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妳也曾是那族群中的一人嗎?所以才會看不下去,如此急著想要找出事實真相。」

早巳突然之間開口詢問乙奈,讓她原本飄走的思緒,再次拉回到現實。

她垂下眼眸,看著早巳質問她的眼神,輕輕扯動嘴角。

「你指的是什麼呢?議長。」

看著乙奈笑嘻嘻的模樣,早巳並不打算再繼續問下去,抬起手掌挪動飄浮在桌面上的影像後,將其中一個影像當成球,扔到乙奈的面前去。

影像準確無誤的停留在乙奈的面前,她看著影像中戴著面具、身穿白色風衣的男人,頓時臉色大變。

她黑著一張臉,用顫抖的聲音小聲地說:「……是嗎,又是那傢伙。」

「看樣子妳似乎有點頭緒了。」

早巳見到乙奈臉上的表情,有些吃驚,也從她的反應中知道影片裡的人是乙奈認識的人,於是他一收手,將乙奈面前的影片收起。

「這人是最後與獸族國王見面的人。」

「也就是說,他應該有線索嗎?」

「希望如此。」早巳往後靠在椅背上,悠閒的吹著口哨,「因為連我也不確定那個和阿特萊斯謀合的人是誰。」

聽見早巳這麼說,乙奈不禁有些訝異。

「沒想到魯法路大陸上竟然會有你不知道的事情。」

「即便是我,也不是全知全能的神啊。」把乙奈的話當成讚美的早巳,勾起嘴角笑著說:「看在妳的面子上,我再好心告訴妳一件有趣的事。妳覺得,為什麼我會對妳能夠讓我的『神靈之眼』無效化的事情這麼好奇呢?」

聽見早巳這麼說,乙奈頓時驚訝的張大眼睛,看著躺在椅子上的早巳用天真無邪,卻隱藏著冷刃的笑容注視著她。

「妳要找的魔法師,擁有和妳一樣的力量,能夠躲過我的神靈之眼,所以很抱歉,關於妳想知道的事情,我是真的不知道。」

「這下可棘手了。」乙奈沒想到居然會從早巳的口中聽見這個消息,原本她還以為,擁有萬隻神靈之眼的眾議院議長,一定會知道是誰和獸族國王私下串通的,但現在看來,最後的線索也化為烏有。

難道魔法大導師早就知道這件事,所以才要她不要輕舉妄動嗎?

「那個魔法師究竟是誰……」

「我也想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早巳從椅子上站起身,慢慢來到乙奈的面前,牽起她的手,在她的手背上落下一吻,「如此看來,我們是站在同一條船上的人啊,親愛的。」

早巳在她手背上留下的吻,漸漸變成一個發光的圖騰模樣,沒入皮膚中消失不見。其他議員看見早巳做的事情,全都驚訝地瞪大雙眼,有人甚至還從椅子上跌坐下來,所有人都無法理解他們的議長究竟在想什麼。

等到早巳放開她的手之後,乙奈輕撫著自己的手背,皺眉道:「議長,你這麼做是什麼意思?」

「我想妳應該明白那個圖騰代表的是什麼意思才對,用不著我解釋吧。」

「就是因為知道才問你。」

打從乙奈來到東之大陸開始,早巳就不斷的對她求愛,雖然覺得麻煩,但是為了能夠安然待在奈昂加里,乙奈也不得不將他的話當成耳邊風。

這也是她為什麼堅持待在自己家裡做研究的原因之一。

「精靈族的親吻表示認可對方成為自己的另一半,議長,你這麼隨便沒關係嗎?」

「我可不是隨便下決定的。」早巳伸出手,勾起乙奈的下巴,笑著對她說:「這是早在我第一次見到妳的時候,就已經決定好的事情。」

「……早巳議長,你這樣會讓我困擾的。」

「有我的圖騰,妳就能夠隨意進出禁區和眾議院囉?」

「可以隨便進出禁區?」一聽見早巳這麼說,乙奈頓時雙眼放亮。

這就表示她能夠隨便做研究了,能夠仔細研究東之大陸這塊神秘地方,對她來說可是比任何禮物都還要來得誘人。

但是她卻甩甩頭,拋開自己飛走的思緒,認真地和早巳說:「那個啊,雖然這樣說有點不太好意思……早巳議長你的提議真的很讓我心動,但要是精靈族的圖騰被『那傢伙』發現的話,會發生比戰爭還要更可怕的事情啊。」

「那傢伙?」早巳眨眨眼,賭氣的看著她,就像是耍任性的孩子一樣,「妳不會才剛成為我的妻子,就搞外遇了吧。」

「唉,為什麼我身邊的男人總是各說各話,完全不好好聽我解釋啊。」乙奈搖搖頭,忍不住碎念著,「這樣看起來,還是莫林好多了。」

「喔──跟我搶妻子的人就是那名四賢嗎?」

聽見早巳低沉恐怖的聲音,乙奈便回頭看了他一眼,再次頭疼的扶著額頭,長嘆一口氣。

「我不想再解釋了,但是早巳議長,我恐怕得向你道歉。」乙奈將剛才被早巳親吻的手掌心向上,一顆有掌心般大小的水珠從她的手掌裡飄了上來,水珠中央有著一個發出淡淡白光的圖騰。

早巳驚訝的看著水珠中央的圖騰,而乙奈則是在他錯愕的表情下,握緊掌心,連同水珠一起將圖騰捏碎。

乙奈毫無任何感覺的看著圖騰的碎片散落在她與早巳之間,再將那冰冷的視線,慢慢放在早巳錯愕的臉龐上。

「我不會成為任何人的人,我們四賢打從成為魔法大導師的徒弟那天開始,就已經註定踏上孤獨的路,所以請不要再讓我說第二次了,早巳議長。」

說完,乙奈便在所有議員驚愕的目光下轉過身,大步邁向門口,如他們一開始所希望的,從大門離開。

但在離去前,她卻仍停下腳步,背對著所有人道謝:「謝謝你們的情報。」

眾議院的議員們全都看傻了眼,沒有人敢去和早巳搭話,畢竟乙奈拒絕的人,可是能夠動搖東之大陸一切的早巳。

但早巳卻一反常態的在乙奈離去後,仰頭大笑起來。

「哈哈哈哈哈!真是糟糕,她太有趣了啊。」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