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少忽然覺得自己好像變成了欺負女孩子的壞人,頓時有點心虛,趕緊張開口想對她說些什麼。

可是,一股奇怪的魔力平空出現,接著邊界口突然出現許多黑色的爪子,逼得他們不得不往後退開。

楊少和樂天站在一起,小心翼翼地注視著面前這面黑色爪牆,臉頰旁同時流下了汗水。

這些爪子就像是要堵住他們的退路一樣,不允許他們跨過去,看樣子將他們抓過來這裡的魔法師打算置他們於死地。

「不好!這樣下去我們會離不開的!」

樂天轉動手中的銀色長槍,向前踏一步,率先衝過去,一揮手掃過面前這堵黑色牆壁,將爪子一分為二。但爪子卻從她砍過的地方很快地長了出來,再一次將邊界口堵住。

眼見物理性的攻擊無效,樂天張開手掌,從手腕上召喚出紅色魔法鎮,原本打算就這樣攻擊,但楊少冷冷的聲音卻從她身後傳來。

「滾開。」

一聲令下,原本站在楊少肩膀上的那隻火鳥從樂天身旁飛了過去,發出刺耳的鳴叫聲之後,便形成一顆小火球,筆直衝入黑色爪子的身體裡。

火鳥消失在黑爪形成的牆壁當中,漸漸的,那身體出現了裂痕,就像是雛鳥破蛋而出一樣,裂痕呈現夕陽般的顏色,瞬間就將黑色爪子包圍在火焰之中。

樂天抬頭看著眼前這片火牆,驚訝得說不出話來。

直到楊少慢慢走上前來,吹了一聲口哨,火牆當中才鑽出了鳥頭,好奇地往左歪了一下後,火鳥拍動翅膀,回到楊少的肩膀上去。

而在他們面前的火牆也在火鳥離去後,化作灰屑,散落在風中。

「物理性的攻擊對這爪子不管用,一定得用火燒才行。」

「不過要是沒有傷到它的本體,隨時都還可以再生吧。」樂天收起手腕上的紅色魔法陣,嘆了一口氣道:「這樣看來,那名魔法師已經改變命令,要惡魔把出入口全部堵住──我想,大概是不想讓被抓到這裡來的學生離開。」

「吸入『魔獸的吐息』後會很難控制體內的魔力值,那個傢伙就是算到這點才這麼做的。」楊少垂下眼眸,以嚴肅的語氣對她說:「不曉得學院那邊發生了什麼事,那個魔法師竟然想封住出入口……」

