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章之二      巧克力棒與交易

 

上吊的中年男人,出現在他家窗戶外面的烏鴉,顏色完全走調的天空,以及以一句話就將一切回歸正常的少年──

張騏可以確定,自己已經完全被捲入了這個詭異的世界裡了。

滿腦子的困惑與不解,讓他無心工作,但他也沒辦法離開家門到外面去,剛才那些烏鴉,搞不好會在他出門的時候把他帶到什麼地方去。

雖然這麼想,可能會被人當成想太多的笨蛋,但是在沒有確認狀況的當下,張騏寧可當自己是「設想周到」,而不是「胡思亂想」。

為了自身的安全,工作什麼的他馬上扔在一旁,手忙腳亂地從地上爬起來,到電腦桌前上網查詢著關於「烏鴉」的資料。

現在他手上只有「烏鴉」這個線索而已,如果想找出個端倪的話,那麼就只能朝這方面下去找了。還好他在家裡還能夠上網,不然的話,可就真的成了籠中之鳥。

關於烏鴉、關於這方面的傳說太多,太過繁雜,根本就不知道從何找起,張騏也只能一個個看。忽然間,他的目光落在「三足烏」的連結上面,不知道為什麼,他拋下其他網站,點了進去。

那是一個關於「三足烏」傳說的網頁。

三足烏,是漢族神話中的太陽之神,牠們居住在太陽之中,共有十隻,也就是後來后羿射日的那十個太陽。

傳說,牠們為侍奉西王母的神靈,曾被漢族人視為高尚的存在,因為居住於太陽之中,型態又似烏鴉,於是古人便稱之為「金烏」,一直受到景仰與崇拜。

但網頁中只提及了后羿射日的故事,其他什麼也沒有。

張騏想起了剛才天空變成橙紅色,如夕陽般,不禁將那個景象與網頁中提到的太陽之神作聯想,卻又覺得好像有些不太一樣。

那些烏鴉看起來跟普通的烏鴉沒什麼兩樣,不如傳說中的「三足烏鴉」那樣,擁有三隻腳,而且其中一隻烏鴉還說過什麼開花……還有獻給什麼憤怒的靈魂之類的。

剛才他並沒有仔細數著樹上有幾隻烏鴉,不能確定牠們是不是傳說中的「三足烏鴉」,應該說,剛才那個狀況下,他怎麼可能還有心情去數數啊?

「后羿射日什麼的……又不是民間傳說……唉……」

張騏無奈地將網頁關起來,線索又回到了原點,連往前一步的進度都沒有,如同在原地轉圈圈一樣,越轉越令人暈眩,最後甚至連東南西北在哪裡都不曉得了,而張騏目前就是處於這樣的狀況。

不過,他也沒想過能夠在網路上順利找到答案,如果真這麼簡單的話,他反而會更加不知所措。

左想右思,撇除了「烏鴉」這條線索之後,他只剩下一個選擇──

「果然還是只有硬著頭皮去問了嗎。」

張騏嘆了口氣,不太願意地起身。那個少年個性古怪,那張嘴毒得跟眼鏡蛇一樣,跟他說不到幾句話就會馬上氣到吐血,但是少年卻連幫了他兩次忙,說起來也不算是個壞人,就只是那張嘴壞了點。

雖然,第二次幫助他的時候,貌似只是為了還清他便當的人情而已。

多虧了他,張騏剛才只好拿出放到快過期的泡麵跟罐頭,充當午餐了。

但少年曾說過「烏鴉」,看見上吊的中年大叔也異常冷靜,甚至還能夠把外面那群烏鴉趕跑,綜合以上幾點來看,至少少年肯定比他清楚這整件事情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他可不想不明不白的就被扯入奇怪的事件之中。

幸好少年就住在他家隔壁,真不知道這是萬幸還是不幸。

拿起了鑰匙後,張騏轉身走向自家大門,但在這時,背向著的窗戶外傳來了翅膀拍打的聲音,頓時讓張騏害怕的止住了腳步,全身僵硬在那裡,連動都不敢動。

只是翅膀拍打的聲音,就令他心裡發寒──他不免嘲笑自己的膽小,卻又不得不承認自己不停顫抖著的身體,已經將他內心的害怕表露出來。

剛才的聲音,由窗戶外傳來,然而這次的聲音卻不是在遠遠的窗外,而像是進入了他的房間,站在他的背後。

他能感覺到那冰冷的視線,牢牢地刺向他的背脊,顫抖不已的內心,充滿了恐懼與不安,完全不敢去想在這之後會發生什麼事情。

拍翅聲響只發出短短一瞬間,但那冰冷的視線卻仍然存在著,他不敢轉過身去,只能僵硬的嚥下口水,額頭上滿是汗水。

一只白皙的手搭上了他的肩膀,張騏馬上像是全身被電到一樣,猛力震了一下身體,以飛快的速度朝門口飛奔過去。

不能再繼續待下去了,這裡已經不是安全的地方──現在的他,滿腦子只想著要趕快離開這裡,不能繼續再待下去,就連身後呼喚他的聲音都沒聽見。

他握緊門把,把門推開來,當他看見門外的陽光時,頓時安心不少的鬆了一口氣,但在短短的一秒過後,陽光照射進屋的白色光芒瞬間染成了漆黑的顏色,如同淹沒般地從門外滲入進來,嚇得張騏往後倒退好幾步,立刻遠離這陣黑色的氣團。

剛退步向後,一個纖細的身影便與他相反的往前走過去,面對著眼前這片如同活生生、有意識般的黑色影子,冷靜的將門關了起來。

奇怪的是,這團黑色氣體竟然自動往後退出了門,任由那名少年將門關起,連反抗都沒有。

張騏高舉起雙手,擺出了慌張又很好笑的姿勢,瞪大雙眼看著眼前這名已經換上白色的V領毛衣,打扮得非常流行的少年。

而他,正是張騏下定決心去找的那名美型少年。

「剛才不是就叫你別打開門了嗎,你聾了不成?」

外表雖然光鮮亮麗,但少年的個性卻如同深海般陰沉可怕,他轉過身來,狠狠地朝張騏瞪了一眼,似乎是在責備不理會他的張騏。

因為害怕的關係,腦內早就淨白一片的張騏,當然沒有聽見少年說的話,仍然待愣在那裡,一動也不動的,像個石像一樣。

對於少年會在自己房間裡這件事情,完全搞不清楚。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