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哈!」

乙奈從水中探出頭來,大口呼吸著空氣,游到岸邊後有氣無力地趴在沙灘上,疲倦的低喃:「這還真是讓人意外……」

透過魔法讓她順利穿過沙子,來到地底下,但是情況卻與她想像得完全不一樣。當她剛穿過沙子沒幾公尺的距離,她便整個人墜入水中,害得她沒來得及反應,只能先想辦法游上岸再說。

稍微休息一下之後,她才爬起身,回頭看著那片水池,半垂著眼眸抱怨:「這是什麼地方啊?沙子底下竟然是水池?而且我應該是往下才對,為什麼現在還在平面上。」

她捲起長髮擰乾水之後,伸手撩起劉海,眨了眨眼看著這裡的景象,驚愕得差點沒咬到自己的舌頭。

激動地從的上跳起來,還差點絆倒的乙奈,不敢置信地看著出現在眼前古老城市,因為興奮而泛紅著臉,捧著臉開心的說:「不、不會吧?這裡難道是三目族的古城?挖到寶了啊!」

對於這種未開發的事情沒有抵抗力的乙奈,很快地就忘了畢克特的存在,陶醉地看著被綠色植物覆蓋住的古老建築。

她眨眨眼,突然靈光一現地說:「啊,難怪會有那種魔法在,是為了保護三目族的古城吧。可是三目族不可能做到那種程度的魔法才對,那麼是誰……」

當乙奈還在仔細思考在那片沙地上施魔法的究竟是誰的時候,方才那些觸手又從她背後的那片水池裡伸了出來,不說分由,立刻向她展開攻擊。

早就已經注意到觸手的存在,乙奈連頭也沒回,將手掌往後一攤,風刃瞬間就將觸手切片,輕輕鬆鬆就阻止了觸手的靠近。

可是掉落在地上的觸手卻與剛才不同,變成了黏稠的黑色液體,再次形成新的觸手,捆住乙奈的腳踝,將她的身體高高舉起來。

被打斷思緒的乙奈不是很開心地瞪著抓住自己的觸手,原想再召喚風刃來對付它,但其他的觸手卻從四周伸過來,鑽入她的衣服裡,嚇得乙奈尖叫出聲。

「哇、哇啊──」她慌張的拉緊自己的衣服,臉頰泛紅的用力揮手,慌慌張張召喚出風刃將觸手全都砍掉。

等到雙腳重新踏回地面上之後,她也已經累得氣喘吁吁,身上的衣服更是凌亂不堪。

「留下這種色狼觸手的傢伙肯定是色狼!」

最後她只得到這個結論,本人也覺得很合理的哼著鼻子,手忙腳亂地整理好衣服後,朝水池伸出了手,在水面上覆蓋新的魔法,抑止這些總是神出鬼沒、砍也砍不完的觸手。

其實她是很想要直接把這個水池完全封印起來的,但是如果不從這個水池出去的話,大概是沒辦法離開這裡的吧。

所以她現在能做的也只有暫時先抑止那些觸手的行動。

「真是……心情原本很好的。」乙奈忍不住嘟起嘴抱怨,不過也多虧這些觸手突然出現,讓她想起自己原本來這裡的主要目的是什麼。

她回頭看了看四周,總覺得自己不像是到了赫斯托洞窟的正下方,比較像是透過那片沙子來到了什麼地方。

抬起頭有陽光,四周看起來也不像是有所侷限的地下世界,更沒有像洞窟那種被封閉起來的岩壁,也就是說──那些沙子除了有著防禦用的觸手之外,還有傳送能力。

雙結界可不是隨隨便便能夠使用的低階魔法,使用者如果沒有一定的程度,是沒有辦法維持好兩層魔法的力量,更別說還得一直維持著不讓它衰弱。

魔法的耗費程度、持久力,可不一般啊,就算是他們四賢,也沒有把握能夠讓雙結界魔法維持這麼長的時間。

「看來還是得向師傅回報這件事。」乙奈嘆口氣,本想著自己手上的事情已經夠多了,怎麼樣也沒想到竟然還會有其他事情要做。

看樣子她試手氣太差,才會抽中奈昂加里這個籤。

哀嘆完自己的手氣有多麼糟糕後,她在面前張開了魔法陣,從魔法陣裡飛出了許多像是螢火蟲一樣帶著燈光的蟲子,一下子就各自四散,消失不見。

放出調查用的蟲子後,沒事做的乙奈便隨意在古城裡散步,輕觸著已經半毀的牆壁,嘴角上揚,痴痴看著它。

「啊……觸感真好,偷偷帶一點回去研究應該沒關係吧?」

她一邊說著,一邊用魔法召喚出自己的研究器具,開始東敲敲、西敲敲,不管是纏繞在古城上的植物或者是任何圖騰、文字,都被她全部記下來。

花不到多少時間,她的身邊已經滿是戰利品。

「呼!該到下個地方去了……奇怪?總覺得我好像忘了什麼事情……」

一頭栽進研究中就完全忘記要找畢克特的乙奈,皺著眉頭,思考了三秒鐘之後果斷放棄,拍拍手上的泥沙,開心的說:「嘛,算了!反正待會就會想起來了吧?還是先出發到下個地方去──」

「嗶嗶!」

就在乙奈正準備收拾走人的時候,之前放出去的蟲子回到了她的面前,一閃一閃的發出光芒來。

「還真糟糕……差點就把他丟在這裡了。」直到看見蟲子出現,乙奈這才想起畢克特的事情,揮手將身旁那些戰利品以及研究用的器具全都收起來之後,伸出手讓蟲子停在自己的手指上面。

