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師的人魚-小說試閱CH2

 

莫林嘆了一口氣,怎麼樣也想不出個頭緒來,恐怕晚點得先和師傅聯繫,和他報告這個男人的事情,看看師傅會不會知道些什麼,好讓他腦袋裡的問題減少一些。

順便也要向他報告今天與艾爾吉特國王見面的事情。

既然決定要幫助他,莫林自然也沒打算讓他一直縮在角落裡顫抖、害怕,於是他起身走過去,蹲下身,與他的視線平視,笑嘻嘻地將手放在他的頭上。

「能好好向我介紹你自己嗎?」

男人抖了一下身體,恐懼地抬起頭來,晃蕩不安的眼神始終無法聚焦在莫林的臉上,就像是失了魂的軀殼。

他顫抖地打開雙唇,卻怎麼樣也發不出聲音來。

恐懼帶走了他的理智,腦袋一片空白的他,完全放棄了思考能力。

見他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於是莫林便伸手抓住他的手腕,閉上雙眼,喃喃低語著某種奇怪的咒文。兩人的身旁散發出了淡淡光芒,一顆一顆像是螢火蟲一樣的發光物體從腳下鑽出,圍繞在他們身邊。

看著這些發光物體的男人,不知不覺慢慢冷靜下來,身體不再顫抖,空白的腦袋裡,也恢復了原本的思緒。他眨著眼,目不轉睛地看向閉眼唸著咒文的莫林,慢慢地鬆下眼皮,將額頭緊貼在他的額頭上面。

突然感覺到前方有物體貼過來,莫林嚇了一跳,停止唸咒,兩人身旁的發光物體也隨之消失不見,如同剛才的景象不過是夢境。

他抬起眼眸,看著離自己只有短短幾公分距離的俊俏臉龐,垂下雙眼,伸手輕拍他的腦袋瓜,柔聲說道:「稍微冷靜下來了?」

「嗯。」男人老實地應聲,「恐懼的感覺不知道為什麼消失了,內心好平靜、好安穩。」

「這是讓人心情放鬆的咒文,不過有點饒舌難唸就是了,精靈族的語言不是很好學,我還在練習中,但是,能夠幫到你就足夠了。」

「精靈族的咒文嗎?難怪我總覺得好像在哪裡聽過這個語言。」男人將頭抬起,離開莫林,笑咪咪地看著他,「很抱歉讓您擔心了,剛才只是一時失態,我……不會再這樣了。」

他的臉上很明顯表現出逞強的態度,但莫林卻沒有開口點破這一點,只是起身,拉著他的手來到床邊,將他推回去。

「你傷勢還沒痊癒,在這裡好好休息。」

「是……」

男人傻愣地坐在床上,眨眨眼,看著莫林面無表情的冷淡模樣,感激地對他說:「真、真的很謝謝您幫了我,等我睡一下之後,我就會離開的。」

「離開?你在說什麼啊。」莫林勾起眉毛,兩手交叉放在胸口上面,一臉不快地說道:「你以為你現在能去哪?難道你想再被狼人族襲擊嗎。」

「可是我待在這裡會給你添麻煩的。」

「要是我嫌麻煩,就不會從狼人手中把你救下來。」莫林拿起一旁的枕頭,往男人的臉上用力壓下去,「所以你給我好好休息,其他事情,等你身體痊癒之後再說也不遲。」

男人將莫林壓在他臉上的枕頭拿起來,大口呼吸一口空氣後,抬頭看著莫林認真的表情,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他並沒有讓莫林費心照顧他的理由。

