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上落地窗之後,他就一直將背貼在窗上,說什麼也不敢在往屋內走一步,不過,卻偷偷看了一下樂天的房間。

「喔──你就是小天的魔法導師啊,果然跟她形容的一樣呢。」

「哇啊啊啊啊!」

被突然傳出的聲音嚇了一跳,維托當下立刻轉身想逃,但他卻忘記落地窗已經被關上了,因此直接撞了上去,立刻痛得抱著額頭蹲下身去低聲哀號。

趴在樓梯扶手上的比比看見維托滑稽的模樣,忍不住笑了出來。

「哈哈哈哈!這人到底有多笨……痛!」

「不准你欺負維托導師,比比。」

笑到一半,比比就被穿好衣服、走回客廳的樂天狠狠打了一拳,他哀怨的瞪著樂天生氣的表情,輕撫頭上的腫包。

「小天,妳認真的嗎?妳真的要選這傢伙當妳的魔法導師?」

「有什麼怨言嗎?」

樂天兩手扠在腰上,凶神惡煞的黑著臉,擺明不許比比多說半點批評,比比被嚇得回到二樓的臥室去,說什麼都不敢再出來。

因為聽見樂天的聲音而稍稍安心下來的維托,看見她和比比說話的模樣後,驚訝地眨了眨眼,扶正眼鏡說:「樂、樂天同學,妳好厲害啊,那是高等魔獸吧?而且還是惡魔……沒想到妳能夠讓牠當妳的使魔。」

「啊,導師你果然看出比比是惡魔了?」樂天走到廚房,從冰箱裡拿出冰涼的檸檬水,倒了兩杯後來到桌子旁,拍了拍桌面,向維托道:「有話過來這邊再說吧,別窩在那裡了。」

「可可可可以嗎?我我我雖然是導師,但是這這樣、晚上闖入學、學學生房間裡……」

維托又開始結巴加上混亂,聽不下去的樂天,只好大聲說了一句:「可以!」

得到允許,維托表情頓時放鬆不少,開心地低著頭,來到樂天對面的椅子上,一口就把檸檬水喝光,似乎非常渴的樣子。

看見他表現得如此單純,樂天實在很難認同這個人是比她年長的魔法導師,不過,既然都已經決定要成為他的學生了,那麼她就不會後悔。

將剛才維托拿給她看的紙還給他之後,樂天繼續道:「你晚上跑來找我的原因,該不會是因為看見我去申請導師了吧?」

維托看了她一眼,很快的又低下頭來,支支吾吾的說:「因、因為我想,妳應該不想當我的學生了,所以才、才和阿利多那麼要好……還去跟很多魔法導師打、打招呼……」

「喔──」樂天用手掌枕著下巴,笑道:「所以導師,你真的跟蹤我了?」

慢半拍的發現自己居然在樂天面前露出馬腳來,維托頓時激動地從椅子上站起,慌張地說:「對對對對不起!我我、我絕對不是不相信妳,只只只只是……總而言之對不起!」

維托深深地向樂天彎腰鞠躬,但他力道太大,結果額頭直接撞擊桌面,痛得只能再次扶著額頭蹲在地上。

樂天眨眨眼,看著維托的反應,忍不住笑出聲來。

「哈哈哈!維托導師,你、你也太……哈哈哈!」

盯著地面的維托,自己也知道自己的反應實在很蠢,想著想著,身體再度縮成一團,蹲在桌子底下,說什麼也不想再出來見人。

樂天彎腰去看躲在桌子底下的維托,然後推開椅子坐到地上,和維托平視,抱著膝蓋對他說:「維托導師,你應該對自己多點自信,雖然你笨手笨腳的,但是你很真實、不作假,所以我完全不後悔當你的學生。」

「嗚嗚嗚真的嗎樂天同學──」

維托轉過頭來,這時樂天才發現他已經哭到淚水鼻水口水分不清,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只能苦笑道:「真的啦!我現在已經是你的學生了,所以導師,你別擔心。」

