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師的人魚-小說試閱CH3

 

「迪斯,你聽我說。」他將迪斯亞諾的身體壓下,讓他坐在椅子上面後,兩手捧著他的臉頰,強迫他抬起頭看著自己。

兩眼無神,有些魂遊的迪斯亞諾,勉強對上了他的眼眸。

「你後頸上的奴隸印記,代表的是被俘虜的士兵。奴隸印記有分很多種,你的並不常見。在戰爭時期,奴隸印記是很常見的,但在戰爭結束後的這十年裡,這樣的印記早就已經被廢除了。」

「而我剛才看你剛才的回答,以及回想你在我見到奴隸印記後的反應,我想你大概是人魚一族戰鬥時被俘虜的士兵,然後為了躲避中央神庭的追查,俘虜你的人才將你放走,為了不讓你去向中央神庭指證,封印了你的記憶。」

「不過我想,你被封印起來的應該只有將你俘虜的那段記憶,簡單來說,將你記憶封起來的人技術很糟糕,所以才會讓你變得如此混亂。我想,你的尾巴被血咒封印,變成人類的原因,大概也與這有關聯性,只要能找到你說的那位『能婆婆』的話,或許就可以釐清這件事了。不過……」

莫林說完後,第一次露出了有話說不出口的態度,垂下雙眼來,猶豫一陣子之後,才又開口道:「那個叫做『能婆婆』的人,不知道什麼原因無法和你一起行動,無法每日餵食你鮮血,所以一次性的在你體內寄存她的大量鮮血,勉強維持了你這段時間的行動,為的恐怕就是希望能讓你遇上發現你身上的血咒,能夠以同樣方式餵食你鮮血的魔法師吧。」

迪斯亞諾愣了愣,搖頭道:「我、我怎麼聽不懂你在說什麼?能婆婆她……她……」

「她為了保護你,才在你身上留下血咒。我想那位能婆婆應該不是什麼厲害的魔法師,所以才會選擇用這種方式來幫你。」

「難道說能婆婆知道我失去記憶之前的事情?」

「很有可能。」

「可、可是能婆婆她……她……」迪斯亞諾將頭低下,手掌緊貼在額頭上面,「咦?奇怪……為什麼我想不起來能婆婆的事情?她、她到底是……是誰……」

看著迪斯亞諾幾乎要崩潰的表情,莫林沉默不語的垂下眼眸。

一般的人類魔法師使用血咒的話,必須一天餵食一次沒錯,但自從能婆婆離開迪斯亞諾之後,已經過了一年以上的時間,即便是將鮮血寄存在他體內,也無法維持這麼長的時間。

迪斯亞諾說他是這一、兩年才醒過來,發現戰爭已經結束、能婆婆失蹤不見,但是,戰爭是十年前就已經結束了,在那段空白的八年時間裡,迪斯亞諾到底發生過什麼事情?

還有一點非常奇怪。

明明見過「能婆婆」這個人,但是迪斯亞諾卻完全不記得對方的長相,只大概知道對方是位「大嬸」,所以剛才才誤以為他是能婆婆。

恐怕這個叫做「能婆婆」的人,不一定如字面上所示,是個「婆婆」,這恐怕是那名魔法師在迪斯亞諾身上下的「暗示」吧。

雖然問題還是沒有解決多少,但至少讓莫林肯定了一件事情。

那位叫做「能婆婆」的魔法師,掌握著迪斯亞諾大部分的秘密,只有找到她,他才能夠明白迪斯亞諾以前到底發生過什麼事情,以及烙印在迪斯亞諾後頸上的奴隸印記的人是誰。

他心裡已經有了個底,只差證實他的想法而已。

莫林沒有再繼續和迪斯亞諾搭話的打算,他抬起腳步往房門走過去,但這次,迪斯亞諾很快的衝上前去,拉住了他的手臂。

「等等,莫林!」

「做什麼?」莫林回頭看了他一眼,有些不耐。

感覺到莫林散發出的不悅態度,迪斯亞諾很快的就放開他,低下頭來,唯唯諾諾的說:「我、我想幫忙。」

「……啊?」

「你被派來這裡是來調查艾爾巴吉特的對吧?我也想幫你,就算一點點也好,我想幫上你的忙。就當作是你救了我,還幫了我這麼多忙的謝禮。」

看迪斯亞諾很尷尬地站在那裡,不希望被自己拋下的模樣,莫林還真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迪斯亞諾可是他很重要的證人,要是他查出來的事情與迪斯亞諾身上發生的事情相符,屆時他也有證據能夠回報給大導師。

