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夏滿懷疑時,毛茸茸的柱子突然升起,從牠和樂天的頭頂上繞了過去,牠驚訝得發不出聲音來。

可是在這之後,那顆突然冒出來的老虎頭卻和毛茸茸的柱子一起消失不見,而那巨大到震動地面的聲響也隨之停歇。

沒有任何氣息了,夏滿不禁傻眼的瞪著前方,花了好長一段時間才能夠開口說話。

「……剛才那個究竟是什麼?」

「徘徊在虛無之間的惡魔。」

突然間,樂天開口回答了夏滿的問題。

聽見她的聲音,夏滿立刻回頭,雖然主人的臉色仍有些蒼白,但整體感覺得出冷靜了不少。

樂天強制性的讓自己冷靜,不要被心中的恐懼左右思緒,但她卻無法讓身體停止顫抖。

即便那件事已經過去了非常久,她的心仍會因為這個地方而感到不安。

「真沒想到會被拉到這裡來,看來那個爪子的真面目,就是居住在虛無之間的惡魔吧。」

樂天輕輕呼出一口氣,深呼吸之後重新抬起頭來。她皺緊眉頭看著這個地方,包含那個隱形的惡魔消失不見的方向。

她真的很不想再來到這裡,現在她背上就像是爬滿螞蟻一樣,非常不舒服。

常有人說時間可以沖淡一切,但是,卻無法讓人不再恐懼。

經歷過的事會深刻的烙印在腦海中,即使記憶漸漸淡忘,身體也會記得當時的感受,現在的她,就是最好的證明。

「把妳抓到這裡來的人,是不是調查過妳了?」夏滿仍然很不安,雖然樂天恢復了一些精神讓牠稍微鬆了一口氣,但牠還是不太希望樂天在這裡待太久。

樂天思考著夏滿說的可能性,卻總覺得哪裡不太對勁。

對方真的是調查過她的過去,知道她對虛無之間的恐懼,所以才把她帶到這裡來的嗎?

