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師的人魚-小說試閱CH1

 

用鞋子磨了磨腳下的草地,莫林隨手撿起地上的一片樹葉,貼在嘴唇上面,閉起雙眼輕輕一吹。

葉笛聲雖尖銳,但不刺耳,聲音優美的迴盪在樹林裡,湖泊旁的草地上出現了點點閃光,迅速凝聚起來,越變越大、越來越亮眼,並且慢慢變成一個房子的形狀。

沉寂的樹林,不知為何,樹葉們啪啪作響,好似在與莫林吹奏出的葉笛聲合奏,隨著音樂聲,點點光芒下,漸漸變成了擁有實體的白色小磚房。

紅瓦白磚,軟綿綿像雲朵一樣的白煙從煙囪裡冒出來,湖泊與房屋之間有著一個木製的水車,有規律地發出陣陣聲響。

門前的草地上,從地底冒出了一塊塊白色扁石,一路順著來到莫林的腳邊,而一旁的草地上,樹藤與花叢纏繞在一起,變成椅子與小矮桌,雖然是由樹藤所編織而成的,卻精緻得讓人看不出來。

桌椅旁的樹幹慢慢將樹枝靠過來,利用自己的樹葉,在上方形成了一個天然遮陽棚。

簡單而不失可愛的小房舍,就這樣在莫林的葉笛聲完工。

當莫林停止吹奏葉笛聲的時候,所有的一切都恢復平靜,好似剛才樹林裡所有的植物全都是為了他的葉笛聲而行動。

他張開眼,看著面前的白色小房子,滿意的笑了。

「這次的房子蓋得真好,看來這片樹林的眼光不錯。」

莫林不得不承認,這房子讓他很滿意。當他重新背起背包,打算進去裡面看看的時候,才剛推開門,就突然有東西從天而降,直接掉落在他的湖泊中。

一瞬間,湖泊的水從頭灌到腳,還沒進門人就已經全身溼透了。

他垂著雙眼,無奈的嘆口氣,轉頭看著湖泊,原以為是懸崖上有石頭還是什麼動物失足掉下來,但是,顏面向下、漂浮在水面上的,卻是個活生生的人。

呃,不對。換個角度來說,或許那個人已經死了……

那個人一動也不動,感覺上已經沒有任何氣息,莫林背著背包抬起頭看著懸崖上方,卻沒有見到任何害那個人掉下來的「原因」,難道是失足跌落?

不,這機率很小。懸崖上面也是片樹林,而且面積不小,如果不是被什麼東西追趕或者是被推下來的話,應該不會墜落才對。

再者,還有一點。

這湖泊並不深,如果說從這種高度掉下來的話,照理來說應該會摔個稀巴爛、手腳分離才對,可是這個人不但四肢都好好地待在身體上,就連一滴鮮血也沒有流出來──才剛這麼想,他就看見那個人的身體底下漸漸出現了紅色的液體,將清澈的湖面染紅。

莫林不禁有些訝異,這時間差是怎麼一回事?

不管怎麼說,這人都是掉在他家,就算這人真的有什麼問題,他就算不願,也會被牽扯進去吧。

「才剛建好新家,就有訪客上門嗎?」他歪頭嘆息,再次肯定自己真的不是只有「籤運」糟糕。

「算了,先把人撈起來再說。」

他伸出食指,朝那人身上一揮後,全身癱軟的身體變騰空浮起,將他的身體翻轉過來後,慢慢來到莫林的面前。

一見到這張臉,莫林頓時驚愕的張大雙眼,看著這個金色長髮的男子。

「這……怎麼可能?」他皺起眉頭,百思不得其解,「這傢伙是人類?為什麼人類會出現在西之大陸……」

眼前的金髮男子有著俊秀的外表,全身散發出一種獨特的高貴氣質,看就知道不是普通身分,但是,他身上的穿著打扮卻如同平民,破爛的衣服以及髒兮兮的身體,似乎又不是什麼有錢的達官貴族。

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在他肚子上的那道傷口,是幾乎已經穿腸剖肚、血淋淋的大洞,而不是什麼一般的刀傷。

