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的飼養準則

因為還沒有完全習慣水壓的關係,揚久樂乾脆直接坐在床上,聽安格爾替他解釋目前的狀況,以及他剛才墜落的時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大致上他都還能夠跟上,所以能夠理解這裡是什麼地方、他們目前是什麼樣的處境,還有就是滄愔跟那隻襲擊他的黑蛇的身分。

聽到最後他才發現,原來「龍」的世界裡有著階級之分,而且他們似乎很重視這個分層,絕不允許下剋上,而居於下級的「龍」,也都很認分的聽從上級「龍」的指示,簡單來說就是收為部屬。

由身分來分,最低層的是「虺」,再來是「蛟」,像那隻襲擊他家的黑蛇就是「虺」,而滄愔則是「蛟」。接下來還有很多他聽也沒有聽過的專有名詞,因為有點複雜,所以他也就懶得記了。

而派出身為「虺」的龍來取他性命的,是龍之中最年長的幾隻德高望重的「老龍」,套用安格爾的話來說,就是「老古董」,當時害他墜落的,是接到這些老龍命令,必須將我帶去見他們的滄愔。

因為階級關係,滄愔無法拒絕那些老龍的命令,但是在聽完之後揚久樂才明白,原來滄愔的主人是安格爾,所以比起老龍的命令,他當然會以安格爾的命令為優先。

而且擁有主人的「龍」,是不能受到其他階級的「龍」的命令左右,那些老龍可說是用強迫的方式讓滄愔去做事,聽見這點,揚久樂也對這些老龍感到很火大,不過滄愔倒是不這麼認為。

在他們龍的世界裡,這似乎是很稀鬆平常的事情,不過對揚久樂來說就不是那麼一回事,他聽完的當下,真的很想衝到那些老龍面前去海扁他們一頓。

不過,老龍的目標是他,他自然就不會笨到自投羅網,再說,安格爾也不會允許他去見那些老龍的。

「所以你把我帶來你這裡的目的,是想把我藏在這裡嗎?」

「嗯,因為這裡是我的領域,就算是他們,也不可能在我的地盤上撒野。」

「那我什麼時候能離開?明天是禮拜一,我還得上班。」

「……暫時都不行,你必須待在這裡直到我把事情解決。」

「啊?你開玩笑的吧!」揚久樂拍著床鋪,站起身,指著安格爾大聲說:「你想害我被炒魷魚嗎?我不可能順你的意,一直待在這裡。」

「早知道你會這麼說。」安格爾嘆了一口氣,無奈地笑道:「你放心,我會讓你照常上下班的,只是你上下班都必須由滄愔負責接送,絕對不能跟滄愔之外的人走,就算是聽見我快被人打死也一樣。」

「喂,別說這麼恐怖的例子。」揚久樂不是很喜歡安格爾最後一句話,認真的對他說:「我不是三歲小孩子了,而且你現在跟我說清楚、講明白,我自然知道我目前的處境。」

安格爾不發一語的看著揚久樂,他的眼神讓揚久樂有點心虛,忍不住縮了一下身體,看見他轉身移動腳步,更是嚇了一跳。

但是安格爾卻什麼也沒說,就這樣慢慢走到房間門口,直到開門離去前,才開口對他說:「小樂你就暫時待在這裡一下,有什麼需要的話跟滄愔說就好。」

「安……」

才剛開口說出一個字,安格爾就已經頭也不回地走出了房間,讓他連阻止他離開的機會也沒有。

揚久樂不禁鬆口氣,無奈的坐在床上,兩手環抱在胸前,對一旁的滄愔問道:「他一直都是這種個性嗎?滄愔。」

「安格爾大人並不如外表那樣散漫。」滄愔低聲回答揚久樂的問題,非常有自信的說:「請您要相信安格爾大人,無論發生什麼事情,安格爾大人都絕對不會傷害您的。」

聽見滄愔這麼說,揚久樂忽然覺得有點奇怪,下意識的開口問:「……為什麼那傢伙要為了我的事情,這麼拼命啊?我只是他媽媽再婚男人的小孩吧。」

是啊,說穿了他們兩個人不過就指示因為父母再婚的關係,而成為兄弟的兩個人,根本就沒有必要這麼認真的照顧他、保護他,再說,他們今天還是初次見面。

一開始他根本沒有想過這麼多,只是覺得自己有了新家人,為此感到喜悅而已,他以為安格爾也是這樣,可是,他總覺得安格爾對待他的感覺,似乎跟他有點不太一樣。

那是什麼,他說不上來,但他很清楚,與他對他的感覺不同。

滄愔站在一旁,看著揚久樂望著房門發呆的表情,輕咳了兩聲。

「久樂大人,您似乎很中意安格爾大人。」

「中意?大概吧,他真的是個還不錯的傢伙,能夠和他成為兄弟,我滿開心的。」

「很高興能聽見久樂大人這麼說。」滄愔笑著對揚久樂說:「我想,安格爾大人會這麼拼命的關係,是因為不想再失去重要的家人了吧。」

「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滄愔的話,很順利的勾起了揚久樂的好奇心,就算一點也好,他很想知道這個「新家人」的過去,只要能夠多了解一點,他覺得自己就能跟安格爾更加接近,這樣的話,他們就能夠成為互信的家人。

看見揚久樂認真問他的表情,滄愔雖然有點猶豫,但最後還是熬不過那雙閃閃發光、充滿期待的眼神,只好輕咳兩聲,一揮手,讓房門關起來。

「您可千萬別跟別人說,是我告訴您的。」

「我絕對不會說的!」

「那麼我就相信您這句話,把安格爾大人過去的事情告訴您吧。」

始終熬不過揚久樂的滄愔,也只好老實的和他說起那久遠、在這東海龍宮裡誰都不敢再提起的過去。

「安格爾大人曾經有個兄弟,但是,我們龍的世界中,即便是血緣相近的兄弟姊妹,也必須成為敵人。龍並沒有所謂的家庭觀念。」

「沒有家庭觀念?真的假的,這樣不是很孤單嗎。」

「是的,安格爾大人也是如此,但當時的東海龍王──安格爾的母親大人卻與其他龍不同,所以並未教育她的兩個孩子這件事,而是學習人類的作法,讓他們以『家人』的身分一起生活。」

「可是這樣的事情對龍來說是不正常的,而安格爾大人與他的哥哥也受到其他龍的嘲笑與指責,漸漸得對於東海龍王的作法感到厭惡,兄弟之間的感情越變越糟,等到發現的時候,兩人之間的裂口已經無法填補了。」

「怎、怎麼會!那小琉……當時的東海龍王怎麼做?」

「龍王大人想阻止,可是兄弟兩人之間的戰爭已經無法制止,直到他們面對面戰鬥的那一夜之後,安格爾大人打敗了他的哥哥,之後龍王大人退位,將位子交給了安格爾大人。」

「那安格爾的哥哥呢?他還活著嗎?」

「是的,雖然負傷離去,但還活著,只是在那場戰鬥中失去了一隻角,力量已經遠不如前,就算是想要回來向安格爾大人復仇,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這樣啊……」

聽完滄愔說的話之後,揚久樂有點明白為什麼安格爾會這麼保護他,即使他跟他是認識不到一天的家人,但他還是很想要保護家人的吧。

或許,他從來就不想跟他的親哥哥戰鬥,可是卻逼不得已──

「久樂大人,請您和安格爾大人成為家人吧。」

「別擔心,我會的。」揚久樂笑著和滄愔約定,也在心中默許,絕對不會再讓安格爾經歷同樣的事情。

 

待續~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