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利多很熱心,一路上為樂天說明了不少學院的注意事項,果然比起那本有三層辭海厚度的說明書,聽阿利多解釋更來得輕鬆。

不過,樂天心裡還是有點擔心一直在等著她回去的維托。

「樂天?」

「啊,是?」

被阿利多突然叫住,樂天不解地張大雙眼,卻看到面前的阿利多朝自己揮手,她趕緊收起飛走的心思,鬆口氣問:「抱歉,可能是跑校園跑太久了,有點累。」

「那今天就先到這裡吧,我送妳回宿舍休息。」

「不、不用了!我自己可以……」

「不行。是我拖著妳跑,加上又讓郊狼攻擊妳,才讓妳這麼累的,所以我說什麼也得親眼看妳安全走進宿舍。」

見阿利多態度這麼認真,樂天實在不好拒絕。

原本,她打算在見完阿利多的導師之後就回去,但無巧不巧,導師正好外出不在,他們兩個人撲了個空。

為了不讓她找到機會、自己去跟管理人員申請魔法導師,阿利多說什麼也不會讓她離開自己的視線──這點,樂天很清楚。

雖然沒有見到阿利多的魔法導師,但一路上她的確被數個魔法導師攔下來詢問了。

就跟阿利多說的一樣,導師們都知道她程度上佳,希望她能夠成為自己的學生。

見了許多魔法導師,也和幾個新生見了面、打了招呼。

她這才發現自己原來忘了參加入學典禮,難怪剛才都沒見到其他新生還有導師。

除了入學方式以及畢業辦法外,樂天對於魔法學院的規定一概不知,當然也認為入學典禮是門面活動,連想參加的意思都沒有。

現在看來,幸好她沒去參加。

幾個同期的新生跟她說,很多魔法導師在詢問她的下落,要是她去參加的話,恐怕會被不少人圍起來吧?

這可不是她想要的平靜生活。

她努力學習魔法、練習戰鬥技巧,可不是為了讓自己的成績變好,而是想要盡早從魔法學院畢業,好回家去。

打從知道自己擁有「魔法值」的那天,樂天就下定了決心。

話雖如此,但在遇見維托後,她覺得自己的想法似乎有一點點改變了,本來她和大家一樣,想在比較厲害的魔法導師手下學習,因為只有這樣才能夠盡早畢業,但現在,她已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要因為一時好奇,而選擇成為維托的學生。

看著阿利多認真的臉,樂天也只能嘆口氣,無奈地道:「好吧,我知道了,我讓你送就是了,但是……」

「當然,明天我也會去宿舍接妳一起上學喔。」

阿利多笑嘻嘻的說,讓原本想要拒絕他的樂天,張口結舌地愣在原地。

她低下頭,實在有點沒辦法接受阿利多的「特別照顧」,便直接地和他說:「阿利多『學長』,要是你不介意的話,明天我想『一個人』上學,可以嗎?」

「妳果然生氣了。」阿利多很清楚自己的要求有點過分,但他認為只要樂天沒拒絕,自己就能更加厚臉皮,可照現在樂天的反應來看……似乎已經到極限了。

樂天喊他「學長」,很明顯就是想要和他拉開關係──

明明一開始很高興的和他交朋友,還說好要互喊名字,不再用「同學」互稱,現在樂天卻故意這麼做。

就算沒認識很久,他也很清楚樂天生氣了。

所以,阿利多只能苦笑著說:「抱歉,我不是有意強迫妳的。」

「啊啊,是嗎?我看你很明顯的不想讓我成為維托導師的學生。阿利多,我不知道妳跟維托導師有什麼過節,但選擇導師這件事的最終決定權,在我手上。」

「……不是我和維托導師之間有過什麼,只是……我不希望妳因為維托導師的關係而受傷害。」

「……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從阿利多的口氣中,樂天感到了不祥。

見對方一副非把話問清楚不可的態度,阿利多只好嘆口氣,拉著她往旁邊走,來到一間半弧形的玻璃茶室。

他帶著她坐下,然後將左右兩側的薄紗窗簾拉起來,在窗簾上張開一個藍色魔法陣。

那個藍色魔法陣對樂天來說並不陌生,那是用來隔開聲音的魔法,阿利多這麼做,表示接下來的話,是不能讓其他人聽見的祕密。

在樂天的對面坐下,阿利多伸手替她倒了杯紅茶。

她輕啄一口後,覺得疲勞消除不少,精神也稍稍回復了一些。

「這紅茶好香。」

「嗯,是有消除壓力作用的麥克麥紅茶。」阿利多溫柔的對她笑了笑,隨即兩手交叉放到桌上,認真的壓低雙眸。「雖然我並不想用這方式讓妳改變想法,但是,如果妳想知道的話,我可以解釋我為什麼不希望妳成為維托導師的學生──」

話才剛說完,窗簾上的藍色魔法陣突然像玻璃一樣破成碎片,散落在地,兩人也被突然拉開窗簾、闖進茶室中的人嚇了一跳。

這裡是學生們聊天、吃飯用的大廳,平常很多人會在這裡進出,所以阿利多認為,如果是在這裡的話,害怕亮光以及人群的維托絕對不會出現。

但是,這個拉開窗簾、出現在他們面前的人,正是他認為的那個「絕對不可能會出現」的男人──維托。

樂天也被維托給嚇了一跳,她睜大眼睛,看著維托臉上露出的痛苦神情,忽然有種心虛的感覺,但她還來不及開口說話,就被維托用力抓住了手腕。

「我們走!樂天同學。」

「等──」

不等樂天回答,維托就將樂天拉了過去,轉身想離開,但阿利多卻立刻上前,拉住維托抓住樂天的那隻手,將他攔下。

維托回頭看著阿利多,表情有些膽怯,但他仍努力提起心裡最後一絲勇氣,大聲地對他說:「不、不准你對我的人出手!」

這句話一說出口,不止阿利多和樂天愣住,全大廳的學生們都同時朝他們的方向看了過去,每個人臉上的表情,都跟他們兩個人一樣──

彷彿所有人都在這瞬間石化。

感覺到身旁一片寂靜,維托的勇氣頓時消散不見;他慌慌張張的鬆開手,同時甩開了阿利多,臉色蒼白的飛奔離開。

直到手被放開,樂天才回過神。

「維、維托導師!抱歉,阿利多,我改天再來找你!」匆忙丟下一句話後,她追在維托身後離開了大廳。

被留下的阿利多看著自己被甩開的那隻手,然後慢慢地握緊,用力朝桌上狠狠打了下去。

其他學生感受到阿利多身上散發出的恐怖氣息,全都摸摸鼻子散開,去做自己的事,當作什麼都沒看見。

阿利多咬著牙,將臉貼近右手手臂,看向窗外。

沒有人敢去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也沒有人敢去打擾阿利多。

大廳裡瀰漫著奇怪的低迷氣息,直到一個身材壯碩、表情凶惡的人走了過來,對他冷哼一聲:「阿利多,歐娜絲導師找你。」

「……知道了。」

阿利多低著頭,不讓讓對方看清楚自己臉上的表情,繞過他身邊離開了玻璃茶室。

而那壯碩的男人盯著阿利多的背影,表情慢慢地變得更加凝重、可怕。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