「嗚嗚嗚樂天同學──」

「導師……拜託你別再哭了。」

「可是我好感動嗚嗚嗚,妳是隔了這麼久之後,唯一一個肯當我學生的人啊嗚嗚嗚……」

「好好好……嗯?」

突然間,樂天似乎從維托口中聽見了奇怪的事。

她緊張的抓住維托的肩膀,認真的看著他哭泣的臉孔問:「維托導師,你……你剛剛說什麼?唯一一個肯當你學生的人?」

「嗚嗚,是、是啊。因為大家都不肯當我的學生,就只有妳……」

「你該不會是說,全魔法學院裡面,只有我是你的學生吧?」

還沒停止哭泣的維托只能點點頭,當作回答她的問題。

樂天哭笑不得。

這下她終於明白,為什麼阿利多知道她要成為維托的學生時,會有那種反應了,她可是維托唯一的學生啊!

不過,這到底是為什麼?

魔法學院裡的導師,都是很厲害的魔法師,學生們不可能會這麼「剛好」的全部排斥同一個導師吧?

她看著終於停止哭泣,用手背擦去眼淚、盯著她看的維托,終於明白為什麼在見到他的時候,會覺得維托的背影那麼孤單了。

原本她以為對方只是不被學生尊敬,所以顯得自卑而已,結果……似乎不只那樣。

維托是被全校學生討厭、排斥,而這點,就連新生也是──不然又該如何解釋他身邊只有她一個學生這件事?

回想起她對維托說想成為他學生那時對方的反應,以及他緊張得拉著她直接去申請時的模樣,都解釋了這件事,只不過,魔法學院集體無視其中一個導師?這也太奇怪了吧。

而且,坦白說,沒有學生的魔法導師,照理來說是沒有資格待在魔法學院裡的,可是維托卻說他好久沒有收學生……那麼這段時間,他都是一個人待在學院裡?

沒有參與學院裡的任何事務、沒有與其他人互動,一直以來,都是……一個人?

那種難以想像的孤寂以及痛苦感,讓樂天握緊了拳頭、全身顫抖不已。

「……為什麼。」她抖著聲音,問維托:「維托導師,請告訴我,為什麼你身邊會連一個學生也沒有?難道說……如果沒有遇到我的話,你打算就這樣在魔法學院裡過下去嗎?」

聽見她的問題,維托睜大了雙眼,隨後又慢慢的收起,並溫柔的笑開,伸出手輕撫樂天的頭。

「樂天同學,妳是好孩子……其實我原本打算,如果這次沒有收到學生,就要向學院辭職,不過,因為妳的出現,我打消了這個念頭。」

他擺脫了原本恐懼、膽怯的態度,像個成熟的大人,安撫著因為氣憤而快要哭出來的樂天,微笑著道:「妳放心,樂天同學,我一定會盡全力讓妳度過美好又快樂的學院生活……我答應妳。」

樂天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也不知該怎樣對維托說出現在自己心中的感覺,看著維托那副對其他事情都表現出無所謂的態度,樂天就算想發脾氣,也發不出來。

魔法學院如此極端的態度,讓樂天感到好奇,但她沒有打算多問,以認真的表情回應維托。

「是!我會好好學習的,維托導師。」

「嗯,謝謝妳。樂天同學……」

兩人在桌子底下,很不浪漫地互相向對方允諾,向他們期待的校園生活,邁出了第一步。

而不知何時又趴到樓梯上的比比,看著這對有點愚蠢的師生,不曉得該怎麼評論才好。

「看來她的畢業計畫又要更改了,不過……這樣也好,那孩子的確應該輕鬆的享受一下校園生活,而不是為了盡快離開這裡而強迫自己學習。」

認識她的時間太久了,久到讓牠覺得自己就像樂天的兄弟。

從小就陪伴著她、看著她,所以,牠比誰都清楚樂天的努力。

而現在,是該讓這份努力得到成果了。

比比看著樂天的眼神,格外溫柔。

 

試閱結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