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了。

這五年間,真正束縛維托的並不是他身上的黑暗魔法,而是他心裡的那份自責與內疚。

因為總是提醒著自己不能遺忘,所以維托直到現在,都無法真正擁有快樂。

「我知道了啦!我知道了。」最後,張祺一仍然只能對維托舉雙手投降。「真是拿你沒辦法。」

維托抬起眼眸,看著張祺一一臉不快的在他面前張開了魔法陣,透明的螢幕上出現了學校的地圖,而在這張地圖上面,有許多正在移動的紅色原點,就和調查魔法導師徽章的時候一樣。

張祺一使用其他魔法搜尋樂天的位置,但他的手指很快地就停了下來,收起剛才那不耐煩的表情,嚴肅的垂下雙眸,看著眼前的地圖。

「……看來你的第六感又命中了呢。」他收起所有魔法陣,回頭對著露出緊張表情來的維托說道:「學校裡搜尋不到樂天,就算是探測魔法導師徽章的位置也一樣。」

「樂、樂天同學她──」

「人已經不在學校裡了。」

「不在學校裡?那會在哪裡!該、該不會被誰拐走了吧!」

「冷靜點,維托。」

看見維托抓亂自己頭髮的慌張模樣,張祺一倒是意外的冷靜。他雙手交叉放在胸口上面,皺著眉頭說道:「消失不見的,不只有她一個人。」

「什、什麼意思?」

「啊……剛才打開搜尋魔法陣的時候我才注意到,除了小樂天之外,還有其他人也和她一樣憑空消失不見了。」

「還有其他人?」維托雙眼突然閃閃一亮,不再像剛才那樣慌慌張張的,而是突然認真低頭思考起來。「該不會和戴納懷疑的狀況一樣吧。」

「很有可能。」張祺一勾起嘴角,輕輕笑道:「不過這就是我們魔法導師參加這次考試的主要目的,不是嗎?」

「但是樂天同學很有可能會遇到危險。」

「我知道你是為了保護她才會答應的。戴納大概也是料到這點才會要你去參加會議,再怎麼說,你曾經是拒絕成為十聖的超──強魔法師啊。」

維托對於自己的能力被拿來利用的事,早就見怪不怪了,他會來幫忙這次的考試,也只是為了暗中保護樂天而已。

從不久前他從被驅逐的傀儡惡魔手中救下樂天的情況看來,他的決定是對的,要是那時再晚一步的話──他真的不敢再想下去。

除了保護樂天之外,其他的事對他來說一點也不重要!

「簡單來說,戴納是需要我的力量吧,可是我現在……」

他大概猜到對方的用意是什麼,要不是這樣,其他魔法導師根本不想和他有瓜葛。

「別想太多,就算千萬人都與你為敵,我也還是會站在你這邊的。」張祺一用力拍著他的背,勾起嘴角笑道:「別忘了,我可是你的好朋友啊。」

看著張祺一的笑臉,維托感覺安心不少。

張祺一是唯一一個還願意用溫柔表情和他說話的人,如果不是這傢伙的話,他恐怕早就不在這間學校裡了──

這樣的話,他也不會遇見樂天。

不管怎麼說,張祺一和樂天對他來說都是很重要的人,他一個也不想失去。

「祺一,謝謝你。」

「聽你道謝還真肉麻。」張祺一不舒服的抖了抖身體,把手收回去。「我只是希望你就別再用那種自殘的方式對待身體罷了,再說,如果你真的想謝我,就趕快把你身上那麻煩的束縛解除掉!」

「……嗯。」

維托輕輕笑著,沒有正面回答張祺一的要求。

他的那聲回應不知道究竟是答應還是敷衍,但對現在的他們來說,這都不重要。

「走吧,我們得趕快把這件事告訴其他魔法導師。」

已經有如此眾多的魔法導師加入這場考試,但仍有人在不被任何人發現的狀況下投放剛才那隻被操控的十三惡魔,還抓走他們學校的學生,不管是哪一點,對他們學院的魔法導師來說,都是種侮辱以及挑釁。

魔法學院的安全措施可是能夠與提爾納諾伊魔法局相比,要是連這個地方都那麼容易被侵入,其他地方豈不是更危險?

