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那雙像是能將人吞噬的眼眸中,他清楚的看見自己慌張的表情,同時也感覺到自己的血液在少年說出那句話之後,瞬間凍結起來。

他「也」是烏鴉。

光是「烏鴉」這個詞,就已經夠讓他害怕的了,可是他什麼時候也成了「烏鴉」的一員?是因為他多管閒事,所以才讓自己招來這場橫禍嗎?

該死,他真該死!該死的熱心助人!該死的多管閒事,該死──

「烏鴉的人選是早就已經決定好的,所以你就算在心裡咒罵自己也沒用。」

少年叼著巧克力棒,似乎有能夠看穿人心的力量,準確無誤地說中了張騏此刻的想法,令張騏頓了一下身體,茫然地抬起頭來看著他,那如同被丟棄般地小狗眼神,只讓少年掃過了一眼,隨即又與張騏拉開了安全距離,繼續說下去。

「那些死者,全都是烏鴉。」

「死者……是指最近的幾起死亡案件嗎?」

「嗯。」

「你說他們是烏鴉……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他們是已經被盯上的烏鴉,也就是說──就算他們不想,也注定成為冰冷的屍體,跟你一樣。」

「喂!你別這樣隨便開口詛咒我好嗎!」

少年的話,令張騏忍不住緊抱著自己的身體,縮回沙發椅上去。他很清楚少年知道些什麼,而他所說的話,聽起來更不像是玩笑,即便很沒有道理,卻讓他深深相信著。

看著張騏縮起身體,一副膽小害怕的模樣,少年只是繼續吃著手裡的巧克力棒,沒有開口安慰,也沒有打算要幫助他的樣子。

「烏鴉男,我問你一件事情。」

「什、什麼……?」

沒想到少年竟然自動問他問題,張騏有些驚訝,同時也不禁在心中猜想,少年是不是打算幫他,不過少年卻一點也不在意的將盒子裡的最後一根巧克力吃下去,將紙盒揉成球狀,準確的扔入旁邊的垃圾桶中。

一顆心撲通撲通跳個不停,全神貫注的將注意力放在少年身上的張騏,嚥下口水,緊張兮兮的看著少年轉過來與他對視,並張開口。

「你叫什麼名字。」

「咦?我、我……我叫張騏。」

簡單的問題,讓張騏想也沒想的,馬上回答了,但聽見他的回答,少年非但沒有開口接下去說些什麼,反而勾起了嘴角,露出一抹「原來如此」的表情,頗有趣的摸著自己的下巴,把兩條腿縮起來,盤坐在沙發上面,向前向後晃動著身體。

那雙靈動的眼眸,上下打量著張騏,少年閉著雙唇,從喉嚨裡發出長長一聲:「哼嗯──」

他沒開口說話,反而讓張騏的心懸空在那裡,毫無安全感可言,少年卻完全不將他那不安的表情看入眼中,而是說著一些不著邊際的話。

「喔──原來你是你啊。你是個設計師?怪不得這裡那麼多書,還有一個大到不像話的桌子。我記得,跟你相依為命的奶奶過世之後,將土地留給了你。所以你現在是為了等那塊地上的房子重新整修好,才暫時住在這個破爛公寓裡嗎?」

「哇啊啊!等、等等等!給我等一下!你、你、你什麼時候調查我的?為什麼會知道這麼多事情……你該不會是什麼私人偵探吧?還是徵信社的?」

沒料到自己只是說出名字而已,職業、家庭背景,甚至是來到這裡的原因,全都被少年毫無保留的說了出來,而且還一字不差、與事實完全相符,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

明明他跟這少年是初次見面,少年卻對他的事情瞭若指掌,反觀他,早就已經被少年搞得昏頭轉向,分不清楚東南西北了。

他頭昏腦脹的抱著自己的頭,猛抓著,完全不明白少年為什麼會這麼了解他的基本資料──

但張騏的慌張,看在少年眼中卻不是什麼大事。他從沙發上站起身來,一聲不吭的朝張騏的面前伸出了自己的手。

突然對自己釋放出善意的少年,令張騏恐懼萬分,甚至比起烏鴉的事情還要感到不可思議,明明幾分鐘前,少年就如同螻蟻般的盯著他看啊,不但把他家當成自己家,布丁隨便拿、冰箱隨便逛,甚至連門都可以不用進了。

而這樣的少年,不告訴他名字,卻對他伸手表示善意?

不管張騏怎麼想,也覺得眼前這隻手是個陷阱。

握下去,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

少年見到張騏猶豫不前,只是盯著他的手看,卻又不伸過來握,便開口說道:「我不打算害你,只是需要你的協助,既然我們對彼此都有利害關係,不如就來做個交易,這樣的話,即使你是烏鴉,也不用太過擔心了。」

「咦?交易?」張騏愣住了,少年怎麼會知道他想要什麼?他看著少年認真的表情,知道他不是在說謊,但是心裡卻仍然有猶豫。

少年說他對他有利害關係,也就是說──他們可以互相幫忙,以達到自己的目的?這樣一來,就算他是烏鴉,是不是也不用擔心了?

內心的猶豫,讓張騏無法安心做出決定。他很怕少年不過是個騙子,騙說他印堂發黑、命中帶衰,所以需要改運之類的,然後就隨便搪塞他,應付過去。

而且,他也覺得少年打算利用他的這件事情,應該不是什麼好事。

「你不是不想成為烏鴉嗎。」

少年忽然開口,打破了兩人之間的沉默,把張騏嚇了一跳。

他抬頭看著少年有些不耐的表情,緊張起來了。

眼前這隻手貌似是他唯一的希望,如果少年急了、收回了手,那麼他是不是真的就要死了?跟那些離奇死亡的死者一樣──

「可、可是,通常在做交易之前,至少要知道對方的名字或身分之類的……」

這是張騏最後的讓步,也是他現在最想知道的事情。

少年的身分,少年的名字,以及──少年真正的目的。

他聽見一聲沉重的嘆息從少年的方向傳來,之後,他聽見少年用著很不耐煩的語氣,開口說道:「蘇瑞堯,你就當我是個怪奇事件愛好者吧。」

少年說完,又將自己的手往前一伸,不容許張騏再有其他的要求。

雖然少年說自己不過是個「怪奇事件愛好者」,可是張騏卻不怎麼相信。不過,至少少年已經對他做出了很大的妥協,也總算在沒有甜食的誘惑下,正面回答了他的問題。

憑著這點,他願意相信少年一次。

於是他緊咬著下唇,猛力將手往前一伸,握住了他的手。

但太過緊張跟害怕,讓張騏緊閉著雙眼,沒有張開,於是也沒見到當他握住那雙白皙的手掌後,從少年的嘴角上流露出來的詭異笑容。

「契約,成立了。」

少年說著,將手收回來。

張騏則是看著自己的那隻手,不明所以的歪著頭,滿是疑問與不解。

「這、這樣就可以了?可是我、我要怎麼相信你真的會幫我?」

他不是覺得少年會欺騙他,而是這樣口說無憑,讓他的內心很不安,他需要少年親口對他說些什麼,好讓他安心。

聞言,少年轉過身來,眼眸回到了原本的慵懶模樣,伸出手指著張騏說道:「證明不就在那裡嗎?」

張騏反射性地指著自己,不停眨眼,直到看見少年將手指的方向轉向了旁邊的鏡子,他才半信半疑的挪動腳步走過去。

而當他見到鏡中的自己時,頓時被嚇到趴在鏡子上面,緊緊貼在上面,高聲吶喊──

「這、這、這是什麼東西啊啊啊啊──」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