聽見楊少這麼說,樂天的心跳不禁漏了一拍,出現在她腦海裡的臉龐,是維托的笑臉。

她緊張的眨眨眼睛,想要說服自己維托和這件事沒有任何關係,而且對方也已經答應她,不會再使用魔法傷害身體,但她卻沒有把握。

這時,楊少注意到不遠處站著一個黑色的人影,而且似乎在慢慢朝他們兩個人走過來。

他沒有感受到氣息,若不是看見身影,他恐怕不會察覺到那邊有人。

楊少立刻伸出手來將樂天護在身後,挺起胸膛,直視著對方。

背光的關係,他看不清楚對方臉上的模樣,但卻能夠從身形判斷出對方的性別。

「……是個女人?」楊少看也沒有看樂天一眼,低語著:「妳待在我身後不要出來,她身上似乎帶著隱藏魔力值的東西,所以我們才察覺不到她的存在。」

「這樣的話,剛才那些爪子應該不是她召喚出來的。」

在使用隱藏魔力值的物品時,魔法師本身也無法控制體內的魔力值,所以樂天認為對方不是他們要找的敵人。

可是楊少不這麼想。

他提高警覺,慢慢等待對方接近,卻不再開口和樂天說話。

直到那玲瓏有緻的好身材,踏著白色高跟鞋來到他們面前,扭腰將手搭上,輕輕撩起那頭美麗的長髮──邊界口再次出現眾多的爪子,形成厚厚的牆壁,堵絕他們的退路。

眼見狀況不太對勁,楊少再一次拉住樂天的手,而他肩膀上的火鳥也感應到他心中的不安,拍翅飛起。

但在火鳥起飛的瞬間,眼前的女人已經瞬步飛到楊少頭頂上,單手抓住火鳥的身體。楊少看見她勾起脣角露出甜美的笑容,火鳥卻在她的手掌心裡發出一聲尖銳的慘叫聲,熄滅了。

與她雙眼對上的瞬間,楊少立刻感覺到這個女人不好惹,先一步將樂天狠狠的往後推開,樂天根本沒有出手的機會。

「閃遠一點!這女人──」

楊少的話才說到一半,那女人已抓住他的頭,高跟鞋輕輕踏在他身旁的地面上,髮絲飄過楊少眼前,而他卻只能睜大雙眼,看著樂天驚愕的表情,發不出聲音來。

是抑制他說話的魔法嗎?還是……不,楊少很清楚,這個女人什麼都還沒有做,讓他說不出話來的原因,並不是因為她使用了魔法,而是那份恐懼。

「真看不出來,你還挺有骨氣的。」冰冷卻好聽的聲音,貼近楊少耳邊,放在他頭頂上的手指慢慢沿著他的臉頰滑下來,輕撫著他冰冷的肌膚,笑道:「這麼做是想在女孩子面前逞英雄嗎?還是說……」

刷的一聲,銀色刀光劃過楊少與那女人之間,女人從容不迫的往後跳了開來,留下因為她剛才的輕聲低語而微微顫抖的楊少。

她勾起脣角,將目光落在用長槍對準她,擺出戰鬥姿態的樂天身上。

樂天身上傳出的氣息與剛才完全不同,銀白長槍的光芒映照在她眼中,不帶絲毫的猶豫。

「你沒事吧?」

「啊……沒事。」

楊少甩甩頭,第一次發自內心感謝樂天。

剛才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竟然被這女人的氣勢壓制住;更讓他不服氣的是,他居然怕起這個女人來了。

那個女人釋放出的壓迫感,樂天不可能感受不到,但是她卻能夠在察覺危險前一秒出手,即時救下了他,這讓楊少感到自尊受創。

明明是想保護她的,卻反而被她保護了。

這讓他面子往哪裡擺!

「不愧是這次新生當中受到魔法導師們注目的重點新生。」女人抬起頭,收起了玩笑的態度,將右手搭在腰上,認真的看著樂天。「但妳只不過是個剛踏入這個世界的新人,根本不足為懼!」

看見那張臉,楊少清醒過來,一臉驚訝地指著對方。「凱希?怎麼會是妳!」

在楊少剛喊出對方名字的瞬間,兩人腳下出現了紅色的魔法陣,三秒不到立刻爆炸,將兩人的身影完全埋入灰色煙霧中。

但是當煙霧散去時,藍色的屏障卻將兩人的身體完全罩住,他們毫髮無傷。

樂天放下舉起的手,收回防禦魔法,低聲問道:「妳是誰?」

對手不是惡魔這件事讓她稍微鬆了一口氣,如果不是因為這樣,她也沒有辦法這麼快恢復,雖不到最好,但狀態已經足以讓她應付這個女人了。

知道對方同樣是魔法師,這點讓她忘了恐懼,只要不去想她人還在虛無之間這件事就好。

現在,她必須把注意力放在這個人身上。

但是,在她身後的楊少卻不這麼想。他上前一步抓住了樂天的肩膀,樂天朝他投射困惑的目光,可是楊少卻沒有解釋,急忙追問眼前的人。

「凱希,妳在做什麼!」

「你應該很清楚才對。」凱希拿出藏在衣服裡的吊飾,看見那條項鍊,樂天和楊少均驚愕地睜大雙眼。

戴在凱希脖子上的那條項鍊,鑲著水色音寶石,那是能夠隔絕「魔獸的吐息」的珍貴寶石,絕對不是一般人拿得到的東西。

她只讓兩人看了一眼這顆寶石的存在後,便將它收回衣服裡,笑盈盈的臉上滿是惡意,將兩人的痛苦當成自己的快樂。

高高在上的感覺,實在是說不出的爽快!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