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的飼養準則

第三話            海底龍宮城

 

鹹鹹的味道滴在臉頰上,但這不是淚水,揚久樂在睡夢中,能夠清楚感覺到水滴沿著他的臉頰滑落,來到他的唇邊,就如同聞到的味道一樣,是帶有鹹味的水。

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的揚久樂,下意識的伸出舌頭將嘴唇上的鹹味舔去,慢慢地張開眼睛來。

他已經不在那個黑漆漆的洞穴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間有著高挑天花板、裝潢非常高雅的房間,天花板呈現半圓形,中央掛著一顆像是珍珠一樣的東西,散發出了溫柔的光芒。

不知道是睡得有點迷糊,還是說他還在夢境中,他覺得眼前的一切看起來好夢幻,很不真實。

等到意識一點一滴地回到腦海中之後,他覺得自己的身體有點冷,好像什麼都沒有穿,變低下頭一看,全裸的身體嚇得他完全清醒,立刻把旁邊的被子拉過來,把自己緊緊包住。

臉色鐵青的他坐在床上,一點記憶也沒有,不只連他來到這裡的記憶、甚至連他為什麼會光著身體這件事情,完全沒有任何的印象!

難道說他在昏迷的時候,被什麼人霸王硬上弓了嗎!

一邊這麼想,一邊把手往後伸,摸了摸屁股,又鬆了一口氣。

好像不是那樣,他的屁股還好端端的,沒有被欺負過的跡象,只要還確保自己的貞操還在這點,就讓他感到安心不已。

但他還是得弄清楚他為什麼會全身光溜溜的在這裡睡大頭覺。

回頭一看,很快地找到跟著自己一起掉下來的大包包,他立刻跑過去,打開包包,把放在裡面的衣服拿出來換上。等到把衣服穿上後,他才終於覺得有安全感。

「但是這裡是什麼地方啊?好像童話故事裡的公主房間……」

他會這麼想,不是沒有道理。這裡的擺著一堆看起來很昂貴的裝飾品,而整間房間的色調偏粉色系,怎麼看都像是女孩子的房間。

而且,他到底是怎麼過來的?難道是替他治療傷口的黑髮男人把他帶過來的?

