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可能啊!我從來就沒有收到什麼邀請函……你剛剛不是也說了嗎?我沒有收到那封邀請函,既然如此你為什麼還一直說我是烏鴉。」

張騏的奶奶是從外地嫁到這個小村莊來的,所以,她也算是個外地人,這點看來,只有「外地人」這個身分而已,可是他的奶奶早在半年前就過世了,而他也是在那之後搬回這個小村莊,在房子整修的這段時間裡,先住在這個公寓裡面。

他在回到奶奶生前住的那棟房子裡的時候,除了陳舊的家具、乾淨美麗的庭院之外,什麼也沒有。如果說是郵差送來的掛號信之類的,也會轉寄到他現在住的這棟公寓裡來,可是他從來就沒有收過什麼邀請函。

而且,蘇瑞堯自己剛剛也才說他沒有收到邀請函的。如果說光憑「外地人」和「邀請函」這兩點來分辨的話,他跟那些死者不同,不一樣啊!

蘇瑞堯知道自己剛才說過什麼,也早就料到張騏會有這樣的反應,便淡然道:「邀請函是寄給你的奶奶,所以你沒收到是正常的。」

「可是,如果是寄到奶奶家的信件,都會轉到這間公寓來啊……」

「我可沒說過送信來的是郵差。」

「咦!」這下子張騏開始慌張了,蘇瑞堯這番話簡直就是在變相的跟他說,送信來的是「非人類」啊!

天啊天啊,他真的見鬼了,長這麼大他都沒見過,就連大學畢業旅行去綠島夜遊一趟回來都沒事,沒想到卻栽在這裡──

張騏心慌的不停搔頭髮,頭上的汗越冒越多,蘇瑞堯只是冷冷地看著他,似乎猜到他胡思亂想的腦袋瓜裡究竟在上演著什麼樣的劇情,便冷靜的說:「想像力不需要這麼豐富,送信來的人不是郵差,也不是什麼孤魂野鬼,是人。」

蘇瑞堯的話,彷彿一顆強力的安心劑,馬上就讓張騏鬆了一大口氣,全身癱軟的跌坐在地上,仰頭嘆息。

「唉!你早說嘛!真是的,害我緊張得要命。」

「我什麼都沒說,是你自己在那裡胡思亂想。」

「誰叫你說話的語氣很像是那回事啊!」

「我只是很普通的在說話。」

「光是你那種奇怪的什麼『念』的力量,就已經不普通了。」

「『念』是很普通的力量,就跟『言語』一樣,但是『念』比不過『言語』上的力量,所以,鬼最怕的就是人。」

「……你這又是從哪裡突然冒出來的思考邏輯。」

張騏雖然知道蘇瑞堯不是普通人,也不是什麼有著正常思考方向的人,但他還是忍不住去吐槽他。現在他決定了,不管蘇瑞堯說什麼,他都要大打折扣,不然他那顆脆弱的心臟真的會被他玩壞。

不想把話題扯太遠,深怕蘇瑞堯又會因此不把他的問題回答完,於是張騏便主動開口將話題拉回來,「那麼你為什麼說沒收到邀請函的我是烏鴉?」

「你奶奶去世後,繼承權就落在你身上,既然房子是你的、土地是你的,那麼那封信當然也是由你來繼承。」

蘇瑞堯說的話,聽起來是很有道理,可是前兩者就算了,繼承信件什麼的,他可是沒聽說過啊!如果說是遺書的話還有可能,但那是邀請函──話說回來,他還不曉得那到底是什麼的邀請函?

不過看蘇瑞堯那副認真的樣子,他也就別指望能夠開口反駁他了。

於是他只能接受這個解釋,繼續問下去:「那封邀請函是邀請什麼的?為什麼收到的人都會死?」

「邀請函的內容只有被邀請人才能讀,所以我也不曉得裡面寫些什麼。」

「那麼沒寄到我手上的邀請函去哪了?」

「在我手上。」

蘇瑞堯十分順口的回答了張騏的疑問,這下張騏總算明白,為什麼蘇瑞堯會知道他沒收到邀請函,卻是烏鴉的事情了。

因為那封應該寄給他的信,在蘇瑞堯的手上啊!

「為、為什麼會在你手上?這封信不是應該寄給我的嗎──」

「你想要的話我可以還給你。」

「……不了,你留著吧。」

雖然說是那麼說,但張騏可是一點也不想要那封會死人的邀請函。

不過,他還是很困惑,為什麼蘇瑞堯會拿到他的邀請函。

蘇瑞堯歪著頭,將下巴枕在右手手背上面,神色平靜到幾乎毫無變化,彷彿任何事情都不能讓他的嘴角弧度上揚,有如坐在椅子上面,如高至上的王者。

他的身上,就是散發出這樣的氣息。

看著這樣的蘇瑞堯,張騏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敗在他的那雙眼神之下。不知道為什麼,他的第六感告訴他,若是繼續追究下去的話,應該會被蘇瑞堯用眼神殺死。

於是他只好嘆了口氣,揮揮手說道:「算了算了,你為什麼會有那封信已經無所謂了,現在最重要的是,寄邀請函的人究竟是誰。」

蘇瑞堯抬起眼眸,眼中夾帶著淡淡的笑意,但說出口的話,卻頓時令張騏後悔自己沒有繼續問下去──

「不知道。」

「不知道?可是你剛剛不是說是人寄的嗎?我以為你知道是誰──」

「是人寄的沒錯,所以這封信不是鬼魂寄出來的。」

「唉……我還是無法明白你到底在想什麼啊。」

「這只是很正常的判斷。」蘇瑞堯不覺得奇怪,勾起眉看著盤腿坐在地上的張騏,將散落在桌子上面的其中一張白紙抓起,遞給了他。「如果是鬼的話,就不會有指紋。」

張騏不明白的看著蘇瑞堯手中的紙,接過來一看。當他看見紙上的那張照片時,兩眼頓時睜大,從地上跳了起來,著急地抓著手中的白紙,指著上面的人說道:「喂喂喂,這、這個人不就是剛才那個奇怪的大叔嗎!」

蘇瑞堯給他的紙上,寫著關於剛才那個上吊的大叔的基本資料,甚至連照片也有,而這資料簡直詳細到像是從警察局的資料庫裡抓出來的。

先不論蘇瑞堯到底為什麼能夠拿到這個,這上面的資料清清楚楚的寫著──這個中年大叔早在一個禮拜前失蹤,現在仍然是下落不明的狀況。

可是他剛剛明明才阻止了他自殺啊!

「這是怎麼一回事?那個大叔他到底是──」

「他跟你一樣是烏鴉。」

「這句話我都聽到快爛掉了!你能不能換個我聽得懂的解釋!」

「……他會死。」

停頓幾秒後,蘇瑞堯說出了最簡潔有力的解釋。

而這個解釋也馬上讓張騏明白的睜大了雙眼。

 

待續~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