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緊張過度不太好

 

回到住的地方,那擾人的身影已經消失不見,乙奈心裡有點不太高興,這樣代表她還得另外花時間去找人,平常都是那男人纏著她不放,現在卻反而顛倒過來,換她找他,讓她心裡有點不太平衡。

「要見他的時候反而不出現啊……算了,先不管這件事。」

乙奈籌措一會兒之後,還是決定先以目前手邊有的情報來做分析,輕輕抬起手往旁邊的書櫃指著,書櫃上的書飛了下來,圍繞在乙奈的身邊,書頁刷刷刷的迅速翻開好幾頁,像是在尋找什麼。

翻閱完的書本堆積在她的腳邊,越疊越高,搖搖欲墜但卻又始終沒有倒下來。

快將書櫃上的書全部翻完的時候,她終於找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伸手握住了書本,垂下眼眸看著上面的敘述。

「女主人,您在找什麼?」

「不太要緊的事情,我只是想確認一下而已。」

在乙奈的脖子上突然出現一個透明無色的長長身體,牠全身帶著雷電,偶而雷光閃爍的時候,能夠看清楚牠的身體,但只有短短一瞬間的時間而已。

那雙沉靜的水藍色眼眸盯著乙奈手上的書,磨了磨牙齒,裂嘴笑道:「那個小矮子又給您添了什麼麻煩嗎?果然還是應該由我去吞了他啊。」

「別給我添亂,庫可。」乙奈伸出手輕輕摸著牠的下巴,聽見自己的愛寵說出這麼危險的發言,身為主人的她不得不出聲制止。

畢竟她很清楚,庫可一向說到做到,牠的話就算聽起來像是玩笑,但本人倒是百分之百認真。

想要平靜的在奈昂加里生活下去,就必須和主管這片大陸的人拉好關係──也就是說她必須和眾議院當「好朋友」。

雖然說是這麼說沒錯,但眾議院的議長大人似乎不只想和她當好朋友而已,打從她初次進入眾議院的時候,那位議長大人始終都對她投以愛慕目光,讓她有點受不了,若不是這次真的有事情想要問他,她也不會到眾議院去。

「嘻嘻嘻嘻,女主人您還是一樣嚴肅啊。」庫可一邊用著調侃的語氣和她說話,一邊以滑動的姿態從她的身上爬下來,捲曲在從窗外伸進來的粗壯樹枝上面,雙眼瞇成一條線。

「說到這個,女主人啊,男主人他留了一點訊息給您。」

「我說過很多次了,庫可,別再叫他男主人。」

「這怎麼行呢,除了那位大人之外,沒有人配得上您啊。」

「庫可……」

面對自家寵物這奇怪的紅娘想法,乙奈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

索性放棄去和庫可對論,乙奈一邊揮手,讓堆積在腳邊的書重新飄起,自動回到書架上面去,一邊拿著手裡的書,坐在軟綿綿、像是雲朵一樣的床鋪上面。

床鋪上放著許多研究用的筆記本、羽毛筆,甚至還有測量用的儀器,與裝著各種顏色液體的瓶子。

屋內的裝設看起來可愛、平凡,像是一般女孩子所住的房間,但屋內放置的卻都只有一些研究物品,就像是小型的研究室,唯一看起來比較女孩子的,大概就是放置在床上的那些等身熊娃娃。

架子上放置著各種瓶瓶罐罐,裡面裝著奇怪的東西、沒看過的奇妙液體,甚至還有活生生的生物,即便裝設得再漂亮,有這些奇怪的東西在,沒有人覺得這裡住起來會「舒服」。

但對乙奈來說,這裡就像是自己的小天地一樣,熱衷於研究的她最喜歡的就是這些被別人稱之為「奇怪」的東西了,也因此,當她知道自己要來東之大陸的時候,興奮得不得了。

因為東之大陸奈昂加里可是魯法路大陸上最多「未開發物品」的地區,只要是身為研究者,都想要來這裡做研究。

當然,她的研究是與魔法相關的,不過相較於其他四賢,她的魔法算是四人之中最糟糕的,畢竟比起實際使用,她更喜歡去研究那些不知名的東西。

知道自己的主人是熱愛研究的重度研究狂熱者,庫可也只能用溫柔的目光,在她身邊保護著她,不讓任何人接近乙奈──除了「那個男人」之外。

「男主人說了,要女主人您別插手管阿特萊斯的事情。」

聽見庫可這麼說,乙奈沉默的闔上了書,回頭看著捲曲在樹枝上面的身體,慢慢現出原來模樣的庫可。

青藍色的鱗片中散發出強勁的雷電,醜陋不堪的臉上有著尖銳的牙齒,活像是在童話故事中擔任反派角色的壞人,滑溜溜的乾癟身軀讓人看得頭皮發麻,這樣的生物與房內的可愛擺設,完全不搭,甚至會讓人覺得牠根本就不是應該會出現在乙奈身旁的動物。

