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師的人魚-小說試閱CH3

 

「是、是……」迪斯亞諾恢復成那個懦弱的膽小模樣,低下頭戳著手指,用著如細蚊般的聲音回答道:「一名叫做『能婆婆』的魔法師……」

「能婆婆?」莫林勾起眉頭,對這名字實在沒什麼印象。

他對自己的記憶力還滿有自信的,認識的魔法師也不少,但卻從沒聽說過迪斯亞諾口中的「能婆婆」。

迪斯亞諾身上的魔法雖然不強,卻有點難搞,這種麻煩的咒語沒人會想弄,除非那個叫做「能婆婆」的人非常重視迪斯亞諾,所以才會在他的身上留下這種魔法。

他半猜測的對迪斯亞諾說:「你被能婆婆下咒後,是不是就失去了尾巴,長出雙腳來?」

「嗯,對……我美麗的尾巴……」莫林的話似乎讓迪斯亞諾想起了傷心事,眼角掛著淚水,垂頭喪氣的歪著頭苦笑,嘴裡好像還在低喃些什麼。

果然是這樣。

迪斯亞諾的話,讓莫林證實了自己的猜測沒錯,於是他便繼續問下去:「你在變成這樣之後,是不是就失去意識,醒來之後發現戰爭已經結束了?」

「嗯,是啊。」

「你慌慌張張的跑去找自己的族人,卻聽見了人魚族已經滅絕的消息?」

「……嗯。」

「然後你想把尾巴變回來,卻找不到能婆婆,其他的魔法師也都對這魔法沒輒?」

「莫林,你真厲害。難道你會讀心術?」

「要是我會讀心術,我犯得著一個個問你嗎。」

「這麼說也是。」迪斯亞諾歪著頭,仍然不明白為什麼莫林會知道這麼多,就好像他曾經見過他發生的事情一樣。

突然間,他大叫一聲,臉色鐵青地從椅子上站起來,指著莫林說道:「該該該、該不會你就是能婆──」

話還沒說完,迪斯亞諾就已經被莫林伸出的飛腿狠狠踩在腳下,動彈不得。

莫林將兩手交叉放在胸前,黑著臉對他說:「蛤?你把我當女人?而且還是老太婆?」

「蒲……蒲素……偶……湊勒……」

「聽不懂啊,你這隻笨人魚。」莫林再用力朝他的臉頰狠狠地踩了幾腳,一點手下留情的意思都沒有,直到他看見迪斯亞諾下意識的痛得抱住腹部,才嚇了一跳,慌張收回腿,轉身背對著他。

「好痛痛痛……」迪斯亞諾摸著臉頰上的鞋印,以及自己的腹部,看見莫林背對他的樣子,難過的低下頭來。

「對、對……」

「快給我起來坐好!我還有很多事情沒問清楚。」莫林很不爽快的大聲蓋過他的聲音,刻意不讓他向自己道歉,腳步迅速的往房間門口衝過去。

迪斯亞諾呆坐在地上,看見莫林要離開,趕緊慌張的抓住椅子想要站起來,但不知道為什麼,雙腳傳來的無力感讓他站起的身體又重重摔落在地上,發出了巨大聲響。

已經走到門前的莫林聽見巨響,趕緊轉頭,一見到迪斯亞諾痛苦的皺著臉,跌坐在地上的模樣,臉色鐵青的往回走到他面前,蹲下身抓住他的腿。

迪斯亞諾嚇了一跳,呆愣地看著莫林,卻不敢和他說話。

「腳麻了嗎?」

「不、不是,突然有點使不上力來。」

「這麼壯一個男人,連走路的力氣也沒有?」

「我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從前都沒有過!」

迪斯亞諾緊張得想反駁,但莫林卻沒有再繼續說下去,那句調侃的話語之後,他只是沉默不語的將手放在他的頭上,輕輕的摸了摸。

看著他表情嚴肅的側臉,迪斯亞諾不免有些後悔,自己剛剛說他是能婆婆這件事。這個人類雖然看起來小他一截,身材也比他瘦弱,卻非常有男子氣概,比起總是畏畏縮縮的他,還要更像個男人。

注意到迪斯亞諾的視線,莫林回過頭,正好對上他的視線,注意到自己已經開始胡思亂想的迪斯亞諾,不免尷尬的苦笑著,幸好莫林看見他詭異的表情後,沒有開口對他說什麼,否則他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才好。

