牠們間的對話進入了死胡同狀態,不管是哪一方都不再開口說下去,直到在牠們面前奔跑的兩個人停下了腳步。

因為將注意力完全放在前方,而沒有注意到牠們剛才在說什麼的樂天,很緊張地回頭張望,楊少也趕緊張開黃色魔法陣,試圖對這附近展開搜索。

「聲音應該是從這附近傳出來的。」楊少緊張的仔細搜索,但卻沒有找到什麼東西,他氣憤得握緊拳頭,朝旁邊的牆壁狠狠敲了下去。

樂天也很擔心剛才那道慘叫聲突然消失的原因,可是在想辦法行動之前,她回頭看著楊少氣憤地敲打的那面牆壁,臉色頓時由白轉青。

楊少注意到樂天的表情不太對勁,但還沒來得及開口問她是不是跑得太喘,就看見樂天握緊手中長槍,朝自己的脖子橫揮過來──

「嗚哇!」他嚇了一跳,沒來得及防禦,只能蹲下身體閃過,但就在他看見長槍從他頭頂上揮過去的瞬間,他注意到了那隻出現在他身旁的巨大觸手。

這時他才明白,原來他剛才敲打的不是牆壁,而是這條觸手的……身體啊!

觸手發出尖銳的叫聲,張開長滿尖銳利齒的嘴巴,那被樂天的長槍砍過的傷口滴出了黏稠的液體,還慢慢聚合起來。

樂天不快的低聲咂舌,將長槍高舉起來橫放在頭頂上,以半蹲的姿態接下朝她撲過來的尖銳牙齒。

但觸手的力量過於強大,她的手臂微微顫抖,腳下的地面也向下凹陷,踩出了兩個窟窿。

楊少朝地面用力一拍,紅色的魔法陣瞬間出現在手掌之下,火焰就像是從地面噴出來的泉水一樣完全包圍了觸手。

樂天立刻一步退開,而楊少也趕緊起身往後退,兩人看著這隻又像觸手又像水蛭的怪物在熊熊燃燒的火焰裡痛苦掙扎、扭曲,最後化成黑色的黏稠液體,殘留在大地上。

見這隻觸手怪物不再有動靜後,兩人同時鬆了一口氣,然而身後傳來的冰冷感覺,卻讓他們豎起了背上的寒毛,表情僵硬地慢慢回頭看向身後。

與剛才那隻觸手怪物相同的生物,像頭髮般密布在他們背後的土地上,輕輕扭動著身軀,發出一陣陣尖銳又刺耳的叫聲。

「這數量也太多了!」楊少不耐煩地大吼,指著這些觸手向樂天抱怨:「喂!剛才那個慘叫聲真的是從這邊傳來的嗎?該不會是妳亂帶路吧!」

「你不是也跟我一樣往這裡跑嗎!」

樂天見他把問題丟回給自己,生氣的回嘴。

明明兩個人都一樣認為聲音是從這裡傳出來的,為什麼她非得為了這件事向楊少道歉?

她果然還是很不喜歡這個傢伙!

