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爸?」我驚訝得張大嘴巴,久久無法闔起。

不過當我冷靜下來思考後,對他的回答就不再感到意外。

之前已經碰壁這麼多次了,這次卻意外得順利,真的發現了阿里拉不多巴巴藥草,能夠給出情報度百分之百的人,我想也只有我那離家出走、不知道躲在哪裡的爸爸了。

爸爸他該不會是想叫我跑腿來取藥草,又不想被我碎碎唸,所以才寄這種匿名信給我吧!

一想到這,我就忍不住握緊拳頭,顫抖著嘴角,咬牙切齒地低語道:「好啊,臭老爸……委託希瓦那來保護我,意思就是說,那個臭老爸早就知道我會遇到危險了。居然還讓自己的寶貝女兒涉險跑到這麼危險的地方來。」

我很理解爸爸他不想被其他國家利用躲起來的理由,但是,明明知道如果得到阿里拉不多巴巴藥草的話,會引來殺機,還發出匿名信指引我前來。就算特地委託了希瓦那學院裡的人來保護我,我還是覺得滿肚子火。

輕揉皺起的眉心,我滿腹的怒火全部化作嘆息聲,無奈地說:「唉!真是有夠倒楣的。」

「妳看起來好像不是很困擾的樣子。」利奧看見我的表情後,似乎感到一絲驚訝,便對我說:「原本我以為妳會更慌張。」

「慌張?你覺得突然間被人從牆壁裡抓出去,接著被迷昏帶到一間陌生的房間,清醒後又發現自己人在計畫之外的地方,甚至最後還被告知這一切都是我老爸的計畫,經歷這麼多事情後我的反應還是慌張嗎?」

利奧眨眼看著我,說不出半句話來,我以為他是覺得我說得很有道理,但下一秒鐘他揚起嘴角,露出能夠閃瞎人的笑容,笑咪咪地看著,說:

「妳的想法真有趣,紀小姐。」

這傢伙到底是怎麼從剛才那段話裡得到這個結論的!

剛才那些話怎麼聽都像是在酸他吧!為什麼他反而認為我的想法有趣啊?

我扶著額,搖了搖頭,再次長嘆一口氣。

「我原本以為紀小姐妳會因為妳父親私底下委託我這件事情,感到火大呢。」

「看樣子你早就知道我爸爸他隱瞞我,私自委託你們的事情了吧。」

看著利奧的笑臉,以及他對我的反應完全不感到意外的樣子,我猜想,爸爸他大概在委託時應該已經把整件事情解釋清楚了。

我抬起頭看著利奧,問道:「我爸爸到底委託希瓦那學院什麼任務?麻煩你現在跟我說清楚、講明白。」

「妳的保鑣任……」

「我要問的不是那個。」我伸出一隻手指著他,另一隻手搭在腰上,有點生氣地蹙起眉頭質問道:「我爸絕對不可能只跟你們要求這麼簡單的任務內容而已。他不顧自己女兒的危險,寄匿名信給我,把我拐到這麼危險的地方來,還特意替我找好了保鑣,那麼,他就絕對絕對不可能只讓你們保護我這麼簡單而已。」

我認真地看著利奧,不容許他拒絕回答我的問題,但是利奧卻突然「噗哧」一聲的笑了出來,害我頓時不知道該做何反應才好。

「噗哧?」我提高分貝,顫抖著嘴角,怒道:「你噗哧什麼?我可是很認真地在問你問題耶!」

「抱歉。」利奧老實地向我道歉,努力壓抑嘴角,對我說:「因為妳這個人真的好有趣,所以我忍不住……」

「我哪裡有趣了?我是很普通、正常、一般地在問你問題耶!」

「大概是因為認真的表情不適合妳吧。」

「這這、這是什麼理由?難道我是適合搞笑的臉嗎?我又不是搞笑藝人!」

「搞不好妳有這方面的潛力。」

「不需要不需要!我不需要這方面的潛力!我好歹也是國家級的藥草師,別把我當成專門逗人笑的搞笑專家啊!」

「嗯──或許妳可以試試看,這樣就是雙學位了。」

「就算要拿雙學位,我也不想拿這種學位。」

「這樣就浪費了呢。」

利奧仍笑咪咪地看著我。

我卻滿肚子的火,忍不住伸出手掐住他的臉頰,將他的臉皮往左右兩邊拉扯。

「才不浪費!快點回答我的問題,別想把話題轉開──」

「手、手下留情。」利奧眼角含著淚水,兩手抓住了我的手腕,硬是讓我鬆開了手。

還以為他會趁這機會向我復仇,但利奧卻只是苦笑地看著我,一副拿我沒辦法的模樣,溫柔地對我說:「抱歉,我只是覺得妳很可愛,忍不住逗逗妳而已。當然,妳想知道的一切我都會老實告訴妳的,所以別生氣了,好嗎?」

「你、你……」

聽見他這麼說,反而讓我害羞得紅起臉來。我趕緊把手收回來,側過身去,怎麼樣也無法直視他的臉。

我聽見自己的心臟聲狂跳不已,這與在洞窟裡快被士兵發現時的感覺不同;更讓我覺得古怪的是,我竟然不討厭這種感覺。

只是,雞皮疙瘩都快掉滿地了而已。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