乙奈故意這麼說,因為向來只聽「命令」行事的混血種,只要給他命令就會行動,這樣說的話,畢克特應該多少就會安心一些。

果然如乙奈所想的,畢克特在聽見乙奈的「命令」後,張大雙眼抬起頭來看著她,那眼神就像是拿到糖果的孩子一樣,充滿著喜悅,讓乙奈忍不住笑出聲來。

「噗哈哈!你的表情真有趣。」

「咦?」畢克特頓時僵住臉,不知道該做什麼表情才好,慌張地跪在地上,模樣看來十分拙,但卻讓乙奈笑得肚子好痛。

「不……那、那個,四賢大……」

「叫我乙奈就好。」乙奈用手指擦去眼角的淚水,笑盈盈地對他說:「如果你覺得不妥,那就叫我乙奈大人。」

畢克特愣了一下,望著乙奈的臉發著呆。

當兩人氣氛正好的時候,原本被畢克特砍斷,躺在沙地上面的兩條觸手突然之間朝乙奈伸長過來,畢克特注意到狀況不對,正想拔出背後的短劍上前去阻止,但在他出手之前,那兩條觸手竟然已經在碰觸到乙奈之前斷成了好幾截。

畢克特維持著拔劍的姿勢,目瞪口呆的看著那些觸手碎塊散落在地上,而乙奈笑嘻嘻地聲音也在這時慢慢傳入他的耳中。

「哎呀呀,真的是被小看了。」

聽見這冰冷的聲音而回頭看著乙奈的畢克特,被她銳利的眼眸嚇了一跳,心臟險些停了一拍。

那窒息般的冷漠表情很快的從乙奈的臉上退去,她蹲下身,撿起其中一小塊觸手碎塊,像是變魔術一樣的,轉手就讓掌心上的觸手碎塊消失不見。

「總之先調查這東西是什麼比較重要,畢克特,我們先回去吧。」

聽見她呼喚自己的名字,畢克特先是抖了一下肩膀,隨即才低頭答覆:「是、是的。」

乙奈朝上方的洞口吹了聲口哨,兩顆圓滾滾的眼珠子便出現在洞口上方,看著她說道:「比想像得還快啊,女主人。」

「不,還沒結束呢。」乙奈將兩手搭在腰上,嘆口氣道:「剛才我送了樣本回去,得先把那東西分析好才能夠對這洞窟出手。」

向青青解說時,乙奈注意到青青的目光從她身上轉移到身旁的畢克特,便揮揮手說道:「這位是畢克特,是早巳議長派來監視我的混血種,妳別把他當成食物看待喔。」

「怎麼會呢,女主人,這種冷酷型的帥哥可是我的菜啊。」

一聽見青青這麼說,畢克特突然覺得有種涼意從背脊傳來,抬頭看見青青眨眼對他拋著媚眼,他就不知道自己該做何反應才好。

「那到底是什麼東西……」

「牠是青青,我的寵物之一。」

乙奈很自然的回答畢克特脫口而出的話,一看見畢克特又用著錯愕的表情盯著自己看,乙奈就只能無奈苦笑。

「別緊張啦,我剛剛不是才給過你『命令』嗎?」

想到不久之前乙奈曾經對他下達的命令,畢克特才稍微安心下來,但很快的他又覺得有點奇怪的搖頭道:「我是來監視您的,不需要聽從您的命令。」

「你不聽也沒關係,那我就去跟早巳議長說你監視的技巧有夠糟糕的,讓他懲罰你。」

沒想到乙奈竟然會用這種方式威脅自己,畢克特頓時臉上慘白一片,腦海裡跑了一遍早巳可能給他的懲罰後,趕緊甩頭對乙奈說:「您……您威脅我?」

「反被監視對象威脅的感覺不太好,對吧?」乙奈笑著對他說,一點都不像是對他有歉意的樣子,「但我是認真的喔,如果你要監視我的話,就得聽我的命令,否則你很容易就會賠了小命。」

畢克特沉默不語,而乙奈便直接將他的沉默當成了回答。

她輕鬆地跳上洞口,側身對洞窟內的畢克特說道:「走吧,你可以在路上慢慢考慮,反正我時間很多。」

他抬起頭看著乙奈的笑臉,表情十分複雜。

身為眾議院的混血種,他應該要以眾議院的命令為最優先才對,但現在他卻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坦白說,當乙奈發現他的那瞬間,他的監視任務就已經宣告失敗,照理來說應該要回到眾議院去向早巳報告情況,可是如此一來也就等同於認定他是一個不合格的混血種,隨時都有可能被趕出眾議院。

要是離開那裡的話,他不知道自己還有哪裡能夠去……

混血種是不該帶有感情的棋子,他不該有迷惘、孤獨、喜悅、害怕,或者是其他任何的情感,可是他卻仍然無法捨去這些。

他不知道這是為什麼,也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才好。

他無法融入混血種中,也無法繼續待在眾議院,那麼他究竟該何去何從?

