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了,我並不排斥客人來訪。」她一邊說著,一邊拍拍旁邊軟綿綿的沙發椅,對畢克特說:「來這邊坐下,在我面前別管那些禮數,我最不喜歡別人向我低頭了。」

「可是我……」

「說話的時候要好好看著對方的臉。」乙奈坐下後,擺放在旁邊餐車上的茶壺與茶杯便自動飛了過來,自動倒好溫熱的紅茶,放置在乙奈的面前。

她輕啄杯中的紅茶,不再打算在對畢克特多費唇舌,一甩手指,原本跪在地上,說什麼也不肯把頭抬起來的畢克特便飛到她面前的沙發椅上,強迫他在自己的面前坐下來。

不習慣這樣子的畢克特表情有些尷尬,坐如針扎,扭扭捏捏的。他看見茶杯在自己的面前放下來,茶壺倒出來的紅茶傳來陣陣香味,讓他有些口渴。

見到畢克特直盯著茶杯卻又不拿起來喝的模樣,乙奈一邊放下了手上的杯子,一邊苦笑著對他說:「喝吧,裡面沒毒的。」

「不、我不是在懷疑您!」

畢克特慌張地從沙發椅上站起來,又想要跪下表示歉意,但乙奈卻沒給他機會,一彈手指就讓原本站起身的畢克特向後倒回椅子上去。

他躺在沙發椅上,不停眨著眼睛,似乎受到一些驚嚇。

看到他的反應,乙奈反而有些安心。

「看樣子你並不是沒有任何『感情』的傀儡啊。」

乙奈的話重捶在畢克特的心上,他臉色鐵青地低下頭,很快就收起那震驚的表情。他的反應讓乙奈垂下眼,當她再次抬起眼眸,看著他的臉龐時,畢克特的臉上已經恢復了平靜。

雖然在她眼中看起來,像是孩子氣的倔強,但她仍然沒有開口說些什麼。

覺得氣氛有些尷尬的畢克特,表面上看似平靜,可是他的心卻撲通撲通跳個不停,連自己都能夠清楚聽見自己的心跳聲音。

他照著乙奈的要求,喝了面前的紅茶,不知道為什麼,這紅茶的香氣以及味道,竟然能夠讓他的心情漸漸平復下來,連他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