那是居住於海中深處,隱藏在黑暗中的生物,也是不可能脫離海水獨自生存的──電鰻。

雖然牠的模樣看起來可怕又不討喜,但在乙奈的眼中,卻看不見厭惡,只是倔強的嘟起嘴巴,很不開心的對牠抱怨:「因為是獸族發生的事情,所以他才特地跑過來叮嚀我嗎?真是多管閒事。」

「別這麼說嘛,男主人會特意跑來通知您,就表示他非常非常重視您啊。」

「重視我?」乙奈聽見庫可興致沖沖的對她說,不禁沉默的垂下眼眸,「他重視的不是我這個人,而是我的能力。庫可,那個男人可是為了得到權力,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的卑劣傢伙。」

「但在我眼裡看來卻不像是那回事啊,女主人。」

「那是因為你早就已經被他蒙騙了。」

「女主人,您也太不相信人了吧。」

「除了四賢和師傅之外,我不需要相信任何人……」

聽見乙奈這麼說,庫可只能沉默地搖搖頭,雖然牠已經跟著乙奈很長一段時間了,但還是猜不透乙奈究竟在想些什麼。

牠只知道乙奈對於自身保護得非常徹底,絕對不會輕易信任他人。

凡事都要先以「懷疑」的方式看待,再來一步步分析──這是乙奈一直以來教導牠的事情,牠也始終引以為鑑,只是乙奈從來沒有告訴牠「為什麼」。

面對如此固執的「主人」,就算庫可再無奈,也只能順著她。

「話說回來,女主人啊,您打算如何處理外面那位訪客?」庫可轉動眼珠,看著樹枝探進來的窗戶外,勾起嘴角,笑嘻嘻地說:「果然還是吃掉他比較好,女主人,麻煩您下令讓我吃掉他吧。」

「別亂來。」乙奈再次打開手中的書,靠在像雲朵一樣軟綿綿的枕頭上面,將注意力放在書本上面,沒有要繼續和庫可說話的打算。

既然那男人想要告誡她的事情已經傳達給她了,那麼就沒其他重要的事情了吧!這麼想著的乙奈,便不再對其他事情有「興趣」。

至今已經有兩個人要她別插手管獸族的事情,但她並不是那種會因為別人的一兩句話而放棄的人。雖然這個個性曾被魔法大導師告誡過很多次,要她不要這麼愛管閒事,但是──

乙奈勾起嘴角,看起來很開心的樣子,而看見她臉上的笑容,庫可不盡臉色發白,無奈地甩甩頭。

「女主人,您又想做什麼了?」

「沒有啊。」乙奈雖然這麼說,卻沒有退去臉上的笑容,看就知道她「有什麼企圖」。

明明察覺到外面有其他人的氣息,可是卻不打算做些什麼,好像是故意讓他跟著自己一樣,這點讓庫可很不能理解。

牠對於任何想要接近乙奈的陌生人,都有著敵意,除非得到牠的信任,否則牠絕對不會讓任何陌生人靠近乙奈。

「哼……臭味真讓人不舒服,女主人,拜託讓我吃了他吧。」

「不行,不准你動他,聽見沒?」

「女主人啊,為什麼您要這麼保護那個混血種。精靈與妖精的混血種可是不被神靈之主所眷顧的人,您沒有必要可憐他。」

「我並不是可憐他。」

「那您該不會是喜歡上他了吧!」

「……庫可,你腦袋裡只有這兩種分類嗎?」

「如果兩個都不是的話,那女主人您到底為什麼──」

乙奈闔上書本的聲音,把庫可嚇了一跳,牠隱隱約約察覺到乙奈似乎有點不是很開心的樣子,便縮起身體,變回透明無色的模樣,但身上的雷電卻仍明確表現出牠的位置。

收起微怒的視線,乙奈繼續打開書閱讀。

房間內再次安靜下來,只剩下規律的翻書聲。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