這個世界上,真的有他能夠回去的歸宿嗎?

見他一副思考到走神的樣子,乙奈實在不知道自己剛才那些話到底有多複雜、多難考慮,讓畢克特思考得這麼專注,甚至忘了自己人還在洞窟裡。

於是她張開口,想要出聲讓畢克特回過神來,但是她在洞窟內點燃的那些火球卻突然一瞬間全部熄滅。黑暗將畢克特的身影完全抹去,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洞窟中,她甚至連畢克特的氣息都感覺不到。

此時,青青也像是感覺到什麼,兩側魚鰓不停抖動著,發出「沙沙」聲響。

「女主人。」

「啊,事情不太對。」乙奈垂眼看著洞窟內,低聲向青青說:「妳回去和庫可說,要他先分析我傳送回去的樣本,有什麼發現再用水晶聯絡我。」

「女主人,我要是現在放您一個人去的話,庫可肯定會氣得電我的。」

「反正妳也不怕電。」

乙奈口氣平淡的和青青說完後,便從洞口跳了下去。無奈的青青也只能飛離洞口,按照乙奈的話,先回去一趟。

跳入洞窟中的乙奈踏在沙子上的時候,她感覺到沙子踏下去的感覺有些不太一樣,好像是踩在水面上,沒辦法站穩腳。

就算是一般的沙地也不會這麼難穩定腳步,這沙子果然有些古怪。

才剛這麼想,那唯一能讓外面的光芒照入洞窟中的洞口,就被堵了起來。

洞窟內再次變得漆黑一片,有東西迅速在沙子上面跑來跑去的沙沙聲響,迴盪在洞窟中,除了還能聽見海水拍打岩石的聲音之外,其他什麼都聽不見。

這冰冷、孤獨的感覺,讓人的心不禁發麻。

但是黑暗中卻突然出現兩顆發亮的紅色眼瞳,瞬間驅散了這片黑暗,以紅色眼眸出現的地方為中心,四周吹起了強勁的旋風,輕而易舉地就將這片黑暗吹開。

黑暗消失後,出現在洞窟中的是爬滿在岩壁上的觸手,以及不斷從沙子裡鑽出來的那惡臭液體。

乙奈看見眼前的景象,並沒有太過驚訝,明明洞窟內完全沒有任何的風,但紅棕色的長髮卻輕輕飄起,白色的風刃閃過她的眼前,如同保護她的存在一樣,圍繞在她的身旁。

她抬起頭看著被觸手團團覆蓋住的洞口,再看了一眼畢克特原本應該在的岩石區,垂下眼冷聲道:「你們把我的客人怎麼了?」

那些觸手沒有回應她,似乎只知道驅散侵入者一樣,集體朝她撲了過來。

環繞再她身邊的風刃迅速劃過這些觸手,瞬間就將它們切成細末般大小,但這些觸手似乎沒有思考能力,也沒有判斷能力,只是一股勁的繼續攻擊乙奈。

看著這些觸手無意義的行為,乙奈大概看出了一些端倪。

她蹲下身抓了一把沙子,仔細地放在掌心裡磨了磨之後,嘆口氣。

「原來如此,是這沙子的問題嗎。看樣子似乎有誰想要保護這個洞窟不被人發現,不然也不會這麼麻煩的將咒語藏在這些沙子裡。」

找出了原因,要解決這些觸手就簡單多了,但乙奈卻不打算這麼做。

她不是來破壞的,只是要來解決問題而已,再說現在她也還得把畢克特找回來,總不能因為她自己擅闖這危險的地方,害畢克特送命吧。

況且,他不久前才救過自己一次,若她這次見死不久,不是太不人道了?

想著這些問題的乙奈,蹲下身,伸手將掌心貼在沙子上面。瞬間她的腳下張開了青綠色的圓形魔法陣,隨著她口中喃喃自語的低沉聲音,魔法陣上面自動寫下來特殊的文字。

完成後,魔法陣發出刺眼的光芒,身旁那些觸手在光芒的照耀下,全都粉碎成黑色碎末,而乙奈的身影也隨著光芒一起消失不見。

洞窟內的觸手全都因為剛才那道光芒而全數消失,遮蔽起來的洞口再次將陽光照入洞窟中,與乙奈來到這裡之前一樣平靜。

然而隱藏在沙堆底下的情況,卻已經沒有人能夠預料到了。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