法了。」楊少聽見樂天的要求,搖頭道:「完全沒用,牽制魔法根本就不能阻止它。」

「那肯定是你們用錯了地方。」樂天抓住楊少的手臂,認真地對他說:「阿利多手上有阻止魔法陣擴張的地點和辦法,你趕快去跟他會合。」

「真的假的?那好,我馬上過去!」

沒想到樂天竟然在這麼短時間裡找出辦法,楊少有些驚訝。

隨即他便走向大樓邊緣,順道拽住桑克斯的衣領,匆匆說道:「你也給我過來!別在這裡騷擾她!」

桑克斯完全沒有反抗,任由楊少拖著走,但樂天卻上前拉住桑克斯的衣服,對楊少說:「等等,他要留下來。」

「什──妳開玩笑吧!」聽見樂天這麼說,楊少頓時不快地瞪大雙眼,指著自己的鼻子回頭向她抱怨:「妳把我趕走,卻要這傢伙留下來?」

「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妳是什麼意思啊!」楊少氣得不分你我,指著桑克斯那張欠揍的笑臉說道:「難道這傢伙真是妳男朋友?」

「當然不是!我跟他才第二次見面。」

「補充一下,第二次見面就互訂終身了喔。」桑克斯無視目前的氣氛,不怕死的插話,卻馬上就被兩人同時厲聲吼了回去:「沒你說話的分!」

桑克斯只好聳聳肩膀,繼續當自己是透明人。

「妳最好現在立刻跟我說清楚講明白,否則老子不走!」

「現在這根本不是重點!你快點去找阿利多,阻止魔法陣擴張!」

「這件事情比較重要!」

「桑克斯就算了,怎麼連你都搞不清楚狀況?」

樂天備感無力,原本以為解決桑克斯的問題後就能夠天下太平的。

再這樣下去,就會錯過拯救提爾納諾伊和魔法學院的機會啊!

她不曉得楊少到底在生什麼氣不願離開,只好直接把桑克斯從楊少手上搶過來,重新張開羽翼帶桑克斯飛入空中。

楊少見狀更加氣憤,二話不說就想要追上去,但樂天卻迅速穿過紫色魔法陣,接著兩人的身影便在空中消失,他連追趕的機會也沒有。

他氣得咬牙,卻只能站在原地,狠狠地朝地面用力跺腳。

「該死!那個笨女人!」

樂天和哪個男人待在一起他都無所謂,他唯獨不想讓她和桑克斯兩人獨處啊!

她到底明不明白,那個男人比想像中還要來得危險!

錯過了追上樂天的時機,楊少就算再在意樂天的去向,也只能憤恨地轉身,走入魔法陣之中。

「等這件事情結束後,我絕對要殺了那個傢伙!」

 

 

樂天帶著桑克斯穿過魔法陣,來到了紫紅色的世界,這裡對樂天來說不是什麼陌生的地方,最近進出這裡的次數,多到讓她麻痺。

打從「那件事情」後,她就很少這麼頻繁的出入十九殿堂與魔界,說實在的,她還是不太喜歡這個地方的氣氛,再說,要是以約亞導師知道她又擅自闖入十九殿堂,恐怕會被罵得很慘吧……