而且,能夠輕易侵入這裡的魔法師,絕對不容小覷,要是放任不管,只會留下危害提爾納諾伊的惡果。

不管為了哪一方,他們都必須找到這個人。

「必須在事態擴大以前盡快阻止才行。」張祺一難得用著認真的表情對維托說道:「另外,我也會讓其他魔法導師協助搜尋小樂天的。」

「這樣的話會來不及。」維托搖搖頭,拒絕張祺一的提議。「其他魔法導師那邊就由你去通知吧,我要先去找樂天同學。」

「你根本沒把我剛才說的話聽進去,維托。」面對仍執意要去找樂天的維托,張祺一實在不知道該拿他怎麼辦才好。

「我知道你很擔心小樂天,我也和你一樣啊!但是這樣也不能──」

「沒把我說的話聽進去的人是你才對,祺一。」維托將眼鏡拿下,以散發出金色光芒的眼瞳注視著張祺一。

看見他雙眼的瞬間,張祺一驚訝的張大嘴巴,但他還來不及開口提問,維托便把眼鏡重新戴了回去。

他低著頭道:「拿下眼鏡就什麼都看不見了,真的很不方便。」

「維托,你……」

維托抬起頭,看見張祺一露出預料之內的表情,勾起嘴角露出笑容。

不用開口解釋,他也知道張祺一已猜出自己打算怎麼做。

 

 

「小天,妳沒事吧?」

看見樂天瞬間刷白臉色,身體微微顫抖著的模樣,比比跳到她的肩膀上,用軟綿綿的尾巴輕撫她的臉頰,但樂天卻像是被電到一樣抖了一下,雙眼晃抖著不安的神色,無法聚焦。

樂天這副模樣讓比比和夏滿擔心到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和樂天相處許久的牠們,很清楚樂天的過去,同樣也知道她的弱點。

很不湊巧的,這個地方,正是勾起樂天恐懼心理的最佳地點。

「沒辦法了。」比比嘆口氣,從樂天的肩膀上跳了下來,對夏滿道:「我先去把那個不知道叫什麼名字的傢伙帶過來,麻煩你在這裡陪著樂天。」

「你已經找到那個男人的位置了嗎?」

「啊……大概知道在哪裡,只不過生命跡象很微弱,要是再晚一點,恐怕就會撐不下去吧。不過那傢伙已經算是撐滿久的了。」

「那你趕緊過去,小天的話就由我來照顧。」

「嗯,要麻煩你了。」

「彼此彼此。」

和夏滿說完話之後,比比便鑽入紫色的魔法陣當中,一轉眼便消失在夏滿面前,而目送牠離開的夏滿,卻備感無奈地嘆了一口氣,回頭看著蹲在地上、低下頭來,看不見臉上表情的樂天。

牠溫柔的將身旁那如彩帶般的七彩魚鰭披蓋在樂天身上,將她緊緊包住,還湊到她的臉頰旁邊輕聲低語:「小天,別怕。妳這樣子的話我沒有辦法為妳做任何事,拜託妳恢復正常、命令我吧。」

牠不知道自己的聲音有沒有傳入樂天耳中,但卻從抱住她的魚鰭上,感覺樂天的顫抖正在慢慢停下來。

這讓牠稍微安心了一點。

樂天只是需要時間整理心情而已,畢竟沒有任何人能夠在恐懼之下冷靜,裝作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但是,那個將樂天拉入虛無之間的人究竟在想什麼?是知道樂天的過去,還是說只是湊巧?

不管是哪一種,要是樂天現在的模樣被人發現的話,那就不好了。

就在夏滿這麼想的時候,牠身後傳來非常巨大的聲響,震得地面搖搖晃晃,快要無法站穩。樂天的身體也因此向前倒下,要不是夏滿急忙用魚鰭拉住她,恐怕她整個人早已撲倒在地。

背後那股強大的氣息慢慢傳來,夏滿緊張得冷汗直流。

牠不擅長戰鬥,但說什麼牠也得保護樂天──

但是當牠回過頭去的時候,卻只看見身後的地面凹陷下去,什麼人都沒有。

這空間雖昏暗、視野有限,可也不至於會捕捉不到影子。

就在牠慌張地想要找到巨大腳印的來源時,一張老虎的臉龐瞬間貼近牠和樂天,嚇得夏滿差點沒有叫出來。

心裡雖然顫抖,但夏滿卻仍緊緊抱著懷裡的樂天,迅速帶她離開這張老虎面孔。

可牠退後時卻撞上了僵硬的東西,痛得回過頭去,卻看到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他背後的毛茸茸柱子。

「這、這是什麼?」

 

待續~

, ,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