蟲子的光芒變成一條線,筆直的伸向前方,像是在為乙奈帶路。

乙奈看著那條光線的方向後,二話不說,立刻將手指上的蟲子變大,乘在牠背上,沿著光線所指的方向前進。

沒過多久他們便離開古城遺留下來的那些殘碎的遺跡,來到半空中。這時乙奈才發現,原來古城在的地方不過是這邊的一小角,真正的遺跡竟然是在這片古城所在的懸崖正下方。

漂浮在海水上的島嶼,一層層向上堆疊成火山的形狀,最頂端的地方幾乎被樹藤、青苔纏繞住,就像是一座翠綠的城堡,讓人看不清楚模樣。

要說這個島嶼看起來就像是綠色的火山,也不為過。

但是乙奈卻在看見這個巨大的古城後,驚愕得張大雙眼,久久無法理解這裡是哪裡。剛開始她還以為這是三目族的古城,可是現在卻不確定了。

想起剛才在牆壁上看見的文字,雖然有些模糊,但不至於到看不懂,只是她剛才太過興奮,根本沒有去仔細看那些是什麼文字。

現在回想起來後,令她的臉頰旁流下了汗水。

「……不對,這裡不是……那這裡究竟是哪裡?」

那座漂浮在海水上的島嶼四周都是瀑布,瀑布底下被白色的霧壟罩,完全看不清楚底下究竟是什麼樣的景色,但乙奈卻下意識的覺得那裡是不能靠近的地方。

島嶼並不大,與其說是古城,倒不如說是個人的別墅,但上面那個的的確確是城鎮沒錯,為什麼只差一個懸崖,竟然會有這麼不一樣的景色存在?

乙奈回頭看了看那座古城,再看著這個小島嶼,有點懷疑自己是不是卡在兩個空間之中,但她卻感覺不到任何魔法,證明這兩個的方是相連接的地方。

而那引領她來到這裡的光線,竟然筆直的伸向那座島嶼。

「畢克特到底去那裡做什麼啊。」

無奈歸無奈,她也還是得照著光線的指引,去把畢克特帶回來。

雖然她的第六感一直告訴她,不要接近那個地方。

她坐著蟲子踏上島嶼的土地後,蟲子便消失不見,獨留她一個人。

早已經習慣一個人到處亂闖的乙奈,帶著緊張的心情,順著光線走入這詭異的建築中,慶幸的是,這裡光線很足夠,就算不召喚火球出來替她照路,也能夠讓她清楚看見裡面的模樣。

而且這裡十分堅固,一點也不像是被棄置很久的感覺。

沒多久,引領她的光線便到了盡頭,乙奈站在光線消失不見的地方,看著眼前這扇敞開的門,眨了眨眼,稍作猶豫後才走進去。

但才剛踏進去一步,旁邊便出現銳利的劍光,乙奈當下沒有想太多,直接利用風刃擋下了它,回頭對上那雙漆黑的眼眸。

當對方一看見乙奈,立刻收起短劍,在她面前跪下。

「非常抱歉!」

「沒什麼關係啦,我沒被嚇到,應該說我知道你在這裡,所以才會走進來的。」

畢克特抬起頭來,看著乙奈笑嘻嘻地向她伸出手,尷尬的別過臉,沒有將手交給她,仍低著頭跪在她面前。

「您怎麼會在這裡?」

「當然是來帶你回去的。」

「這點小事不該勞煩您親自……」

「我想做什麼事情還用不著你插嘴,畢克特。」

「是!是我越矩了。」

「知道就好。」乙奈將手收回,不打算讓他接受自己的好意。

畢克特雖然有點不太像混血種,但混血種的「階級」觀念倒是很根深蒂固,要想改變他對自己的看法,似乎有點困難。

「我們離開這裡吧。」

「……很抱歉,我還有事情想要調查,所以還想在這裡多留一會。」

並不想給畢克特壓力的乙奈,見找到了他,就想趕緊離開這讓她渾身不舒服的地方,但是畢克特卻沒有要離開的意思。

聽見畢克特說的話,乙奈不禁皺起眉頭,回頭瞪著畢克特看。即便低著頭,沒有看見乙奈臉上的表情,畢克特也還是能夠感覺到她刺人的視線。

他低著頭,知道這是自己的任性,所以也只能對乙奈說:「請您一個人先回去吧。」

「你要違反眾議院的命令嗎?」乙奈扶著額頭,長嘆一聲,「你的命令是監視我吧,既然如此你應該跟著我才對,而不是獨自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是,我明白,但是……」畢克特回頭看著這間只有家具的空虛房間,垂下眼眸,「我總覺得我對這裡很熟悉,所以忍不住想多看幾眼。」

畢克特的表情勾起了乙奈的好奇心,眉頭越皺越緊,緊抿雙唇抬起頭來,思考了好一會兒之後,才又開口說:「真是……我知道了,我就和你一起在這裡晃晃,反正我也沒急著去做什麼事情。」

「可是……」

「不得有異議。」乙奈將兩手交叉放在胸前,鼓起臉頰,氣嘟嘟的說:「在我反悔之前趕快把這裡逛完吧,我可不想要把你一個人放生在這奇怪的地方。」

「您不需要這麼做的啊!」

畢克特睜大雙眼,不明白為什麼乙奈這麼堅持要留下來,但是當他再次接受到乙奈的銳利視線後,他也只能閉口不再說話,沉默接受乙奈的「好意」。

 

試閱結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