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來路不明

 

青青雖然看起來軟綿綿又很無力,速度慢吞吞的樣子,但是花不到幾分鐘的時間,就已經到了乙奈指定的地點──位於東之大陸海岸邊的洞窟,赫斯托洞窟。

在將乙奈送到後,青青便像是融化在空氣中一樣,消失不見。

乙奈一個人站在滿是岩石堆的海岸上,低頭看著隱藏在岩石堆中的地洞,眨眨眼之後,跳了下去。

地洞中只有洞口射入的光線,除此之外是一片漆黑,但空間卻很大。由洞口跳下,直到踏在地面上的距離,大概有七、八公尺左右的高度,對乙奈來說是非常輕鬆的。

直接跳下來的她一點壓力也沒有,輕巧的踏在軟綿綿的沙子地上,回頭看了看漆黑的洞窟,輕吹一口氣,岩壁上便出現一顆顆火球,點亮了洞穴。

「第一次來的時候不太敢點火啊,不過真沒想到,會不定時引發爆炸的這個問題洞窟,看起來還挺漂亮的。」

她會來到這裡,其實有一部分原因是因為居住在這附近的布塔族所託,不定時傳出爆炸聲響的這個洞窟,一直以來被他們視為危險以及充滿黑暗力量的地方,為了解決這長年以來的隱憂,他們在聽說四賢來訪東之大陸後,才會前去拜託她。

正巧她也對這個傳聞中的赫斯托洞窟有點興趣,現在事情解決了,就順便在去精靈族之前先把這邊的事情做個了斷。

她抬起頭看著這個洞窟與外面唯一相連的洞口,輕嘆口氣,「這樣看來只能把上面的洞口封住,將洞口位置移轉到其他地方才行。沒想到居然有會因為海水而引爆的物質存在,對布塔族來說這裡應該是非常值得開採的,這樣一來,也能夠讓村裡的人過上好日子吧。」

乙奈知道自己這麼做恐怕有點多管閒事,但她沒有辦法放下如此窮困的村落不管。布塔族的族人個子矮小,看起來就像小孩子一樣,雖說是精靈族的旁系,但力量卻遠遠比不上精靈族。

他們自給自足、平平凡凡的過著生活,看著這樣的一個純樸的村落,乙奈不禁有些羨慕,等到她注意到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私心的想要保護這些布塔族人。

「總之先動手吧。」她一邊說著,一邊將手舉起來,面向前方。

就在這時,她腳下的沙子裡突然竄出好幾隻觸手,瞬間就將她的四肢緊緊抓住。乙奈嚇了一跳,沒想到自己竟然會完全沒有注意到這個生物,但在她還沒來得及搞清出狀況之前,身體就已經被高高舉起來,用力摔了出去。

「唔嗯!」

她翻身踏在岩壁上,但是雙手仍然被觸手牽制住,無法動彈,只能用雙腿撐住牠的攻擊,不如牠所願。

乙奈垂下雙眸,反手抓緊這條纏住她手腕的觸手,使力想將隱藏在沙堆中的觸手正身拉出來,可是觸手的力道卻比她想像得還要強,不管她怎麼拉扯,觸手仍不為所動。

這讓乙奈有些錯愕,她沒想到對方的力氣竟然比她還要強,在她因為發現這件事情而恍神的時候,觸手竟然將她整個人往沙地上拉了下去。

一時間沒來得及反應的乙奈,驚愕地睜大雙眼,連反抗都來不及就被拉入沙中,就在她以為自己就要這樣被沙子掩埋的時候,兩道刀光從她面前閃過,「刷」的一聲就將纏繞住她手腕的觸手砍斷。

