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學院和其他學校不太一樣的地方是學生的課程,都由魔法導師負責,所以上不上課、學不學習,都依照所屬的魔法導師決定。

大部分的魔法導師都採取放任制度,所以魔法學院裡並沒有「教室」,只有一大堆遊樂器材,甚至還有購物街,簡直就像是遊樂園。

這跟樂天最初想像的校園生活有些不同,她必須改變很多觀念,才能習慣魔法學院的生活。

不過,在這裡生活的學生,似乎都對這種制度沒什麼感覺,因為他們的重點,只放在湊齊七枚金幣這件事上面。

對他們來說,順利畢業才是最重要的事。

話雖這麼說,學院裡也還是有設置學習魔法相關的建築以及設備,例如魔法練習室、魔藥研究室,以及她最喜歡去的魔法圖書館。

戰鬥、知識以及創造等等的設備,一應俱全,對於那些認真用功想要早點畢業的學生們來說,這些地方就是他們的教室。

而學生們的進步速度以及實力,除了本身付出的學習之外,也會隨著魔法導師的指導而有所不同。

只不過,她家的魔法導師嘛……

站在辦公室前面的樂天,忍不住嘆了一口氣,慢慢推開門。

「打擾了,維托導──」

「樂天啊啊啊啊──」

「哇!維、維托導師?」

招呼都還來不及說完,她就看見維托整個人撲向她,將她壓倒在地。

屁股直接重擊地面,樂天痛得全身發麻、臉色鐵青,但維托卻緊緊抱著她不放,就像黏答答、甩也甩不開的強力膠。

說真的,被比自己身高、體型還要大的人直接撞飛壓倒,可是一件非常非常痛的事,就算這個人是她選擇的魔法導師,還是讓她忍不住露出生氣的表情。

「妳、妳昨天怎麼沒跟我說一聲就回家了?害我好擔心妳!」維托著急地抓住樂天的肩膀,用力搖晃她的身體。「以後千萬別再接兒嶋的工作了,絕對不行,絕對絕對不可以!如果真的要接的話,我必須在場!」

先是早上被比比重擊腹部,現在又被維托推倒在地,加上前後搖擺攻擊,樂天只覺得自己這天過得真不輕鬆,連喘息的時間都沒有。

「維托導師,你冷靜點……我答應你不接兒嶋小姐的工作,拜託你別再晃下去了,我好想吐。」

「那我就放心了。」

聽見樂天的回答後,維托很爽快地放開手,笑嘻嘻看著女孩為難的表情,完全沒注意到自己正坐在她身上這件事。

維托傻笑看著她,這表示他已經完全相信她說的話;太過信任她這點,讓樂天不知該從何說起才好。

她知道這個人很傻很遲鈍,幸好她覺得這種個性雖然麻煩但很可愛,只是對方少根筋的態度,似乎比之前更加嚴重。

她苦笑著對維托說:「維托導師,可以請你起來嗎?這裡可是走廊。」

「咦?」維托眨了眨眼,頓時意識到自己正坐在樂天身上!

牠臉色鐵青的從地上彈起,哇哇大叫著逃回辦公室去。

總算恢復自由的樂天,拍拍裙襬,跟著維托走進辦公室,馬上就看見躲在辦公桌底下顫抖害怕的維托,害她差點笑出來。

她實在搞不懂,維托腦袋裡究竟在想些什麼。

他是小倉鼠嗎?居然躲到桌子底下去。

「維托導師。」她走到辦公桌前,蹲下身看著維托蒼白的臉色,笑道:「昨天是我不對,不該沒跟你說就直接回宿舍去,你能不能原諒我?」

維托呆滯地看著樂天的笑容,心中的恐懼頓時一掃而空,卻還是有些畏縮,不敢從桌子底下出來。

但他猛點頭,完全不在意的回答:「我我我、我沒有在生妳的氣,只、只是……」

他低下頭,把嘴巴藏進雙膝之間,小聲地問:「兒、兒嶋她沒有對妳說一些奇怪的話……吧?」

「奇怪的話?」樂天眨眨眼,沒聽明白維托的意思,可是看他這麼緊張,她也只能先想辦法讓維托安心,便回答:「兒嶋小姐什麼都沒跟我說,我什麼都不知道。」

「真的?」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句話的關係,維托把臉從膝蓋上挪開,眼神閃爍的看著樂天,想再次和她確認。

這反應反而讓樂天苦笑不得。

維托也太單純了吧!要是兒嶋真的和她說了什麼,可她卻故意瞞著他的話,那他該怎麼辦?

過度的信任讓樂天感覺到壓力,想到初次和維托見面時,他都會馬上轉身逃走,現在卻二話不說,相信她對他說的每句話。

這樣的反差,讓樂天無法習慣。

她伸出手指戳維托的額頭,維托瞇起雙眼,緊張得縮起肩膀,卻沒有甩開她的手,任由她用手指戳。

見他這麼乖巧,簡直就像被馴服的野貓,樂天再也忍不住笑意,大笑起來。

「哈哈!維托導師,你的表情真有趣。」

「才、才不有趣!我我、我可是妳的魔法導師──」

維托突然由乖順的小貓變成炸毛的貓咪,對樂天示威,可她仍能夠感覺出他的緊張與害怕,似乎不知道要怎麼和自己說話。

維托怕自己太過拘束樂天,會把樂天嚇跑,所以不敢對樂天太過嚴厲,就是擔心她會討厭他跑去跟隨其他魔法導師。

想把她留在身邊的心情,強過了其他念頭,結果反而讓他不知道該怎麼和樂天相處。

本來他就已經夠緊張的了,加上不久前還被張祺一那笨手笨腳的傢伙陷害,讓他有好長一段時間都不敢直視樂天,明明都已經是二十幾歲的大人了,卻不如十六歲的樂天那般從容。

明白這一點的維托,突然覺得有些喪氣。

「樂、樂天同學,妳的膽子真的好大、好成熟啊。」

腦袋裡轉著許多想法的維托,沒有辦法像樂天那樣毫不在意的繼續和他相處,他可是一顆心撲通撲通跳個不停,尤其,當樂天站在兒嶋身旁時,他的緊張程度簡直要破表。

他怕樂天知道五年前那件事之後,會跟其他人一樣用那種眼神看著他。

或許是畏縮慣了,維托凡事都習慣先往最糟糕的方向思考,可樂天卻不同。

她聽見維托說的話,眨眨眼,把臉湊了過去。

「我一點也不成熟喔,是因為維托導師你太膽小,總是畏畏縮縮的,所以才會覺得我看起來很成熟。」

「可、可是樂天同學妳就算不接受我的指導,也很強……學院的考試妳一定沒問題,根本不需要我……」

「強的人是維托導師吧!」樂天提高音量,站起身,指著維托畏縮的身體,大聲說:「把我從十九殿堂裡救出來的人,不就是維托導師你嗎?我可是對導師你的魔法很感興趣,就算不是你擅長的魔法也好,其他的魔法,我也想向你學習!」

「哈哈哈!說得真好啊,小樂天。」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出現在門口的張祺一,拍著手大笑著走進辦公室裡,沒注意到他的存在,兩人都嚇了一跳,維托更是緊張地往裡面縮。

樂天無奈的看著維托的反應,不快的對張祺一咂舌。

「嘖,你從哪裡冒出來的啊?」

 

待續~

, ,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