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課 導師,桌子底下不是避難所

 

醒過來的樂天發現自己回到了宿舍──

腦袋還留著疼痛感,那表示比比下手很重,不是在跟她開玩笑。

她也知道幫助迷路的惡魔回去是多餘的,在平地的時候就算了,可這裡是提爾納諾,一切都有規定,魔法師不能輕舉妄動。

樂天頭髮凌亂、雙眼迷濛的坐在床上,用沒睡醒的表情環視房間,過了沒幾秒,她慵懶地打了個哈欠,決定繼續躺回去睡覺。

但是雪白色的毛球從她面前跳了過來,重重的壓在她的肚子上面;受到重擊的樂天頓時痛不欲生的抱著肚子,窩在床上顫抖。

「比比,你做什麼啊!」

樂天雙眼含淚的向那隻霸道的松鼠抱怨,翻開棉被,把牠甩下床。

比比滾了幾圈後掉在地上,像是在思考,表情凝重的地皺著臉。

原以為比比會跳起來罵她的樂天,見牠態度異常安靜,忍不住好奇地叫牠的名字:「比比?」

比比上下顛倒,躺在床鋪與地面垂直的地方,沒有反應,沉靜在思考的世界中。

「比比,你在做什麼?」被比比這麼一鬧,失去睡意的樂天翻身下床,蹲在地上看著牠。「是什麼事讓你這麼煩惱?說來聽聽吧。」

總算注意到樂天的比比,抬起頭來,認真地道:「冰箱裡沒有布丁了!」

聽見回答,樂天心裡立刻點起怒火。

「啊?你就為了這種小事把我吵醒?」

「什麼叫做『這種小事』?這很嚴重啊!冰箱裡居然沒有布丁了!那可是我的糧食啊!」

「你是松鼠吧?松鼠就乖乖給我去吃堅果啊!不要把布丁當主食!」

「那種又硬又乾的東西,誰吞得下去啊!」

 「問你啊!我又不是松鼠!」

 兩人在房間裡大吵大鬧,不知是不是因為用太多力氣去喊,他們說到最後竟累得氣喘不已,比打架還要疲累。

完全清醒過來的樂天,乾脆直接無視松鼠的「布丁宣言」,扭頭往廁所的方向走。

現在可好,想睡個回籠覺都不行,難得她想蹺課,慵懶地度過一天……

比比看著樂天氣憤得下樓梯、頭也不回地離開,忍不住垂下眼眸,收起玩鬧的態度、嚴肅地盯著她看。

牠沒打算把在河岸邊感覺到奇怪視線的事和樂天說,這是牠保護樂天的方式,要是真有不對勁,牠就在發生之前解決掉,絕對不會讓任何事影響樂天。

本來接下阿利多的保護任務,就已經讓樂天的處境變得危險許多,所以牠說什麼也不會讓多餘的事干擾樂天。

但那個氣息究竟是什麼?牠到現在仍想不透……

抖了抖耳朵,聽見樓下傳來了腳步聲,比比便跳到樓梯的扶手上面,看著脫到只剩下內衣,站在衣櫃前面挑選衣服的樂天。

「妳不是打算蹺課嗎?」

「是誰把我吵醒,害我不能繼續睡的?」樂天一邊抱怨,一邊穿上衣服以及白色蕾絲短裙,百般無奈的說:「既然睡不著,我就去學院晃晃,不然維托導師會擔心的。搞不好又會像上次那樣,偷偷跑到宿舍來找我。」

之前有次她因為太過專心研究魔法書,不小心看得太晚,直接趴在書桌上睡到隔天下午,結果睜開眼就看見維托站在她的陽臺上,整張臉貼著落地窗,淚流滿面地盯著她看。

就算她還想再繼續睡,也睡不著了……

當然,這件事比比也知道,因為牠也在場。

平時為了鍛鍊自己使用「召喚魔法」的持久力,她常常會將比比召喚出來,雖然比比並不喜歡她這麼做,但畢竟是主人的命令,身為使魔的牠也只能順從她的意思。

比比抬頭看著桌上的月曆,忽然想起今天是什麼日子,喃喃道:「今天不是阿利多參加資格考試的日子嗎……」

「嗯?喔!沒問題的話,阿利多應該能順利通過資格考試,我們還說好,如果通過的話就要去吃大餐慶祝。」

樂天笑嘻嘻的,一點也不擔心,因為她早就認定阿利多會順利通過。

看見樂天這麼開心,比比上下打量著她的穿著,點了點頭。

「原來妳今天下午是打算去和阿利多約會,難怪穿得這麼漂亮。」

「你別亂說話。」樂天看著鏡中的自己,扭腰擺臀,擺出完美姿勢後,才心滿意足地對牠說:「我的打扮明明就很普通,和平時沒什麼兩樣。」

「是……嗎?」

比比反而覺得樂天有點強詞奪理,有人會為了見普通朋友而刻意在鏡子面前擺姿勢,還花這麼長時間挑選衣服嗎?她平時去見維托都沒這麼費心打扮。

牠並不想插手樂天的感情世界,只是單純的想保護她而已,畢竟這是牠身為使魔的使命。

「要約會可以,但記得回來的時候順便幫我買布丁。」

「好啦,知道了。」

「那麼妳差不多該把我召喚回去了吧?」比比兩爪交叉放在胸前,挺著胸膛,高高在上的說:「我待在這裡的時間已經夠久了,再不回去的話,妳會撐不住的。記住,至少要等八小時後再召喚我,聽見沒?」

「知道了啦。」樂天嘟起嘴,抬起手來,朝樓梯下方的地板打開紫色魔法陣,雖然比比老是對她碎碎唸,但她很清楚,比比是為了她好。

她轉身走到掛在牆上的馬表前,看了比比一眼;收到她的暗示,比比便跳下樓梯,消失在紫色魔法陣裡。

同時間,樂天按下馬表,看著上面顯示的數字,滿意的說:「嗯,還不錯。已經越來越習慣長時間召喚使魔了,但我如果說要拉長時間的話,比比肯定不會答應。」

畢竟以前曾發生過連續召喚使魔一個星期,反而害自己累到睡上三天三夜的事,從那次之後,比比就再也不讓她召喚牠超過三天。

「……不知道買個超級大布丁回來給牠吃,會不會比較容易說服得牠?」

樂天認真思考這個辦法的可能性,拿起側肩包、穿上長靴。

雖然在腦袋裡想了數不清的方法,但就是不知道哪個方法才能夠讓固執的比比答應她。

「嗯──總而言之,還是先買超級大布丁回來好了!」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