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外面的巨大魔法陣,正在漸漸吞噬學院裡的一切,但現在卻有個奇怪的男人,趴在樂天眼前,說著讓人摸不著頭緒的話──呃、嚴格說起來,是比比面前。

樂天和比比交換眼神,完全不明白這個男人想在做什麼,直到對方抬起頭,帶著閃閃發光的雙眸衝向比比,握住牠小小的前爪,激動不已地說:「我發誓我一定會好好照顧您女兒的!」

「照顧誰的女兒啊!」比比氣得不顧三七二十一,直接舉起尾巴,狠狠地朝男人左邊臉頰甩了下去。

男人往後飛撞在鐵櫃上面,慢慢地滑下,但身上卻連點擦傷都沒有,異常冷靜地將卡在頭上的水桶拿起來。

見他雙眼散發著點點星光,又要朝自己奔過來,比比趕緊轉身回到樂天的肩膀上,而樂天也朝男人張開手掌,在他身下召喚出藍色魔法陣,在男人周圍張開透明的結界魔法,阻止他這樣朝他們撲過來。

原以為這樣就能夠鬆口氣,沒想到這男人竟勾起嘴角,從手掌心裡召喚出一把短刀,直接劃開樂天的結界魔法,瞬步來到她面前。

樂天看見他對自己邪笑,頓時察覺到狀況不對。在他手中的刀刃從面前劃過的瞬間,她向後翻身跳開,伸手召喚出銀白長槍。

但是男人出現在她正上方,雙手握住刀柄,用鋒利刀刃刺向她。

樂天左手掌心往地面用力拍下,紅色的魔法陣在她腳下吹起烈風,熱風夾帶著零散的火花,讓半空中的男人停止動作。

他將兩手手臂交叉放在面前阻擋炙熱的烈風,接著便聽見樂天用低沉的嗓音,低語道:「龍火魔法,炙熱地獄!」

語畢,紅色魔法陣之中鑽出全身染火的巨龍,對男人大聲嘶吼,還張開血盆大口將他含住,垂直衝入空中。

龍頭形成火柱,貫穿樂天他們所在的大樓,而男人就這樣隱沒在紅色火光中,只能看得見黑色的影子。

樂天抬起頭,張開白色羽翼,從天花板飛出去。

趴在她肩膀上的比比,見她沒有住手的意思,忍不住問:「小天,妳在做什麼?沒必要對個笨蛋這麼認真吧?」

「那瞬間我感覺到了敵意。」樂天停滯在半空,緊握長槍,注視著腳下張開藍色魔法陣、兩手插在外套口袋中,還笑吟吟地看著她的男人。

剛才她並沒有立刻想起對方是誰,但再次與他面對面之後,她總算認出了那傢伙。

長槍對準男人,樂天擺出戰鬥的姿勢,厲聲說:「我記得你叫做桑克斯吧,你為什麼要攻擊我?」

「真是榮幸,天才新生竟然記得我的名字。沒記錯的話,我們只見過一次,對吧?看樣子,我們的相遇是命中註定。」

桑克斯勾起嘴角,用親暱的態度,回答樂天的問題,但是樂天根本就不想聽他說這些不相干的事。

「你到底想做什麼?剛才你的眼神可不是這麼說的。」

「妳注意到我對妳的愛意了?」桑克斯將放入外套口袋中的右手抽出,掌心向上,輕輕的將嘴角勾起。「這還真是不好意思,我可能有點太過心急……突然提出交往要求,妳會覺得困擾,也是理所當然的。」

他邊說邊把凝聚在掌心裡的雷電球體,慢慢舉起來放到眼前,透過這顆越變越大的雷電球,注視樂天警戒的雙眸。

「在開始交往前,就讓我們先來瞭解彼此吧。樂天學妹。」

 

 

 

第一課 導師,現在不是補眠的時候

 

桑克斯是認真的,雖然看似瘋言瘋語,總說些讓人摸不著頭緒的話,但態度卻明顯表現出他的真正意圖。

對方挑在魔法陣漸漸擴大的這個時間點出手,還真是不湊巧。

稍作思考後,樂天小聲的朝趴在肩膀上的比比說道:「……你先去十三惡魔的殿堂找到那個魔法陣,我晚點再過去跟你會合。」

比比難得沒有持反對意見,立刻從旁邊跳下去,翻身落入紫色的魔法陣中。

等到比比離開,樂天才轉動眼珠,對上桑克斯略帶笑意的雙眸。

「桑克斯,你到底打算做什麼?我現在可沒有時間陪你鬧!」

「這麼說真讓人難過,樂天學妹。」桑克斯慢慢將手指往下壓,雷電球從他的掌心中飄浮起來,來到他們之間。

樂天警戒的看著這顆越變越大顆的雷電球,但桑克斯卻瞬間消失,眨眼便來到她面前。

被他的行動嚇了一跳,樂天下意識地向後縮,轉動手中長槍,朝桑克斯的方向迅速劃下。

但桑克斯卻游刃有餘的閃避,還伸手抓住長槍槍柄,反身將樂天甩了出去。

樂天在空中轉圈後,張開翅膀穩住身體,再次朝桑克斯飛過去,不打算放過對方後背的空檔。

可就在長槍碰觸到桑克斯之前,男人卻頭也不回的將手向後伸,緊緊抓住了她的長槍,讓她動彈不得。

樂天當下只能放開長槍,鼓動翅膀向上飛,好閃避那顆有她身體大的雷電球。

但雷電球卻在錯過之後立刻掉頭飛回來,緊緊追著她!