「可、可是我……」

「沒有可是。」

莫林已經決定要插手管他的事情,不懂為什麼他就是不坦白接受。懶得再繼續和他說下去的莫林,乾脆轉頭往隔壁的房間走過去,直接讓這件事成為定局。

眼見莫林越走越遠,自己也不知道該向他說些什麼才好的男人,只能慌張地坐在床上,等到莫林走出房門那一刻,才大聲對他說:「斯……迪斯亞諾!」

忽然聽見男人著急地向他拋出一個陌生的名字,莫林立刻停下腳步,回頭看向緊緊抱著枕頭,坐在床邊,將臉埋入枕頭中的男人。

一個大男人做出了女孩子一般的嬌羞模樣,看起來有些彆扭,不過,莫林卻對剛才他說出的名字很有興趣,便回過頭來問道:「那是誰的名字?」

「是、是我的。我叫做迪斯亞諾。」

聽見他這麼說,莫林才發現自己完全忘記問他的名字,只顧著想知道狼人的目的,以及他為何身為奴隸的原因,卻遺漏了最重要的事情。

他不禁笑了笑,向男人說道:「我是魔法師莫林,以後就請多多指教了,迪斯。」

說完,他替他關上了房門,留下一臉錯愕、傻愣在床上的男人。

 

 

湖泊上的血跡已經消失,但空氣中卻仍留有淡淡鮮血味道,來到湖泊邊的莫林不太在意這一點,沉默不語的來到湖邊,將手中那顆有掌心般大小的水晶球扔入湖中。

當水晶球觸碰到水面的瞬間,水晶球散發出光芒,並且在距離湖面不到一公分的地方停了下來,安靜無聲地飄浮在水面上方。

水晶球正下方的湖面像是感受到重力,向內凹陷,與水晶球保持著一定的距離,湖水順著它的外圍將它包覆起來,當湖水來到水晶球的上方時,即刻向兩側灑下,如同噴水池一樣。

莫林抬起頭看著湖水噴灑出來而形成的一個薄霧鏡面,半垂雙眼,張開口對著它說:「聽得見嗎?師傅。」

“聽得很清楚,看來你找到一個不錯的地方定居了,莫林。”

「是,這裡的湖水很清澈,是用來通訊的最佳地點。」

“城堡附近的森林應該是狼人族居住的地方,你若是要在這定居,得當心一點,千萬別跟狼人族扯上關係。”

「關於這個嘛……可能已經太遲了。」莫林搔著頭髮,無奈地說:「師傅,有件事情我想問您。中央神庭最近一次發現奴隸者,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了?」

“啊,你是說上次中央神庭大規模搜索事件吧。我想想,應該是三、四年前左右的事情,不過當時找到的奴隸都只剩下屍體,沒有人活下來。”

「那麼關於獸族有奴役人類這件事……」

“中央神庭已經證實這是謠言了,不是嗎?”

「謠言嗎……」

“怎麼了?莫林,你問的問題有點奇怪啊,發生什麼事情了?”

薄霧鏡面另一端傳來了大導師關切的詢問聲,莫林頓時有些猶豫,不知道該不該開口詢問關於迪斯亞諾懼怕中央神庭這件事,也不知道該不該提起迪斯亞諾的事情。

他擔心這一問,會讓大導師起疑,還會讓迪斯亞諾遭遇危險。迪斯亞諾對中央神庭的恐懼,仍讓他印象深刻,若他是為了從中央神庭的手中逃走的話,那麼向大導師說出迪斯亞諾的事情,絕對不是什麼好點子。

過了許久的思考時間後,莫林回道:「……不,沒什麼。」

“沒事就好,若你發現艾爾吉特有什麼奇怪的地方,記得要向我報告。這就是我派你們過去的目的,莫林。”

「是,弟子明白。」

“你們四人是我最信賴的人,所以不要讓我失望。”

「是的,師傅。」

“這次我主要先確認你們四人都已經順利到達目的地就好,之後固定一個月向我報告一回,如果有什麼緊急事件,可以隨時使用通訊魔法告知我。”

莫林聽見大導師這麼說,不禁有些訝異。

「師傅,不需要向您報告與艾爾吉特國王見面的事情嗎?」

“不用,只要將你見到什麼詭異、不尋常的事情就好。”

「我、我知道了。」

“那麼,期待你下次的通知。”

