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想,牠是不是被驅逐的惡魔。」

「你是說被趕出十九殿堂、徘徊在虛無之間的惡魔嗎?」樂天聽完,覺得可能性很大,便和比比站在原地。

那個腳印離他們越來越遠。

發生過十三惡魔的事後,她知道幕後藏鏡人應是有著能夠操控王級惡魔能力的魔法師,那麼,像這種失去自我而在外徘徊的惡魔,就該和那名魔法師無關。

不過,放任這種惡魔在外面還是挺危險的,再加上這類惡魔不需締結契約就能夠隨意控制,危險程度不輸給十九殿堂裡的。

而且,還有魔法師專門利用這種惡魔來做危險的魔法實驗,或者拿牠們當作戰鬥中的盾牌使用。

簡單來說,因為這種惡魔只求容身之處,所以不管魔法師做出什麼樣的要求牠們都會答應,結果反而讓利用牠們的魔法師增加。

因為牠們雖然是被驅逐的流浪者,但好歹也是惡魔,要偷偷潛入十九殿堂,從中取得珍貴魔法材料之類的不是大問題,而且其中還有幾隻有著能夠和王級惡魔拚比的力量。

不過,從來就沒有被驅逐的惡魔打贏王級惡魔,重新回到十九殿堂裡的前例。

「放任牠在這邊徘徊,實在有點危險。」雖然看不見,但仍能夠清楚感受到牠的氣息,甚至還可以從牠留下的腳印,來判斷牠的位置。

真不知道該說這隻惡魔是笨還是蠢,只是隱藏龐大的體型,卻留下強大的魔力氣息……這樣的話,使用隱蔽魔法根本沒什麼意義。

「妳別又多管閒事。」比比把樂天的臉塞進自己的尾巴裡。「這種情況交給提爾納諾伊的警察來處理就好。」

樂天手忙腳亂地把比比的尾巴從臉上揮開,哀怨地嘟起嘴。

「呿──比比真狠心,我只不過是想幫助牠而已。再說,萬一牠是打算對付阿利多的人派出來的話,該怎麼辦?」

「那些人會這麼愚蠢的放出這樣的龐然大物來讓妳懷疑嗎?」

「……感覺好像多此一舉。」

「這就對了。」比比伸出爪子,指著樂天的鼻子說:「現在,趕快給我去換衣服,我肚子快餓扁了!」

「知道了啦。」

雖然百般不願意,但樂天還是不敢違抗比比的命令;只要遇上惡魔的事,比比就會變得很強勢,說什麼也不會順著她的意思去做。

縱使她的心還放在那隻惡魔身上,也只能乖乖照著比比的話往露營車走。

但是,背後突然傳來淒厲的吼叫,她立即停下腳步,轉過頭。

那原本平穩地走在草原上的腳印,到了一半便停止,取而代之的是向下凹陷的深坑,以及被揚起的巨大塵埃掩蓋住的黑色身影。

當下樂天沒有多想,往河邊跑過去。

她突然轉身的動作,讓比比沒站穩腳,摔在草地上,牠慌張地爬起來,看見穿著水藍色禮服的樂天已經重踩著地面,瞬間消失。

閃身來到那隻倒地不起的惡魔身旁,樂天張開右手,從掌心亮出紫色魔法陣,銀白的長劍出現在她手中。

而站在惡魔身上那個打算攻擊牠的人影,也注意到了她的存在。

惡魔因為失去意識的關係,身上的隱身魔咒已經消失不見,出現在樂天面前的,是有著牛腳、虎頭、人身的巨大魔獸。

樂天眼尖的認出這隻惡魔,但踩在惡魔背上的人卻突然張開雙手,亮出紫色魔法陣;平空出現在左右兩側的砲臺,將砲口對準她,「砰」的一聲射出兩顆又黑又沉重的砲彈!