不過,誤以為莫林是覺得他受傷,才猶豫不決的迪斯亞諾,開始動手解下身上的繃帶,對他說:「我沒事,我的傷勢已經恢復了!而且我雖然失去部分記憶,但我以前是戰士這點是真的,只要給我武器,我就能夠保護你!」

看著他脫下繃帶後,露出一點傷痕也沒有的身體,莫林忍不住嘆口氣。

「你還不明白嗎?應該是我保護你才對。」

「不行!身為人魚族戰士,我不能如此忘恩負義!」

「笨蛋,你關於將你俘虜的人是誰的事情,完全忘記了,要是你跟著我亂跑的時候,不小心遇上了怎麼辦?對方看到你跟我在一起,肯定會想辦法把你殺掉。」

「殺了我?為什麼,為什麼和你在一起,就會被那些人殺害?他們不是封印我的記憶了嗎,這樣對他們來說,我沒有威脅性啊。」

「不是你的關係,而是我。」莫林搔著頭髮,見迪斯亞諾真的不明白自己的狀況,只好指著他的鼻子,對他說:「我的身分比你想像得還要複雜許多。」

「會嗎?莫林就是個普通的人類魔法師啊。」

「……你是想要我把你變成泥鰍嗎。」

「哎?為為為、為什麼!我說錯什麼了?」

「真是受不了你。」莫林搖搖頭,實在無奈。迪斯亞諾的個性比他想像得還要單純太多了,這讓他有點難辦啊。

「你聽見我跟大導師的對話,還沒明白我是誰嗎。」

「咦咦咦!跟你對話的人是魔法大導師嗎?」

莫林實在無言了,這人怎麼這麼遲鈍,遲鈍到讓他很想扁人。

但看著迪斯亞諾慌慌張張的樣子,卻怎麼樣也沒辦法對他發火,發現這一點的莫林,突然覺得自己是不是人好過頭了。

嘆口氣之後,他對迪斯亞諾說:「真虧你還能在外面活這麼久。」

聽見莫林說的話,迪斯亞諾立刻恢復正常,抬頭挺胸、十分有自信的說:「因為我是人魚族的戰士,實力我倒是還有點自信的。」

「喔?真有這種實力的話,為什麼還會被狼人族追著跑?」

「那、那是因為……不知道為什麼,我的身體一天比一天還虛弱,結果到最後連劍也拿不住了,所以才會想回到只有獸族能夠安全待著的艾爾吉特……沒想到卻反被追殺……」

「這不是廢話嗎?別忘了你現在是人類的模樣。」

「那、那莫林你有沒有辦法把我變回人魚?」

「你的意思是要我解除你身上的血咒?」

「對對對!只要能讓我變回人魚,要我做什麼我都──」

「不行。」

莫林很快地回絕了迪斯亞諾的要求,讓迪斯亞諾愣在原地,慢慢收起僵硬的笑容,苦笑著,「哈、哈哈,果然不行嗎……」

看著迪斯亞諾的表情,莫林知道,他肯定又以為自己沒那資格要求他幫忙之類的無聊想法,便直接了當的開口對他說:「你別誤會,我不是不肯幫你,只是要解除血咒有點麻煩,就算要幫你,也得先等我把我的工作解決才行。」

迪斯亞諾愣了一下,眨眨眼睛看著莫林,問道:「你肯幫我?」

「我什麼時候說不幫了?」莫林皺起眉頭瞪著他看,「我只是說了不行而已,並沒說不幫。」

得到莫林這番話,迪斯亞諾又忍不住雙眼泛淚,但這次他沒有低下頭,而是張開手臂衝向莫林,將他緊緊抱在懷中,不斷道謝。

「真的很感謝你!真的很……真、真的……嗚嗚嗚……」

思鄉心切,加上許多的不安以及對未來的恐懼,一下子全都宣洩出來,莫林的話讓他第一次感到安心,第一次覺得自己能夠擁有未來。

他不用再逃了,不用再躲避了,不用再──

即使人魚族只剩下他一人,他也想要以人魚的姿態,渡過他的一生,為此,就算是要他將靈魂出賣給惡魔,他也願意。

但是現在出現在他面前的不是惡魔,而是帶給他希望以及未來的天使。

他如此深信著。

深信著莫林會是將他帶往希望的天使。

 

試閱結束~

,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