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校園裡狂奔兩、三分鐘之後,我已經累得氣喘吁吁,趴在一座沒什麼人經過的噴水池旁邊,稍作休息。

剛才實在是太過緊張,結果害得我的腦中一片空白,連思考的能力都沒有,當回過神的時候,我才發現自己拒絕的似乎有點太過強硬,再怎麼說,「絕對不要」這四個字聽起來也太傷人了。

自我反省的同時,我也意識到一件可悲的事實,希瓦那的校園真的太大了,大到讓我徹底迷路,現在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哪裡。

我只能垂頭喪氣地坐在水池旁邊。

稍微冷靜下來之後,我漸漸恢復了思考能力,開始深切地反省自己剛才反應過大的拒絕方式,以及認清我現在已經完全迷路的事實。

不管怎麼說,現在我也只能先試著找路,或者是去向路過的學生問路了。

不過,雖然希瓦那學院雖然表面上是「學校」,可是,這裡的學生真的少到讓人覺得不可思議,就連剛才跟著利奧的時候,也沒見到幾個人影。

我聽說這裡都是由「任務」來代替「課程」,所以學生待在學校裡只為了休息與回報任務,就連不常出「任務」的研究學院學生,也都是長時間窩在研究學院裡面,足不出戶。

看樣子,這不單單只是傳言,而是事實。

然而迷路是一回事,但手中的筆記本,又是另一回事。

既然爸爸用那種特殊樹脂將筆記本黏起來,那麼這裡面很可能就會有阿里拉不多巴巴藥草的研究資料。

現在這裡都沒有人,用來查看筆記本正是時候。

再往後翻了幾頁,我看見其中一頁書裡夾著一根散發出淡淡金光的黃色羽毛。

「這個東西好像有點眼熟。」我把羽毛拿起來,眨眨眼睛盯著它看了好一會兒。隨後不由得驚訝地張大了嘴巴,手忙腳亂地將被我藏在小腰包裡的收藏器拿了出來,將這根羽毛和收藏器裡的阿里拉不多巴巴藥草放在眼前比較。

果然!這根羽毛和阿里拉不多巴巴藥草長得一模一樣!只是比它小多了。

傳說阿里拉不多巴巴藥草形狀、重量與羽毛類似,但是會散發出淡淡的金色光芒,給人一種活生生存在的感覺,即使是將它摘下來,那股生命的能量仍然能夠從羽毛中看出來。

所以曾經見過阿里拉不多巴巴藥草的人說過,這藥草就像活生生的生物一樣,不是一般平凡的藥草。

其實我原本以為,這不過是傳說裡刻意將阿里拉不多巴巴藥草神格化的說法,可是親眼見到之後,我反而覺得不相信傳說的自己好蠢、好傻。

但我的心裡也隨之出現了一個疑惑的聲音──這真的是阿里拉不多巴巴藥草嗎?

「看來,那顆光頭一開始打的就是這個主意吧。」

我現在終於有點明白,光頭校長腦袋裡究竟在打什麼主意。

他早就知道收藏器裡的阿里拉不多巴巴藥草很有可能是假貨,所以才會那樣對我說吧?希望我使用研究學院裡的器材來研究阿里拉不多巴巴藥草,這樣希瓦那學院就能夠拿到阿里拉不多巴巴藥草的第一手研究資料。

可是,我在洞窟裡找到的阿里拉不多巴巴藥草,就與傳說中的形容,以及流傳下來的圖像,完全一致,但這根羽毛的出現,馬上打亂了我的步伐,讓我開始懷疑自己拿到的是不是真的阿里拉不多巴巴藥草。

想要知道它是真是假,除了使用它之外,沒有其他方法了。

「現在暫時無法離開殷亞特拉,沒辦法回去研究,所以最後我只能答應光頭的要求,待在希瓦那研究它了嗎?」我嘆口氣,無奈地低語著。

以現況來說,的確只剩下這一步,但我還是不明白,為什麼爸爸他要把筆記本交給我,好像是故意想讓我留在希瓦那做研究一樣。

明明爸爸與我,都不想讓阿里拉不多巴巴藥草的事情公諸於世啊!如果在這希瓦那進行研究的話,那麼被流傳出去的可能性太大了,萬一到時候,希瓦那成了全世界想占領目標的話……

