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早巳議長……」斐爾特看到早巳發瘋般地笑著,不知所措,回頭向另外一位精靈投以求救的目光,但卻被那名精靈直接無視了。

「戈頓,你居然敢無視我!」

「別把麻煩事情往我身上推啊!」

「你跟早巳議長感情比較好,不找你要找誰?」

「那傢伙決定的事情,沒有人改變得了。」戈頓冷哼一聲,兩手交叉放在胸口上面,把腿跨放在桌上,一臉輕鬆的說:「你們幾個也別苦著一張臉了,難道你們會不知道四賢是什麼樣的角色嗎?若是能夠拉攏他們其中一人,我們奈昂加里就等於是有了最強大的後台。」

「……早巳議長是因為這樣才向乙奈大人求婚嗎?」面容沉重,卻用優雅的態度喝著紅茶、吃餅乾的男人,不覺得早巳的出發點和戈頓想的一樣。

「那老狐狸怎麼可能對女人真心。」

戈頓不禁大笑,卻馬上惹來早巳冷視的目光。這時所有人才發現,早巳早就已經回到主位上來了。

「戈頓,你說得挺開心的啊。」

「別用那種可怕的眼神看著我,早巳。」

「叫我議長。」

「吵死了……我才不想對你用敬語。」

因為剛才的吵鬧,從一開始就躲在桌子底下的人慢慢地探出頭來,卻馬上又因為早巳和戈頓的爭吵而縮回去,完全不敢離開桌底。

坐在她旁邊喝茶的白髮妖精看了她一眼,遞了一塊餅乾給她。

「吃吧,哈莉娜。」

「嗚嗚嗚,乙奈大人還是好可怕喔,馬布爾。」

「別哭啊,妳一哭我就頭痛。」

「嗚嗚嗚餅乾真好吃……」

「連這妳也要哭啊。」

看著大家的氣氛因為乙奈的出現,而變得亂糟糟的,斐爾頓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他該拿這位任性的四賢大人怎麼辦才好?

「斐爾頓。」

「是……早巳議長?」

聽見早巳呼喚自己的名字,斐爾頓嚇了一跳,趕緊應聲。

雖然早巳的表情已經恢復以往的平靜,可是他散發出來的氣息卻不像那回事,讓他不知道該以什麼表情面對他才好。

但早巳卻不在乎的繼續說道:「派混血種跟著她,我要徹底調查她身邊有多少男人!」

「早巳議長,拜託您別為了私事而動用眾議院的人。」

「她可是拒絕我了啊!斐爾頓,居然有女人拒絕我的求愛?這怎麼可能!」

「請您別執著乙奈大人了吧,早巳議長,四賢可不是能夠隨便動的。」

「我才不管這麼多,難得能夠遇上讓我順眼的女人,更重要的是,她是第一個不怕我的身分,和我站在等同地位上和我說話的人。」

「早巳議長……」

「我要她。」早巳不顧斐爾頓的反對,認真地將十指交握,放在自己的嘴邊,低語道:「被我看上的女人,絕對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再怎麼說也應該是由我甩人才對。」

斐爾頓聽見早巳說的話之後,跪地不起。

打從乙奈出現之後,他們眾議院變得越來越不像眾議院了,原本應該是很嚴肅的地方,為什麼現在變得越來越搞笑了。

斐爾頓真的不知道該怎麼面對眾議院這樣的變化。

「這樣不是挺好的?你就派人去吧,正好,就派那最棘手、最麻煩的傢伙如何?」戈頓像是完全沒有自己的事情一樣,一派輕鬆的說著。

斐爾頓忍不住狠狠朝戈頓瞪了一眼,最終卻還是只能垂頭喪氣,沒有辦法。

「這樣沒關係嗎?早巳議長。」

「讓他去吧,說起來,他沒有做過個人任務的樣子,正好利用這個機會測試一下他身為『混血種』的價值。」

早巳輕輕笑著,並沒有反對戈頓的提議,可是獲得早巳的同意,反而更讓斐爾頓備感無奈。

他說什麼也不想讓那個男人以個人名義行動啊,雖然是混血種,但他卻是混血種中最難控制的男人。再說,要是被乙奈知道他們派人跟蹤她、調查她的話,真不知道下次她又會怎麼鬧眾議院。

但身為議長的早巳既然已經點頭答應,他也沒有辦法再繼續推辭。

「畢克特。」

「是。」

剛開口召喚,下一秒,斐爾頓的背後便出現一名單膝跪地的男子。他仍低著頭,沒有讓在場的議員們看見自己的臉,因為身為混血種的他,是不允許抬起頭來面對精靈族以及妖精族的人。

要是被看見臉或是對上眼,就表示這名混血種沒有「價值」。

價值等於他們存在的意義,要是連這點都沒有的話,他們就沒有資格活下來。

斐爾特看著低頭跪在他面前的畢克特,嘆口氣之後,向他下令:「從現在開始,你跟著乙奈大人監視她的行動,並每天回報她的情況,直到我讓你回來之前,絕對不准妳離開乙奈大人半步。」

「是。」

領下命令的畢克特,再次消失在黑暗中,房內已經沒有他的氣息,彷彿他從來就不存在一樣。

斐爾特仍有些擔憂,一直看著畢克特離開的地方,久久無法收回視線,看見他如此不安的表情,喝著紅茶,像是在過下午茶時間的馬布爾忍不住放下茶杯,開口道:「你保護過度了,斐爾特。」

「我知道,雛鳥總有一天必須離巢,可是當時機來臨時,我卻仍然無法靜下心來,讓他離開啊。」

「別說得這麼嚴重,畢克特又不是一去不回。」早巳不禁被他們嚴肅的態度惹笑,看著斐爾特不安的表情,說道:「安心讓他去試試看吧,反正應該持續不了太久。」

「早巳議長,您這樣說好像早就知道乙奈大人會發現畢克特跟蹤她一樣。」

「乙奈怎麼可能會不知道呢。」

「既然如此,您還要我派畢克特去?」

聽見斐爾特這麼問,早巳收起笑容,向後靠在椅背上面,沉聲道:「或許讓畢克特待在乙奈身邊,也是不錯的決定。那女人的身邊可是比我們眾議院還要安全。」

這句話,讓眾議院所有人沉默下來。

他們都知道早巳指的是什麼,卻心照不宣。

長久以來,精靈族與妖精族都維持著友好關係,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這份「友誼」變了調,雖說現在靠著他們眾議院的力量,還能夠勉強維持兩族表面上的和平,可是他們都不確定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

乙奈擔心的部分,對他們來說也是心中的隱憂。

東之大陸或許與西之大陸沒有什麼太大的差別,一樣都是顆隨時會爆炸的未爆彈,而守護這個大陸,讓生存於東之大陸奈昂加里的種族能夠安全、和平,便是他們眾議院存在的意義。

如果連這點意義都失去的話,那麼他們真的不知道該守護什麼才好。

「乙奈啊,若妳真的是以四賢身分來到我們奈昂加里,那麼──」早巳閉上雙眼,輕聲低語:「就讓我再次見識一下那能夠阻止戰爭的力量吧。」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