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學院裡的制度跟一般學校不太一樣,不是班別制,而是導師制。

學生必須在一名魔法導師手下學習,同時於學院內獲得七枚金幣,之後才能夠順利拿到畢業證書,並離開提爾納諾伊。

這些條件沒有達成的年限設定,所以要是一直都畢不了業,就只能待在學校中直到死亡。

就某種方面來說,是種滿可怕的集中管理制度。

樂天一個人走在學校裡,手上拿著的是剛經過校門時,放在校門口的「簡易學院導覽說明書」,上面的敘述簡潔有力,她覺得比較好吸收。

雖然在這之前,她就已經有稍微對提爾納諾伊做過調查,也大概知道關於這間學校的規定以及制度,不過實際來到這裡,多多少少還是有點緊張。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今天剛有一批新生入學的關係,學院裡有些熱鬧,到處都能夠聽見吵鬧的聲音。

對學院還不是很熟悉的樂天,也不知道該找什麼人當導師比較好,便好奇地順著聲音傳來的地方走過去。

位在三樓的她,來到傳來吵鬧聲的窗邊後,才終於明白大家到底是為了什麼而聚集。

「魔法召喚,郊狼!」

「哈,光憑召喚魔法就想擊退我?想都別想!看我的,魔火球!」

兩個男生在庭院裡打得激烈,一旁的學生們還一邊看好戲,一邊高呼著那兩個男生的名字。

她枕著下巴,悠閒的看著那打得不分你我的兩個人,看起來好像很好玩的樣子,很像是兩個小孩子在玩,一點也不像是真的在比試。

人聲此起彼落,雖然大家來自世界各國,不過擁有「魔力值」的人,語言方面會自然地暢通無阻,不管對方說的是什麼,都能夠直接在大腦裡翻譯,所以人人都能夠正常溝通。

左邊的男生騎在召喚出的郊狼背上,手裡拿著銀色鐵鍊球,看似要直接過去衝撞對方,但對方早已做好準備,不但召喚出銅牆鐵壁,甚至還在鐵壁上造出了幾個砲口,瞄準了騎在郊狼背上的人。

在眾人大聲叫好的呼聲中,郊狼開始往前飛奔,而砲口也不斷射擊,但射出的不是砲彈,而是火柱。

郊狼靈敏地閃避,不讓火柱傷到分毫,一下子就來到鐵壁前面、沿著鐵壁向上攀爬,到最高點後,狼突然高高躍起!

跨坐在郊狼背上的男生揮動手中的鐵鍊球,朝躲在銅牆鐵壁後的人扔了下去,但是鐵壁上的砲口卻突然垂直向上噴出火焰,直接重擊上郊狼的腹部。

郊狼背上的男生嚇了一跳,趕緊跳下來,站到鐵壁城牆上面,而郊狼則是全身都被火焰包圍,重重墜落在地上、沒了動靜。

所有學生們都在叫好,而落在鐵壁上的男孩,更是繼續以手中的鐵鍊球朝對方攻擊,對方也拋下了砲臺,重新召喚出遠距離型攻擊武器,和他來回互打。

學生們的注意力都轉移到第二次的比試中去,樂天也被吸引了。

但在吵鬧的喧譁聲之中,她卻聽見有人用擔憂的聲音,輕聲低喃著:「……不、不行啊……得趕快去處理……不然會、會暴走的……」

陌生的聲音吸引了樂天的注意,她不禁回過頭,看著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站在隔壁窗戶旁的男子,驚訝的眨了眨大眼。

她看得太過專注,連旁邊有其他人出現也沒察覺。

「怎、怎麼辦?這樣的話會傷害到其他學生的……」

傷害到其他學生?

樂天聽不太懂他在說什麼,可是,她卻下意識的從對方的語氣中察覺狀況不妙,稍微思考了一下後,她立刻轉過頭去看著被所有人扔在後面、燒成了一塊焦炭的郊狼屍體。

「屍體……沒有消失?也就是說──」

當下她沒有想太多,顧不得自己穿的是迷你裙,直接跨上窗臺,從三樓跳了下去。

就在她跳下去的瞬間,那塊焦黑的郊狼屍體重新燃起了火焰!

全身披滿火焰的郊狼爬了起來,雙眼散發出金色的銳利光芒,張開流滿口水的尖銳利齒,朝仍然把注意力放在前方魔法戰鬥中的學生們撲過去。

等到被視為首要攻擊目標的學生,注意到郊狼朝自己撲過來的時候,已經連保護自己的機會也沒有了。

「嗚、哇啊啊啊──」

他一邊慘叫、一邊抱著頭蹲下,過了許久,他終於注意到自己平安無事,才慢慢抬起頭來,看著手持白色長劍,替他擋下攻擊的樂天。

所有人都在聽見他的慘叫聲時回過頭去,但他們根本來不及反應,那隻全身染著紅色火焰的郊狼,便被樂天手中的白色長劍一分為二、橫躺在地!