想到這,樂天就忍不住長聲嘆氣。

「小天。」黑色鬥魚游到她身邊,看著被她拎在手上的桑克斯,好奇的問:「我還以為只有妳『一個人』要來。」

牠故意加重那三個字的語氣,很顯然不太歡迎桑克斯的加入。

「抱歉,計畫臨時有變動。」

樂天知道夏滿不開心,卻只能無奈的苦笑。

幸好她事先要夏滿替她打開通往十九殿堂的結界入口,才能順利地從楊少面前逃脫,不然……不知道又要浪費多少時間。

光靠她,沒辦法在短時間內做到,但夏滿不同,而且結界入口由夏滿控制的話就不用擔心退路。

不過就算有夏滿在場,能夠待在這裡的時間依舊沒有增加。

她必須在身體被「魔獸的吐息」侵蝕以前,順利找到那個逆文字魔法陣的位置,並寫上牽制魔法才行。

拍拍翅膀,將桑克斯放在地面後,樂天收起羽翼。

看見桑克斯欠揍的笑容,她真的很想朝他的臉揮拳頭。

「我有事情想問你,桑克斯。」

「我知道。」

桑克斯對此完全不感到意外,爽快的回答。

那副痞子模樣,更讓樂天覺得他的態度輕浮到不行,但她還是忍下心中不快,沉聲道:「以約亞導師要你跟著我,應該是有原因的吧。」

「嗯──其實他只是要我跟著妳,確保妳的安全。」桑克斯將兩手插入口袋裡,彎曲身體,側頭看著樂天。「畢竟妳身體才剛復原,加上以約亞導師很清楚,妳在得知逆文字魔法陣的事後會做出什麼樣的行動。」

「換個說法,就是負責監視我的行動嗎?」

桑克斯擺出無所謂的表情,攤手道:「妳要怎麼解釋隨妳便,我只是聽從以約亞導師的命令而已。」

就算來到十九殿堂,他的態度也依然沒有任何改變。

雖然桑克斯和最初見面的印象差距有點大,但以約亞也不是笨蛋,不會隨便找個拖油瓶跟著自己到處亂跑。

或許以約亞早就預料到她會需要幫手,所以才讓桑克斯跟著她。

維托導師無法使用魔法,阿利多和楊少又去處理另外兩個魔法陣,現在她的確需要協助,來處理十九殿堂裡的逆文字魔法陣。

而這也是三個地方當中,危險度最高、最困難的。

「好吧。既然你要跟著我,那就要知道我們現在在哪裡。」

「十九殿堂中,十三惡魔居住的領地對吧?」桑克斯不等樂天回答便自行開口:「我知道啦!這裡我常來,不過這個地方有點頭疼啊,自從十三惡魔死掉後,平衡就被打亂,其他王級惡魔也紛紛展開侵占行動。」

「……你知道的真多。」

樂天有點訝異,沒想到桑克斯竟然知道得這麼詳細,不過,他剛才說自己常來十九殿堂……樂天感到困惑。

魔法師根本不可能「頻繁」進出十九殿堂啊!

「啊,妳現在一定在想,我為什麼能夠隨便進出這裡對吧?」桑克斯彷彿能夠看穿樂天的心思,咧嘴笑道:「別擔心,親愛的。只要是妳想知道的,我都會好好解釋。妳放心,我不會再對妳出手──不過,如果是其他意思上的『出手』,我可就不能保證了。」

撇開好戰的性格不說,這輕浮的態度,倒是和她印象中的桑克斯個性符合。

越和桑克斯相處,樂天就越加不明白他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

但既然以約亞導師派他來跟著她,那就表示對方早就猜到十九殿堂會有事發生,所以才會讓對此處熟悉的桑克斯過來。

「……以約亞導師究竟知道多少?」

「大概和我知道得差不多吧,畢竟我是以約亞導師的情報來源啊。」桑克斯亮出牙齒,輕撫下巴,自滿的說著:「我可說是以約亞導師最信任的學生。」

見他老王賣瓜,樂天還真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桑克斯笑嘻嘻地彎腰,直視她的雙眼說道:「雖然他要求我去執行過許多任務,但派我來保護其他人卻是頭一遭,再加上以約亞導師似乎挺重視妳的,所以我才會稍微測試妳。之前的事可別太過記仇啊,親愛的。」

「你是指剛才偷襲我的事嗎?」

桑克斯彈指道:「妳說對了,親愛的。」

「真是受不了……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想測試我。」

「正是這種時候,才更要測試對方,不是嗎?」桑克斯轉過身去看著十三惡魔的殿堂,輕輕勾起嘴角。「如果不是學院裡面有內鬼,又怎麼可能會被逆文字魔法陣侵蝕?」

樂天頓時瞪大雙眼──

「看樣子你不是個笨蛋嘛。」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