就在兩人喋喋不休的互相推卸責任時,觸手怪物全都將尖銳的牙齒面向兩人,似乎注意到他們的存在,爭吵無果的兩人立刻停下來,渾身僵硬。

這些觸手怪物的嘴巴流下口水,非常飢渴的模樣,他們看到臉色發白。

不用說,兩人立刻就被這些觸手怪物追著跑。

一旁的比比和夏滿看見他們和觸手怪物玩得這麼「開心」,所以完全沒有過去幫他們的打算,反而對剛才那聲慘叫起了疑心。

「真奇怪,這裡並沒有其他魔力反應。」

比比能夠馬上察覺到魔法師體內的魔力值,直到停下腳步之前,牠都清楚感覺到那個魔力來源,現在卻像是平空消失一樣,牠什麼都感覺不到。

要不是因為看見前方的兩人同時停下腳步而稍微分了心神,牠也不會追丟,但現在去向那他們解釋這件事太麻煩了。

最悲觀的考量,大概就是不久之前發出慘叫聲的人,已經被這些觸手怪物吃進肚子裡了──

「虛無之界的惡魔和魔獸可是非常飢餓的。」夏滿若無其事的道:「看樣子,那個魔法師是知道這附近有魔獸居住,才把學生們扔過來這裡的。」

樂天用向那些觸手怪物揮動銀色長槍,像是在驅趕蒼蠅一樣,模樣好笑到讓比比忍不住用尾巴遮住嘴,偷偷欣賞這有趣的一幕。

一旁的楊少也沒有呆呆站著,在觸手怪物身上使用紅色魔法陣,牠們的身體因此由內而外爆裂開來。

從兩人的戰鬥模式來看,似乎是已經找到對付這些觸手怪物的方法了。

一魚一鼠就這樣像是在看電視節目一樣,在一旁等他們兩人把那些觸手怪物全部解決掉之後,才一邊吵嘴一邊回到牠們面前來。

「下一次我絕對不要和妳一起行動!」

「這句話應該是我要說的才對,要不是因為你是阿利多……」

「啊啊啊!我知道啦!就因為我是阿利多的朋友妳才特別照顧我,真是感激不盡!」

「你別隨便誤會別人的意思,我是說──要不是因為你是阿利多和我的朋友,我才不會幫你這麼多!」

楊少聽見樂天說的話,頓時害臊得紅起臉來,表情十分慌張,但卻仍然嘴硬的對她說:「妳妳妳……誰跟妳這女人是朋友了啊!」

「你真麻煩。」樂天白了他一眼,沒好氣地問:「和你吵這件事根本沒什麼意義,我們能不能先把眼前的事解決了再說?到時候你想怎麼樣都隨便你。」

「想想想、想怎麼樣都隨、隨便我?」楊少的臉變得更紅了,一直重複低喃著這句話,盯著自己顫抖的雙手看,腦袋裡面似乎把這句話做了不一樣的解釋。

懶得理會楊少的樂天,回頭看見比比用奇怪的表情盯著自己看,便把牠從夏滿的背上抓起來,質問道:「比比,你有感覺到其他學生的魔力嗎?」

「有啊,數量似乎越來越多了。」比比慵懶的癱在她的手上,任由樂天抓著自己,完全沒有反抗的意思。

反正被樂天這樣抓著也不是第一次了。

在聽完比比說的話之後,樂天很快就隨手將牠往旁邊一扔,低頭思考著,碎唸道:「這樣看來,我跟他的搜索魔法似乎沒辦法在虛無之間使用。」

「畢竟這裡的『魔獸的吐息』比魔界和十九殿堂還要更強,融合了兩個世界的怪物生存的地方,對你們人類來說就像是地獄。」

比比滾了一圈,輕盈的踏上地面後,才用若有所指的口氣開口。

樂天聽出牠話中的意思,不由得沉默了。

「比比,我沒事。」

「不管妳現在說什麼,我都不會相信妳的。一聽見虛無之間就嚇得愣住的人,沒資格說這種話。」

「比、比比……」

「別和我頂嘴!小天,我可以順從妳任何事,唯獨這件不行,妳得聽我的。」

「可是我不能讓那些學生留在這裡啊。」

「那些傢伙的死活與妳無關,再說了,這種事應該由魔法學院的魔法導師負責,而不是讓妳來做。」

「但我──」

樂天還想繼續反駁、希望比比能夠理解她──雖然她的確如對方所說的那樣,因為恐懼而強讓自己留在這裡,但她卻是真的沒有辦法丟下其他學生不管。

尤其是當她知道這些學生只不過是被當成誘餌,好把魔法導師們從阿利多身邊引開後,她就更加不能只顧自己離開這裡。

突然間,楊少抓住了樂天的左手手腕,一臉不高興的垂下眼眸,直盯向她微微顫抖的那隻手。

「原來如此。」眉間的皺紋越皺越緊,楊少很快的放開了樂天的手,對她說:「怪不得妳的臉色看起來很糟糕,妳很怕嗎?」

 

待續~

, ,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