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天忽然覺得眼前這個人,跟那個和她握手道謝的人,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

現在的她,真的很想很想海扁阿利多……怎麼會有讓人如此煩躁的人啊!

不過,她可沒有跪地求饒的打算。

位在三樓窗邊的阿利多,見到樂天自信滿滿的樣子,反而更覺得有趣。

他將樂天的學生證收回口袋裡,轉身跨坐上窗臺,向她說:「既然妳的反應跟我預料中的不一樣,那麼我只好動用備用計畫了。」

「備用計畫?」

「嗯,是啊。」阿利多笑著將手往前一伸,五隻郊狼便在同一時間朝樂天撲過去。

他揚起了嘴角。「只要妳打敗牠們,我就把學生證還給妳。」

樂天睜大雙眼,看著郊狼們很有默契地朝自己撲來,卻完全沒有伸手去拔面前的銀色長槍,而是將手張開,往銀色長柄輕輕地貼過去,長柄上出現了兩個魔法陣,一個藍的一個紫的。

下一瞬間,五隻郊狼面前出現了透明無色的屏障,牠們重重地撞到屏障上,暈頭轉向的甩著腦袋,而站在牠們之中的樂天,卻慢慢把銀色長槍從地上拔出,同時在她背上,出現了一雙美麗的雪白翅膀。

一壓眉,樂天用飛快的速度帶著手中的長槍繞過五隻郊狼,當她再次踏在地上的時候,五隻郊狼已同時化作黑色煙霧,消失在空氣中。

樂天將手中的銀色長槍與背上的白色羽翼收起,回頭看著坐在三樓窗臺上、目瞪口呆的盯著她看的阿利多。

「妳……」

「原本我不打算這麼顯眼,但,這是你逼我的。」樂天朝他伸出手,收起剛才對付郊狼時的恐怖表情,笑嘻嘻地對他說:「把我的學生證還給我吧,阿利多學長。」

阿利多嚥下口水,從三樓跳了下來,站到樂天面前,如她所願地從口袋裡拿出學生證,還給了她。

樂天開心地接過學生證,這次她緊緊把它握在手掌心裡,因為說什麼都不能再讓它掉了,而站在她面前的阿利多卻一臉嚴肅。

「我聽說這次以第一名成績入學的新生,是個超越同期新生,以完美成績入學的天才……那個新生不論是實戰還是知識,都遠遠超出一般新生的水準……該不會,樂天,妳……」

樂天嘆了一口氣,回頭看著阿利多,認真的說:「我只是想早一點畢業而已,沒想過要當什麼天才。再說,那只是入學前的測試──雖然我不知道那個測試是用來做什麼的。」

「妳不知道嗎?所謂的入學前測試,是要給魔法導師看的。魔法導師在有新生入學時都會收到所有人的測試成績,藉由這份成績單來挑選喜歡的學生,讓對方選擇自己當魔法導師。」

「是這樣啊。」

「所以說──妳的測試成績應該已經在其他魔法導師手中了,我聽說很多魔法導師都對妳有興趣。」

「嗯?不過我這一路上都沒遇到什麼魔法導師拉攏我耶,是我運氣好?」

「或許是妳還沒被找到吧。」

「算了,這件事就先放一邊。總之,知道你不是有意要欺負我就好。」

阿利多說話的態度和語氣都與剛才不一樣,恢復到第一次見面時的親切,樂天因此稍微安心了些。

她想低調生活,不希望在入學第一天就跟人結下梁子,況且,她一開始就對阿利多的印象不錯,坦白說,她很想跟他交個朋友。

雖說最初時她連他的名字都記不住……這樣還說要做朋友,會不會有點太過厚臉皮?

阿利多見到樂天臉上的表情,不禁苦笑。「抱歉,我剛才說那些話都是嚇妳的,只是想要測試一下妳的實力而已。」

「這麼說,你並不打算攻擊新生?」

「沒有。」

「這樣啊──那就好,我還以為你是個壞心腸的人。」

「所以我道歉了啊。」阿利多攤手。「我不過是湊巧撿到了妳不小心丟下的學生證,想說妳會不會回頭來找,才在這裡等妳。」

「這樣的話,用不著攻擊我吧?」

「那是因為我對阻止郊狼的妳的實力,加上我想看看妳是不是魔法導師們很感興趣的那個新生,才會測試妳。如果妳還是無法原諒我的話,我可以站在這裡,任妳打到氣消為止。」

見到阿利多如此坦白的向她道歉,還說要給她打,樂天嚇得趕緊甩手,並搖頭道:「不不、不用啦!真的不用,我沒有很生氣,真的!」

「那就好。」樂天的回答,讓阿利多鬆了一口氣,笑著說:「我很喜歡妳,想跟妳做朋友,但是……如果妳因為剛才的事而討厭我的話,我就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我也是啊!」