「是。」

莫林向著薄霧鏡面裡的人影深深鞠躬後,水晶球便掉在湖面上,沿著水平面慢慢滾回湖岸邊。他彎下腰,撿起了水晶球,但思緒卻仍然亂糟糟的,什麼也沒明白。

原本想要和師傅問個清楚,可是,他卻猶豫了。這還是他第一次對師傅有所隱瞞,不過,他想要相信自己的直覺。

但讓他覺得有些奇怪的是,師傅派他們四賢各自前往四大陸視察的目的,似乎只是單純讓他們待在這裡,調查看看有什麼不尋常、奇怪的事情發生。

若是這樣的話,那麼迪斯亞諾是不是就算在「不尋常」的事件裡?

想到這,他就有點反悔沒向師傅報告迪斯亞諾的存在。

「……算了,先看看狀況再向師傅報告也不遲。」莫林最後仍決定相信自己的第六感,先稍微調查一下迪斯亞諾的事情後,再來向大導師報告。

就在他剛決定好這件事的時候,屋子的門被人從裡面慢慢推開,莫林回頭看著從門縫中探出半顆頭來,默不作聲、悄悄躲在那裡盯著他看的迪斯亞諾,嘆了一口氣,轉身走到他面前去。

「你沒聽見我說的話嗎?為什麼不乖乖躺在床上休息。」

迪斯亞諾低下頭,有些猶豫,不敢告訴莫林自己的原因,但莫林卻早就已經猜出了大概。

他對著猶豫不決、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問題的迪斯亞諾說道:「難道你是擔心我把你的事情報告上去?」

「我、我……」迪斯亞諾很緊張的張開口,著急的想說些什麼,但最後卻又在見到莫林的雙眼後,心虛地低下頭了,點了點頭。

他這好猜又讓人感到無奈的態度,反而讓莫林無言以對。

「在弄清楚你的事情之前,我是不會說的。」

「那……弄清楚之後呢?」

迪斯亞諾的聲音非常小,有點膽怯,但他的語氣卻很認真。

這讓莫林不禁抬起頭來,看著比他高出一顆頭左右的高大身軀,見他這副畏畏縮縮的模樣,實在是與他高大的身材完全不搭,讓他下意識地想要笑出聲來,幸好,最後他還是忍住了。

「我來到這裡是有目的的,所以我會以我自身的判斷來決定,你的事情與我的目的是不是相同的,如果有關聯的話,我就會向上報告。」

「能不能都不說?」

「……啊?」莫林皺起眉,高聲回道:「你這是在為難我,難道你想要我對中央神庭撒謊嗎?」

「中央神庭」四個字一說出口的瞬間,莫林才意識到自己多嘴,趕緊摀住嘴巴,但已經太遲了,說出去的話早就傳入迪斯亞諾的耳中。

他有些擔心地看著迪斯亞諾的表情,卻發現迪斯亞諾並沒有太大的反應,與剛才膽小害怕的樣子,完全不同。

但是,迪斯亞諾的眼神卻變得銳利許多,像是刀刃一樣,對上了他慌張的視線。

莫林嚇了一跳,將手從嘴巴上挪開,困惑地說:「你看起來似乎很冷靜。」

「啊,是的……」迪斯亞諾收起銳利的目光,以溫柔的態度注視著莫林,「或許是因為剛才的咒語,所以冷靜許多了吧,加上身體上的傷也沒有痛到干擾我的注意力。」

明明只過了短短幾分鐘的時間而已,迪斯亞諾卻像是換了一個人似的,莫林甚至認為,眼前這個叫做迪斯亞諾的男人,是不是有著所謂的雙重人格。

可是,他身上的傷病不是接受過治療之後,就能夠隨意起身走動的輕傷,再加上他還留了不少鮮血,照道理來說,應該不會在這麼短時間內就能夠自由行動才對。

迪斯亞諾是人類,卻又不像。這種奇怪的落差感是什麼……

 

待續~

,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