叩叩,叩叩叩。

敲打玻璃的聲響,吸引了屋內人的注意,原本放在書本上的視線轉移到那扇緊閉的窗戶前,看著用尖銳的鳥嘴啄著窗戶的小鳥。

她起身走過去,打開窗戶,將小鳥腳下綁著的小珠子取下,之後那隻小鳥便「碰」的一聲,消失不見。

將那顆小珠子扔入水中後,紅棕色的眼眸落在水中浮現的文字上面後,輕輕勾起了嘴角。

「看樣子那邊似乎進行得很順利。」她一揮手,水面上的文字沉入水波中,但那因為聽見好消息而上揚的嘴角,很快地就垂了下來,無奈地長嘆一聲,「唉!換作我這邊就有點麻煩了,真是……不管哪個國家都很讓人頭疼。」

轉過身背對水面的乙奈,正因為最近情況不是很順利的關係,搔著頭髮,很困擾的樣子,等到她嘆完氣,收起那亂糟糟的思緒後,再次看向水面,才發現原本已經被她抹去的文字,又重新浮了上去。

「咦?這是什麼。」乙奈眨眨眼,不明白的看著水面上的文字。

這個文字與剛才不同,是用特殊文字所寫的,而且還是用只有他們四賢者才知道的暗語寫法,讓乙奈頓時有種不好的預感。

她鎖起眉頭,趴在裝著水的盆子旁邊,仔細的看著那段文字後,臉上的表情瞬間凍結起來。

那副嚴肅的模樣,讓窗外的人忍不住笑出聲來。

「我親愛的乙奈,妳的表情像是看見世界末日啊。」

「這是怎麼一回事?」不需回頭,乙奈便能知道站在窗外的人是誰,她質問的語氣就與臉上的冰霜一般,冰冷刺骨。

可是窗外的人卻仍然保持著臉上的笑容,從窗戶跳入屋內,來到乙奈的背後,將頭輕輕靠在她的肩膀上面,親暱的在她耳邊小聲地說:「誰知道呢,不過,這不是妳需要擔心的事情。有我在,妳什麼都不需要擔心,只要待在我身邊就好。」

乙奈二話不說,就伸手抓住了他的額頭,單手就將他整個人舉起來,扔了出去,但對方卻像是靈巧的貓咪一樣,兩腿縮起來,倒掛在天花板上面,而乙奈則是已經推開了門,快步走了出去。

接受了魔法大導師的委託任務,來到東之大陸奈昂里加的乙奈,是被譽為「四賢者」之一的魔法師,在魯法路大陸上,沒有人不知道這個稱呼代表著什麼。

他們被譽為最強,也被歌頌為傳說中的魔法師,但事實上他們就跟一般人沒有什麼兩樣。

隱居、不在人前出沒、不介入任何事情,是因為他們遵從著師傅的一句話──

“魔法師不是救世主,不會拯救任何人。”

「我知道啊,師傅。」

“妳要是真的明白這句話的意思,就不會特地聯絡我了。”

飄浮在乙奈身邊的玻璃珠,傳來一聲嘆息。

離開住的地方後,乙奈便快速的在樹林裡跳來跳去,踏著樹枝前進,而玻璃珠四周繞著水波,緊緊跟隨著她的身影。

雖然腳步急促,但是乙奈卻以平靜如水的口氣,和玻璃珠裡的人對話。

「莫林給我的訊息可不是鬧著玩的,師傅,您應該也知道吧。要是發生在西之大陸的事情背後,是由魔法師一手操控的話,這就表示……」

“我知道,但妳也不要忘記妳自己的任務是什麼,乙奈。”

魔法大導師的聲音稍稍壓低了一些,感覺得出他心情不快,乙奈便停下了腳步,蹲在樹枝上面,回頭看著玻璃珠裡那張臉。

「師傅,你真的就這樣讓莫林一個人去處理嗎?」

“莫林那邊的事情他自有分寸,妳只需要繼續做好妳的視察任務就好。”

魔法大導師說到如此地步,也讓乙奈無法再繼續反駁什麼,只好長嘆一聲,垂下頭來。

「早知道我就別鬧他,跟他換就是了。」

“這也是命運的一環啊。”魔法大導師笑了笑,“妳就別再擔心這些了,我現在只怕莫林那邊只是一個開端,妳這邊也要多加小心。”

「我明白了。」

向魔法大導師允諾後,她便伸手將玻璃珠一掌抓住,收進口袋裡。

雖然不服氣,但她最終還是只能乖乖聽從魔法大導師的命令,身為四賢的他們,是絕對無法違背師傅的。

的確,在來到東之大陸後,總讓她有種不祥的預感,可悲的是,她的第六感向來很準確,或許在東之大陸這邊,也有什麼事情正在暗中慢慢醞釀吧。

一想到這,就讓乙奈覺得有些不安。

「看樣子我也不能老是悠閒的窩在房間裡面做研究呢。」

 

 

Chapter       神出鬼沒的訪客

 