現在除了確定這次出現的爪子,和當初在十九殿堂裡攻擊她和維托的爪子是同一個人所為之外,其他的她都不敢肯定。

那個人將她和楊少帶到這裡來的目的,比較像是刻意支開他們,又或者是要讓加入這次考試的魔法導師們更加忙碌……

在學院中放入製造混亂的十三惡魔,大概也是同樣的意圖吧。

「總之,現在先和那傢伙會合比較好。」

「比比已經去找他了……但是小天,以妳現在的狀況去和其他人見面,妥當嗎?妳不是一直不想被人知道這件事?」

「現在不是顧慮這種事的時候。」樂天拍拍臉頰,提起精神。「虛無之間沒有出口,所以我們得走到魔界或者十九殿堂的邊界口才行。我想那個人主要是想要拖延我們兩個的速度。」

「拖延?」夏滿從樂天的口氣中聽出不對,便問道:「該不會……對方發現妳在保護阿利多?」

「很有可能,然後不知道為什麼,這次的學院考試被對方當成了刺殺阿利多的絕佳機會,所以我們說什麼都得趕緊從這裡離開,回到阿利多身邊去。」

「這樣的話,就往東邊走吧。離這裡最近的地方是通往魔界的邊界口。」

樂天聽完夏滿的話之後,便張開手掌召喚出黃色魔法陣,調查牠所說的方向,在確認後,她鬆了一口氣。「看樣子我們滿幸運的,掉落在離邊界口不遠的地方。」

不知道是不是安心了的關係,樂天的臉色沒有那麼蒼白了,心裡也覺得比較踏實一點。

她並不完全是因為害怕虛無之間,而是害怕居住在這裡頭的「東西」,只又在對方尚未發現自己以前離開這裡,她才能放心。

就在這時,她和夏滿面前出現了黃色的魔法陣,隨即一個身體被人從魔法陣裡扔了出來,整個人屁股朝上的趴臥在地。

「痛死人了!你這隻老鼠就不能溫柔一點嗎?」

「啥?本大爺好心好意去救你,你這傢伙居然還要求這麼多!」

比比氣憤地從旁邊的小型紫色魔法陣裡鑽出來,抬頭就朝面前的屁股大罵,似乎不太高興的樣子。

樂天與夏滿互看一眼,分別往一人一鼠的方向走過去。

「比比。」樂天輕喚著,並且將手伸過去。

聽見樂天的呼喚聲,比比先是嚇了一跳,隨即趕緊拋下那個讓牠一肚子火的楊少,跳上她的手臂。

「小天!妳沒事了嗎?」

「嗯,抱歉讓你擔心了,我沒事。」

雖然聽見她這麼說,但比比還是有點不太放心的看著樂天,像是要確認她是否恢復正常一樣,而一旁的夏滿則是游到楊少身邊,像之前對樂天做的一樣,在他身上覆蓋一層泡泡。

楊少摸著身上的薄膜,從地上爬起來,一抬頭便注意到樂天的表情有點不太對勁。「妳沒事吧?被剛才那個爪子抓傷的地方還在痛嗎?」

沒想到楊少竟然會擔心自己的身體狀況,樂天有點不太習慣,但是想起剛才楊少奮力保護自己的模樣時,她又不好意思再和他吵架。

她紅著臉回答:「我、我沒事,有事的人應該是你才對……吸入那麼多『魔獸的吐息』,身體沒有異樣嗎?」

「喔,這傢伙在我快死的時候救了我。」楊少盤腿坐在地上,指著樂天肩膀上的比比道:「剛才真的差一點點就要進鬼門關了。沒想到會被那東西抓到這裡來,看樣子召喚出它的人,是想要置我們於死地的吧。」

「這很難說。」樂天搖搖頭,不太確定楊少的猜測是不是正確的。「你知道這裡是哪裡嗎?」

「虛無之間對吧,我剛才聽那隻老鼠說了。」

「我不是老鼠!」比比忍不住氣得大喊,提出抗議:「我是美麗且高雅的惡魔!不是什麼老鼠!」

「松鼠就是老鼠啊。」

「你這麼理直氣壯的態度真讓人厭惡!要不是小天要我幫你,我才不會──」

「那還真是謝了,老鼠。」楊少拍拍屁股上的灰塵,從地上站起來,向比比道謝,這反而讓比比愣住不動,不知道該做何反應才好。

「然後呢?」楊少搔搔頭髮,冷眼看著樂天。「妳現在打算怎麼做?」

「當然是盡快離開這裡,把我們抓過來的那隻爪子的目的,應該是要把我們和阿利多分開。」

「是這樣嗎?」楊少聽見樂天的理由後,不以為意的勾起眉頭。「妳那個理由的前提是,對方知道我們受到學校委託要負責保護阿利多的安全,萬一不是的話,我們被抓來這裡的目的,不就有點不一樣了嗎?」

「……你想說的我大概能夠明白。」

其實樂天的心裡也有兩種可能性,只是為了早一步離開這裡,她寧可選擇相信第一點。

而且不管怎麼說,就算有著夏滿的結界,暫時不會受到「魔獸的吐息」影響,但也只有一小段時間而已。

夏滿的結界並不是無所不能的,所以他們必須在結界還有效果前盡快離開。再說,操控那個爪子的魔法師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突然冒出來,要是在這裡引起戰鬥的話,肯定會浪費不少時間。

可是看著樂天雙眸的楊少,卻冷哼一聲。

「我是不知道妳在害怕什麼,但我有我的想法,既然妳也明白我剛才那句話的意思,那麼妳就應該知道,現在有危險的人恐怕不只有我們兩個而已。」

「我、我不是……」

「妳就是在害怕!眼神都游移不定了,還嘴硬!」楊少很不開心地指著她的鼻子大聲說道:「既然這麼害怕就趕快離開吧!我可沒打算現在就走。」

「你腦袋果然不正常吧,你一個人怎麼可能待在這裡?」見楊少如此認真,她也只能長嘆一口氣,拿他沒辦法的說:「再說,我怎麼可能把你一個留在這裡?要是你出了什麼事,阿利多會擔心的。」