樂天鬆了口氣,用手背擦去臉頰上的汗水。

剛才實在太過緊急了,如果不是那個人讓她注意到這件事,恐怕這隻郊狼早已開始攻擊其他學生。

當然,要是其他學生反擊的話,郊狼肯定會被消滅,但卻無法挽回第一個被攻擊到的學生性命。

那隻郊狼眼神中的殺意無比認真,被牠視為攻擊目標的學生,絕對會死。

她攤開掌心,從紫色的魔法陣之中收回白色長劍,然後朝著郊狼攤開掌心,在地上畫出了同樣的紫色魔法陣,被砍成兩半的郊狼身軀,就這樣慢慢的沒入魔法陣之中,消失不見。

等到危險總算解除,樂天才拍拍掌心,轉過身去。

沒想到,原本在看那場鬥法的學生們,竟然全都盯著她,嚇得她退了好幾步。

「怎、怎麼了嗎?」她不明白自己為什麼突然受到注目,只不過是收拾掉別人留下的殘局,避免有人受傷而已啊……

突然間,所有人都高聲歡呼,大家全聚集到她面前,七嘴八舌的和她說話,根本讓她連開口的機會也沒有。

「妳好厲害!居然能夠發覺召喚獸的殺氣!」

「要不是妳,我們就糟糕了啊!」

「這都要怪阿利多啦!誰叫他老愛召喚出魔物,又不是很會操控。」

學生們說的話越來越雜,根本就聽不太清楚,樂天覺得天旋地轉,快要分不清楚東南西北了,幸好,這時總算出現一個聲音,喝止了學生的躁動。

「吵死了,沒什麼好看的,全都給我閃啦!」

這聲音聽起來很凶,好像是要來跟她打架的,她趕緊左看右看,想找空隙溜走。

但當學生們嚇到散去後,那個用大嗓門說話的男生也已經來到她面前,樂天回頭一看,才發現對方是剛才用火焰砲臺燒死郊狼的那個人。

他一臉凶神惡煞的瞪著她看,除了苦笑之外,她真的不知道該用什麼表情來面對他才好。

「楊少,你別這麼凶。再說是我召喚出的郊狼不穩定才會這樣,她又不是故意打斷我們兩個人的決鬥。」

隨後追上來的男生抓住了那個叫楊少的肩膀,但對方臉上的恐怖表情卻沒有因此減少,反而變得越來越猙獰。

樂天覺得自己的冷汗,冒到快要能夠流成一攤小水池了。

「那、那個,我真的不是有意打斷你們兩個人,只是那隻郊狼太危險,所以我才──」

「廢話,我也知道妳做的事是對的,但我還是很不爽妳打斷我跟阿利多戰鬥!」

這個有戰鬥偏執狂的傢伙,似乎很難搞啊……樂天忍不住這麼想。

除了哈哈苦笑之外,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不過另外一個叫做阿利多的男生,人倒是比較好,替她擋住了楊少凶惡的視線,和他說:「好了,楊少。反正我們每個月都打一次,這次就當作是提早結束,算平手,好吧?」

「哼!」楊少氣憤地轉過身邁步離開,還把氣出在路旁經過的學生身上,一臉凶惡,把所有人嚇得到處逃竄。

看見楊少總算願意放過自己,樂天不禁鬆了一口氣,感激對阿利多說:「謝謝你替我解圍,我真怕他會打我……」

「楊少雖然看起來脾氣很不好,但他不會隨便動手打女孩子的。」阿利多轉過頭來看著樂天,笑嘻嘻的朝她伸出手。「我叫做阿利多,剛才真的得好好謝謝妳,如果不是妳解決了我召喚出來的郊狼,恐怕牠現在已經傷了不少人。」

阿利多友善的態度讓樂天心裡的壓力減輕不少,她握住對方的手,微笑道:「我是樂天。別客氣,我一開始也沒發現,是聽見有人提醒才注意到的。」

簡單的握手表示友誼後,兩人同時將手收回,但阿利多卻對樂天剛才提到的人有些好奇,便問:「妳說妳是聽見有人提醒……那個人是誰?」

「我也不知道。」樂天回頭看向三樓,原本以為剛才那個人早就離開了,卻沒想到他居然站在那裡,還盯著她看。

她眨眨眼,他也跟著眨眨眼,然而對方卻像是突然清醒過來一樣,竟然轉身逃跑!

「喂!給我等一下──」看見那人逃跑,樂天便下意識地想追上去。雖然不知道自己到底為什麼要追那個人,可是,她卻一口氣跳回三樓窗臺、鑽進走廊裡,追上剛才那個拐彎奔進右邊走廊的人影。

被留下來的阿利多不禁愣住,剛才他和樂天同時回頭看著三樓窗戶,當然也有看見樂天所說的人是誰。

他有些驚訝。

「真可惜,原本想多和她聊聊的。」他一邊說一邊跨開腳步,卻聽見腳下傳來「喀」一聲。

低下頭,看見腳下踩著一張學生證,他便彎下身撿起;見到照片上的人以及寫在學生證旁邊的名字後,他不禁笑了。

「看樣子我們還有機會再見面……樂天,同學。」

他笑著將樂天的學生證放入口袋,開心的離開。

 

待續~

, ,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