就像是有人拿刀在這個男人的肚子上割肉一樣,怵目驚心。

但男子看起來雖然趨弱,卻並不蒼白,普通的人類要是這樣被對待,早就已經面無血色,只剩一口氣了,可是他卻像是沉沉睡去,看不見痛苦。

有這麼一瞬間,他真以為這男人死了,可是男人胸前的起伏,卻將他拉回現實。莫林再次仔細的看著男人的身體,可是得到的結果仍然沒變。

男人的身體的確是人類得沒錯,沒有其他種族的特徵、外表,身體內也沒有發現什麼魔力,如果真要說出個原因的話,恐怕這人類的肉體本身就據有強大的恢復能力吧。

不過,即使恢復能力再強,繼續這樣失血下去,還是會丟掉小命的。

眼看沒有其他辦法了,莫林便將手指往旁邊一轉,將男人的身體送入屋內,準備替他治療傷口。

但事情卻沒有他想像得那般容易。

突然間,天空中落下四隻野獸的身軀,強而有力的後腿踏在他的草地上面,長長的尾巴掃在身後,露出尖牙利齒,雙眼散發著銳利光芒,緊緊盯著莫林看。

莫林側身看著來到自己面前的四隻狼人,半掩著門,擋住他們的視線,不讓他們發現男人的身影,暫時將他安置在房內的床鋪上面。

之後他面向這四名看起來怒氣到達極限的狼人,對牠們說:「闖入別人家之前,不是應該打聲招呼嗎?看來獸族果然只是野蠻的種族,連點基本禮貌都沒有。」

他無意刺激這些狼人,只是,對於擅闖自己家、又表露出不善態度的獸族,他可是不會好言相勸。

他脾氣再好,也沒好到會讓人在他的地盤上撒野──雖然嚴格說起來,這領土是艾爾吉特國王的,而不是他的。

為首的狼人向前一步,將尖銳的爪子攤開放在莫林面前,沉聲道:「少狂妄,人類!你跟剛才那個男人是一夥的對吧?」

這句話釐清了莫林心中的困惑,這四名狼人的目的果然是那個男人。

他不耐的將兩手交叉,放在胸口上面,皺眉說:「啊,我是人類沒錯。怎麼?你想說『西之大陸不允許人類踏入』這種無聊的命令嗎?」

狼人震了一下身體,回頭與自己的夥伴對看。

明明眼前的莫林不過是人類而已,為何會有種讓他們不想接近的感覺?狼人的直覺是很準的,也因為這樣,牠們總是能夠避免最糟糕的事情發生在牠們身上,遇到危險或者比自己強大的人,牠們絕對不會硬碰硬。

比起那個年老失明的艾爾吉特國王,還要好說話多了。

但要是說不過狼人,恐怕就要有被追殺到天涯海角的心理準備。狼人雖然很好說話,卻是非常記恨的種族,而且是絕對會不會放棄的那種類型。

「……你到底是誰?」

也許是直覺告訴了狼人,不許對莫林出手;也許是為了保險起見,牠開口向莫林確認,但莫林卻始終沉默的看著牠們,沒有回答。

「這裡是我們狼人族的森林,我記得在今天以前,這裡並沒有像你這樣的人居住於此,也從來沒有見過這棟房子。」

「當然沒見過,我今天才剛搬過來這裡,房子也是我幾分鐘前才蓋好的。」

「幾分鐘……前?你是魔法師?」

沒有任何人能夠在短短一天之內,建造出這樣的房子來,唯一辦得到的可能性,就只有魔法,但是,在一天之內建造房子的人類,就只有魔法師。

狼人很肯定莫林是人類,所以牠確信,這個男人是名魔法師,而且不是什麼泛泛之輩、等級低下的普通魔法師。

莫林笑了笑,收起緊繃的表情,語態輕鬆的對牠們說:「這還真是不好意思,原來我頭上那片森林已經有主人了?我都沒想到,原來我的新鄰居是狼人呢。」

「新……鄰居?」狼人們一愣一愣,怎麼樣也聽不懂莫林說的話。

而莫林則是滿意的看著牠們困惑的表情,笑彎著雙眼,開口道:「身為新鄰居,理當是要過去拜訪一下的,不如你們幾位就先看在我的面子上,先乖乖回族裡去,等到我把事情備妥了之後再親自前往狼人族打聲招呼。」

「……你……我們沒有理由相信你這人類說的話。」

為首的狼人說話有些吃螺絲,心裡對莫林感到莫名的恐懼感,但為了同行的夥伴以及族裡的人,他不得不鼓起勇氣,和莫林說清楚。

即便是魔法師又如何,牠沒有理由相信一個陌生人類──

但是牠才剛說完這句話,樹林裡的大樹們突然間開始搖晃著樹枝,樹根與藤蔓毫無預警地朝狼人們撲過來,狼人們反應不及,不一會兒時間就被團團綑綁起來,動彈不得。

狼人們驚訝的看著這座活起來的樹林,一句話也說不出口。

這座樹林牠們已經來過無數次,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活生生的攻擊過牠們,然而這次為什麼卻突然變了調,對牠們出手?

再說,這座樹林原來就是活著的嗎!

「你們惹火樹林了呢。」

「你、你到底是……居然能夠控制植物……難道說你是精靈族?」

莫林慢慢走到說話的狼人面前,蹲下來,用手指戳戳牠的鼻子,歪頭笑道:「不,我是人類,貨真價實的人類,但是啊,不管我是人類還是精靈,都沒有什麼差別,不是嗎?以種族來區分生命的方式,本來就很不公平。」

「開什麼玩笑,你是笨蛋嗎?難道你會眼睜睜的看著你的同族人被其他人殺害、凌虐,甚至是奴役嗎?」

「你說的沒錯,的確不會。因為現在就是這樣的時代。」莫林站起身,垂下雙眸看著狼人緊張的表情後,轉身往自家的方向走過去。

當他把手放在門把上的時候,狼人們只聽見他用著低沉、細微的聲音,命令道:「孩子們,麻煩你們送客人回去。」

聽覺敏弱的狼人們,自然清楚將他說的話聽進耳中,當牠們看見將牠們綑綁起來的樹藤把牠們的身體舉起,高過於樹梢的時候,牠們的臉都白了。

樹藤攀爬向上,捲成一把彈弓,將綑成球狀的四名狼人放好後,「咻」的一聲將牠們朝懸崖上的森林設過去。

寧靜的空中,只剩下狼人充滿恐懼的哀號聲。

 

待續~

,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