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隻惡魔是妳召喚出來的嗎……」

從錯愕中回過神來的楊少,小心翼翼的問著。雖然事實已經擺在眼前,但是他仍然不敢相信熟識的人會成為敵人,更別說是會做出這種事來。

樂天沒有開口多說什麼,從楊少的表情上她已經大概猜出了一半。

她對這個叫做凱希的人沒有任何印象,可是,從她身上的魔力值來推斷,這個女孩子不可能擁有召喚出惡魔的實力。

「是誰召喚出來的,有什麼差別嗎?」凱希冷笑著回答:「只要能帶給魔法學院混亂就夠了,至於誰是始作俑者,又有什麼關係。」

「妳少給我亂說話!為什麼妳要做這種事,妳不是只要再參加一次考試就能夠順利畢業了嗎?」

「順利畢業?」凱希的眼神突然變得非常冷淡,她垂下眼眸,冰冷的視線落在男生那不明所以的面孔上面。

「順利畢業又怎麼樣,我們體內擁有魔力值的人類雖然被稱之為『魔法師』,但不管是畢業還是繼續待在學院裡,都不過是被各國政府監視著的白老鼠罷了。」

「體內擁有魔力值的我們是被選上的人,我們利用這份力量來幫助自己的國家或者是提爾納諾伊,又有什麼不對!」

「所以說你的想法太過單純愚蠢了啊,楊少。」凱希嘆口氣,看出自己與他之間的對話不會有任何交集,她轉而對樂天說:「剛成為魔法師的妳怎麼看呢?學妹。」

沒想到凱希竟然會突然向自己提問,樂天嚇了一跳。

她知道自己不能隨便回答這個問題,弄個不好就會惹怒對方,在對方擁有水色音寶石的前提下,拉長時間戰鬥對她來說沒有任何好處。

可是,她也不想因為眼前的窘境便改變自己的想法。

「的確,我們體內擁有魔力值的人與一般人不一樣,像這樣來到提爾納諾伊修練魔法,也等於像是被送進集中營一樣的地方來。所以我打從一開始就不打算把生命浪費在這裡。」

樂天意外的回答,讓凱希眨了眨眼,稍微收起了對她的敵意。

可是楊少卻很錯愕,抓住了她的肩膀罵她:「妳在說什麼啊!喂,難道妳也和凱希想的一樣嗎?」

樂天低頭不語,迅速轉動手中的長槍,將它豎直放置身後,刀刃落在楊少的臉頰旁邊,讓原本火氣很大,想要衝著她討道理的楊少,驚訝的縮起了身體來。

他看著貼近自己不到一公分距離的刀口,緊張的流下汗水。

「臭女人……」

凱希勾起嘴角,笑嘻嘻地對樂天說道:「真是意外,沒想到這次備受魔法導師們注目的新人,竟然會與我們有相同的想法。」

「也就是說,不只妳一個人這麼想嘍?」

「妳認為在這整個提爾納諾伊當中,每個人都覺得自己生活得快樂嗎?」凱希鎖起雙眉,憤恨的咬著下脣。「我們被迫與親人分開,獨自來到這個地方,又有誰問過我們的意願了?沒有,沒有半個人,除了某些特例,我們其他人的意願,根本就一毛不值。」

樂天小心翼翼的注意著凱希的一舉一動,她知道凱希因為自己剛才的坦白,稍微放下了戒心,可是這並不表示她就不會對她出手。

她會以長槍要脅楊少,一方面也是擔心他會激怒對方、惹來不必要的麻煩。她不知道楊少能不能夠理解她在做什麼,至少,她得讓楊少不要在這種時候插手才行。

出現在他們面前的凱希,讓她多了一條路去理解想要殺死阿利多的人,究竟帶有什麼目的。這種大好時機,她怎麼可能會放過?

