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過了多久時間,原本在樹枝上面沉沉睡去的庫可突然被一陣爆炸聲響嚇醒,差點沒有從樹枝上掉下來。

因為受到驚嚇的關係,從透明無色的模樣現出了原型,牠驚訝的睜大眼睛,不停眨呀眨的,看著在研究桌前面冒出的黑煙,以及被黑煙嗆得喘不過氣來、拼命咳嗽的乙奈。

「我的天啊!女主人,您沒事吧?」庫可擔心的滑到乙奈的身邊去,用尾巴拍去她臉上的黑色塵埃,但是乙奈卻笑嘻嘻地看著牠。

「庫可,前陣子去赫斯托洞窟拿回來的石頭,果然是傳說中的魔法石呢,而且還是要使用『特定方式』才會爆炸的特殊石頭。」

「現在不是說這些話的時候吧!女主──」

原本因為聽見乙奈的話,氣得不知到該拿她怎麼辦才好的庫可,突然感覺到從窗外出現的殺氣,隨即兩道銳利的刀光化破牠的身體,讓牠分成三段,掉落在乙奈面前的地上。

乙奈垂眼看著掉落在地上的庫可,嘆了一口氣,將手搭在腰上,很無奈的抬起頭來,對上那拿著兩把短刀,充滿殺氣的男人。

很顯然的,他是誤會了什麼。

「你在做什麼啊。」乙奈搔著頭髮說道:「這下會發生什麼事情,我可不管喔。」

男人聽見乙奈說的話,有些不明白的皺緊眉頭,才剛開始思考乙奈這句話是什麼意思的時候,掉在地上的那三段身軀,竟然融化成黏稠的液體,迅速捲到他的身上來。

完全沒有察覺到這件事的男人還來不及反應過來,握劍的雙手就被它緊緊纏繞住,整個人只能蹲在地上,身體完全被這黏稠的不明液體固定住身體,動彈不得。

黏稠液體傳來雷電,讓男人的身體感覺到一陣酥麻,但他卻仍然緊緊握住手裡的兩把短劍,一咬牙,使出自己所有的力氣,強行砍斷這些黏稠的液體,從中跳出來。

但是黏稠的液體卻很快地恢復原樣,再次朝男人撲過去,對方也趕緊轉過身,反手握住劍柄,將雙手交叉,在自己的手臂上畫出兩條血刃。

紅色的鮮血噴灑出來,讓那黏稠的液體一時間不敢靠近,往後縮回去,男人也趁著這個機會,將沾著他的鮮血的兩把短劍朝它揮砍過去,被劍砍過的地方不知道為什麼,不但無法復原,甚至還冒出了白色的泡沫,就像是能夠溶解它一樣。

男人的反擊雖然讓那黏稠的液體有些錯愕,但是卻沒有阻止它的進攻,它攤開自己的身體,一口氣就將男人的身體完全包覆住,雖然被鮮血觸碰到的地方正在漸漸溶解,可是這黏稠的液體卻不當一回事。

無論男人怎麼掙扎,它都沒有要放開他的意思。

乙奈看著眼前的狀況,嘆一口氣,來到被黏稠液體包覆住的男人面前,伸出手將他身上的黏稠液體抓起來,輕輕鬆鬆就讓這黏稠的液體從男人的身上拔除乾淨。

「好了好了,別鬧脾氣,庫可。」黏稠的液體漸漸變回原本的電鰻模樣,撕牙裂嘴的對著男人發出凶狠的聲音,乙奈也只能伸出手輕輕摸著牠的頭,試圖安撫牠的情緒。

說實在的,她沒想到這個男人竟然會利用自己的鮮血來當作武器。

混血種雖然沒有精靈族或者妖精族任何一方的能力,但他們體內的鮮血卻是能夠腐蝕萬物的極酸物質,她會出手,是因為不想讓庫可再受傷害,縱使她知道庫可不會在意這點小傷,但繼續打下去,對雙方都沒有好處。

