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說一個人臨死之前最後的遺言是「餓死了」三個字,我想,等他上了天堂之後,一定會被天堂的其他同伴當成笑話吧。

搞不好因為這樣造成心理傷痕,投胎轉世之後只要看見食物就卯起來吃,結果就因為這樣反而吃得太多,最後撐死了。

別說我想像力豐富,我只是打個比方而已,比方。

不過,我沒有狠心到看見一個垂死狀態的人倒在地上,還不去幫忙,所以結果自然就變成我辛辛苦苦扛著他的身體,硬是把他拖到了旁邊的建築裡去,打算向人求救。

運氣真好,沒想到我進去的建築裡有廚房。

當下想也沒想,我立刻把這個麻煩的傢伙丟在地上,拿起圍裙穿好後,開始翻找所有能夠做料理的食物。

東西雖然不多,但總算還是讓我做出了一盤菜。

結果這個倒在地上的人聞到菜香味道,就突然間活了過來,自動坐到旁邊的椅子上去,一手拿叉子、一手拿湯匙,準備齊全地看著我。

我將將做好的料理端到他的面前。他開始狼吞虎嚥地吃了起來。

「再來一碗!」

「你復活得還真快……」

看著他三分鐘不到就解決一碗飯的速度,我真怕他沒有餓死卻噎死了。

「這個真好吃,以前我曾經在東方大陸吃過,沒想到在希瓦那也能夠吃到這個料理。」他看見我發愣的模樣,便笑嘻嘻地對我說:「謝謝妳救了我。」

一聽見他向我道謝,我便害羞地低下頭,把他的碗接了過來,匆匆忙忙替他添滿了後,再放在他的面前,這中間連一眼都不敢看他。

平時因為沉溺於藥草學研究的關係,我很少與其他人說話,被人感謝的機會更是少之又少,而且加上剛才原本我還有想拿他當阿里拉不多巴巴藥草實驗體的想法,所以有點心虛。

什麼嘛,原來是個好人,我差點就誤殺好人了。

「再來一碗!」

「……這碗和前面那碗相隔不到一分鐘吧。」我看著他遞向我的空碗,嘆氣道:「慢慢吃,沒有人跟你搶的。」

我轉過身想再替他添飯,但是這一次,我面前卻出現了一張笑容滿面的臉。一見到這張臉的當下,我嚇得往後退好幾步,臉色鐵青地看著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就站在那裡的利奧,冷汗直流。

「利利利……」

「艾維特,你在這裡做什麼?」

利奧沒有對上我的視線,而是笑盈盈地走到還在吃東西的男生面前,一伸手抓住了他的頭頂,聲音低沉得可怕。

而這個男生在聽見利奧的聲音後,瞬間石化,像我一樣全身冒出了冷汗,連看也不敢看利奧一眼。

我怎麼突然有種與他同病相憐的感覺?

「利奧?哈、哈哈,你怎麼會在……唔嗯!」

他的話才說到一半,就被利奧的手抓住了下巴。手指擠迫著他的臉頰,讓他的嘴巴嘟起來,接下來一句話都說不出口。

這很明顯地就是不打算聽他解釋啊!

深怕自己也會被利奧這樣抓,我趕緊用兩手護著臉頰,悄悄地往旁邊的出口移動腳步。但我才剛抬起腳,就聽見利奧用著冰冷可怕,但是卻略帶微微笑意的聲音對我說:「紀小姐,妳如果逃走的話,找到妳之後,我就會直接把妳的手和我的手綁在一起,讓妳二十四個小時都不能離開我的視線。」

「你你你這樣算是監禁吧!」

「我只是單純地想確保委託任務不會失敗,所以才會這麼做的。」

根本就和委託任務無關啊!一點關係也沒有!

我嚇得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只好乖乖地立正站好,待在原地。

這這這、這個人真的是利奧嗎?根本變了一個人吧!難道我打開了他的什麼開關,才讓他變成這樣的?是因為我很直接地拒絕和他做朋友的事情?

我的腦中已經一片空白,只能看著利奧將吃到一半、不斷哀嚎慘叫的男生拖了出去。

接下來,就輪到我了啊。

「慘、慘了慘了,慘了啦!我覺得他真的會二十四小時跟著我!」

不斷搔著頭髮、懊惱不已地來回踱步,我慌張地拚命思考有什麼辦法可以讓利奧冷靜下來,但是想起他剛才那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我的身體又開始不自覺得顫抖起來。

那個光頭校長好像把我的任務委託給一個不得了的人啊!

再怎麼樣我都得想辦法先讓他冷靜下來才行,答應和他做朋友?這、這個雖然很容易,但是現在才答應的話,應該太遲了吧。

走著走著,有點疲倦地我拉開椅子坐下來,有氣無力地趴在桌子上面,長嘆一口氣,後悔不已。

可是……再怎麼說這樣的進展也太快了,而且利奧想與我做朋友的原因,怎麼聽都覺得有點奇怪。

尤其是那個可以迷倒一卡車女孩子的笑容,又是怎麼一回事啦!現在連我都開始變得有點奇怪了。

因為……我不討厭他的笑容。

看著利奧的笑臉,內心就會暖暖的,也會覺得很安心,很想去相信利奧這個人;但是當我意識到這些想法的時候,也會感到害怕。

利奧他有著吸引人目光的特質,就與食蟲草一樣,利用香醇的氣味、美麗的花瓣來吸引昆蟲,當牠們靠近之後再一口氣將牠們捕食。

不過,利奧應該還沒有可怕到這種地步吧?應該……

雖然剛才被他拖出去的那個人下場可能與那些被捕食的昆蟲一樣……

「還是逃吧。」

臉色鐵青,我轉身跨上窗戶邊緣,打算趁著利奧還沒回來的時候先溜走。反正隨便亂跑總會找到校長室的,正所謂條條大路通羅馬,沒問題的。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放在窗戶邊緣的手突然滑了一下。我有些不穩地靠向牆壁,這時才發覺眼前的視線有點模糊不清,我忍不住伸手揉了揉眼睛。

「奇、奇怪?是太累了嗎?」

突然之間我的身體變得軟綿綿的,意識好像要飛起來一樣;但是我的身體卻慢慢往下滑,整個人癱軟到坐在地上。

雙手無力地垂放在身側,視線變得模糊不清。

不過,頭往下頓了一下的瞬間,我有點驚醒過來,但眼前仍舊是模糊一片。

我皺起眉頭,手腳往前爬向椅子,扶著桌子慢慢站起來。

沉重得如鉛塊般的頭讓我只能低著頭。手掌心貼在額頭上面,現在除了昏眩的感覺之外,我開始想吐了。

「這、這是怎麼一回事?」

無力爬出窗戶,又搞不清楚狀況,我下意識地就想要往門口移動。此時,我聞到一股似曾相識的香氣,當下我才慢半拍地察覺出事實。

但是,在注意到香氣之後,我便整個人撲倒在地上,失去了知覺。

 

待續~

,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