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了大概好一陣子,關著我的那扇門才終於又打開來,前來迎接我的是幾個配戴長劍的士兵,從穿著打扮上來看,比一般的士兵還要來得高貴一些,看樣子不是什麼普通人。

他們一見到我,便很恭敬地向我行禮,並將我手上的繩子鬆開,對我說道:「等您很久了,紀以璘小姐。」

應該是我等很久才對吧!再說,我除了在這裡等待之外,還能夠去哪?

雖然很想這樣大聲對他們說,可是,我忍了下來。我摸了摸手腕,裝作被綁得很麻一樣,不快地看了他們一眼。

我還沒開口,其中一個金髮男子就對我說道:「陛下已經等您很久了,請隨我們前去晉見陛下吧。」

陛下是指……殷亞特拉的國王?

國王要見我?這、這可不是什麼「大人物」而是「超級無敵特大號人物」了啊!

我鐵青著臉,有點緊張,但腳步還是跟著士兵們移動,離開了這黑漆漆、狹小的房間,走上樓梯。

這時我才發現,我被關在殷亞特拉城堡的正下方,只繞了兩三個彎就來到國王所在的大廳,這速度快到讓我有點驚訝。

剛才我待的小房間,該不會是國王的「私人牢房」吧?

「陛下,國家級藥草師紀以璘小姐到了。」

當我還在神遊的時候,帶我來到這裡的士兵已經彎下腰來,向國王介紹我。

我抬起頭看了國王一眼後,才低下頭行禮。

「一路上辛苦妳了,藥草師。」

的確是辛苦啊!但辛苦的應該是繞這麼大圈子把我抓來的殷亞特拉吧。

我努力壓抑著想要吐槽的嘴巴,回答國王:「不、不知道陛下有何吩咐?」

「用這麼粗暴的方式讓妳過來,真的很抱歉,但我相信妳能夠體諒我的作法的。妳的父親非常忌諱與我們殷亞特拉接觸,可是,好不容易找到了阿里拉不多巴巴藥草,其他藥草師卻完全無法解析它的成分。」

「能夠研究它的就只有妳的父親和妳了。在無法找到妳父親的狀況下,以及知道妳也是很抗拒殷亞特拉,我不得已才會委託希瓦那學院這項任務。」

聽完這些話之後,我心裡大概有了個底。

簡單來說,殷亞特拉發現了阿里拉不多巴巴藥草,卻因為找不到研究方法的關係,才想找我和爸爸來做研究嗎?

我抬起頭,將兩手交叉放在胸前,皺眉看著國王。

「所以你用匿名信的方式告訴我阿里拉不多巴巴藥草的位置,再利用希瓦那讓我放鬆戒心,然後把我迷昏拐到這裡來?」

「不得無理!」

見到我這沒大沒小的樣子,旁邊一名身穿白色鎧甲的士兵立刻拔出長劍,架在我的脖子上。

但我膽子卻大了起來,因為我很確定國王不會讓我死,所以就不變臉色,繼續說下去。

「既然知道我和父親一樣抗拒和殷亞特拉合作,那麼為什麼要把我抓過來?難道你真的以為幾句話就可以讓我乖乖替你做研究?」

「住口!」白色鎧甲士兵聽不下去,直接向國王請益:「陛下!這人口無遮攔,對您大大不敬,絕對不能讓她這麼繼續囂張下去。」

「這樣的話,就拿劍砍我啊。」我看著士兵,很不客氣地對他說,反正國王需要我,不可能對我做什麼。

但是坐在王位上的國王,卻突然冷冷地說道:「那麼就砍下她的雙腳,將她關在研究室裡,讓她再也無法離開。」

「是!」

是什麼是啊!我臉都白了!

這國王腦袋有問題嗎?他他他、他不是幾秒鐘之前才在請求我幫忙的嘛!

我嚇得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慌張地看著白色鎧甲士兵,深怕他真的砍下我的雙腳。

他露出詭譎的笑容,像是計畫得逞一樣地看著我。

連忙收起剛才那傲慢的氣焰,我立刻揮手對這個拿著長劍慢慢逼近我的士兵說:「等等等、等一下!有話好說……」

「我只是在執行陛下的命令。」

他笑得好開心啊啊啊──

我被逼到沒退路,整個人貼在牆壁上,很想像蜥蜴一樣地爬上牆壁,此時,白色鎧甲士兵朝我揮下了長劍。

「噫──」我害怕得閉上眼睛,縮起身體,但是耳邊卻傳來一聲槍響。

所有人瞬間安靜下來。

我慢慢地張開眼,抬起頭看著白色鎧甲士兵,卻只見到他嘴角溢血,兩眼翻白地側倒在地。

看到他身上流出血來,我嚇得捧起臉頰,連尖叫聲都發不出來。

「什什什……」

就在我還沒明白到底發生什麼事情的時候,一個人從旁邊的柱子後面走出來,手上拿著一把手槍,笑盈盈地望著我。

「放心吧,我說過我會保護妳的。」

「是、是你……」

我愣了一下,沒想到他真的履行了他的承諾,保護了我。

但是他的動作卻引來一大票的士兵,將我們團團包圍住,王位上的國王更是怒不可遏。

「你這是什麼意思?倫帝斯。」

「希瓦那的任務已經結束了,國王陛下。」倫帝斯慢慢往前走,來到我的身旁,轉頭對著一臉怒容的國王說道:「現在我正在執行新的任務。」

哎?新的任務?

