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口中低喃著某種語言,隨著這聲調低沉的咒語,地面上的圓形魔法陣漸漸現出淡淡的光芒,但有些不太穩定,閃爍的光芒有各種顏色,就像是被打翻的顏料盤,偶而還能看見汙濁的黑色。

光芒持續的時間十分短暫,最後就像是電池耗盡般失去了亮光。

預料中的失敗結果,讓樂天心情低落地把魔法書放回桌上;皺著眉頭,直盯地上的魔法陣,她實在不明白自己這次失敗的原因究竟是什麼。

她對自己的記憶力很有自信,尤其是魔法陣,幾乎已達到了過目不忘的境界,所以她並不覺得原因是因為畫錯。

可是,不管她怎麼修改,這個魔法陣就是一點動靜也沒有。

與張祺一有「交易」的樂天,很快就開始著手調查那起事件,但最讓她頭疼的,就是她在十九殿堂發現的那個魔法陣。

她翻遍了圖書館裡所有相關書籍、文獻,卻毫無收穫,不由得有點後悔沒從張祺一那挖出線索來。

阿利多身邊已經發生過那麼多次危險,而且每次都有類似的魔法陣存在,張祺一肯定已經調查過這個魔法陣,要是能從他那裡得到有關這些魔法陣的線索,她就不用這麼苦惱了。

但當時的直覺告訴她,張祺一對她仍有所隱瞞,似乎並不是完全信任她,所以樂天那時才沒有坦白地將十九殿堂裡的魔法陣模樣告訴對方。

只是這樣一來,她就得花上更多時間才能搞清楚那個魔法陣究竟是什麼。

張祺一給她看過的那些魔法陣各有小小的不同,趁著記憶還鮮明的時候,她將那些魔法陣全都畫在筆記本上,卻不明白這些許差距到底是為什麼,而且關於逆文字魔法,她也只知道皮毛,因為這種魔法就算在提爾納諾伊中也十分罕見,深入研究的魔法師不多,根本找不到什麼資料。

曾因為有個「逆」字,她試著把魔法陣反過來看,可得到的結果卻是四不像。

「看起來,不單純只是『反過來』而已啊……」

樂天皺緊眉頭,百思不解。

趴在沙發上的比比,以慵懶的眼神看著地上的魔法陣,軟綿綿的尾巴甩來甩去,對樂天的煩惱沒有任何興趣。

這幾天,牠不斷幫樂天調查十九殿堂,現在已經累到癱軟,只想好好休息、睡個覺、吃個布丁什麼的……

樂天越想越不對勁,咕噥著:「真是奇怪,提爾納諾伊的藏書裡,居然找不太到關於逆文字魔法陣的相關記載。」

「早知道事情會變成這樣,妳當時老老實實的說出去不就好了?讓那個叫做張祺一的男人去調查,別替自己找麻煩。」

「要是他查到什麼卻故意瞞著我不說,這樣不是更麻煩?」

「他怎麼可能不告訴妳?是他委託妳的耶。」

「這很難說。」樂天嘆了一口氣,將桌上的三、四本魔法書抱起來,無奈地道:「他主要是希望我能夠保護阿利多,調查逆文字魔法陣的事,只是順便。」

「那妳照做不就好了,幹麼這麼累?」

「我不喜歡這種被蒙在鼓裡、半知半解的感覺。再說,我已經接下這份委託,掌握委託內容也是應該的。」

「嗯……妳這麼說是沒錯啦。」比比看見樂天帶著手中的魔法書往門口走,便從沙發上爬起來問:「妳拿著那些書要去哪裡?該不會是接受了我的建議,要去找張祺一坦白了吧?」

樂天眨眨眼,以平淡的語氣回答:「我只是去圖書館還書而已,既然這些魔法書派不上用場,留著也沒用。」

「是是是,我該知道妳固執的個性,不會因為我的幾句話就改變。」比比不高興的把小手交叉放在胸前,長嘆一聲:「那麼回來時幫我買個布丁吧,要大布丁,很大很大的那種。」

比比說完就拿起遙控器、打開電視機來看,樂天已經完全被牠當成跑腿小妹。

替使魔跑腿的魔法師,全提爾納諾伊裡,大概只有她。

看樣子,她回來時得繞道去趟便利商店了。

 

 

第一課 導師,這不是約會

 

