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並不是故意要用這種威脅的態度和維托說話,可維托瞞著她某些事這點,讓她覺得很不開心。

有話直接說清楚,不就好了嗎?

面對全身散發殺氣的樂天,維托怕得顫抖。

他不敢老實地把主要目的說出來啊!

要是樂天知道實情的話,絕對不會把他擔心的問題當一回事,仍會堅持接下兒嶋的工作委託。

而他不得不阻止樂天接下這份委託──

就算樂天沒問題,他這邊也大有問題!

直到現在,想起那天和樂天的「意外」,他仍會害羞得臉紅,不只如此,只要和樂天獨處,他就會變得格外緊張。

雖然樂天看起來似乎不太在意,可他卻緊張得快要窒息了。

他知道身為樂天的魔法導師,不該加入這麼多個人情感,可是……

維托悄悄抬起頭看了樂天一眼,因為他畏縮的態度而懶得管那閃閃發光外表的樂天早就恢復正常,雙眼還直盯著他看,讓他想逃也逃不掉。

明明自己是年長者,又是樂天的魔法導師,但他卻無法讓狂跳不已的心臟安靜下來。

像現在這樣和樂天兩個人單獨在露天咖啡廳喝咖啡這種事也──

突然間,維托像是想到了什某件重要的事,猛然睜大雙眼,眼神不安的顫抖著,結巴著朝樂天問道:「現、現在這樣,該不會……是約、約……」

他的反應怎麼這麼遲鈍!現在這樣,就好像是在跟樂天約會啊!

慢半拍發現這件事的維托,變得比剛才還要緊張,兩隻眼睛甚至開始有些渙散,無法對焦,頭上的汗水也越冒越大顆。

不過樂天倒是很冷靜的看著維托,側頭問道:「維托導師,你的臉色看起來不太好,要不要我送你回宿舍休息?」

「不不不、不!我沒、沒事!」維托用力搖頭,像是要把頭從脖子上甩下來,就算他嘴裡說著沒事,也沒辦法讓樂天安心。

他的反應實在是太奇怪了。

「維托導師?」

「我我、我真的沒事!樂天同學妳、妳別擔心,總之!」為了掩飾自己內心的慌張,維托用力拍著桌子,起身向樂天下達最後通牒:「妳絕對不能和兒嶋扯上關係,知道沒!」

樂天看維托突然恢復正常,再度能夠直視她的臉,有些無法理解。

「所以說……」她嘆了一口氣,想著話題終於回到正軌,便趁機繼續問下去:「維托導師,你為什麼不想讓我接下兒嶋小姐的工作?打工時間才一天而已,加上工作內容也很單純……」

「才不單純!要、要是被她知道妳是我的學生,肯定不會放過妳的!」

樂天眨眨眼,無法理解這句話的意思。「為什麼?」

「那、那是因為……」不知道該從何說起的維托,又坐回椅子上,扭扭捏捏的說:「因為兒嶋她、她是我的──」

話還沒說完,露天咖啡廳旁邊的河道突然漲起高聳的浪。

看見那三層樓高度的浪波,樂天頓時驚訝得倒退一步,但還沒來得及做出反應,浪便將整座露天咖啡廳捲了進去。

大浪退回河道之後,樂天和維托已經不在原本的位子上──

「真是受不了。」樂天鼓動背後的雪白色羽翼,將維托橫抱在懷中,停滯在半空中,看著漸漸恢復平靜的河道,問維托:「維托導師,你到底有什麼事沒告訴我?」

雖然樂天很認真的在質問他,但維托卻完全無視她的問題,將兩手食指指尖輕輕相碰,害羞地說:「那、那個,謝謝妳救了我……再一次的。」

「道謝就算了吧。」樂天早已把救他這件事當成必修課,自然不覺得麻煩。

問題還沒得到回答,才剛平靜下來的河道,突然就又颳起水龍捲,吸力極強,像是要把所有東西都捲進去。

樂天不慌不忙地用翅膀支撐著他們兩人的身體,低聲唸咒,紅色的魔法陣直接出現在水龍捲身上,下一秒,水龍捲便攔腰折斷。

「樂、樂天──」

「不要緊,維托導師,我會保護你的。」

樂天小心翼翼地環視四周,試圖找出攻擊他們兩個人的魔法師,可是經過剛才的騷動,附近滿滿都是圍觀的民眾,想要從中找出攻擊者,實在有點困難。

看她認真地想把犯人揪出來,維托緊緊抓住樂天的肩膀,搖頭。

「別找了,我、我……大概知道是誰。」

沒想到維托會這麼說,樂天不由得驚訝的張大雙眼,當下她腦海閃過可能有人要對付維托這個想法。

最近她總是將注意力放在阿利多身上,才沒注意到維托也被盯上這件事……這要她怎麼好意思說要保護維托?

樂天臉上露出複雜的神情,維托猜出她在想什麼,趕緊急著辯解:「妳、妳別誤會!樂天同學,攻擊我的人是──」

「能讓維托看上眼的學生,果然不是普通的新生。」

維托的話才說到一半,便傳來讚賞的口氣。

女人對樂天的反應速度感到佩服,可樂天卻怎麼樣也高興不起來,更重要的是,這個聲音她好像不久前才聽過。

樂天僵住身體,看見蹺著腿,以悠閒姿態坐在大樓頂端的美麗女人,頓時明白維托指的人是誰。

「兒嶋小姐。」沒想到對方竟然是兒嶋,樂天先是訝異,卻馬上提高警覺。

「別這麼見外嘛,我說過,叫我小嶋就好。」兒嶋兩手十指交扣,開心地看著維托和樂天。「我只是聽說維托最近收了個實力強大的學生,所以剛才稍微測試了妳,不好意思。」

兒嶋眨著眼向樂天道歉,而她只能苦笑。

「給給給給我等一下!妳別擅自做主,樂天同學才沒有答應妳,就算她答應了,身為導師的我也絕對不答應!」

「你的保護心態太重了,我又不會把你的寶貝學生吃掉,再說,就算你是她的導師,也無法干涉本人做出的決定。別以為我不懂校規。」

兒嶋癟著嘴,很不開心的看著維托,但當她見到被樂天用公主抱姿勢抱在懷中的模樣時,卻又開心的嘿嘿笑道:「其實你們這姿勢也挺不錯的,列入明天的拍攝計畫中好了。」

「兒嶋!」維托的臉瞬間發紅,但因為人在半空中所以不敢隨便亂動,不由得顯得有點狼狽。

樂天突然覺得自己像個笨蛋,完全被這兩個人搞得團團轉。

她飛到兒嶋在的屋頂,把維托放下來,對對方說:「不好意思,可以先解釋一下現在到底是什麼狀況嗎?」

兒嶋眨眨眼,看著滿頭問號的樂天,開心地勾起了嘴角。

「明天早上九點開始拍攝工作喔,親‧愛‧的‧樂‧天!」

這人果然是維托的朋友!

不喜歡解釋清楚這點完全一模一樣!

雖然之前樂天曾覺得那張臉閃耀到不行,可現在,她卻有想用拳頭狠狠打那張臉一拳的衝動。

維托仍然在和兒嶋爭執、替她拒絕拍攝工作,但她卻完全不想管了。

樂天拍著額頭,後悔萬分的自言自語道:「早知道,今天就乖乖待在房間裡不要出門了……」

 

待續~

 

, ,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