樂天壓低雙眸,以俐落的動作,出劍將砲彈一分為二。

在砲彈爆炸的瞬間跳起,她張開雪白色羽翼,輕盈地飛到那個人背後,把他從惡魔背上踢下去。

「唔!」

男人趴倒在地,卻仍不放棄的將手掌朝向地面,他身下,紅色的魔法陣散發出耀眼的光芒!

樂天認出魔法陣上的文字,轉手將長劍插入地面,以態度威嚇對方不許輕舉妄動。

看著與自己只差短短不到一公分距離的劍刃,男人咬著牙,生氣的質問:「……妳突然跑出來做什麼!」

「咦?」這熟悉的聲音以及和她說話的態度……樂天驚訝得眨了眨眼,皺緊眉頭,厭惡地彈舌:「嘖,居然是你。」

沒想到突然攻擊惡魔的男人,居然是她最不想遇見的人;雖然百般不願,但樂天還是將長劍拔起來,起身離開。

看男人盤腿坐著,臭臉上滿是泥沙,她實在不想開口對他說「抱歉」。

「痛死了,難道妳不知道女孩子應該溫柔……點……」

一邊抱怨一邊抬起頭來的楊少,在看見眼前穿著水藍色禮服模樣的樂天後,立刻瞪大雙眼,腦袋頓時空白,甚至連自己在生氣這件事,也忘得乾乾淨淨。

沒注意到他的反應,只對楊少的抱怨感到火大的樂天,倒是很冷靜地哼著鼻子,對他說:「剛才那種情況,我怎麼可能會溫柔啊?再說,要不是因為你突然攻擊這隻惡魔,我才不會出手。」