「總共是一百二十元。」

店員很親切的把布丁裝入塑膠袋中,笑容滿面的從樂天手中接過零錢。

樂天提著塑膠袋,用力咬住冰綠茶的吸管,把怒氣全發洩在吸管上面。

她會這麼生氣,不是因為布丁太貴,而是去圖書館還書的時候,發生了讓她怒氣滿點的事。

「沒想到假日去學校還個書,還這麼倒楣。」

一口氣把綠茶喝完,她生氣地把鋁箔包用力扔進垃圾桶裡洩憤。

想著想著,心中的怒火又燒了起來。

樂天還完書,從圖書館出來的時候與三個身材壯碩的男人擦身而過,卻不小心撞到其中一個人的肩膀。

原本因思考逆文字魔法陣的事而有些恍神的她,趕緊抬起頭來打算向對方道歉,卻沒想到那不小心撞到的人,竟然是之前纏著阿利多、硬在學校裡和他開打的那個男生。

當時因為她有錯在先,便直接開口向他道歉,卻反而被對方瞪,還被他用冷淡的語氣說「滾開,臭女人」。

那瞬間,樂天清楚聽見自己理智斷裂的聲音。

事後,那個男學生沒有多做停留,直接繞過她和其他人進入圖書館,獨留她獨自站在原地發呆。

「真是氣死我了!那是什麼反應?我不過是打擾他跟阿利多切磋而已,有必要記仇記這麼久嗎?」

打從開學到現在,好歹也過了幾個星期,連她都快要忘記的事,為什麼偏偏那個男的仍記得這麼清楚!

原本樂天的腦袋裡滿滿地都是關於逆文字魔法陣的事,現在好了,除了生出滿肚子火之外,還開始策劃如何暗殺他。

她平常很常看見阿利多和那個男生走在一起,感覺他們兩個人的感情還不錯,但她對他的印象,就只有「脾氣很差」。

基本上,樂天對這個人叫什麼、幾歲、住哪裡,完全沒興趣。

平常她都待在維托的辦公室裡研究魔法,偶而才會和阿利多出去吃個飯,不過因為和張祺一有「交易」的關係,她請比比暗中盯著阿利多。

和阿利多出去的時候,都只有他們兩個人,所以阿利多也沒有特地介紹他們兩個人認識。

不過,自從阿利多半開玩笑的對她說了那句話之後,對待她的方式就變得有些奇怪……不知道是不是她太過敏感,還是說太過在意阿利多說過的那句話,連她自己也跟著有點不對勁。

幸好阿利多最近因為要接受高級考試的資格考,變得比較忙碌,兩人見面的時間也變少了、給了她喘息的時間,不然真的對心臟不太好。

她要煩惱的已經夠多了,不想再繼續增加煩心事。

可目前,除了阿利多之外,還有另外一個讓她憂心的對象。

樂天將視線轉向旁邊的店面──那本是個無心的舉動,卻湊巧透過那面玻璃窗,看見了那張剛從她腦海中閃過的臉。

她被嚇得把口水卡在喉嚨裡,嗆得猛咳嗽,然後張大雙眼瞪著店內的人,百思不得其解。

「為、為什麼維托導師會在這裡啊?」

魔法學院也施行週休二日制度,學生與導師都擁有私人時間。

基本上,她不該窺探導師的私事,可她沒想到,那個膽小、內向怕生的維托,居然會出現在這裡。

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樂天抬頭朝招牌看過去,再看著被許多打扮得鮮豔新潮,又濃妝豔抹的人團團圍起的維托,不由緊皺眉頭。

「……原來美妝產業是他的興趣嗎?」樂天趴在窗戶上,看著五顏六色的店內裝潢,喃喃自語。

雖然好奇心已經快要破表,但她實在沒有勇氣踏進去,只好無奈地嘆氣。「算了,還是早點把布丁拿回去吧……免得又要被比比唸。」

樂天決定裝作沒看見,轉過身去卻迎面撞上軟綿綿的東西,差點害她窒息。

她驚訝的張大雙眼,抬起頭來卻對上一雙笑咪咪的眼眸,而她剛剛撞上的東西──不用說,當然是大她兩個罩杯的傲人胸部。

凹凸有致的好身材加上亮眼的妝容,以及能夠突顯自身魅力的衣服,全部看起來都像太陽般閃耀,雖說人要衣裝、佛要金裝,但有些人天生就是有著「穿什麼都好看」的臉和身材。

樂天忽然有種既羨慕、又嫉妒的感覺。

應該再買幾罐青木瓜回去才對!

「妳好啊,小妹妹。妳是來這裡找人的嗎?」

「咦?不……不是……」

陌生美女的存在實在太過閃耀,讓樂天無法直視。

誰都好,快來救她啊!