樂天反過身張開紅色魔法陣,雷電球直接撞擊上去,引發巨大的爆炸;暴風張開的煙霧瞬間染黑天空,遮住了兩人。

突然間,銀白長槍穿過黑煙,銳利的刀刃直逼將黑煙吹開的雪白翅膀,但卻被纖細的手緊緊握住。

樂天猛力向外揮動翅膀,沿長槍穿過來的方向飛過去。

就在她找尋到隱藏在黑煙中的桑克斯時,對方也已做好準備,勾起嘴角,看著衝破黑煙來到面前的女孩。

兩人視線交錯的瞬間,銀白長槍與桑克斯手掌裡的雷電交纏,雷電如同百刃,來回往樂天的方向砍落,而女孩卻毫不猶豫的以長槍擋下,雙眼緊盯桑克斯。

那俐落阻擋雷電的姿態,完全不像是受過傷的人,就算是阿利多提高治癒魔法的力量,讓她提早清醒,她也不該有這麼高的戰鬥能力。

但是桑克斯完全不意外。

要不是因為樂天如此特別,他也不會刻意來這裡找她。

比起現在在提爾納諾伊發生的事,他更好奇樂天這個人到底擁有多少實力。

「桑克斯!」

突然傳出的怒吼打斷了桑克斯的思緒,接著眼前出現拳頭,紮實的打上他臉頰,將他整個人向下打回大樓裡。

雷電隨著桑克斯被打而停止攻擊,樂天抬起頭,看見踏著魔法陣、慢慢走回大樓樓頂上的人影,嘆口氣,拍著翅膀飛去。

「你這傢伙到底在搞什麼鬼?都什麼時候了,你還鬧!」

「是你啊……」見到楊少,桑克斯就提不起勁,朝旁邊吐了口血,用手背擦著嘴角,不快地彈舌:「幹麼打擾我追女人?」

桑克斯的態度讓楊少滿肚子火,他揪緊對方胸前的衣服,氣得咬牙。「你還在說這種鬼話!難道你沒看見學院就快被吞掉了嗎?」

「大不了就放棄提爾納諾伊啊,反正這裡本來就不是我們的家。」

「你是認真的?」楊少氣得甩開他,緊皺眉頭,狠狠瞪著他看。「我還以為你雖然是個笨蛋,但至少還有腦袋!」

「就是因為有腦袋才這麼說。」桑克斯勾起嘴角,指著怒氣沖沖的楊少說道:「只不過是一個地方被毀掉而已,真不懂大家到底在緊張什麼。」

「桑克斯,你──」

「別吵了。」才剛降落的樂天,見到楊少又要衝過去扁人,趕緊過去擋在他們兩人之間,無奈地道:「現在不是吵架的時候。」

「哼!妳袒護他?」楊少不爽地看著樂天,沒想到她竟然會阻止自己去糾正桑克斯那歪斜的觀念。

桑克斯很開心的嘻嘻笑著,將手放在樂天肩膀上。「還是我女朋友懂我,電燈泡閃邊去!」

「女、女朋友?」

聽見桑克斯的發言,楊少頓時臉色一暗,氣到說不出話來,但樂天本人倒是十分冷靜地用手中的長槍抵住桑克斯的下顎,不快的抬起眼眸,冷冷地盯著他。

「我勸你最好在楊少動粗之前,好好解釋清楚你的目的,不然等會向你揮拳頭的人,就會是我。」

樂天的命令句,勾起了桑克斯的惡趣味,不過就算再想欺負這兩個人,他也不能拋下導師交代的任務不顧。

要是沒有乖乖聽從「那個人」的指示做事,後果可是很慘烈的,就算是他,也要害怕。

他輕輕捏住長槍的刀刃,將它慢慢往旁邊挪,勾起嘴角,照著樂天的要求開口解釋:「以約亞導師把我安排在妳身邊,說是如果妳醒來了,就要我協助妳。」

「以約亞導師……原來是他……」樂天聽見以約亞的名字後,鬆口氣,將長槍收回去。

以約亞似乎很中意她,不但給了她自己的導師徽章,甚至安排學生跟著她。

淡她實在不明白,以約亞為什麼這麼重視她?

她不過是剛入學沒多久的新生,就算實力受到許多魔法導師注目,也不見得有必要如此高規格對待。

依照以約亞的態度來看,他似乎別有用心,可真正的理由,恐怕只有本人才知道。

但那個人,絕對不會開口透漏的。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