被樂天脅持住的楊少,只能生氣的咬著牙,一臉凶神惡煞的看著她。

「妳這女人……」

樂天聽見楊少的聲音,轉動眼珠,盯著他看了一秒後,繼續問眼前的人:「妳所謂的『特例』是指什麼?」

凱希勾起嘴角,似乎不介意將這件事告訴她,開口回答:「就是妳的好朋友阿利多啊。像那種自古流傳下來的家族血脈,魔力值會一代比一代還要強大,跟我們這種基因突變而擁有魔力值的人完全不一樣。」

聽見凱希的理由,樂天忍不住嘆了一口氣,轉手將長槍從楊少的臉頰旁挪開來,將長柄用力朝地面一放,把另一隻手搭在腰上,很不客氣的挺起胸膛嘆息一聲。「唉!因為這種沒什麼意義的事,你們就想殺了阿利多?」

「妳這什麼意思?」凱希變了眼神,察覺樂天剛才不過是想挖出事實而已,整個人全身上下再次布滿殺氣。

而站在樂天背後的楊少也很火大的追問:「我才想知道妳是什麼意思!妳這女人從剛才開始到底在做什──」

「每個人做事都有理由,我不過是想知道她的理由是什麼而已。」樂天打斷了楊少的話,大聲說道:「當我聽見她想要殺害阿利多的理由不過是這般可笑的原因時,我就火大到很想好好海扁這個傢伙。」

「海扁我?」凱希將右手往身旁一擺,手腕上出現紫色的魔法陣。「我倒要看看妳有沒有辦法碰到我的身體,在妳攻擊我之前,我的使魔就會先將妳切成碎片!」

「正合我意,要是再不動一動身體的話,我怕我的腦袋瓜會繼續胡思亂想下去!」銀白長槍繞過了樂天嬌小的身軀,轉手來到她面前,對準凱希。

眼看戰鬥一觸即發,一旁的楊少趕緊阻止。「讓我來吧,妳打不過她的。」

「什麼意思?我可沒那麼弱。」樂天嘟起嘴,不快的說:「拜託你別把我當弱小的女孩看待,就算是女生,硬起來的時候也是很強的!」

「誰小看妳了!我是跟妳說真的!」楊少一把抓住樂天的銀色長槍,氣急敗壞的對著她大吼:「那傢伙可是參加這次魔法考試裡的學生之一,跟妳這個新人菜鳥是不能比的!」

「所以就要你別小看我了啊,我也──」

「在妳面前的那個傢伙,可是連續參加高級考試並且穩穩通過的實力派高手,所以別和我頂嘴,到我背後去!」

楊少急著讓樂天理解自己的擔心麼,而樂天看著他那慌張的表情,不禁微微一愣。

兩人還沒達成共識,面前就已出現了強烈的紫色光芒。

當他們注意到的時候,凱希已經召喚出一隻身形巨大的烏龜,牠的甲殼上長著大片青苔,無數隻鐮刀如尾巴般在牠背上揮舞。

刀光銳利的閃過,像是打招呼一樣的輕輕劃過樂天的臉頰,在她嫩白的臉龐上留下一道血痕。

樂天連那條尾巴的動作都沒有看清楚,注意到的時候,臉上已經受了傷,她驚愕的睜大雙眼看著那隻眼神慵懶的烏龜,伸手輕撫臉上的傷痕。

楊少趕緊擋在樂天面前,用身體將她護住,咬牙對凱希大吼:「凱希!住手!妳到底知不知道妳在做什麼?要是被以約亞導師知道的話……」

「以約亞導師不會知道的!」凱希冰冷的目光中沒有任何一絲憐憫,更沒有要留下活口的意思!

她從掌心裡召喚出一把長劍,用力朝身旁甩過去,刀刃立刻劃破了旁邊的大地,清楚表達出她的意念有多麼堅定。

說什麼,她也不會讓這兩個人離開這裡!