樂天指著楊少的鼻子,理直氣壯地說:「牠搞不好是因為迷路才誤闖這裡,沒必要一下子就把牠打倒在地吧?這樣也太欺負……喂,你在聽嗎?」

當她發現楊少直盯著自己看,表情呆滯的時候,便忍不住伸手在他面前揮。

楊少眨了眨眼,樂天也跟著眨了一下眼睛。

好吧,這至少證明了他不是睜著眼睛睡覺。

「你沒事吧?」樂天抱著膝蓋蹲下來,伸出手掐住他的鼻子。「醒醒啊──剛才的氣勢都到哪裡去了?」

腦袋突然缺氧的感覺,讓楊少回過神來,趕緊揮開她的手大口喘息。

不知道為什麼,現在的他看起來很狼狽,與之前見到的那種冷漠、充滿挑釁的態度完全不同。

之前樂天總覺得楊少完全不把她放在眼裡,但現在──是注意到她了沒錯,但感覺好像有點奇怪。

「妳……」

「嗯?」

聽見他發出聲音,樂天很自然地抬起頭來回應,但楊少卻用手捂著嘴巴,很明顯地轉移視線,就是不看她。

但樂天卻能夠從被他捂住的掌心裡,聽見他的低喃聲:「果然是人要衣裝,佛要金裝……」

樂天氣得起身,狠狠朝他膝蓋踢下去,痛得楊少抱著腿,蹲在地上顫抖。

「妳、妳這女人……」楊少強忍住疼痛,恢復之前對她的態度,不快的說:「就算是換上女裝,還是改不掉妳男人婆的性格!」

「啊?你有種再說一次!信不信我再把你當椅子坐!」

痛覺讓楊少的腦袋恢復理智,曾經瞬間被樂天勾魂魄走這件事,就算打死他,他也絕對不會承認。

恢復冷漠態度的楊少,拍了拍衣服上的泥沙,生氣地抓住樂天的手腕,強行把她拉過去。

比力量樂天自然比不過他,只好乖乖地跟著他前進,直到撞上男生的胸口。

她抬起頭,生氣地瞪著他。

雖然她有點害怕楊少的態度與可怕的脾氣,但她絕不能示弱。

視線對上的瞬間,楊少又猶豫了,但這次他鐵了心,要好好跟這女人說清楚、講明白。

「別以為妳是女孩子,我就不敢對妳出手!」

「你、你要是敢出手,我就跟學校告狀!」

「哼!用這種方式來保護自己?真是沒用。」

「什麼沒用啊!你才沒用,三兩下就被我當墊背坐!」

「那只是看在妳是女孩子的分上,手下留情。」

「我可是感覺不出來啊。」

「……我真的很討厭妳!」楊少的目光充滿怒火,冷哼道:「別以為妳跳出來伸張正義就是對的。」

樂天摸著有些發麻的手腕,朝他吐舌頭,就是不願示弱。

見樂天無視自己的威脅,楊少氣得滿臉通紅,但最後還是沒有對她出手,反而從口袋裡拿出手機,迅速按下了電話號碼。

「喂?對、是我……在東岸河濱這邊。」

「等一等!」

樂天聽見他在跟別人對話,緊張得衝過去,強行將他的電話搶過來。

楊少驚訝的看著她,垮下臉,生氣的命令:「還給我!」

但樂天卻勾起嘴角,對他甜甜笑著,隨即轉身將手機扔進河中!

當下,楊少的臉瞬間慘白一片,整個火氣衝上來,握緊拳頭朝樂天揮過去。

「妳居然敢把我的手機──」

樂天側身閃過楊少的拳頭,急忙解釋:「我不能讓這隻惡魔被警察帶走!」

「妳在說什麼蠢話?這隻可是惡魔,依照規定,要交給警察處──」

「我當然知道規定是什麼。」樂天認真的看著楊少,收起剛才那無賴、玩笑的方式,對他說:「但是不行,交給警察的話,這隻惡魔的下場就只有死路一條。」

她堅定的態度與眼神,讓楊少震住身體,一句話也說不出口。

他明明知道自己應該反駁她、糾正她這種錯誤的觀念,但女孩的眼神卻讓他無法這麼做。

在楊少猶疑不決的時候,樂天已經繞過他,走向那隻惡魔,伸出手輕撫惡魔的身軀,溫柔的對牠說:「別擔心,我會把你平安送回家的。」

說完,她閉起雙眼,額頭靠在惡魔身上。

地面出現巨大的紫色魔法陣,將惡魔的身體完全包起來,惡魔的模樣漸漸變得透明,最後消失不見。

順利送走惡魔後,樂天才將兩手收回,張開眼睛,望著惡魔消失的地方,溫柔微笑。

楊少看著樂天,此刻他的腦袋裡已經沒有手機被丟入河中這件事,也沒有報警處置惡魔的念頭。

當滿足的樂天轉過頭來看著他的時候,他下意識的別開視線,以咳嗽代替自己的尷尬心情,頭也不回的快步離開。

樂天皺著眉頭,不知道那人又哪裡不對勁,這麼急著離開。

她沒去理會楊少快步離去的原因,反而覺得自己贏過了楊少的固執,自豪的挺起胸膛來。

但很快地,她的後腦杓就被雪白的尾巴狠狠打了下去。

「痛!」樂天摸著被打的地方,哀怨地回頭看著怒火已經到達極限的比比,賠笑道:「啊……比、比比。」

「小──天──」比比氣憤地用尾巴捲住她的脖子,開始碎碎唸:「我不是教妳別多管閒事嗎?現在可好,妳又給我做了多餘的事!」

「比、比比!我快沒氣了……」

樂天臉色蒼白的拍著地面,但比比卻沒有鬆開尾巴的打算。

牠用比惡魔還要可怕的恐怖表情,冷冰冰的對她說:「看來我得從頭好好教育妳了,妳說對吧?小天。」

樂天完全沒聽見比比說了些什麼,早已缺氧昏死過去的她,直接橫躺在地上,動也不動。

然而,他們都沒有注意到自己的行為,已經完全映入了河岸對面的人眼中。

美麗的臉上露出淺淺的笑容,她輕撫臉頰,注視他們的眼神,漸漸變得越來越銳利。

突然察覺到異樣的比比,豎起身上的毛,回頭看向河岸那邊──但卻什麼人也沒有看見。

心裡有些不安。

牠,並不認為剛才感覺到的視線,是錯覺。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