莫林收回看著他的視線,將食指放到唇邊,用力的咬破後,伸向迪斯亞諾。

不明白他在做什麼的迪斯亞諾還來不及開口,莫林就將自己的手指塞入他的口中,慌張不已的他驚恐地看著莫林,卻只聽見他語氣冷淡的對他說:「吸,給我大口的吸。」

「唔嗯嗯?」

「快吸!」

被莫林大聲斥喝,迪斯亞諾也只好乖乖照著莫林的話,吸了幾口他的鮮血,說也奇怪,在莫林的鮮血流入口中的瞬間,他覺得自己似乎變得比較有精神了,而且腿也不會感覺到透支無力。

就在他還沒理解這是怎麼一回事的時候,莫林迅速將手指從他的口中抽出,像是鬆了一大口氣一樣,拍拍他的肩膀對他說:「現在站起來看看。」

照著莫林的指示起身後,迪斯亞諾才意外發現,剛才那虛脫無力的感覺完全消失不見了。

「這、這是怎麼一回事?莫林,這到底……」

「是你身上的咒語的關係。」

「能婆婆的魔法?那不是只是把我的尾巴變不見而已嗎?」

「嗯,他是把你的尾巴變不見,讓你以『人類』的身分繼續生存下去。」莫林用大拇指在自己的手指上面輕輕一抹之後,被他咬破的傷口頓時消失不見,但他臉色卻仍然非常沉重,像是發現了什麼不妙的大事一樣。

「真糟糕。」他自言自語的說:「那個叫做能婆婆的人,恐怕不是一般人。」

「能婆婆只是個普通的大嬸而已喔,應該。」

「你的『應該』是什麼意思啊?為什麼好像說得很不確定一樣。我話先說在前頭,普通的大嬸才不可能在你身上下咒。」莫林嘆口氣,回頭對迪斯亞諾說:「你身上的魔法不是普通的咒語,而是血咒。」

「……血?」

明顯聽不懂這個詞的迪斯亞諾,只是歪頭看著莫林。

他的確還有點事情要問迪斯亞諾,不過,在知道他身上的魔法咒語是血咒之後,他就沒辦法這麼悠閒地和他喝茶聊天了。

「血咒」並非正統的純正魔法,而是旁門左道,這雖然是沒什麼力量的魔法師能夠使用的簡單咒語,但很難控制,而且也非常危險。

可是,他能夠感覺得出這個叫做能婆婆的人,很想要保護迪斯亞諾,甚至不惜使用血咒將他變成人類。

但如果不將迪斯亞諾身上的血咒解開的話,迪斯亞諾會變成噬血的怪物。

「血咒」有期限限制,但那個時限因人而異,不是每個人都一樣,而「血咒」使用的唯一缺點就是──施咒者必須每天一次餵食自身鮮血,保有「血咒」的存在,但奇怪的事情就來了。

「迪斯,我問你……你醒來之後到今天為止,已經過了多久?」

「大概一、兩年了吧?我也不太記得。」

「那麼你後頸上的奴隸印記,是在什麼時候印上的?」

「……」

迪斯亞諾陷入沉默,沒有回答這個問題,但莫林卻說道:「是不是在你醒來之前就有了?」

沒想到莫林居然會知道這件事,迪斯亞諾吃驚的張大雙眼,聲音顫抖地問:「你……你怎麼知……知道……」

「果然如此嗎。」莫林嘆了一口氣。

「等、等一下,難道你知道些什麼嗎?你知道我這個印記從哪──」

「迪斯,你失去了一部份的記憶對吧。」

「什……」

一句話,讓迪斯亞諾震了一下身體,怎麼樣也無法發出聲音來。

他張大雙眼,眼神不安的晃盪著,直盯向莫林嚴肅認真的臉龐,完全無法反駁。

莫林就像是知道他的一切、他的過去,不管他說什麼都會被莫林看透,只要回答了他的話,自己就會在他面前無所遁形,什麼也瞞不住。

他全身癱軟的低下頭,兩手垂放在身旁,彷彿失去了所有的力氣與力量,只是一具站在莫林面前的空殼。

見到他的反應,莫林反而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他並不是什麼都知道,大多都是猜測而已,只是,他拼湊著與迪斯亞諾的對話,以及十年前的情況後,大概推敲出來的結論。

但看迪斯亞諾的樣子,似乎誤會他什麼了。

 

待續~

,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