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入學生管理處,張祺一見到了樂天,卻沒有她預想中那樣驚訝。

一開始的時候明明還對著維托大叫,活像是見到災難發生那樣,所以她還以為,對方不會料想到她會這麼快就回管理處申請登記導師。

辦好手續後,她從張祺一手中接過一個鑲著七顆寶石的徽章,看起來很精緻、漂亮,只要是女孩子都會喜歡的款式,不過她卻沒有多高興。

她聽說過這個證明徽章的事,不過,關於它的消息並不多,她唯一知道的是,徽章上面的圖騰依照魔法導師的不同,而有不一樣的刻紋。

她的徽章上面刻著一朵像是高麗菜的花──嚴格來說,她根本不覺得這像「花」,不由困惑的盯著它看了好久。

「哇!小天,妳的宿舍真漂亮!不愧是提爾納諾伊,宿舍規格跟別墅一樣耶!難怪妳會說不想回家了,我能理解、能理解。」

比比開心地在床上跳著,感受著床的軟度。

身上裹著一條浴巾,剛從浴室走出來的樂天,一臉無奈的看著比比調皮,然後一把抓住正好跳到半空中的牠。

「比比,我可不是因為房間漂亮才想多留一陣子的。」

「沒關係啦!妳是因為什麼原因而想待久一點,我已經不想問了,反正這裡看起來挺舒服的……嗯嗯嗯,我很滿意!」

「你滿意什麼?這裡可是我的房間。」

「俗話說得好,主人的房間就是使魔的房間!」

「我可從來沒有聽說過這種俗語。」

「哎?這妳可就落伍了,小天。」比比從樂天手中掙脫,跳回床上,抬起頭看著她問:「妳回家吃過飯,還洗了澡,應該休息夠了吧?現在妳可以告訴我,妳到底召喚我出來做什麼了吧?」

樂天坐在床上,用手指著比比的鼻子笑著說:「沒事就不能找你出來嗎?你不是也嫌我太晚召喚你嗎?」

「唔、唔嗯!妳妳妳、妳快點住手!這樣真的會死掉的!」比比好不容易才把差點害牠無法呼吸的手指頭推開,大口喘息後,不相信的看了樂天一眼。「我才不信妳沒事會召喚我,召喚我這種高──等魔獸,可是很耗費魔力的。」

「喔!不愧是跟了我最久的使魔,果然知道我在想什麼。」

「我還知道妳想的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哈哈哈,才沒這回事,我可是很努力、很專心的,把重點放在畢業這件事上。」

樂天開心的把比比抱起來放在懷中,並沒有因為維托的關係,而打算改變自己原本的計畫。

想要從魔法學院畢業,就必須得到七枚金幣,而這七枚金幣,則是透過每四個月一次的學院考試獲得,當然,考試的等級是有分別的。

高級考試通過後能夠獲得三枚金幣,通過中級考試則能獲得兩枚金幣,而初級考試合格,則是能夠獲得一枚金幣。

只要能夠考過兩次中級考試以及一次高級考試,她就能夠順利在一年內畢業──這就是她原本的目標。

每次考試時都會開放這三種等級,但並不是所有學生都有應考資格,在這之前,還有一關要過。

那就是以魔法導師為首進行的「任務比賽」。

每個學生都必須從其他魔法導師手中接下「任務」,並且在時限內完成,才能夠獲得參加考試的資格。

而她的目標,就是完成每次的「任務比賽」,得到參加考試的資格。

比比嘆了一口氣,兩爪交叉放在胸前,抬起頭說道:「妳想讓我幫忙調查歷年考題,對吧。」

「辦得到嗎?」

樂天笑咪咪地問著,比比冷哼一聲,不以為意的挺起胸膛,自傲的說:「哼!妳當我是誰,我可是超──高級魔獸啊!這種事當然做得到。」

「那麼明天開始,就麻煩你啦。」

「喂,妳該不會是打算要讓我一天二十四小時都待在這邊吧?這樣可是很耗損魔力的。」

「總比每天召喚你出來來得好,召喚使魔才是最耗費魔力的,你待在這裡的時候又用不到我什麼魔力。」

「話是這麼說沒錯……」

「正好我們可以來挑戰你能夠待在這裡幾天,嗯──上次的紀錄是多久來著?」

「別開玩笑了,小天,妳每三天就讓我回去一次,然後過個一、兩天再召喚我。」

「可是……這樣好麻煩。」

「總比妳上次硬撐了一個星期後,體力不支昏倒,結果睡了三天三夜,差點沒把妳爸媽嚇死來得好。」

被比比這麼一說,樂天也只能苦笑三聲,低下頭來允諾:「是──我知道了啦……」

沒辦法,那次的事她還記得,好像也是因為想挑戰將使魔召喚出來的時間極限,所以硬撐了七天,結果反而讓爸媽擔心了……

在這裡,沒有人會照顧她,要是倒下的話的確不是件好事,所以她雖然嘴上那樣說,其實心裡沒打算要這麼做。

「妳這麼聽話,真讓我欣慰啊──」

「夠了,比比。」樂天把牠扔回床上,站起身,下樓梯。「你繼續在床上跳吧,我要下去找衣服來穿了。」

「拜拜!不送──」

趴在床上的比比慵懶的搖著尾巴,瞇起雙眼,打起嗑睡來。

見牠已開始準備睡覺,樂天也只能嘆口氣。

走回一樓後,她轉身往衣櫃的方向走去,但她才剛轉過身,便注意到客廳的落地窗前,似乎有個黑色的人影。

下意識的往那裡看過去,她看見有個人趴在上頭,眼睛睜大,盯著她看。

兩人視線對上的瞬間,同時放聲尖叫。

「哇啊啊啊啊──小偷!」

「嘎啊啊啊啊!我我我不是故意偷看的──」

樂天一手抓緊胸前的浴巾,另一手張開紅色的魔法陣,差點沒朝落地窗丟出一顆爆炸性的岩石,直到她看見那個人反身蹲在角落裡,抱著頭不斷顫抖,才突然注意到對方是誰。

她將手中具有百分之千破壞力的岩石收起後,才走到落地窗前,將其推開。看著蹲在花盆跟花盆之間的顫抖身影,她無奈的問:「維托導師,這麼晚了,你蹲在我房間外面做什麼?」

「我我我我絕對不是要偷看妳洗澡才才才才出現在這裡的!我我我、我只是是是、收收收收到了這這這這個……」

維托完全不敢看樂天,他低下頭,緊閉雙眼,顫抖的把手中的紙遞給她。

樂天從他手中接過紙,仔細一看,才發現上面寫的是申請魔法導師成功的通知信。她真不明白,為什麼看到這個要這麼緊張的跑過來找她?

她看著維托不段發抖的身軀,嘆了一口氣。「總而言之,請先進來吧,維托導師。」

「不不不!這這這麼晚還、還待待在學生的的房間裡,絕、絕對不妥,絕對不行!」

「……你都蹲在外面偷窺我了,還這麼說。」

樂天索性不給他答應的機會,直接轉身走進屋內,大聲的說:「我先去把衣服穿好,導師你就先進來等我吧,記得幫我把窗戶關上喔。」

蹲在花盆之間的維托看了看左邊的藍色鬱金香,再看看右邊發出淡淡香味的白色桂花……最後他低著頭、縮著身體,走進了屋內。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