再說,這整件事情打從一開始就不需要以打架的方式來解決。

於是她笑嘻嘻地對庫可說:「這次是他反應過度,所以由我來和他解釋,你就別再繼續攻擊他了。再繼續下去對誰都沒有好處。」

「女主人!您怎麼能夠這麼放縱這個男人!」

「這個嘛。」乙奈用手指摳著臉頰,心虛的移開眼神,「有點原因啦,而且我也大概猜得出來眾議院的人派他來我這裡的目的是什麼。」

「什麼?這個混血種是眾議院的人?」

「是啊,所以你就別出手,讓我來處理。」

庫可仍心有不甘,畢竟牠剛才可是被砍成了三塊,但牠沒有辦法無視乙奈的請求,於是也只能滑動身體回到旁邊的樹枝上去,慵懶地趴在上面說:「也只能這樣了。」

好不容易終於讓庫可冷靜下來之後,乙奈這才回過頭來,想和男人搭話,但對方卻早已經蹲下身,單膝跪在地上,頭也不抬的低頭向她行禮。

對於這些禮數早已經麻痺的乙奈不禁苦笑,她蹲下身,抱著膝蓋,伸出手指輕戳男人低下的額頭,問道:「喂,你叫什麼名字啊?」

「眾議院護衛,畢克特。」

「引領眾人的星星之神的名字嗎?真有趣。」

乙奈輕聲說著,令畢克特驚訝地抬起頭來。

兩人的視線首次對上,當畢克特看見乙奈那雙美麗的紅棕色眼眸時,他的臉頰不自覺得泛紅起來,趕緊又把頭低下去。

這一次說什麼也不敢再做出越矩的動作,對方可是四賢,再加上他之前才違反了命令,攻擊這位四賢大人,要是再讓她感到不快,眾議院不知道會如何懲罰他。

要是因為這樣而被剝奪了繼續待在眾議院的資格──想到這,畢克特便顫抖著身體,握緊了拳頭。

乙奈雖不能看透人心,但見到他微微顫抖的模樣,就算看不見他心中所想的事情,也能夠猜到大半。

於是她拍了拍畢克特的肩膀,對他說:「放心吧,我沒有把在眾議院的事情放在心上,你那時的決定是正確的。」

畢克特並沒有開口,安靜的低著頭,但是他卻有仔細將乙奈的話聽進去。

見到混血種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可是乙奈卻從畢克特的身上感覺到一點點不同,她說不上來是什麼地方不同,只知道畢克特似乎和其他混血種不太一樣。

單就這點就可以感覺得出,眾議院對畢克特的「教育」方式和其他混血種有差異性。那麼接下來的就是找出「原因」了。

不過看畢克特的樣子,大概是無法從他口中問出什麼才對。

「您……」

突然間,畢克特發出了細微的聲音,讓乙奈收回心思,眨眼看著他。

她歪頭問道:「怎麼了嗎?你有什麼想問的。」

畢克特沒有馬上開口回答,而是稍微猶豫了幾秒鐘,才慢慢張開嘴,低聲問:「您為什麼知道這個名字代表的意思……這是……」

「是古精靈文字,你想說的是這個吧。」乙奈笑嘻嘻地用雙手捧起畢克特的臉,強迫他看著自己,「這一點也不奇怪吧?我可是四賢。不是我自誇,魯法路大陸上的文字或語言,我幾乎都看得懂。」

被強迫捧起臉對上乙奈的視線,讓畢克特緊張得滿頭大汗,不知道該把眼神往哪邊放才好,只能尷尬地將視線往下看,就是不敢和乙奈對上眼。

他的表情讓乙奈覺得挺有趣的,但有點可憐的樣子,於是她放開了他,站起身來,轉身走到被黑煙燻得黑漆漆的研究桌旁,一揮手,髒兮兮的桌面頓時開始自動整理起來,沒多久就恢復得一乾二淨。

「是早巳議長派你過來的吧,目的大概就是監視我的行動?」

突然聽見問題,變得有些遲鈍的畢克特過了半秒鐘的時間才回過神來,低下頭來看著地板,趕緊回答:「是、是的。」

回答是回答了,但口氣有點結巴,就連他自己也覺得有點訝異。

只是被察覺到名字真正的意思而已,就變得這麼不像之前那般冷靜,反而讓畢克特有點不知所措。

他緊張的心情,也傳染到乙奈這邊來,這讓乙奈不禁掩嘴偷笑著。

但這時間卻沒有維持很久,再過幾秒,乙奈感覺到畢克特的緊張感已經退去,變回她初次見到他那時的冷漠感覺。

混血種是不該擁有自我感情的,可是畢克特似乎沒有完全將自我的感情抹滅,這在混血種來說,是不及格的吧?

若早巳派他來真的是來監視自己的,那麼,只能說早巳也太不會選人,不然的話──就是早巳是因為什麼原因才刻意讓畢克特待在她身邊。

想到這,她就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是不希望我一直去擔心獸族那邊的事情,才會這樣安排的嗎?」

能想到的也只有這個可能性了。

 

待續~

,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