「妳是為了阿利多才幫我?」

不知道為什麼,樂天剛才那句話讓楊少心裡很不爽快,就好像被針狠狠刺進去一樣,他的口氣也越來越糟糕。

雖然樂天知道楊少本來就很不友善,但這麼明顯的對她散發出怒氣,倒還是頭一回。

他的態度讓樂天有點嚇到。

注意到樂天的表情,楊少這才回過神來。想起自己剛才下意識脫口而出的話,他趕緊捂住自己的嘴巴,別過頭去。

「沒、沒什麼,當我沒問……」

聽見他的語氣回到以往,加上又有點害臊的紅了耳朵,樂天收起吃驚的表情,勾起嘴角笑了笑。

「你該不會是想和我做朋友吧?我記得你不是很討厭我嗎。」

「妳到底是哪個地方聽錯了?我什麼時候說要跟妳成為朋友啊!」

不出她所料,楊少用跟以前一樣的態度和她說話,一看見他那不耐煩的面孔,樂天就忍不住笑出聲來。

「噗哈哈哈,你、你真的是有夠好懂的。」

「什麼啦!」楊少被她笑得不太好意思,紅著臉對她大吼:「妳到底想說什麼?別在那邊故作神祕,有話就直說!」

「哈哈哈,你等我一下,先讓我笑完。」

「就叫妳不准笑了!」

楊少被樂天的笑聲搞得非常煩躁,忍不住伸手抓住她的手腕,逼她面對自己,還用凶狠的雙眼怒視樂天,但樂天卻完全沒有感受到他的怒氣,笑嘻嘻地望著他。

看見樂天的笑容,楊少反而不好意思得害羞起來,慌慌張張地放開了抓住她的手,不快的咂舌道:「嘖!妳這女人真是有夠麻煩的,到底在想什麼……」

「因為你剛才不高興的模樣,就好像是在跟我說想和我成為朋友一樣啊。」

「所以我說,妳到底是哪裡聽錯了,我什麼時候說過這種話?」

「不然,你為什麼會因為我說『你是阿利多』的朋友而不高興?這不就是要我承認我把你當朋友看待,所以才幫你、救你嗎?」

「妳──」楊少的臉紅到像是煮熟的蝦子一樣,冒著熱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只能狠狠咬著牙,用手指著樂天賊笑的臉龐──

「你不也是因為『我是阿利多的朋友』,所以才從爪子下把我救出來嗎?」

「那種狀況下,誰還想這麼多啊?」

「咦,什麼啊?我還以為你很討厭我呢。」

「我才不會浪費時間跟討厭的人在一起混!」

「這樣的話表示你喜歡我嘍?」

樂天故意順著楊少的話,楊少卻張著嘴巴,好半天發不出任何聲音來。

看見楊少的臉燙到像是發燒一樣,樂天笑得更開心了。

這人雖然毒舌,實際上卻很單純。

發現楊少新的一面,讓樂天覺得自己好像挖到寶,開心地笑個不停。

直到楊少回過神來地對她大吼道:「對啦!我就是看妳順眼才想和你做朋友啦,那又怎麼樣?妳又──」

「好啊。」

「……咦?」

樂天笑嘻嘻地回答,男孩卻反而一臉狐疑的愣在那裡。

說到一半的話完全沒辦法接下去說完,腦袋裡一片空白,現在,楊少終於明白什麼叫做心臟狂跳到快要死掉了。

單單一句話,他竟然這麼開心!

現在的他,真的有種把自己打死的衝動。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