越想越讓我感到害怕,忍不住抖了一下肩膀。

我趕緊甩甩頭拋開這些恐怖的猜測,將那根羽毛放入收藏器中,從噴水池旁邊站起來,用力握緊拳頭,重新振作精神。

「不行不行,這樣繼續煩惱下去不是辦法,還是先接受光頭的提議,對阿里拉不多巴巴藥草做初步研究,至少要證實這個是真貨。」

決定暫時接受光頭校長的提議後,我便想趕快回去校長室,讓光頭校長給我能夠研究阿里拉不多巴巴藥草的地方,盡快開始我的研究。

左看看、右看看,確認了附近的建築物之後,我的視線落在一棟看起來很眼熟的建築物上,「應該是那棟吧?」

那棟看起來很像是剛剛利奧帶著我去的建築。不過,雖然我已經瞇起眼睛仔細盯著它看了,但還是沒什麼印象。既然印象為零,那麼這時候就只能依靠女人的第六感來決定!

好!目標就決定是那棟建築了!

決定好前進方向,我自信滿滿地往前跨出第一步。但我的第一步卻立刻被地上的東西絆住,整個人往前撲倒在地上。

「好痛──」我摀著鼻子,趕緊爬起來跪坐著;差點以為我的鼻子要從臉上掉下來了。

我摸了摸,幸好只有流鼻血,鼻子還完好無缺地黏在我的臉上。

鬆口氣之後,我回頭用哀怨的眼神看向將我絆倒的東西,原本想對它出氣,但是我卻看見一個臉色蒼白、像是隨時都有可能會升天一樣的男生平躺在地上,從他的臉色與動也不動的四肢,我能果斷確定──

「是屍體啊。」

「不、不是屍體啦……」

「嗚哇!屍屍屍、屍體說話了?」

一聽見他開口,我就被他嚇得趕緊後退後退後退。直到與他保持著三公尺以上的距離後,我才願意遠遠地看他一眼。

此時,他的肚子傳來了長長的一陣聲響,這瞬間我才明白,他真的不是屍體。

「原來還活著啊。」

「……我從妳的口氣裡聽出遺憾的感覺。」

「才、才沒有!」

我才沒有想把阿里拉不多巴巴藥草直接塞進他的嘴裡,進行看看他會不會復活這種不人道的實驗。

絕對沒有!

我握緊拳頭認真地向他解釋,雖然有點心虛,真的只有一點點。

我慢慢地靠過去,與他拉近了距離,問道:「那個,你在這裡曬日光浴嗎?」

噴水池四周雖然都有建築物,但建築物都只有矮矮的兩層樓高,所以陽光很輕易就能夠射下。

看他沐浴在陽光底下,我不禁猜想,這裡是不是希瓦那學院著名的日光浴場所之類的。

但是這個看起來快要掛點的男生卻有氣無力地對我說:「笨……笨蛋,妳、妳看我的樣子像、像是在曬日光浴嗎?」

我眨眨眼,看著他瘦削的臉頰,以及剛才從他身上傳來的奇怪聲音後,才拍著手,明白過來。

「啊!原來你是肚子不舒服?」

「是肚子餓!」

「只是肚子餓啊。」

「妳別……」

他本來還想說些什麼,沒想到突然兩眼一翻,就這樣側著頭昏過去。

這下嚇得我慌了手腳,不顧什麼安全距離了,飛也似地跑到他身旁,用力推著他。

「哇啊啊!我我我、我剛剛開玩笑的啦,拜託你別真的死啊──」

「嘔……」我用力推他、打他的動作好像有了成效,他動了動手指,從喉嚨裡傳來了乾啞的聲音。我趕緊低下頭,將耳朵靠近他的嘴,聽見他用極為細小的聲音向我求助:「餓死了……」

之後,他就再也不動了。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