這就是她來到這裡的「任務」。

「凱希……」

「你太過優柔寡斷了,楊少。你要是再繼續維持著讓我改變想法,或是拯救我之類的可笑想法,你就會死在這裡。」

「妳到底為什麼會……我還是不明白,來到這裡學習控制體內的魔力值,讓我們正確的使用魔法,不是學院一直以來的宗旨嗎?要是沒有提爾納諾伊,我們這樣擁有魔力值的人就會被當成怪物,甚至是恐怖分子,根本不可能像現在這樣被當成國家至寶,不但接受照顧、訓練,還給了我們能夠依存的家。」

「這種地方一直以來都不是家!楊少。我和你不一樣,我想要回到我應該回去的家,不管是在我體內的魔力值,或者是這個提爾納諾伊,對我來說都沒有任何存在的意義。」

「到底是誰讓妳這麼想的!凱希,妳以前並不是這樣──」

「既成事實如此!你還想用小說裡的經典名言勸說我嗎?」凱希勾起嘴角,冷冷地笑著。

她那抹冰冷的笑容,讓樂天的血液瞬間凝結,立刻察覺到對方打算做什麼。

回過頭去的當下,她清楚看見那隻烏龜背上的鐮刀朝楊少的方向砍去,但她沒有時間警告楊少,更沒有時間驚訝。

樂天想也沒想,握緊手中的銀色長槍衝到楊少身旁,想要擋下刀刃的攻擊,但那銳利無比的刀鋒卻朝她連同手中的銀色長槍,狠狠砍了下去。

鮮紅色的血液噴灑出來,手中的銀色長槍一分為二,她引以為傲的武器,在刀刃面前竟然像是紙張一樣脆弱。

她錯愕的睜大雙眼,耳邊傳來楊少呼喚她名字的緊張聲音,接著她便被楊少伸過來的雙手抓住了肩膀,整個人無力的癱倒在他懷中。

但在倒下之前,她卻看見凱希那雙冰冷無情的眼中滑過的一絲厲光。

她反射性的立刻用自己剩餘的力氣翻過身來,緊緊抱住了楊少。

楊少正在驚愕,刀刃再次劃破了樂天的身體,她背上出現一道怵目驚心的血痕,血流無法停止的沾滿了楊少的雙手。

樂天悶哼一聲,緊咬著牙,努力撐住意識,用沾滿鮮血的手掌緊緊抓住分為兩半的長槍,一轉身,迅速將手中的長槍朝凱希的方向扔擲出去。

鏗鏘兩聲,烏龜背上的尾刀輕鬆打開這無力的攻擊,長槍不停在空中旋轉,分別插入左右兩側的地面上。

當長槍入地後,凱希才看清楚長槍上有三層藍色魔法陣。

她驚訝的抬起頭來,看見躺在楊少胸前的樂天朝她伸出了左手掌心,嘴角溢著血,對她露出充滿惡意的笑容。

長槍上的三層藍色魔法陣呼應樂天的意志,從凱希以及那隻烏龜的腳下張開巨大的魔法陣,發光的藍色線條沿著地面,迅速畫出一個長方體,將他們關在裡面。

凱希被這個防禦魔法嚇到分散了注意力,樂天又再一次張開黃色魔法陣,兩人的身影瞬間消失不見。

「沒想到她還有力氣逃跑。」凱希慢慢收起驚訝,看著樂天和楊少消失的地方,將手中的長劍扔擲出去,從中間將插入地面的長槍剖開。

藍色的魔法陣失去了效力,烏龜也因為不爽而高聲鳴叫。

她聽著使魔氣憤的聲音,勾起了嘴角。

「你最討厭放走獵物了,對吧?艾歐比。」

烏龜發出低沉的吼叫,像是在回應凱希一樣。

凱希看著眼前的那攤鮮血,垂下眼眸,向烏龜下令:「把那兩個人找出來,切成碎片!她受了這麼重的傷,不可能逃得太遠。」

在凱希的命令下,烏龜迅速鑽入地面、消失。

而被留下的凱希無奈地嘆了一口氣,回頭看著那面由爪子形成的牆壁,低語:「要是被那位大人知道我讓那個叫做樂天的女孩子逃走的話,大概又要被罵了吧……唉!真是倒楣,為什麼這種麻煩事老是被我遇上呢?」

 

第三集試閱結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