她最不擅長應付這種光采照人的美女了。

沒注意樂天臉上表情有些僵硬,陌生美女仔細的上下打量她,過沒多久,便拍拍她的肩膀,給了她一個拇指。

「別擔心,就算不會打扮也沒有問題喔。安心交給我們吧!」

「不、不會打扮?」樂天全身僵硬的重複她說的話。

的確,別說是追流行了,連妝都沒化過的她,對於上妝後的陌生世界,是既害怕又有點抗拒。

可就算這樣,她還是對自己的穿著打扮挺有自信的,只是在這樣充滿自信光芒的人面前,她實在沒辦法反駁。

低頭看著自己的衣服,再看看眼前女人傲人的身材──樂天超級希望現在能有洞讓她鑽進去。

「怎麼樣,要不要進去試試看?」

美麗的臉龐加上吸引人的聲音,讓樂天不好意思拒絕她,傻傻的點了頭。

陌生的美女立刻緊緊抱住她,開心的說:「真是太好了!我正愁著找不到女模特兒呢!妳肯幫忙真的太好了!」

「……咦?」

聽見這番話的瞬間,樂天才發覺事情似乎朝奇怪的地方發展了。

她恢復理智,尷尬地抖著嘴角,戰戰兢兢地問:「等、等一等,妳剛剛說的話是什麼意思?」

陌生美女眨眨眼,指著貼在玻璃上面的單子反問:「妳不是因為看到這個,才停在我們店門口的嗎?」

樂天順著她手指的方向看過去,終於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

原來她站的地方貼著徵人啟事──女模特兒。

薪水不錯,而且只需要明天一天的時間就好。

美麗的錯誤就從這地方開始……

她不是來找打工的啊!

只顧著注意維托的她,根本沒注意到這張徵人啟事的存在,但如果現在和對方說「這是一場誤會」的話,好像會有點尷尬。

盯著裝滿布丁的塑膠袋,樂天完全無法拒絕這個用充滿期待的閃耀雙眼注視她的美女。

只好……將錯就錯。

「……請多多指教。」

「妳就放心地把自己交給我吧。」女人笑得很開心,從口袋裡拿出名片,雙手遞上。「我是這間婚紗店的美妝師兒嶋,妳可以直接叫我小嶋。」

樂天從她手中接過名片,回答:「我叫做樂天,是魔法學院的學生。」

「樂天?」兒嶋眨了眨眼,開心地說:「好可愛的名字。」

「那麼──」樂天將兩手交叉放在胸前,百般不願的問:「可以請問一下,工作的具體內容是什麼嗎?」

兒嶋笑了笑,輕鬆地向她解釋:「很簡單,穿著婚紗讓我們拍照就可以了。」

說著說著,兒嶋忍不住抱怨起來。

「我們明天原本要拍攝新的宣傳婚紗照,但原本的模特兒突然有事沒辦法過來,所以我們只好臨時貼出公告,找尋替補人選。」

「拍婚紗照?這樣我應該不太適合吧。」樂天搖頭,沒想到自己居然是要當模特兒,她還以為自己是去跑腿的。

「我才十六歲而已,當婚紗模特兒還太早……」

「十六歲已經可以說是成熟的女人了喔。」兒嶋笑嘻嘻地說,不認為樂天的年紀是個問題,她眨著眼睛,舉起手指貼在自己的臉頰上面,自信滿滿地說:「放心交給我來吧!妳底子不錯,花點工夫打扮後,看起來就跟我們的男模特兒差不多年紀。」

「哈、哈哈……」聽見她這麼說,樂天只能苦笑。

這句話該不會是在說,她雖然只有十六歲,看起來卻有二十多歲吧?

只不過是換個方式說她看起來很老而已,讓人完全開心不起來,可是,她已經答應對方要接下這份工作,早就錯過了反悔時機……

正當她打算開口找藉口開溜的時候,店內突然傳出東西落地的聲響,接著咚咚咚的腳步聲迅速傳來,某人衝出店門,出現在兩人面前。

樂天轉過頭,看見男人臉紅氣喘、緊張到胃痛的表情;她舉起手想來和對方打招呼,卻馬上被勒住脖子,迅速從兒嶋面前帶走。

被留下來的兒嶋吃驚地看著他們兩人的身影,眨了眨眼,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但當她想起男生那害羞到連脖子都變紅的側臉時,忍不住勾起嘴角,笑了出來。

「……看樣子這件事並不單純呢,真有趣。」

「啊!店長!」追出店外的幾個女孩子見到兒嶋,便著急地圍過來向她求助:「怎麼辦?我們才打扮到一半,維托就突然跑走了。」

「明天就要拍攝了,真讓人擔心……」

「他還穿著我們店裡的衣服,這樣沒關係嗎?店長。」

女孩們著急不已,但兒嶋卻不以為意,笑著說:「妳們別擔心,維托不會食言的,而且,我還找到了女模特兒。」

「真不愧是店長!」

「太好了,這樣明天的拍攝就能順利進行了。」

「那我們趕快回去做準備吧。」

兒嶋的話像是強心針,讓所有人都感到安心,原本焦躁不安的表情,此刻全都放鬆了。

她們從來沒有懷疑過兒嶋說的話以及做出的決定,乖順地抱持著期待的心情走回店裡,而留下的兒嶋則是從口袋裡拿出手機,按下某個電話號碼。

「喂?我跟你說,我見到了喔──」她像是發現新大陸般,開心的笑著。「我見到維托藏起來的『寶貝』了,還真的跟你說的一樣有趣呢……祺一。」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