樂天想也沒想,直接脫口而出,這反應反而把阿利多嚇了一跳。

他看到樂天開心的對他笑著,似乎沒有注意到剛才的回應太過直接,不禁苦笑。

「樂天同學,妳總是這樣少根筋嗎?」

「咦?」樂天眨眨眼,認真地皺眉思考起阿利多的問題。「少根筋?沒聽別人這樣說過我啊……」

「妳別這麼認真,我只是隨口問問而已。」

「是嗎。」聽見阿利多這麼說,樂天便很快的拋下這問題,一手將學生證放到口袋裡,一手表示友好的握住了阿利多的手,笑嘻嘻地說:「那麼我們現在就是朋友了?既然這樣,就別用同學之類的名詞互稱了吧?」

「啊?嗯……」阿利多被她的熱情嚇到不知該說什麼,很自然地答應了她。

樂天開心的笑著,能夠在這裡交到第一個朋友還真不錯,更何況阿利多還是比她早入學的學長,有問題的話有個前輩可以問,比看那三本辭海厚度的說明書要好多了。

與她開心的表情不同,阿利多反而一直將目光放在他們兩個緊握的手上,該說她脾氣太好、太過容易原諒別人,還是說人實在太好?明明剛才他還用那種態度對待她,但樂天卻很快的就拋開那件事,並答應和他成為朋友。

或許,他一開始對她的好感,是對的呢。

這個女孩的確很有趣,而且她也勾起了他的興趣,和她交朋友的感覺真不錯。

忽然間,樂天大叫一聲,慢半拍的想起維托還在等她這件事。

她放開了握住阿利多的手,抱著頭大叫:「糟糟糟、糟糕!維托導師還在等我回去,抱歉!阿利多,我得走了,之後有空再聊吧!」

樂天著急地說完後就想離開,但阿利多卻拉住了她,皺眉說:「妳說『維托導師』……該不會,妳要找他當妳的魔法導師?」

「嗯,是啊。」樂天看著阿利多嚴肅的面孔,有點不明白的問:「怎麼了嗎?」

阿利多沉默了一會兒,想起第一次和樂天搭話的時候,的確在三樓見到維托的身影,而在那之後,樂天就追了上去……

雖然不知道他們兩個人間發生了什麼事,但是,他不希望樂天成為維托的學生。

他抓住樂天剛放開的手,說道:「樂天,妳的學生證到剛剛為止都還在我手上,所以妳還沒有向管理人員申請魔法導師對吧?」

「嗯,可是資料已經填好了。」

「那樣也沒關係。樂天,妳可以多見幾位魔法導師之後再做決定嗎?我不希望妳這麼莽撞的決定成為維托導師的學生。」

「咦?什、什麼,可是……」

「就當作是身為朋友以及學長的建議吧。」

樂天看阿利多如此認真,實在不好拒絕。

雖然她心中已經決定要當維托的學生,但拒絕阿利多的好意又有點過意不去,而且不知道為什麼,阿利多好像很討厭維托。

於是她轉過身,嘆了口氣,點頭道:「好吧,我知道了。」

見她答應,阿利多頓時安心地露出笑容,拉著她的手往反方向走。

「那我先帶妳去見我的導師吧!放心,對方是個好人,妳會喜歡的。」

「嗯、嗯嗯……」

見阿利多這麼認真替她介紹,樂天只好跟著他的腳步走。

反正學生證已經拿回來了,不管什麼時候去申請都沒差,多認識其他魔法導師,或許是不錯的選擇。

只是,要請維托稍微等她一下了。

 

兩人離去後,角落的樹叢裡鑽出了一個手上拿著兩根樹枝的人,眼鏡反光,眼睛的地方只得到一片白,但能從他緊皺的眉頭與鏡片後流下的淚水,感覺到他的悲哀與擔憂。

「啊啊啊樂天──」

雖然嘴上說著相信她,但維托還是忍不住跟了過來,結果,沒想到他好不容易找到的學生,居然就這樣簡單的被人拐走了。

垂頭喪氣的他很想跟上去,但他卻沒有勇氣見證自己好不容易看上眼的人,成為其他魔法導師的學生。

「果然,到最後我還是一個人。」

維托無可奈何的嘆了一口氣,一臉低潮的帶著身上的無數顆鬼火,緩慢的拖著腳步,沿著陰暗的角落慢慢離開。

比起剛遇見樂天時,維托四周的氣氛,變得更加沉重了。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