乙奈趁著這個機會,往後翻身,遠遠的退開來,踏在沒有沙子的岩壁上,不停眨著眼睛看向那被砍斷後的觸手痛苦的扭曲著,縮回沙子裡的模樣。

還沒明白剛才到底發生什麼事,她的身旁便出現一個黑影,低著頭跪在地上,向她詢問:「您沒事吧?」

直到聽見這熟悉的聲音,乙奈才垂下雙眸,恍然大悟的回頭看著那名黑衣男子,將手搭在腰上,很不高興的說:「這還真是意外,沒想到你居然沒有被我送回眾議院。」

乙奈怎麼也沒想到,即時救了她的人竟然是不久前才被她強制驅離的畢克特。

先不論他到底是用什麼方法回到她身邊的,以剛才的狀況來說,要是沒有畢克特的話,她恐怕已經被那些觸手拉入沙中,活活掩埋。

一直想著要怎麼樣才能夠讓布塔族的人使用這個洞窟,反而讓她露出了破綻,否則像那種程度的東西,她怎麼可能沒注意到。

身為四賢,她還真是大大失態了。

想到這,乙奈就不禁紅起臉來,對畢克特抱持感謝之意。

「是,非常抱歉。當時我是利用分身進入您屋內查看情況的,所以您送走的是我利用道具創造出來的分身,並不是我本人。」

「道具啊……看來大意的人是我。」

混血種雖然沒有精靈族以及妖精族的力量,但卻很聰明。

他們利用發展各種輔助道具來彌補自己本身沒有力量這個缺點,不過畢竟他們是暗殺團體,他們所使用的道具到現在都還是謎團,身為研究者的乙奈,也多少對他們發明的東西有些興趣,可是想要研究調查的話──可是比登天還難。

乙奈嘆口氣之後,不再繼續執著於這件事,將注意力放回到眼前的狀況下。

他們兩個人現在都踩在岩壁旁的石子上面,在沒有確定這片沙中的觸手究竟是什麼東西之前,先盡可能不要靠近沙子所在的地方比較好。

「沒想到這個洞窟裡竟然會有這種東西在,難怪這個洞窟的事情到現在都沒有人發現。」

「是,連我也有些驚訝。」畢克特回頭看著被砍斷的觸手躺在沙子上面,像是有生命一樣的扭動著,便鎖起眉頭,「這裡鄰近精靈族所居住的明水森林,要是有危險的話,身為混血種的我必須要將這裡清除乾淨才行。」

「喔──原來你會說這麼多話啊。」

沒想到畢克特竟然一開口就和她說這麼多,雖然大部分聽起來有點像是在自言自語,但還是讓乙奈有些驚訝。她還以為畢克特不太愛說話呢。

突然自覺到自己剛才將心裡想的話全都說出來,畢克特趕緊把頭轉回來,低下頭向乙奈道歉:「非常抱歉,我多嘴了。」

「別這麼緊張,我並不認為你剛才的顧慮有那裡不對。」乙奈笑著揮揮手,「反正我也是想開發這個洞窟的,這樣的話布塔族就能夠開採這裡的礦石了。開採這裡的礦石對你們奈昂加里來說,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您……您為什麼如此為我們奈昂加里著想?」

脫口而出的問題,讓乙奈有些驚訝的張大眼睛,再次意識到自己又脫口說出心裡想的話之後,畢克特頓時羞恥的把額頭貼在地上。

「非、非常抱歉!我不是故……」

「沒關係,雖然說你是來監視我的,但要是你像其他混血種那樣,總愛保持沉默的話,我就頭疼了。」

畢克特沒有回話,但額頭卻慢慢離開了地面。

「我幫助奈昂加里沒有什麼特殊的理由,就只是想幫而已。」

乙奈笑嘻嘻地對畢克特說著,慢慢將頭抬起來的畢克特,表情卻十分複雜的看著岩石地面,張開口想說什麼,卻又因為想起自己不久前失禮的態度,趕緊閉上了嘴,甩甩頭。

見他一副有話想說卻又說不出口的樣子,乙奈笑得更開心了。

總覺得,畢克特這人真的很有趣啊,他果然不太像混血種。

「想說什麼就說吧,這是命令。」

 

待續~

,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