就在他正想著這是什麼茶的時候,乙奈開口了。

「吉伯爾紅茶有助於安定神心,能讓你放鬆心情。」

「……乙奈大人,您是想從我這邊知道什麼嗎?」

他不敢因為乙奈對他的好而放下戒心,既然不能下跪、不能低頭,那他也只好把這些都當成命令,照她的意思去做了。

但是當他看著乙奈的笑容,開口提問的時候,還是有點不太習慣的將眼神飄開。除了同為混血族的夥伴以外,他從來沒有這樣與人對視過。

乙奈對他眨了眨眼,笑道:「我想知道的事情問你也沒什麼用,只是想說,既然早巳議長派你來監視我,就還是跟你打聲招呼,交個朋友。」

「朋……」

「啊,你一定在想,身為混血種的你怎麼能夠和四賢當朋友對吧?」

乙奈笑嘻嘻地說出畢克特心裡所想的事情,讓畢克特心虛的低頭猛喝茶,沒有回答她,但乙奈卻仍自顧自地繼續說下去。

「其實我對你滿有興趣的,你是唯一一個在沒有命令的情況下,依照自己的判斷出手的混血種。」

「這、這是因為我還不夠成熟……」

「會嗎?我倒覺得這是好事啊,混血種雖然被從小教導,不該有任何自身情感,但你似乎有點不同。」

「這樣並不是好事。」

「你說這句話,是認真的嗎?」乙奈站起身,垂眼看著畢克特,「回去告訴早巳議長,叫他不要隨隨便便就把麻煩的傢伙塞給我。」

聽見乙奈這麼說的瞬間,畢克特驚覺狀況不對,就在他猛然抬起頭來的瞬間,自己腳下的黑色影子突然向上將他的身體包起來,一邊抖動,一邊沒入沙發之中,消失不見。

原本被畢克特拿在手上的杯子從沙發中鑽出來,抖抖身體後便飛到乙奈的手掌心上面。她勾起嘴角,仔細盯著手中的杯子看。

捲曲在樹枝上的透明身體也已經來到乙奈的肩膀上,像條圍巾一樣的捲住她的脖子,發出尖銳的刺耳笑聲。

「我還以為您真的想把這傢伙留在身邊呢,女主人。」

「一半一半吧,至少我得先調查一下這個男人的身分。」

「哼哼,混血種就混血種,有什麼好調查的。」

「如果只是單純的混血種就好了。」

乙奈一轉手,原本在掌心上的茶杯消失不見,她帶著肩膀上的庫可走到旁邊的研究桌前,伸手拿起放置在器皿中的小石頭。

「庫可,再麻煩你看家一陣子。」

「您這次又要去哪個禁區做研究了?」

早已習慣的庫可隨口問著,但沒想到乙奈卻給了他非常意外的回答。

「這次不做研究了,我要去明水森林一趟。」

「那裡不是精靈族的領地嗎?女主人,您要去精靈族的話,還是帶上我比較好吧。老讓我看家,我好無聊啊。」

「你只是想吃精靈吧。」

「偶而也該給我一點營養。」

「不行,你亂來的話只會給我添麻煩而已。」

「呿……」

庫可不開心的乍舌,像是在鬧脾氣,但是也不能不聽乙奈的命令。

她摸摸牠的頭,輕笑道:「不過相對的,在這段時間裡如果有誰跑到家裡來,你看不順眼的話就可以把他吃了。」

「真的嗎?」一聽見乙奈這麼說,庫可不禁睜大閃閃發光的雙眼,破涕為笑,「女主人果然心腸好!好啊好啊,我會努力吃的!」

單純的庫可讓乙奈忍不住笑出聲來,看著庫可從自己脖子上面滑下來,開開心心在房子裡亂竄,在她那帶著笑容的表情上,漸漸出現了一絲冷漠感。

她低頭看著手中的石頭,垂下眼眸。

「和我一樣有能力可以躲開神靈之眼監視的力量嗎。」她輕聲低喃著,「這麼看來,除了我之外也有人發現了神靈之眼的破解方法啊,這樣不太妙。」

「咦?女主人您說了什麼嗎?」

聽見乙奈的聲音,庫可回頭看著她,但乙奈卻只是揮揮手,將石頭放入口袋中,搖頭道:「沒什麼,你別擔心,好好幫我看家吧。」

「喔喔!我會的!我絕對會好好吃的!」

完全把看家和吃東西劃上等號的庫可,心思已經完全不在其他事情上面,對牠來說,乙奈下達讓牠可以「隨便吃」的命令,就已經是非常美好的事情了。

至於乙奈想做什麼,牠也不想去仔細思考。

不想打擾牠興致的乙奈,往門口的方向走過去,但在離開前卻突然想起什麼事情般地回頭對庫可說:「對了庫可,如果尤里安來的話,馬上用水晶通知我,我有些話想要跟他說。」

「是──我知道了!我會努力替您把男主人攔下來的!」

「別再叫他男主人了,庫可……」

「男主人就是男主人呀。」

「唉,算了。」

已經習慣這種對話的乙奈,也只是反射性的回應庫可而已,她知道不管她說什麼,庫可仍然將那個男人當成自己人,對他一點防備也沒有。

就是因為這樣,她才擔心。

留下很開心的準備餐具,打算等待經過附近的「獵物」自動上門來的庫可後,她離開了自己的房子。

站在房外草地上鋪著的石子路上,乙奈抬起頭,任由風輕輕吹起她的紅色長髮。她往前來到草地的盡頭,跳入深淵中,接著一陣風吹起她的身體,在她的腳下形成了一隻青蘋果色的透明生物。

在牠的頭部兩側有著魚鰓,旁邊的魚鰭散發出七彩的光芒,安靜、沒有任何氣息的靜靜在空中飛著,乙奈站在牠的頭上,兩手搭在腰間,對著腳下的生物命令道:「到赫斯托,青青。」

「……女主人,您剛剛不是和庫可大人說要去明水森林嗎?」

「我是要去啊,但那是最後目的地,在這之前我還有件事情要去赫斯托洞窟弄清楚。」乙奈理所當然地說著,用鼻子哼了一口氣,「妳放心,我不會讓妳遇到危險的。」

「和您在一起,我的性命不足以擔憂。」

「嘿嘿,妳能理解就好。」

乙奈笑嘻嘻地指著前方,像是船長一樣的大聲說道:「走──吧!出發前往赫斯托洞窟囉!」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