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課            導師,請不要玩躲貓貓

 

跑到學生管理處之後,維托第一次釋放出全身魄力,拍著桌子對管理處的人員大聲說:「我要申請當導師!」

名牌上寫著張祺一的工作人員被維托的動作嚇了一跳,不由眨了眨眼,先看著他,再看向被他緊抓住不放的樂天,嘆氣道:「維托導師,這必須由學生自行申請,隨便拉學生來可是無法通過申請的喔。」 

「啊……我的確是要申請沒錯,麻煩了。」樂天苦笑地指指自己,替維托解釋,沒想到那名管理人員竟然錯愕的睜大雙眼,甚至激動得從椅子上跳起來,一臉不信的看著她。

「同學,妳要想清楚!一旦提出申請,之後就無法再更改導師了喔!」

「別、別擔心,我想得很清楚……」

樂天不太明白對方為什麼會這麼緊張,像是見到比天垮下來還要吃驚的事一樣。

這讓她不禁有點好奇,維托在這間學校裡到底捅過過什麼漏子。 

對方聽見樂天自己開口,也不再多說什麼,只慢慢地拿出申請表,但等樂天拿起筆要填寫的時候,他卻又緊抓住她的手,用布滿血絲的認真表情對她說:「妳真的確定嗎?同學。」

「是……」樂天除了苦笑之外,實在不知道該做何反應。 

不過,既然已經決定要成為維托的學生,那麼她就不會光說不做,再說看維托那麼緊張的樣子,也知道他好久沒有收到學生了,如果她成為他的學生能讓他開心,那麼她也會開心。

她坦承自己對維托有那麼一點點心動,不過對方畢竟是她的魔法導師,在心動之前她就打了退堂鼓,即使心跳得再快,她也只想把這份悸動當成是崇拜,或者其他種類的感情……反正不要是戀愛就好。

在她寫申請書的時候,維托一直很緊張地盯著她看,而對方全身上下散發出的緊張感,讓她覺得詭異到不行,害她差點寫不下去。

把寫完的申請書交出去後,張祺一便點點頭,朝她伸出了手,說道:「把妳的學生證給我吧,接下來只要在學生證裡輸入妳的魔法導師資料,就可以發擁有導師證明的徽章給妳了。」 

魔法學院規定入學的新生,必須將學生證掛在顯眼的地方,等到確認導師、收到擁有導師的證明徽章後,才不用掛學生證。

「啊,好……」樂天嘆口氣,心想終於能夠從維托的視線中逃脫了,瞬間安心不少,但當她伸手往腰間摸學生證的時候,卻什麼也沒碰到。

她愣住,低頭一看,才發現掛在腰上的學生證,不知在什麼時候不見了。

「糟糕。」她苦惱地回頭對維托說:「維托導師,抱歉……我的學生證不知道在什麼時候掉了。」

「學生證掉了?」

維托和張祺一同時驚訝的對她大喊,樂天只能捂著耳朵,無辜的看著他們驚慌的表情,哈哈苦笑。

「這下糟了啊,維托導師,沒有學生證的話,我可沒辦法讓這名學生成為你的人喔。」

「那那、那怎麼辦?只要找到學生證就可以了嗎?」

「嗯。學生證是獨一無二的,就算遺失,用搜索性的魔法應該就能找回來,不過在這之前,要先祈禱不被別人拿走才好。」

張祺一很認真,樂天也感覺不妙,看樣子,學生證遺失這件事很嚴重……

「總而言之,我先用搜索魔法找學生證。維托導師,麻煩你在這裡等我一下,我馬上回來。」樂天也很擔心學生證的去向,便張開掌心,召喚出黃色魔法陣,打算搜尋證件下落,但是,維托卻突然伸手抓住了她。

她嚇了一跳,回頭看著維托擔憂的表情──他好像即將被遺棄的小動物……

還沒來得及開口問,維托便放開了她,苦笑著說:「……路上小心。」 

「是。」

雖然多少覺得有些懷疑,但樂天仍快步離去。

 

 