「哎?新的任務?」

沒想到國王居然說出了我的想法,頓時覺得有些不舒服。不過,我的確對他說的這句話感到困惑。

倫帝斯只是笑了笑,將手搭在我的肩膀上,用槍指著國王陛下,說道:「她就是我新任務的委託人。」

咦咦咦咦──

我張大雙眼看著倫帝斯的側臉,沒想到他會這麼說,我明明就沒有委託他任何事啊!況且他不是才說過,想保護我是出自於自己的意思嗎?為什麼現在卻這麼說?

倫帝斯的發言以及拿槍指著一國之主的舉動,引來周圍士兵們的躁動,將我們團團包圍起來的士兵們紛紛拔出劍,小心翼翼地向我們進逼。

「你你你、你到底在說什麼?」我小聲地在倫帝斯的耳邊問道:「我沒有委託希瓦那任何事情啊,你這樣和國王說,不就是欺……」

「是欺君沒錯。不過,希瓦那的學生無法介入任務之外的紛爭,如果不這麼說的話,我就沒辦法出手。」

「哎?那你這樣會不會被光……被校長懲罰?」

「這個,難說呢。」

倫帝斯對我笑了笑,看起來似乎不是很在意回希瓦那之後的事情。

看著他游刃有餘的笑容,我不禁愣了一下。

他沒注意到我的反應,一邊注意士兵們的動作,一邊向我問道:「這樣一來妳就知道殷亞特拉的目的了吧?」

「咦?是、是啊……」我慢半拍地回應著他,才意識到他提出這個問題的重點,壓低雙眸對他說:「難道說,你們是故意接下殷亞特拉的委託,好讓我知道他們的目的?」

「這是校長的指示,與其用口頭告知,還不如讓妳親眼見到事實。」

「那關於我爸爸委託你們的事情,是騙人的?」

「不,妳父親委託希瓦那的只有一件事情,而我們只是順道完成這個任務。」

「一件事?」

「就是將筆記本交給妳。」

聽見這些話,我才忽然明白希瓦那的用意。可是我不明白,從來不偏袒任何一方的希瓦那學院,為什麼會破例對我特別照顧?

看著我困惑的表情,倫帝斯揚起嘴角,放在我肩膀上的手向下移動,摟住了我的腰,將我的身體往他的胸前抱去。

「哇啊?你你你、你要做什麼!」我嚇得滿臉通紅,腦中一片空白。感覺到兩人的身體緊緊靠在一起,我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才好。

但是倫帝斯卻不慌不忙地對那些士兵們說道:「不好意思,我們還有事情,先走一步了。」

那些士兵們聽見倫帝斯說的話,一愣一愣的,不明白他在說什麼。

倫帝斯卻揚起嘴角,低語道:「就是現在,艾維特。」

他剛說完這句話,我們兩個人的腳下便出現了一個魔法陣。魔法陣中升起了一個威力強大的旋風。旋風將我們兩個人包覆在其中,與士兵們隔開來。

國王陛下身邊的人都很緊張,像是以為倫帝斯要攻擊國王一樣,紛紛前去保護國王,士兵們則試圖要衝破旋風抓住我們,可是,不管他們怎麼做,就是無法跨過這道由風形成的牆壁。

「倫倫倫……」

「我叫倫帝斯,不是倫倫倫。」

「我知道啊!我、我這是緊張得結、結巴……」

「沒事的,妳只要閉上雙眼抓緊我就好,很快就結束了。」

倫帝斯抓著我的手,放在他的胸前,像是要安撫我緊張的情緒一樣,溫柔地對我說著。

透過鏡片注視著他的雙眸,這瞬間,我像是吃了一顆定心丸,不知不覺忘記了緊張,而後我照著他說的話,閉上了雙眼。

接著,我聽見耳邊傳來「咻」的一陣風聲,四周吹起的旋風便漸漸緩和下來,就如同倫帝斯對我說的一樣,什麼事情也沒發生。

沒有國王、沒有那些士兵、官員們惱人的聲音,取而代之的是安靜以及向我打招呼的熟悉聲音──

「歡迎回到希瓦那學院,兩位。」

該死,這個讓我一聽就想發火的聲音,該不會就是那個我最不想見到的人吧?

我和倫帝斯分開來,睜開眼睛看向前方,果然不出我所料,那顆光頭就出現在我的正前方。

除了反射陽光刺眼到讓我沒辦法直視的這顆光頭之外,旁邊還站著那個裝餓昏倒的男生,以及把他拖走的利奧。

只是當我對上利奧的雙眼時,他的表情好像在生氣,一直狠狠地瞪著我看。

替我擋住利奧刺人視線的,是來到我面前的光頭校長,他笑盈盈地看著我,將手搭在我的肩膀上面,對我說道:「以後就請多多指教了,紀以璘同學。」

 

試閱結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