東之大陸奈昂加里是有著高山以及美麗的樹林,沒有被任何外來資源所感染的原始之地,共同治理這塊大地的,是被譽為「馬拉克」,侍奉神靈之主的兩大種族──精靈族與妖精族。

為了保護這美麗的地方,兩族之長建立嚴格的規定,不允許外來者隨便踏入這片土地,違反規定者,皆會被處以非常嚴厲的責罰。

高貴而美麗的精靈以及妖精,是這塊土地的守護者,他們除了神靈之主以外,不會相信任何人,然而如今卻出現了可能會打亂他們所訂下的規定的不確定因素。

那個不確定因素,便是以中央神庭身分前來視察的四賢者。

「這可是非常嚴重的問題啊。」

「的確是,那位大人我行我素的態度,實在是讓人頭疼。」

「我聽說前陣子她是不是還跑到禁區去做研究了?就是因為這樣,我才討厭外來者啊!都是些沒有教養的傢伙。」

東之大陸奈昂加里有規劃區域,並不像西之大陸的獸人族那樣,不允許特定種族進入。在他們奈昂加里裡,只要不違反規定,闖入他們規劃出的「禁區」,那麼基本上他們並不會在意。

因為這樣,他們才能夠保留那些美麗的歷史古蹟,以及瀕臨絕種的動植物。

可是來到他們東之大陸視察的四賢者,我行我素的態度讓他們棘手得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由兩種族所負責管理、統治的東之大陸,雖然雙方私底下並不算友好,可是為了保護這個由神靈之主守護的土地,他們仍共同建立「眾議院」來處理東之大陸上的所有事情。

但現在這名四賢的出現,卻成為他們眾議院建立以來,最棘手的事情。

圍坐在圓桌旁的六名眾議員同時嘆了口氣,沒有人知道該怎麼應付那位大人才好。

突然間,與圓桌成平行的透明天窗被落下的重物撞破,嚇得原本坐在桌邊的人全都跌得東倒西歪,甚至還有人以為天掉下來了,趕緊躲到桌子底下去。

隨著碎玻璃一起掉落在桌子上面的身影,慢慢地站起身來,拍拍散落在身上的玻璃碎片,像是什麼事也沒有的說道:「我有點事情想問你們,眾議員。」

在受到驚嚇的眾議員們身邊,出現了許多人影,他們全身穿著漆黑的衣服,包得密不透風,只能看見那雙銳利、凶狠的眼眸,以及手中武器散發出的鋒光。

「乙乙乙乙奈大人,不是已經說過很多次了,您如果要來的話,請您從正門通報一聲啊!」

乙奈看了一眼那名留有翠綠色長髮的妖精,調皮的勾起嘴角來。

「沒什麼關係吧,反正我會修好的。」

她一邊說著,一邊舉起手指輕輕一轉,散落一地的玻璃碎片全都飄浮起來,重新聚集在天花板上,原本被她粗魯撞破的玻璃天窗,瞬間變回原來的樣子。

優雅翹起二郎腿,在桌邊坐下後,乙奈看著那些無聲無息出現在房間內,如忠犬一般的護衛後,並沒有把他們放在眼中。

「我現在很忙,沒有時間跟你們這些人玩。」乙奈瞬間收起了玩笑的表情,睜大雙眼,瞳孔如野獸般的豎直成一條線,即便是躲在那些護衛身後,也令眾議員們感受到她的威嚇,渾身顫抖不已。

但是在這些忠心護主的護衛們之中,有一名男子沒有受到乙奈的威嚇影響,從人群中迅速衝上前來,帶著手中的兩把短刀,來到乙奈的面前。

乙奈捕捉到他的身影,立刻向後翻身跳開,輕盈的踏在桌面上,但表情卻是十分震驚。

她沒想到竟然會有人在被她威嚇後,還有辦法對她展開攻擊。

但那個男人的攻擊並沒有因為她閃開而停下來,他抬起頭,冰冷到像是沒有任何感情的雙眸緊緊盯著乙奈,當他們視線交錯的瞬間,乙奈突然被他那雙眼眸嚇了一跳。

在她恍神之際,男人再次舉起手中的兩把短劍,朝她揮砍過來。行動迅速、沒有任何遲疑,而且劍劍對準她的要害。

這讓乙奈有點錯愕,只能先想辦法盡量閃躲他的短劍。

其他人看著乙奈與男人一進一退的交戰,全都看傻了眼,直到剛才那名用著結巴口氣和乙奈說話的妖精大聲說道:「給我住手!畢克特!」

刀刃在乙奈的眼前停了下來,只差那麼一點,就要刺穿她的眼珠,但乙奈卻彷彿早就猜到那名妖精會出聲阻止,當她與他眼神對上的時候,她便停下了腳步,揚起嘴角看著這張冷若冰霜的面孔。

聽見命令的瞬間,男人的攻擊停止了,而她也看見他抖了一下眉頭,似乎有些不太高興,但身體卻仍依照命令停止攻擊。

那名翠綠色長髮妖精走上前來,一掌揮開了乙奈眼前的短劍,男子立刻低下頭,往後退開來,一動也不動的跪在地上,完全不敢將臉面向那名妖精。

「斐爾特。」乙奈笑嘻嘻地看著走到自己面前來的妖精,熟稔的和他打招呼,眨著一隻眼,吐了吐舌頭,合掌道歉:「抱歉啦!我知道這樣突然闖進來眾議院不太好,但我真的有急事想要問問你們。」

「您真是……唉!」斐爾特雖然心裡仍有不甘,卻也無可奈何,按照他們與中央神庭的約定,他們是不能對中央神庭的人出手的。面對總是突然跑來、自顧自離開的乙奈,斐爾特除了容忍她之外,不知道該拿她怎麼辦才好。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