被留下來的維托站在門前,一直注視著樂天的身影,直到看不見她。

原本坐在辦公室裡的張祺一走了出來,伸手搭在維托肩膀上,輕輕拍著。

「別擔心,維托。她可是你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學生,不會變心的。」

「可是……」維托低下頭,低聲說:「有太多比我更好的魔法導師可以選擇,現在的她不屬於任何一個導師,只要她想,隨時都能改變決定。」

「的確,從她的樣子來看,大概是不知道你的過去。萬一她知道的話,恐怕就不會選你當她的魔法導師了。」

他故意這麼說,藉此觀察維托的反應,畢竟這是事實,維托自己也很清楚,這樣的他,不會隨隨便便拐個新入生來登記。

維托抿著脣,沒說話。

見他選擇保持沉默,張祺一也只能收回手,改口道:「這樣吧,我們來下個賭注如何?賭那個孩子會不會改變心意。」

「我……」維托握緊拳頭,猶豫不決,他不確定樂天是不是真的會和張祺一說的一樣,就這樣再也不回來找他了。

可是,在聽見樂天親口說出,希望他能夠成為她的導師──那瞬間,他覺得能夠相信這個女孩子。

畢竟她也相信了自己說的話,即時阻止郊狼的暴走。

「我、我相信那個孩子會回來的。」

張祺一點起一根菸,叼著它揚起嘴角,輕笑道:「那麼,就賭一份晚餐吧,維托。」

 

 

由於追著維托跑了很長一段距離,所以樂天也不確定學生證到底是在什麼時候,又是在哪裡掉的。

搜索魔法雖然能夠找東西,但包括的範圍並不大,所以她只好每到一個地方,就使用一次魔法。

她想快點找回學生證、快點回去完成登記,好讓維托安心。

回到解決郊狼的那個庭院後,樂天已經累得都要跑不動了,只能靠在牆上大口喘息,並在心裡罵自己到底有多粗心,竟然會把重要的學生證搞丟。

用手背擦去滑落到下巴的汗水後,樂天張開手掌,從牆壁上召喚出一臺小型電風扇,舒服的吹著風歇息。

從口袋裡拿出髮圈,將凌亂的長髮綁成高馬尾,之後她拍拍臉頰,重新提起精神,張開手掌再次使用搜索魔法來尋找學生證。

但這次,在她張開黃色魔法陣前,前面突然出現一陣閃光──

當下她沒有想太多,下意識地往旁邊閃避。

「咚」的一聲,召喚出電風扇的那面牆壁上跑出一隻身型巨大的郊狼,惡狠狠地咬著那面牆,然後用強而有力的下顎,將電風扇咬碎。

樂天頓時愣住,看著郊狼抬起頭,吐出牆壁的碎石,然後從牆上跳下來,低頭站在她面前,豎起背上的毛朝她低吼。

還沒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郊狼突然出現,那隻郊狼便朝地面一蹬,迅速地朝她撲咬而去。

已經看準牠行動的樂天並沒有像剛才那樣無措,而是迅速從掌心裡張開紫色魔法陣。

在郊狼來到她面前的瞬間,從紫色魔法陣之中出現了銀色長槍,銀槍劃過郊狼的身體後,樂天用另一隻手抓住了長柄,反手將郊狼壓制在地上。

跨坐在郊狼脖子上的樂天,用兩手緊握長槍,刀刃向下插入郊狼的身體裡!

郊狼瞬間化作黑色煙霧消失不見。

才剛因為解決郊狼而鬆一口氣,但樂天抬起頭之後,卻發現自己竟然被五隻同樣巨大的郊狼給包圍。

樂天蹲在被狼包圍的圓圈中央,緊握著手中的銀色長槍,小心翼翼的注意這五隻郊狼的行動,但……牠們看起來似乎不打算向自己進攻,只是凶惡的對著她低吼。

「這群郊狼到底是……」

「樂天同學──」 

忽然,親切的呼喚聲從她頭頂上傳來,她驚訝地往上看,見到趴在三樓窗戶邊微笑向她揮手的阿利多。

她困惑的眨了眨眼,這才慢半拍的想起這個人是誰。

「啊!是你?嗯……那、那個……你叫……」

「我叫做阿利多。樂天同學,麻煩妳牢牢記住我的名字好嗎?」阿利多開心地用手枕著下巴,另外一隻手則是拿著某張像是卡片一樣的東西輕輕晃著。

眼尖的樂天馬上就看出那是什麼,她立刻從地上跳起來,指著阿利多手上的東西大喊:「那那那、那不是我的學生證嗎!你撿到了?超級感謝你啊──」

聽見樂天這麼說,阿利多不禁笑道:「樂天同學,妳真有趣。這種情況下,一般人應該會認為是被偷走吧?」

「這種情況?」樂天看了看四周的郊狼,將長槍插入面前的地上,兩手環抱在胸前,不以為意的說:「這種情況怎麼了嗎?不過就是幾隻郊狼。」

「妳的膽子果然比其他人還大,新入學的學生光是見到這種情況,就已經嚇得跪地求饒了。妳是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完全不畏懼的新生。」

「我很怕啊,被一群虎視眈眈的郊狼盯著看的感覺實在很糟糕,你跟我換一下立場,就能夠明白我的感受了。」

「真的嗎?」阿利多笑著輕輕甩動手中的學生證,說道:「我還想說如果能夠看到妳害怕到哭的表情,就把學生證還妳呢。」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