照這樣子看來,他似乎真的不打算把他當犯人,犯人怎麼可能會住在這麼高級的房間裡,可是,他不覺得他說「安格爾在等他」這件事情,是真的。

安格爾和他一樣,都被那些老頭盯上,把他們分開來,肯定也是那些老頭的意思,他很擔心,安格爾是不是跟他一樣都被抓起來了。

要是這樣的話,他就必須想辦法去把安格爾救出來──

「哈啊!還是自己家最舒服了!」

就在揚久樂才剛下定決心,要想辦法從這裡溜出去找安格爾的時候,房門被人用力的推了開來,一臉滿足的走進房間裡的男人,正是他剛剛想去救的人。

「安安安、安格爾?」他跳起來指著安格爾,吃驚不已的張大嘴巴。

看見揚久樂已經醒過來,而且還很有精神的和他說話,安格爾便開心地張開雙手,朝他飛奔過來。

「小樂!你終於醒……唔呃!」

迎接他的,不是揚久樂的懷抱,而是他捏緊手,用力揮過來的拳頭。

安格爾兩個鼻口流著鼻血,微微顫抖著身體,感覺到揚久樂的憤怒,立刻乖乖跪坐在地上,戰戰兢兢地說道:「小、小樂,你沒事真的是太好了……」

「那麼你準備解釋給我聽了嗎?嗯?」

揚久樂的表情看起來一次比一次猙獰,嚇得安格爾只能猛點頭。

「小樂你聽了先不要生氣,我在你昏倒的時候,擅自把你帶到我家休息。」

「你家?」揚久樂眨眨眼,不太明白的問:「你說這裡是你家?」

「嗯,是啊。」

雖然他的確是跟安格爾說過,要回他的家來休息,不過他沒想到安格爾的家跟他想像中的完全不一樣。

別說是家了,看起來比較像宮殿。

「可是你是怎麼帶我過來的?我記得我墜落到一個洞窟裡,還遇見了一個全身散發出冰冷氣息的男人……」

「您是指我嗎?久樂大人。」

才剛想起那個黑髮男子的容貌,他就聽見那熟悉的聲音從旁邊傳來,這才發現在洞窟裡和他搭話、替他治療傷口的男人,現在就站在房門前向他和安格爾鞠躬行禮。

「你來啦。」一看見滄愔,安格爾頓時變了臉上的表情,對他說:「你照我的話去辦了沒?」

「是,已經照您的要求處理好了。」

「那就好,下去吧。」

「……是。」

似乎不打算讓滄愔和揚久樂說太多話一樣,安格爾很快就命令滄愔離開,但是揚久樂卻飛快地衝上去,一把抓住了滄愔的手臂,他的動作,讓滄愔和安格爾嚇了一跳。

「小樂?」

「久樂大人?」

他們兩人同時出聲,看著站在他們之間的揚久樂,但揚久樂卻久未出聲,直到安格爾有點不安的再次出聲叫他的名字。

「揚久樂!」

這聲呼喚,頓時讓揚久樂睜大雙眼,鬆開了拉住滄愔的手,往後退了兩步。

安格爾緊張的走上前,抓住揚久樂的肩膀,擔心的問:「你沒事吧?臉色好糟糕,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我、我沒事。」揚久樂慢慢地回過神,試圖弄清楚自己剛才為什麼會拉住滄愔,但是不管他怎麼想,就是不明白自己剛才的舉動到底是為了什麼。

同樣有點擔心揚久樂狀況的滄愔,不知道該離開還是該留下,尷尬的看著安格爾。注意到他的視線,安格爾雖然覺得無奈,但還是出聲對他說:「你留下吧,反正事情已經辦完了,那些老頭暫時不會有行動才對。」

「是。」滄愔低頭行禮後,退到牆壁旁邊去。

安格爾仍然無法放心揚久樂的狀況,看他臉色蒼白、大口喘氣的樣子,忍不住說:「你要不要再睡一下?」

「還睡啊,我昏倒的時間已經夠久了。」揚久樂倔強的推開安格爾,想依靠自己的力量站著,但雙腿卻不聽使喚,無力的讓他站不穩,結果還是倒入安格爾的懷中。

「我、我到底怎麼了……」

「可能還不習慣水壓吧,畢竟這裡是深海。」

「深深深、深什麼?」安格爾用稀鬆平常的態度,說出了讓揚久樂震驚的事情,嚇得他抓緊安格爾的衣服,用盡全身力氣朝他大吼:「安格爾你到底把我帶到什麼鬼地方來了!」

「我說過是我家啊。」

「為什麼你家會在深海裡!」

「因為我是海龍嘛。」安格爾搔著頭髮,有些害羞的說:「畢竟我好歹也是掌管東海的龍王,如果宮殿不蓋在深海的話,我會被媽媽唸的。」

「東什麼?」揚久樂的臉色比剛才還要蒼白,不安的抖著眉毛,顫抖著問:「你說你是什麼東西?」

安格爾不明白為什麼揚久樂如此震驚,困惑的盯著他看,而留在房間裡的滄愔則是輕咳兩聲後,再次為揚久樂介紹:「久樂大人,在您面前的男人乃是東海最具權威的大人,也就是東海龍王──安格爾大人。」

起先出現了龍跟大蛇,現在他又無冤無故掉入了洞窟裡,來到了大海深處,然後在發生了這麼多事情後,他才慢半拍的知道,他剛認識沒多久的「新家人」,居然是古代傳說故事裡面記載的東海龍王嗎!

這種發展要他怎麼相信啊啊啊──

「安格爾,你跟我開玩笑的吧?」他抓緊安格爾的衣服,逼他把臉靠近自己,但是安格爾仍然開心的笑著,不像是在跟他開玩笑。

揚久樂頓時全身無力加上虛脫,口裡吐出半縷魂魄,只差沒有阿彌陀佛直接上天堂。眼前的發展越來越讓他無法預測,看樣子之後發生的事情,已經無法用「常識」來解釋了。

誰快來讓他的人生回到正常軌道上啊!

「哇啊啊啊小樂!」

看見揚久樂虛脫的掛在他的手臂上,安格爾嚇得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但是才緊張不到三秒,揚久樂便重新復活,兩手用力往安格爾的臉頰上拍過去,認真的對他說:「安格爾,快給我解釋清楚──」

「偶、偶已經在姐速了嘛……」安格爾眼角掛著淚水,口齒不清的說著。

 

待續~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